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開局入圣,我的徒弟都是女帝轉世 > 第80章 姬家神子,姬長巨!
  開局成為峰主,全宗都茍成大帝

  仙武大陸。

  東荒地。

  永州,神仙宗。

  此處云霧繚繞,群山如劍,直入云端,時有仙鶴飛過,好似人間仙境。

  唯有一山到處光禿禿的,與這仙家之景,格格不入。

  與此同時,在紫竹峰的山崖上。

  “他強任他強,清風拂山崗。”

  “他橫任他橫,明月照大江!”

  一套太極拳如行云流水般落下,一襲雪衣的帥氣男子,起身收勢。

  “呼!”

  “行云流水,高啊!”

  回想起剛才那一套拳法,林逍遙長舒一口氣。

  還好收力及時,若是不小心弄出個大動靜,就要被宗門內的那些老家伙發現了,那可就沒法茍了。

  【叮!您已經完全領悟閆芳太極拳,達成成就武道奇才,獲得新稱號:武術宗師】

  【請問宿主,是否開始今日份簽到!?】

  這時系統的夾子音,在他腦海中響徹。

  “拒絕。”

  【拒絕無效,本系統將自動為宿主大人簽到,嚶嚶嚶……】

  【叮!簽到成功,今日打卡時間為二十年整。】

  “……”

  林逍遙白了系統一眼,隨后心念一動,喚出了自己的人物模板。

  【宿主:林逍遙】

  【年齡:25】

  【顏值:98分】

  【身份:神仙宗紫竹峰峰主】

  【修為:筑基境一重(表面),半圣境一重(實際)】

  【體質:凡人之體】

  【資質:平平無奇】

  【稱號:紫竹真人,武術宗師,陣法圣師,劍圣,刀圣,棍圣,琴圣,棋圣,畫圣,醫圣……】

  【功法:玄天功(垃圾,無)0/100

  殺雞術(凡級,大成)500/500

  御劍術(黃級,大成)1000/1000

  吹火掌(玄級,小成)800/2000

  擒拿手(玄級,入門)500/2000

  游龍步(地級,小成)800/3000

  太極劍法(天級,大成)4000/4000

  辟邪劍法(天級,大成)4000/4000

  葵花寶典(圣級,五層)5000/10000

  閆芳太極拳(圣級,十層)10000/10000

  萬古長生經(大帝級功法,可掛機修煉,大成)60000/100000

  神隱龜息功(神仙宗傳承隱匿功法,無品級,無需修煉,全憑對茍道的領悟)

  ……】

  【神通:無】

  【靈器:無】

  【寵物:無(師尊)】

  【坐騎:無(師尊)】

  【介紹:神仙宗腳下一個可憐的乞丐,好在從小被師尊收養,可命運仿佛給你開了玩笑,在十五歲那年師尊被萬千雷劫一波帶走,在你脆弱的心靈留下巨大陰影,見證過修仙界的危險后,你勵志以茍入道,成為受人敬仰的茍之大帝!】

  認真審視了一遍他這二十年來的修煉成果,一切都是那么完美。

  “是啊,不知不覺間都二十年了么?”林逍遙臉上浮現一抹感慨。

  沒錯,他原本并非這個世界的人。

  二十年前,林逍遙在一天夜里翻開了一本名為《瓊明神女錄》的純愛女頻修仙爽文,可里面的內容實在太過精彩了,于是他就想擼一發傳統手藝獎勵一下。

  誰知上一秒才剛脫下褲子,下一刻他就莫名其妙穿越到了這里。

  仙武大陸乃是一方修煉世界,強者為尊,傳說修仙者可焚天煮海,一拳轟山,一劍開天!

  林逍遙是以魂穿的方式而來,穿越后他成了一個五歲的小乞丐,在乞討途中偶然路過神仙宗山腳時,被上天掉下來的素裙仙子砸中。

  隨后仙子把他拎上山門,并告訴他:“我看上你了,以后我便是你的師尊,我養你。”

  林逍遙一聽當場懵了,還有這種好事?

  這時他才知道,眼前這位仙子竟是那傳說中的修煉圣地,神仙宗的十二峰主之一。

  難怪穿越前醫生老是說他胃不好,適合吃軟飯,更是桃花運不斷,現在他終于信了。

  面對小說都不敢這的一幕,林逍遙沒有任何猶豫,果斷選擇抱緊師尊的大長腿,軟飯硬吃!

  神仙宗,東荒九大修仙門派之一,坐鎮于永州地界,執掌著方圓十州之地。

  其門中強者無數,底蘊深厚,傳承至今已有數萬年,只因幾萬年下來一直都排行第六,故此,又被其他頂級勢力稱之為萬年老六。

  宗門分內外兩門,內門共有十二座主峰,神仙宗分內門和外門,內門共有十二座主峰,分別為:

  茍隱峰,道源峰,天機峰,下玄峰,無生峰,敵神峰。

  執劍峰,百草峰,御獸峰,煉丹峰,桃花峰,紫竹峰。

  而他師尊,正是紫竹峰之主憐舟月。

  拜入紫竹峰后,林逍遙第二天就綁定了無敵簽到系統,只要每天打卡就能獲得各種獎勵,不斷變強。

  當時他就樂了,先是霸道護短的仙女師尊,又是簽到系統,這不開局就走上人生巔峰!?

  可好景不長,他還沒來得及當個沖師逆徒。

  早在十年前,師尊再也壓制不住天道神罰,引來了成圣雷劫,渡過則一朝入圣,失敗則灰飛煙滅!

  而他就這么眼睜睜的看著師尊隕落在了那萬千雷劫之中,什么也做不了……

  作為憐舟月最孝順的徒兒,林逍遙唯一能做的就是取而代之,徹底繼承師尊的峰主之位!

  在見證過師尊的隕落后,于是他便決定茍在紫竹峰上,等什么時候茍成了大帝再出山!

