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李小姐還沒作死嗎 > 第2章 小瘋子
  “天靈靈,地靈靈,太上老君快顯靈。”

  少女右手搖著一串仿金熟銅鈴,口中念念有詞。

  左腳高右腳低地繞著神壇前的香爐轉起了圈。

  此時正值巳末,正是一日中日頭最最毒辣之時。

  在烈日籠罩之下的和郡廣場猶如一個巨大的蒸籠。

  身處其中的百姓就是那蒸籠中煮熟了的人肉饅頭,噗噗地冒著熱氣。

  這道空靈縹緲的女聲在空中一經飄散,如一道甘泉,流入百姓的心田。

  百姓們似徜徉在高山湖泊、青山綠水之間,又似有微風在心頭縈繞。

  身上的燥熱、不安、疲憊在一刻盡數去除。

  望著神壇前煢然而立的少女,百姓們的目光愈發虔誠了。

  李小姐果然有大能啊!

  有人在心中低嘆。

  甚至有人嘖巴嘖巴干巴巴的嘴,都在腦補之后天降大雨的驚喜場面了。

  若不是怕驚擾了少女祈雨,他們恨不得伏地叩首大喊李小姐活神仙了。

  擠在人群中的金桔,見此陣仗,一顆心都要燒焦了。

  小姐這次可真是玩大了。

  身為李妍的貼身丫頭,沒有人比她更懂小姐了。

  說什么祈雨?

  都是忽悠人的把戲。

  別看小姐眼下一副煞有介勢的模樣,天知道這些鬼把勢她從哪里偷學的。

  自三個月前,小姐大難不死,就跟變了個人似的。

  屢屢做出驚人之舉不說,唬人的本事也是級級看漲。

  之前小打小鬧,被她唬弄過去也就罷了。

  這次可真是玩大了,直接把牛吹到天上去了。

  欺騙周縣令不說,還誆騙了全和郡的百姓。

  天知道!

  祈雨的符咒,是小姐隨意從庫房里翻出來的。

  還有小姐手上搖的那串銅玲,看著還挺像模像樣的。

  說出來她都嫌丟人,那是小姐用三顆糖果從街頭小孩子手里騙來的。

  造孽啊!

  她還要陪著她在這兒助紂為虐。

  這樣明晃晃的把整個和郡捏在手里玩。

  小姐就不怕真把自己玩死。

  小丫鬟急的要死,神壇上的少女卻是淡定自如。

  她好整以瑕的作著法。

  時而望望天,時而望望地。

  時而看看底下頂禮膜拜的百姓,嘴角還掛著笑。

  金桔見刀都懸在腦門上了,小姐還傻乎乎的笑得歡呢,差點崩潰。

  別看眼下百姓們將小姐視若神明,若是被他們發現異樣。

  到時這些目光還不化成無形的刀劍,一刀刀、一劍劍將小姐凌遲刺死不可。

  之前百姓贊美維護小姐的話金桔也聽了不少,可那又怎樣?

  眼下他們對小姐有所求,自然人人奉承著小姐,恨不得拿她當活菩薩供著。

  相反,若祈雨失敗,這些百姓還不得倒戈相向,將矛頭對準小姐。

  往事歷歷在目,不怪金桔亂想。

  當時主母剛離世,小姐又病重。

  饑腸轆轆的難民,忘卻了主母的恩德,瘋了似的奪門而入,將藥香堂洗劫一空。小姐險些閉過氣去。

  也是自那次過后,小姐性情大變。

  心大了,膽子大了,也學會作了。

  更讓金桔驚駭的是小姐身上的秘密越來越多。

  身上的氣運也隨著她的謊言一并飆漲。

  在世人面前更是越來越顯神通。

  但只有她知道,這一切全是假象。

  小丫頭心思浮動。

  雙目流轉。

  四周黑壓壓的人群在她眼前,仿若泰山壓頂而來,讓她胸口一窒。

  等下謊言一旦揭露,她們主仆兩個想突圍重圍,逃出生天,做夢比較有可能。

  難道這一次,小姐真就要作死在這里了?

  金桔咬緊下唇,心中暗罵狗縣令不做人,硬將小姐推到如此境地。

  小姐說會祈雨,狗縣令難道看不出真假來。

  說到底還不是看小姐孤苦無依,沒有倚仗,好欺負。

  若是換了旁人,看他還敢不敢。

  金桔心里陣陣發酸。

  打定主意,若等下真有兇險,大不了她沖上前去,由她去做活祭。

  小姐都能取代那些女孩子,那她當然也能取代小姐。

  小丫頭兜兜轉轉這么多念頭,神壇上的少女自然不知。

  只見她一臉肅穆,手持銅鈴,神神叨叨地沿著神壇的香爐繞了三圈。

  三圈過后,素手一抬,將銅鈴隨手扔進了香爐里。

  少女將銅鈴扔進香爐后,當即有兩個小童上前,一左一右立在了她的身側,其中一人端著一盆清水,另一人端著一只放了柳枝的托盤。

  少女在木盆中凈了手,取過右邊托盤放著的柳枝,托于雙手之上,兩個小童當即退下。

  少女又對著神壇前的香爐,舉起了右手,手中的柳條在虛空中劃出一道完美的弧度,少女又是反手一揚,憑空揮舞起了柳條。

  蘸過水的柳條在空中恣意渾灑,猶如一汪清泉滌蕩在眾人眼前。

  眾人仿佛置身于美好的夢境當中,耳邊竟是傳來潺潺的水流聲。

  叮咚的泉水聲猶如人間仙樂,悅耳動聽。

  在場的百姓像是被集體灌入了一股甘泉,甘甜的流水從喉嚨口直通往身體的四肢百骸,滋養過全身,讓人舒暢至極。

  百姓們精神為之一振,彎曲的脊背立時挺了起來。

  如枯木逢春,臉上煥發出了勃勃生機,看著少女的目光越發鮮活起來。

  王富貴也在看她。

  揮舞著柳枝的少女身姿婀娜。

  高舉著右手,松花色道袍下露出來的肌膚白璧無瑕,細膩光滑。

  水嫩嫩的如剝了殼的新鮮菱角,都給他看傻了。

  之前就覺得小姑娘貌美,不想穿上道袍后的小姑娘竟是美成這副模樣。

  難怪人們常說女要俏,就要孝。

  瞧那身段,那膚色,那容貌。

  嘖嘖嘖。

  說是仙女降世也不為過。

  “哎,可惜了。”

  如此美貌是見一息少一息。

  王富貴萬分后悔,在姐夫面前出活祭這個爛主意了。

  旱情暴發這幾個月,朝廷振災物資遲遲未到,和郡時有動亂發生。

  做為縣令的姐夫日夜寢食難安,生生瘦下十來斤。

  時人信奉鬼神之說。

  當時,他記起在哪本書中看過活祭成功的先例,就順口和他那么一提。

  不想行事一直剛正不阿的姐夫,竟然毫不猶豫就答應了。

  還立馬就發了告示,遣了得力的手下,扣押了七個少女。

  動作之迅猛,王富貴想要阻止都不行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