暢讀小説 > 李小姐還沒作死嗎 > 第3章 動亂起
  女孩子們哭哭啼啼被押來了,把他嚇個半死。

  他姐夫雖不算一個好官,卻也從未干過荼毒百姓的壞事。

  這樣強行扣押少女入獄,還是破天荒頭一回。

  為這事,他沒少受良心上的挫磨。

  幸而不過半日,事情便有了轉機。

  在家一直病怏怏的李妍突然就病好了。

  還跑到縣衙來“瘋言瘋語”,說自己有大神通。

  三日后她要在和郡廣場開壇作法,祈雨以救世人。

  讓他姐夫放了那些關在縣衙女孩子,并允諾三日后若她祈雨不成,由她充當活祭取代那些女孩。

  李妍當時當著全衙門的人說的義正言辭,大義凜然。

  “為了和郡百姓,小女子甘愿拋頭顱,灑熱血,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那雄糾糾,氣昂昂的樣子,不知情的人還以為她要上戰場呢。

  他、他姐夫,在場的衙役聽得是目瞪口呆,就跟撞了鬼似的。

  當時他們看她的眼神就跟看瘋子無異。

  全和郡的女孩子唯恐避之不及之事,她卻趨之若鶩、甘之如飴。

  不是瘋子真干不出來這事。

  他暗忖后覺得是蔡神醫突然離世,小姑娘痛失至親,一時想不開。

  就自暴自棄,想要自我了斷。

  畢竟蔡神醫死后,小姑娘作死也不是一兩回了。

  光光來衙門擊鼓伸冤就不下三次。

  還揚言要為離世的母親從善積德。

  于是乎又是施粥又是捐藥的,把自己活成了百姓眼中的活菩薩。

  也不知這回,她又是從哪里得來的消息,來得堪比及時雨。

  以一個人的命換七個人的命,王富貴不用想也知這是筆劃算的買賣。

  他就對著姐夫游說李妍祈雨的各種益處。

  其一小姑娘無親無故,孤身一人。

  事少,用著沒隱患。

  不像那七個扣押來的女孩子,家里人在和郡縣根深葉茂。

  用了,極得罪人。

  其二自小姑娘接管藥香堂以來,時常施粥施藥,造福百姓,極受百姓的信任與愛戴。

  若由她來祈雨,更能讓人信服。

  這樣一番說詞下,小姑娘簡直就是祈雨的天選之人。

  周畢找不出拒絕的理由,當即同意下來。

  這才有了眼前這一幕。

  王富貴收回思緒,目光又落在了少女身上。

  柳葉眉,芙蓉面,冰肌玉膚賽神仙。

  這么好看的小姑娘,真就只能去送死么?

  王富貴眼珠子一轉,挨近周畢身邊,嘀咕一句:“姐夫,李妍在堂上口口聲聲說自己有大能,你說她真有呼風喚雨的本事嗎?”

  “還呼風喚雨呢?”

  周畢嘴角一抽:“你這腦子是被豬吃了吧。”

  “除了美色之外,你腦里還裝得下其它東西?”

  這種話真虧他問得出口,真把腦子當擺設了。

  王富貴被嘲后也不生氣,訕訕一笑,“姐夫,您可怪錯我了,我也就只是看看,過過眼癮,可沒存什么壞心。”

  說著,話鋒一轉,“不過,您看小姑娘這架勢,有模有樣的。沒準她真有神通呢。”

  “畢竟坊間這幾日一直在傳紫荊花開,神女現世。”

  “而百年只開花一次的紫荊花,三日前正對香藥堂大門開花了,這可是神跡啊。”

  “百姓們都說這降世的神女就是李妍,小姑娘降世就是來解救世人,造福百姓的。”

  “她若真是神女轉世,那肯定是有大氣運的,能呼風換雨也不是不可能。”

  王富貴說的口沫橫飛,周畢見他越說越玄,嗤了一聲,“坊間傳聞你也信,你當這寫話本呢。”

  周畢一臉不以為然:“要我相信李妍能呼風喚雨,蔡神醫起死回生,都比這有可能。”

  這幾日,有關神女現世的傳聞在和郡縣傳的有點兇。

  周畢早有耳聞,聽后一笑置之。

  坊間傳聞向來人云亦云,夸大其詞,愚弄些普通百姓也就罷了,做為縣令的周畢自然不信。

  且往往越是神乎其神的傳聞,越是存在人為的跡象。

  而神女現世的傳聞恰恰在這幾日喧囂日上,出現的時機如此微妙。

  很難不讓對此產生懷疑。

  甚至他還隱隱懷疑過,此舉就是李妍這個小瘋子所為。

  不過此傳聞有利于提振民心,周畢并未刻意去遏制。

  王富貴見他對此嗤之以鼻,面露疑惑。

  “姐夫若不信,何必多此一舉,還將陣仗搞這么大?”

  他有選擇嗎?

  周畢豆眼一瞪:“本官做事,自有主張。”

  小瘋子發瘋要來祈雨,而他要借助神女現世的傳聞,利用她安撫民心。

  一切不過是順水推水罷了。

  如今再看和郡百姓將少女奉若神砥的模樣,周畢覺得自己還是小瞧她了。

  也難怪老母臨去大悲寺前一直記掛于她。

  正想著家中老母呢,周畢遠遠的看見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夭壽。

  這誰啊?

  這不是老母身邊的貼身丫鬟嗎?

  他沒看錯吧?

  周畢揉揉一雙豆眼。

  她不陪著老母去大悲寺,跑這里來作甚?

  周畢心道要糟。

  老夫人出發前曾交代過他,此次前去大悲寺禮佛,沒個十天半個月,她是不會回來的。

  莫非是路上出了變故?

  如今非常時期,盜匪時有出沒。

  打劫殺人甚至吃人的都有,想到此種可能,周畢后背都涼了。

  思緒間,小丫鬟已經三兩步走到了他跟前。

  “你怎么來了?“

  周畢問她,”老夫人呢?”

  小丫鬟曲膝向他行禮:“回縣令大人,老夫人回府了。”

  “老夫人讓奴婢過來給您傳話,說讓李小姐在祈雨后,去一趟福祿堂,她有要事吩咐。”

  “不對啊?”

  周畢心頭一松后,回味過來了,眉毛一挑,又問,“老夫人回府了,那她不去大悲寺了?”

  小丫鬟低著頭囁嚅道:“老夫人說,李小姐給她抄的那本經書,她不小心拉下了。”

  周畢聽后一時哭笑不得,哪里看不出來老母親的伎倆。

  他嘆道:“老夫人可真是,這么拙劣的借口都來了。”

  三個月前,李妍病愈后,除做事越來越瘋魔外。

  突然間就得了他老母親的眼緣,在他府上頻繁走動起來。

  他隱晦地提醒老母,要與之保持一定的距離。

  可老母聽不進勸,說后宅之事不用他費心。

  此次祈雨事宜一定,老母就說要去拜菩薩。

  他還當老母心如明鏡,刻意避開此事。

  如今看來,是他失算了。

  老夫人擺明了就是不信任他,護犢子來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