  “當年我若有這等修為,又是否能助師尊渡過天劫呢!?”林逍遙嘆了口氣說道,在系統的幫助下,他這二十年修為突飛猛進。

  如今也成功跨入了半圣之境,達到了師尊當年的高度。

  而一脈相承的紫竹峰,如今也漸漸成了一座荒無人煙的荒山……

  【叮!恭喜宿主,獲得簽到獎勵:先天靈根——悟道茶幼苗!】

  【悟道茶幼苗已自動放入系統空間內,請問是否栽種!?】

  聞言,林逍遙頓時眼前一亮。

  他連忙查看起來。

  【悟道茶幼苗】

  【品質:圣級不死藥】

  【種植時間:兩年半】

  【介紹:乃天地靈氣孕育而生成的先天靈根,種植后可有效改變周圍環境,一千年長成,三千年葉片完全成熟,修士泡茶喝上一口,可抵上十年苦修!】

  “嘶...!”

  “沒想到竟是一株圣級大藥!”

  看完介紹,林逍遙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

  所謂不死藥,就是靈藥達到圣級以后的統稱。

  圣級之前便是最常見的劃分,一品到九品。

  九品之后為不死藥,不死藥則分為:圣級,尊級,以及帝級。

  別看這悟道茶只是最低等的圣藥,但那也是對應著修士的入圣境啊!

  這等大藥,別說是在東荒這種鄉下地,就算是放在中域那些超然圣地之中也不見得會有。

  “不過系統啊,為什么只是一株幼苗,就沒有直接完全成熟的悟道茶么!?”

  看著悟道茶的介紹,林逍遙歪嘴一笑,“你也不想我跳崖,從而導致你失業吧?”

  【……】

  【哼,宿主又來了,每次都用這招哄騙人家!】

  聽聞此言,系統一陣無語:【不過…媽媽說過,宿主可是本系統未來的夫君,要好好疼愛他、呵護他、包容他、遷就他的一切!】

  【既然如此……】

  【別說是完全成熟的大藥了,只要宿主愿意,本系統還能給你解決生理上的問題!】

  【叮!本系統已自動將悟道茶幼苗更換成完全成熟的悟道茶樹,請問宿主,是否栽種!?】

  “系統,你可真是個大好人吶!”

  聽見系統的話,林逍遙頓時心頭一喜。

  真想抱著系統親兩口,好好獎勵她。

  沒有任何猶豫,他立馬選擇種下悟道茶。

  【叮!宿主已種下悟道茶。】

  隨著系統聲音落下,很快一株帶著無上道韻的茶樹,便插入了不遠處的湖水旁邊。

  讓原本光禿禿的紫竹峰,增添了一抹純綠色!

  “轟隆——”

  只聽見一聲巨響,悟道茶上所爆發出來的道韻便蔓延開來,直沖云霄!

  如人類修士一樣,每次有圣級大藥出世都會伴隨著天地異象,預示眾生,即將有天地異寶現世!

  轟!

  轟!

  轟轟轟——

  那恐怖的圣級法則威壓,瞬間便擊穿了層層大陣,林逍遙在紫竹峰上所布置的陣法跟玻璃渣似的,一碰的就碎。

  但他表示絲毫不慌,一切盡在掌握之中。

  因為這些年,他在紫竹峰上下布置了足夠多的護山大陣,一級到九級的陣法共計十萬座!

  若是質量不夠那就用數量來湊,他堅信這么多的護山大陣恐怕圣人級高手也要折戟于此。

  畢竟就算你實力再強,也總有被耗死的一天。

  果不其然,在那圣道法則沖擊到六萬六千六百六十六個大陣時,終于是沒了力氣,徹底停了下來。

  那恐怖的的道韻法則也回歸到了悟道茶樹之內。

  見到這一幕,林逍遙悠哉悠哉的走到茶樹身前,采摘了兩公斤茶葉,歪嘴一笑:“你慢慢沖別急,一層膜不夠,本座還有十萬層呢。”

  聽到這話,悟道茶樹再也繃不住了,它欲哭無淚:“沖你老母啊沖,這么多薄膜老子沖不動了,不玩兒了!嗚嗚嗚!”

  【……宿主,你好茍啊!】

  系統都無語了,她怎么就攀這么個老六行為的宿主老公……

  對于系統的夸贊,林逍遙淡然一笑道:“這你就不懂了吧,這不叫茍就叫穩健,誰知道在修仙界中隱藏了多少勢力,又隱藏了多少強者,稍有不慎恐怕就會萬劫不復。”

  雖說他如今已是半圣級強者,但強如師尊都隕落在了萬千雷劫之中,還是穩健一點的好啊!

  說著林逍遙一手施展吹火掌,一手操弄著大鍋。

  現在有了茶葉,他當然要泡上一杯好茶犒勞一下自己。

  “嘶啊!”

  隨著茶葉入鍋,一股濃郁的茶香味,頃刻間彌漫至整個紫竹峰。

  “果然是好東西啊!”聞著茶香,林逍遙忍不住贊嘆道。

  “師侄,你這是在干什么?”

  這時,紫竹峰高聳入云的山峰之外,一道仙風道骨的白袍老者浮現,落在了他的身前。

  能無視宗門禁空之規的,除了祖地內那位還沒座化的老祖外,不用猜林逍遙也知道此人是誰了。

  “見過,掌教師叔。”

  林逍遙拱手作揖,來人正是神仙宗掌教,李長青。

  在神仙宗內,十二峰主表面上最少都有洞虛境的修為,掌教為合道境,長老為化神境,外門執事則為元嬰境。

  “你這混小子,一天到晚不尋思收幾個徒弟,擔任起紫竹峰的傳承重任,就知道學你師尊天天擺爛摸魚,好好的一座紫竹峰就這樣被你們師徒二人給霍霍完了!”一見到林逍遙,掌教真人就氣不打一處來。

  上一代的紫竹真人憐舟月乃是圣級資質,有成圣之資,她曾被譽為宗門數萬年來的第一天驕,修煉短短三百年就踏入到了半圣之境,甚至有望帶領神仙宗跨入圣地之列,卻整天躺尸擺爛。

  好不容易收了個徒弟,又帶著徒弟一起擺爛!

  如今輪到他掌家,宗門本以為紫竹峰終于要崛起了,誰知又是個擺爛的主。

  林逍遙入宗二十年從不下山,既不接宗門任務,不也下山歷練,宗門大比什么的,也拒不參加,簡直比他師尊憐舟月還要茍!

  “師叔啊,您這就說笑了,我不過是個剛入筑基境小修士罷了,修為連那些弟子都不如,如何教得了徒弟?”林逍遙淡笑道。

  “就你?”

  “還筑基境?你糊弄鬼呢!”

  見他軟硬不吃,掌教真人當場氣得潑口大罵,“要不是為了考慮到宗門的發展,你這窮溝溝的破山頭我都懶得來!每次吸了你這紫竹峰的空氣,老夫都要咳嗽十年!”

  十年前憐舟月渡劫時,他可是在旁邊看著。

  在憐舟月即將隕落之際,林逍遙心神大亂,竟爆發出了化神境的修為,想要從雷劫手中救下她。

  但入圣雷劫之威,畢竟非人力所能及。

  而這混小子,現在卻說他剛入筑基境?

  特么——

  糊弄鬼呢!

  你還能倒著修煉!?

  要不是看在這廝修為跟他師尊一樣,進步都賊快的份上,他真想一巴掌呼在林逍遙臉上。

  “咳咳,師叔一切都好說。來喝口茶。”

  林逍遙干咳一聲,自知理虧的他并沒有反駁。

  當年的紫竹峰可不是表面上這般光禿禿的,而是綠意盎然,靈氣濃郁,整個山頭都紫竹盛開,放眼整個東荒都是難得一見的仙家之景。

  可隨著他師尊憐舟月白嫖了三百年,再加上他又白嫖了二十年,這才把山峰吃空了……

  說著,林逍遙連忙遞上了一壺剛泡好的悟道茶。

  “林師侄,你這是什么?”

  見狀,掌教真人頓時一愣,雙眼發紅的盯著這壺茶水,一臉不敢置信的說道:“這……這是誰給我的!?”

  “使不得,使不得!”

  “師侄,這東西太過貴重了,里面的蘊藏著無窮無盡的法則底蘊,一看就非凡物啊!”

  “師叔怎么好意思收呢,你說是吧!?”

  掌教真人連連出聲制止,可那不安分的小手,卻全然不顧茶壺是否滾燙,他立馬張大嘴巴,把這壺悟道茶水死死往嘴里灌,生怕漏掉一滴。

  “咕嚕,咕嚕——”

  一大口茶水下肚,掌教真人仿佛整個人都升華了!

  不知為何,他只感覺紫竹峰的空氣都變得甘甜了,此刻呼吸一口,起碼能頂上千年苦修!

  一陣暢飲過后,掌教真人直到把茶葉全部吞下去后,這才心滿意足的松開茶壺。

  “哈哈,你這小子還是有長進的,辛虧師叔平時沒才疼你啊!”

  他爽朗大笑道:“不過話雖如此,三天后的收徒大典,你還是要到場,畢竟紫竹峰需要傳承,老祖哪里我也不好交差,記得早些啊,否則來晚了資質好的都讓其他人給挑走了,到時候可別怨我。”

  ……

  ……

  ……

  ……

  ……

  ……

  ……

  開局半圣,我能無限召喚上古大帝

  仙武大陸。

  東荒域。

  永州,舜皇山脈。

  此地崇山峻嶺,百萬里大山拔地而起,其中妖獸橫行,陰森恐怖,被人視為大兇之地!

  與此同時,山崖之上的一座土墳前。

  “十八年了啊!”

  “你知道這十八年我是怎么過來的嗎!?”

  只見一個蓬頭垢面的男子,此刻正絕望的坐在墳前,對著土墳一臉激動的咆哮著。

  他身上的衣服破破爛爛,滿臉灰塵,雖看不清樣貌,但從衣著來看應該是一個要飯的流浪漢。

  而他身前還赫然立著一塊木板做的墓碑。

  上面寫著——

  【道天宗第九千九百九十九代掌門,梅雞雞之墓!】

  “師尊啊,當初要不是信了你的鬼話,加入這什么破宗門,我也不至于被困在荒山野嶺整整十八年,每天吃不飽穿不好,還要擔心會被蚊子咬!”

  “你也真是的,你說你死了就算了,好歹給我留個什么師娘啊師妹的,要是有個師娘陪我,你現在說不定都喜當爹了!”

  看著這塊墓碑,林逍遙忍不住發出一聲感慨,眉宇間盡是憂愁啊。

  他本是一名來自藍星的穿越者,十八年前在給鄰居家阿姨疏通下水道時,不小心摸到了電閘門,等他再睜開眼就莫名其妙穿越到了這里。

  雖說是第一次穿越,但林逍遙表示絲毫不慌,甚至還有點想笑。

  對于一個常年混跡于筆趣閣的老書蟲來說,沒人比他更明白什么是穿越者了!

  不就是開局無敵身份,無敵天賦,無敵系統,無敵女帝師尊,從此殺遍天下無敵手么?

  可他很快就笑不出來了。

  只因,他竟穿成了一個兩歲小乞丐!

  在街頭流浪了兩天后,林逍遙實在是餓的受不了了,于是他就跑到一處農田想偷兩根苞谷……咳咳,怎么能說偷呢?那明明就是沒人要的,是他撿的,沒錯!就是他撿的!

  誰知,這時不知從哪里竄出來一個老乞丐,于是在他的期待下,老乞丐說出了那句經典臺詞!

  “璞玉蒙塵啊!小友,老夫看你牙沒長齊,毛還沒開長,就知道來地里偷……咳咳,是來借玉米,有老夫年輕時的幾分風范!一看就是個修煉奇才,若有仙師指導,將來必如鯤鵬展翅,一朝扶搖直上九萬里!”

  “老夫乃道天宗第九千九百九十九代掌教,不知你可愿拜我為師,拜入我道天宗門下,從此踏上仙途,以除魔衛道為信念,以拯救天下蒼生為己任!?”

  聽了老乞丐的話,林逍遙想都沒想,他就立馬磕頭拜師,加入了道天宗門下。

  別的先不說,至少能吃飽飯!

  他本以為好日子終于要來了,誰知這才是噩夢的開始。

  見魚兒上鉤,老乞丐笑得合不攏嘴,他立馬拉著林逍遙飛回宗門,歷經兩個半月的輾轉,他們終于回到了道天宗。

  誰知前腳剛入宗門,后腳師尊就吐血掛了。

  在臨死之前,他還不忘把掌教之位傳給林逍遙,并把宗主令牌一并給了他。

  “還有這種好事兒!”林逍遙一聽,頓時孝得合不攏嘴。

  “一入宗門就成了掌教,這是開局就是人生巔峰啊!”

  “這莫非是師尊祭天,徒兒逆天的戲碼?”

  說著他便將師尊就地掩埋,還貼心的為師尊立了一塊墓碑。

  【尊師,老乞丐之墓】

  給師尊磕了幾個響頭后,林逍遙就屁顛屁顛的來到宗門前。

  可下一秒他傻眼了,整個人都傻了!

  哪有什么隱世宗門,這分明就是一堆破爛廢墟,到處閣樓倒塌,大殿半截入土,四周都充斥著古樸、荒涼的景象。

  不是說好的是傳承幾千萬年,宗門強者無數,巔峰時期坐擁億萬弟子的隱世宗門么!?

  難道是大道至簡?

  畢竟那些隱世大宗門都喜歡扮豬吃虎,可為何眼前的一切都那么真實……

  在林逍遙內心苦苦掙扎了兩分后,他無法欺騙自己了。

  特么——

  全都騙人的啊啊!!!

  通過宗主令牌中歷代宗主的零碎記憶,他這才知道,原來道天宗早就隕落在了一千多萬年前的紀元滅世大劫之中!

  這一刻,林逍遙想死的心都有了。

  更關鍵的是,道天宗坐落于百萬里大山的舜皇山脈之中,其中妖獸橫行,更是不知道隱藏了多少上古大妖!

  他一個凡人,還是一個只有八歲的幼童,自如何能出得去啊!

  就這樣一年……

  兩年……

  三年……

  四年……

  五年……

  ……

  轉眼之間,四十個春夏秋冬就這么過去了,也就是十年的時間。

  他一個八歲幼童,整整在這荒山野嶺,守著師尊的墳頭十年!

  十年啊!

  你知道他這十年都是怎么過來的嗎!

  你知道么...啊!????

  “八歲啊,我本該還在母親懷里吃奶的年紀,卻讓我獨自承受這份孤獨與恐懼,死老頭你還是人嗎!”

  看著那一堆半截入土的古建筑,林逍遙欲哭無淚,他再次破防了。

  開局一身破衣,一個破碗,一個破人……咳咳,是一個大帥比,守著一座破土墳!

  世上哪還有比自己更憋屈的穿越者了?

  “痛!”

  “太痛了!”

  “復活吧,我的系統啊!”

  林逍遙仰天咆哮,他還想再掙扎一下。

  只要能綁定系統,一切都還有翻盤的可能。

  如果實在不行,他今天就打算從這里跳下去,大不了重新練個小號,憑借他這十年來的積累,最多再修煉兩年半就又是一條好漢!

  【叮!】

  【本系統終于聆聽到了宿主的呼喚,檢測到宿主年滿十八,身體發育完全,已解開了防沉迷,正在與宿主嘗試連接……】

  【當前進度10%……20%……50%……100%】

  【叮!系統連接成功!】

  然而這時,系統的夾子音突然出現在他的腦海中。

  “系統!”

  “真的是你嗎?”

  “統子太好了啊,你終于出來了,我還以為今天就要餓死在這里了,嗚嗚嗚!”聽到系統的聲音,林逍遙頓時激動得痛哭流涕。

  要是再晚兩天半,他恐怕就要成為第一個被餓死的藍星穿越者了。

  【宿主請不要激動,系統可能會缺席,但永遠也不會遲到!】

  【還有呢,本系統是小統娘,不是小統子啦,上個月剛滿六歲,宿主除了不可以對人家做一些奇怪的事情,其他都可以唷,嚶嚶嚶……】

  聽到系統這么一說,林逍遙頓時心尖瘙癢,真想挺直腰桿,堵住她的嘴。

  原來系統是個小統娘啊,難怪話說都是個夾子音。

  “不缺席好啊,不缺席好啊!”林逍遙眼巴巴的望著系統說道:“不過系統啊,你這剛滿六歲是什么鬼?這么小的年紀就開始上班,難道系統界都這么內卷了么!?”

  【噠咩噠咩,本系統拒絕回答!】

  “……”

  【叮!】

  【本系統乃最強仙門系統,顧名思義,就是輔助宿主打造萬界第一仙門!】

  【本系統主要有兩個功能,分別為:簽到、召喚。】

  【其一簽到,宿主每個月都有一次簽到機會,從而可獲得各種獎勵,其中可能包括:修為、體質、功法、神通、法寶、靈石等。】

  【其二為召喚,宿主每招收一位圣級以上資質的徒弟,都能獲得一張召喚卡,可隨機從諸天萬界中召喚出一名強者。】

  【就連魔教妖女,上古女帝,病嬌侍女,魔族尸魅,長著九條狐貍尾巴的狐妖也不是不可以,毫無疑問,她們都將完全臣服于宿主大人的胯下,永不叛主喲……】

  “嘶——!!”

  “這么爽么?”

  林逍遙倒吸一口涼氣,一臉不可置信的看向系統。

  看來他真的要轉運了,不枉前世他每天都含辛茹苦的那些叔叔們,照顧整棟樓的阿姨。

  【叮!只有宿主想不到,就沒有本系統做不到的!】

  【除此之外,本系統還會不定時派發任務,宿主完成即可獲得一份特殊獎勵,當然了,就算完不成也不會有任何懲罰,因為聽娘親說宿主將來會是本系統的夫君大人……】

  【檢測到宿主為道天宗掌教,已自動為宿主綁定宗門——道天宗!】

  【為了彌補這十年來對夫君……咳咳,是對宿主大人的愧疚,本系統補償一份新手大禮包。】

  【叮!已自動為宿主打開新手大禮包,恭喜獲得獎金:萬年修為卡一張!】

  【萬年修為卡:可瞬間獲得普通修士一萬年的精純修為,并且沒有任何限制,毫無瓶頸可言,就算是個凡人也能一步登天!!】

  “臥槽!”

  “一萬年修為!?”

  “乖乖……系統,你確定沒說錯!?”

  此言一出,林逍遙頓時眼前一亮,直呼牛逼啊。

  一萬年修為什么概念?

  就是一個修士苦修冥想一萬年才有的結果,能夠在一瞬間完全屬于他一個人,這怕不是要無敵了。

  你以為你在寫小說呢?就算小說也不敢這么寫吧!

  此刻,林逍遙腦海中除了牛逼他再也說不出其他話來。

  開局一張萬年修為卡,我直接無敵!

  與此同時。

  一股浩瀚無際的靈氣如風暴龍卷一般,從四面八方涌來,瞬間籠罩在舜皇山脈的上空。

  “吼——!!”

  一道龍吼之音,震蕩蒼穹,驚得山脈中無數飛禽喋血,億萬妖獸暴斃。

  這似乎是……

  靈氣化龍——!!

  只見一道蘊含無窮無盡的天地靈氣之龍,盤旋在林逍遙的上方。

  還沒等他反應過來,這條靈氣之龍便突然從他天靈蓋處涌入,如入無人之境,在林逍遙的體內橫沖直撞,為他沖刷全身經脈!

  在如此恐怖的靈氣攻勢下,林逍遙的修為下一瞬便如坐火箭一般,扶搖直上九萬里!!

  煉氣境一重……煉氣巔峰!

  轟!

  筑基境一重……筑基巔峰!

  轟!

  金丹境一重……金丹巔峰!

  轟!

  元嬰境一重……元嬰巔峰!

  轟!

  化神境一重……化神巔峰!

  轟!

  洞虛境一重……洞虛巔峰!

  轟!

  合道境一重……合道巔峰!

  轟——

  大乘境一重……大乘巔峰!

  轟轟轟——!!!

  渡劫境一重……渡劫巔峰!

  只聽見一陣陣轟鳴之音,林逍遙體內的萬億顆細胞蛻變成了億萬萬萬萬萬萬……顆,無邊無際,看不到盡頭。

  接著,他全身上下兩百六塊骨頭全部打破束縛,超越規則之外,連天地規則都無法將它們束縛,似有無上道韻一般!

  轉瞬之間,林逍遙便從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帥小伙,來到了渡劫境巔峰!

  此時此刻,他只感覺渾身充滿了力量,焚山煮海,一掌開天絕不在話下。

  這一拳下去,恐怕天穹都要震蕩幾分,絕對能干死十萬頭女拳!!

  可當他目光轉向修為卡時,卻發現那一萬修為還沒完,林逍遙大概只提取到了八千年左右,還剩余兩千年。

  “轟隆——”

  這時只聽見一聲巨響,百萬里雷劫閃亮登場。

  一股股恐怖的雷電氣息,正在天穹之上匯聚成河,頃刻間,便籠罩了整個永州之地!

  他這是要渡成圣雷劫了!

  “快看啊!”

  “那好像是滅世雷劫!”

  “難道是有絕世妖孽出世?”

  “不,那并不是什么伴生異象,而是入圣雷劫,有渡劫境巔峰的大恐怖要渡劫成圣!”

  “天啊多少年了,我東荒又要不一尊入圣境的超級強者了么!快,快去!那位置好像是在永州!”

  一瞬間,整個東荒域的修士都沸騰了。

  入圣雷劫啊!

  都不知道有多少年沒出現了。

  這等強者必須交好,就算不能與之結交,也絕不可以招惹。

  一時間,各大勢力暗流涌動,紛紛前往永州想要探查一番,遙遠的仙武大陸上更有隱藏了數千萬年的大恐怖,從棺材里探出一道神念,探向東荒域!

  【哼!】

  【哪來的螻蟻,也敢窺視本系統的夫君!】

  系統輕哼一聲,她一臉不屑的掃向那些神念。

  “轟隆——”

  只聽見一聲巨響,那些恐怖大能的神念便被瞬間斬斷,最終只得修為倒退,壽元減半才勉強抵擋住了這大反噬!

  嚇得這些大恐怖紛紛從棺材里爬出來,告誡族人,終生都不可踏足東荒之地,那里有比天道還要恐怖的詭異與不祥!

  若是沾染上一點因果,恐怕連天道都要隕落于此!!

  而之后的幾十年間,這些古老勢力的大恐怖們,在那詭異與不詳的折磨之下都相繼隕落了。

  他們怎么也沒想到自己躲過了帝關一戰,躲過了紀元大劫,躲過了黑暗大動亂,好不容易茍延殘存的茍活了幾千萬年,卻只因一時動用神念探查了一下東域,就遭到恐怖反噬灰飛煙滅,永不輪回。

  最終——!!

  他們,只能給后人留下一句:此事不可說,不可測,不可言論!!

  與此同時。

  另一邊神仙宗,林逍遙的目光還聚精會神的盯著那百萬里雷云。

  顯然,他對剛才仙武大陸上所發生的一切都不知道。

  這時,林逍遙突然中斷了修為提取。

  只見那雷劫,在中斷提取的那一刻頓時煙消云散。

  “咦,有意思?”

  林逍遙又嘗試著提取修為,籠罩在永州之上的雷劫再次凝聚,隱約傳來了震耳欲聾的雷鳴之音。

  當他再次中斷提取后,雷劫又再次消散。

  “哈哈,真好玩兒!”

  林逍遙頓時玩心大起,跟個好奇寶寶似的,一會而提取修為,一會兒又中斷提取。

  哎嘿!

  有劫不渡,我就是玩兒!

  在這樣重復了幾十次后,林逍遙也不再去挑逗他,終于開始要渡雷劫了。

  可他還沒高興三秒,雷劫便徹底消散,無論他怎么凝聚都不再出來。

  “系統,這什么情況!”

  “雷劫怎么消失不見了?”

  林逍遙頓時心里一慌,連忙詢問道。

  【……】

  【剛才宿主連續三十九次的凝聚雷劫,把剩余的兩千年修為都給消耗掉了,想要再次渡劫就需要修煉了……】

  聞言,林逍遙頓時一陣無語。

  渡雷劫還能搞到一半,說停就停的?

  不過也還好,他的修為最終停留在了半步入圣,也就是半圣之境。

  目前階段,應該也完全夠用了。

  如果不夠的話,那就找系統老婆再要就是了。

  仙武大陸乃是一方修仙世界,共有三千道州,其強者無數,萬族林立,分布著大大小小無數勢力,這些勢力都分布在東、南、西、北、中這五方道域之中。

  這五方道域中,中域最強北域次之,西域第三,北域第四,東域最弱。

  三千道州中域獨占兩千,其中超然圣地,極道勢力,不朽帝族,上古大教,太古皇族多如雞毛。

  與之相比,東荒就弱小得多,不過一百零州而已。

  永州便是這東荒道域的一百零八道州之一。

  而修士的境界可劃分為:晚睡境、熬夜境、通宵境、連夜境、體虛境、猝死境、入棺境、穿越境、系統境、無敵境……

  咳咳……不是。

  入圣之前,境界分為:煉氣、筑基、金丹、元嬰、化神、洞虛、合道、大乘、渡劫,九個大境界,取自九九歸一之意,每境有十重。

  渡劫再往上,便是所有修仙界都夢寐以求的圣人境界了,可劃分為:半圣、入圣、圣人王、大圣、圣尊、準至尊、至尊、地至尊、天至尊、準帝、大帝。

  在這個大帝不出、至尊不顯、古圣隱退的末法時代,一尊渡劫境強者便是明面上的絕對話事人,只有那些超然圣地才會存在。

  憑借他如今的修為,只要不去招惹那些圣地勢力,可以說是無敵了。

  而放眼整個東荒,他完全可以橫著走了。

  眼下最重要的事情,還是先重建宗門再說。

  【叮!宿主已完全提取萬年修為卡,當前境界為半圣境一重,身為未來的諸天萬界第一宗門,怎么能沒有弟子呢?】

  【檢測到大炎王朝境內有一位天賦尚可,毅力強大的少年,乃是圣級資質,有成圣之資,現在發布系統任務,下山收徒】

  【下山收徒】

  【任務:主線】

  【難度:a】

  【限時:10天】

  【任務介紹:宿主即刻下山,前往大炎王朝,將那有志少年誘拐上山,填充虧空的宗門。】

  【任務獎勵:完成任務可隨機獲得一張召喚卡,以及一份意想不到的特殊獎勵。】

  【請問,是否接受!?】

  “接受!”

  沒有任何猶豫,林逍遙立馬選擇了接受。

  不過沒想到,系統的要求還挺高的,竟然要成圣之資才行。

  放在上古時代時,這等資質的妖孽到處都是,可如今末法時代……恐怕只有中域才會多見。

  東荒這種鄉下地,估計是萬年難得一見。

  不過有系統指定收徒那就好辦多了。

  正如系統所說,他只要過去誘拐就好了,大不了直接綁上山來……咳咳!那叫請!

  對,沒錯就是請!

  沒有過多猶豫,林逍遙立馬動身了。

  ……

  與此同時。

  大炎王朝境內,魔獸山脈。

  只見山腳下,數道身影來林間穿梭。

  他們似乎在追殺前方的一個白衣少年。

  “秦昊少爺,你是跑不掉的,前方就是魔獸山脈,里面不知道隱藏了多少煉氣筑基的妖獸,山脈深處甚至生活著踏入金丹的太古遺種!”

  “嘖嘖嘖!沒了那塊圣骨你不過就是個廢物而已,也不知道殺天才是啥感覺,今天你有幸成為死在我張三的刀下!乃是你的榮幸哈哈哈哈!”

  “就是,不妨告訴你,如今秦毅大少爺已經拜入到了中域圣地,更被圣主立為圣地圣子,豈是你這種廢物能比的?你沒了圣骨遲早也會死在那里面,不如就讓我們給你個痛快的,我們也好回去交差!”

  “就是,你難道還以為你是曾經的天才少爺秦昊嗎?沒了圣骨你如今不過是一個廢物!”

  ……

  ……

  ……

  ……

  女帝轉生,我家孽徒都是沖師逆徒

  “琉璃師妹,真是好可惜啊,你明明都是前兩輪考核中都是第一名,被眾多長老看好,沒想到倒在了三生池水這最后一關。”

  天玄大陸,東荒地。

  青云宮,紫竹峰腳下。

  兩抹倩影正往山上走去。

  說話這人,正是青云宮當代掌教的親傳弟子。

  青云宮大師姐,水清兒。

  她五官精致,穿著一身青衣。

  在她身側,是一抹嬌小玲瓏的身影。

  只是看上去渾身臟兮兮的。

  小臉蛋上也沾滿了泥濘。

  “師姐,我……”

  小女孩卻貝齒咬唇,滿是自責與不甘。

  “師妹放心吧,林師叔雖然脾氣古怪了一點,但十年前可是一位歸一境后期的大修士,實力絲毫不弱于任何一位峰主,你若是能拜入他門下,同樣不會比那些長老峰主的弟子差!”

  水清兒向小女孩兒解釋著。

  眼神中,流露著一抹崇拜的目光。

  似乎她口中的這位林師叔,十一位很了不起的人物。

  相傳,萬年前。

  在大楚境內,青陽鎮后方,有一座青山,名為青云山脈。

  青山高聳入云,猶如擎天。

  后有一位絕世高人,一手持劍,從山腰處,將青云山脈一劍劈開,在這里開宗立派。

  建立了遠近聞名的青云宮。

  青云宮內一共有著九座主峰,里面居住著神仙,他們授徒、教人,可以傳授凡人仙法,習得長生之道。

  宮中弟子雖然少,每一個卻都有著天縱之資,堪稱一方妖孽。

  特別是九大峰主之一的林逍遙。

  傳聞中,

  他骨齡尚不足半甲子,修為卻已臻至歸一境后期,僅次于當代青云宮掌教。

  在大楚境內聲名鵲起,堪稱一代傳奇。

  青云宮實力強大,底蘊深厚,傳承至今,已有萬年,位列大楚的四大宗門之首。

  就算在整個東荒,也是頗具盛名。

  只不過,

  就在十年前,魔道入侵大楚,血洗了諸多正道仙門,青云宮也未能幸免,被牽扯其中。

  那一戰,宮中諸多強者隕落。

  當代掌教也身中魔毒,在不久之后,便羽化而去。

  林逍遙同樣在這場戰斗中,身受重傷,受到了不可逆轉的傷害。

  導致金丹破碎,修為一路連跌四大境界,停留在了筑基期的巔峰。

  終生無法再凝丹。

  這不經讓人忍不住唏噓。

  沒有了掌教與林逍遙坐鎮,青云宮實力大不如前,顯些跌出四大宗門之列。

  而每過十年,青云宮就會納入一批新弟子,得以延續宮門傳承。

  最終能拜入青云宮的,必然都是人中龍鳳,需要經過層層篩選。

  而眼前這個小女孩,便天生劍心通明,被眾多長老寄予厚望,等三輪考核結束后,就會主動拋出橄欖枝,收她為徒。

  只是走到第三輪的考核之時,她卻觸犯了三生池水之一的怨念。

  所謂怨念便是殺意,仇恨。

  三生池水有三念,貪念、欲念、怨念。

  其中怨念最為嚴重,乃是青云宮的大忌,切不可觸犯。

  正所謂,正道仙門講究的是除魔衛道,而非害人害己。

  特別是這些新入門的弟子,大多都是從凡間挑選而來,雖說經歷過層層篩選,但難免會有漏網之魚。

  一旦被發現,就會失去拜入青云宮的資格。

  讓所有人都沒想到,這個看上去柔弱無骨,被寄予厚望的東月琉璃竟倒在三生池這一關。

  這不得不讓眾多峰主、長老都為之嘆息,惋惜。

  但規矩就是規矩,不容任何人造次。

  在東月琉璃被逐出青云宮后,她卻沒有離去,而是在青山腳下跪了一個月,從寒冬到暖春,依靠著體內的靈氣強行支撐。

  無論膝蓋還是小腳丫,早已凍得通紅。

  她似乎有著自己的堅持。

  因為她的心中,還埋藏著血海深仇。

  而留在青云修道,是她最后的機會。

  這份毅力與堅持,最終還是打動了青云宮掌教。

  青云掌教便允許她繼續留在青云修道,但前提是必須拜入九峰之一的紫竹峰。

  “嗯……”

  東月琉璃眸光失色,輕輕點頭。

  她沒有說話。

  但她知道,自己必須拜入青云修道,哪怕只是一個最底層的雜役也好。

  只要能留在青云,比什么都重要。

  無論如何都要牢牢把握。

  她的眼神看上去,是那么的黯淡,是那么的無助,是那么的脆弱……

  很難想象,

  這一個月,她究竟是怎么支撐過來的。

  要知道,她也不過只是一個十一歲的小女孩兒。

  卻要承受遠超這個年紀,所能承受的痛苦。

  ……

  青云山脈,峰巒迭起,高聳入云,其中有八座山峰分外惹眼,在群山之中,昂然挺拔!

  山峰之上,靈氣充裕,時而仙鶴飛過,隱約可見成片壯觀雄偉的宮殿群,一副繁榮景象。

  唯有一山,長滿了枯草荊棘,到處都光禿禿的。

  僅有的一片紫竹林,看上去也是凌亂不堪,很長一段時間都沒人修剪過了。

  紫竹林外,是一間茅草屋,朝東前崖邊的怪石中斜生著一顆老松樹,盤根錯節,屋后荒草地里也長滿了枯草,堆積著枯枝落葉。

  此峰名為紫竹峰,正是林逍遙的仙居。

  與其說是修者仙居,不如說是落魄的避難之所。

  就連青云山脈腳下的乞丐,都住得比這里好。

  山風呼嘯而過,竹葉隨風撥動,透露著一絲絲清冷。

  一道懶散的身影,平躺在老松樹的樹根上。

  那是一個看上去很邋遢的男子,穿著一身粗布麻衣,頭發凌亂,手里握著一個酒壺。

  就這么來上一口,好生愜意。

  不過,從臉上露出來的菱角來看,這恐怕也曾是一位意氣風發的翩翩少年男郎。

  就在這時,他的腦海中傳來少女的聲音。

  “叮!”

  “正在與宿主嘗試系統綁定,系統綁定成功!”

  “等等!!”

  “突然檢測到宿主長得好帥,讓得本系統心……心魂顫蕩,好似有小鹿在亂撞,本系統甘愿永世臣服于宿主大人!!”

  “嚶嚶嚶……”

  “什么系統?”

  “我不是和前女友分手,然后被大卡車給撞死了么,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難道……我穿越了?”

  摸了摸自己的扎手的胡須,林逍遙一臉錯愕,心中滿是震驚。

  緊接著,

  大腦傳來一陣劇痛,一段段記憶碎片,涌入他的腦海之中,同時也證實了他的想法。

  他確實穿越了!

  原來,他是藍星上一個跑腿兒的外賣小哥,怎奈看到前女友坐上了一架國產五菱。

  突然間眼前一亮,就被大卡車司機送到了,這方修仙世界之中。

  而他現在的身份,正是青云宮那位曾經的那位傳奇人物,紫竹峰峰主林逍遙。

  與他同名同姓,就連長相都一樣帥,一樣完美……

  只不過,

  魔道入侵大楚的一役中,林逍遙憑借一己之力,對抗十幾個歸一境的魔修,畢竟雙拳難敵四手,最終還是被一尊跨入了天人期的老魔,給打碎了金丹,導致修為跌落谷底,停留在了筑基期九層,終生無法再凝丹。

  遙想當年,紫竹峰還是青云宮赫赫有名的九大主峰之一,是無數弟子向往的地方。

  只是,在林逍遙變成廢人后,便失去了往日的輝煌。

  再加之紫竹峰一脈單傳,而身為峰主的林逍遙還未收徒弟。

  紫竹峰便徹底沒落。

  直至今日,就連那些打掃雜役的外門弟子,都不愿上山。

  也就是說,林逍遙現在就是一個光桿司令,獨守著這座荒山。

  然后金丹還被打碎,終生無法凝丹。

  回過神來的林逍遙,忍不住扯了扯嘴。

  “臥槽!”

  “這也太慘了吧!”

  別的穿越者,開局要么是龍王,要么就是龍傲天。

  而自己卻是個廢物?

  還是被人給硬生生打廢的?

  這什么牛馬開局!

  但他也無可奈何,既來之則安之!

  林逍遙無奈道:“系統,解釋一下你的能力吧。”

  “遵命!”

  “我的宿主大人!”

  系統嚶嚶一笑,道:“本系統乃是大愛師尊系統!”

  “宿主只需每天與愛徒進行新的互動,即可獲得一次簽到機會,同時也會獲得親密度。”

  “注:每個徒弟,每日只會刷新一次簽到機會,可簽到獲取隨機獎勵。”

  大愛師尊系統?

  林逍遙兩眼一瞇,不假思索道了起來。

  他大概聽懂了。

  系統的能力就是收徒,再每天與徒弟進行日常互動,就可以獲得一次簽到機會。

  從而獲得各種獎勵。

  雖然一個徒弟只能互動一次,且不能重復,但系統對于徒弟的數量,卻沒有限制。

  那他多收幾個徒弟,一起互動,豈不是美滋滋?

  好幾倍的快樂呢!

  不過這個互動,他正經嗎?

  林逍遙還是有一點兒沒聽懂。

  “那這個親密度呢?”

  他看向系統,道:“這玩意兒,又有啥用?”

  “在宿主大人首次與愛徒進行日常互動以后,本系統將激活新的功能,‘親密商城’。”

  系統解釋道:“親密商城里擺放著各式各樣的劍訣功法,天材地寶,靈丹妙藥,能夠提升修為、養顏益壽等等,好處可謂是數不勝數,數量多到讓宿主眼花繚亂!

  “總之——”

  “親密商城里面的東西,只有你想不到,就沒有你兌換不到的!”

  “宿主每日與愛徒進行互動,或是一起完成本系統頒發的師徒任務,都可以獲得親密度,互動的程度越大,所獲得的親密度也就越多,宿主大人一定要加油鴨!!”

  經過系統一通咆哮。

  把林逍遙唬得一愣一愣的。

  獲取親密值的方法也是和徒弟互動。

  比如通過關心徒弟,照顧徒弟,愛護徒弟,讓徒弟們每天過得快樂幸福,就可以獲得親密度。

  如果系統發布師徒任務,完成任務后,也可以獲得親密度。

  互動獲得親密度,然后兌換各種獎勵。

  看來是要收徒弟,然后在徒弟身上薅羊毛了。

  不過林逍遙還是白了系統一眼。

  什么都能兌換?

  難道還能兌換到一個穹妹?

  整理好系統所給出的信息。

  林逍遙若有所思起來。

  總的看來,這個大愛師尊系統還是不錯。

  不需要刻意去修煉,只需要收徒薅羊毛就行。

  薅羊毛雖然可恥,但他林逍遙收徒,自然不會隨隨便便。

  能拜入他門下者,必須要有大愛無私的貢獻精神。

  必要時,甚至能夠貢獻出自己……

  只不過,這系統有了。

  就是還缺個徒弟。

  從腦海中的記憶碎片來看,青云宮每十年一次的收徒大典,已經過去了一個月。

  向來性格古怪的他,也如往年一般,并沒有參加。

  這讓林逍遙不得不感嘆,自己這運氣真是太衰了。

  不過,在他思緒萬千之時。

  兩抹嬌小玲瓏倩影,從遠處紫竹林走出來。

  較為年長的那個女弟子,對著林逍遙的方向。

  她身子一躬,拱手作揖,道:“弟子水清兒,拜見林師叔。”

  聽到水清兒的聲音,林逍遙回過神來。

  這二人不是別人,正是青云宮掌教的親傳弟子水清兒,以及前來拜師的東月琉璃。

  對于前者他自然是熟悉。

  水清兒的師尊青云掌教,正是林逍遙的大師姐。

  三生池的貪念、欲念、怨念,分別對應著九峰中的上三峰。

  這上三峰分別為:仙云峰、雪女峰、夕霧峰。

  上三峰的峰主以及林逍遙,都是師承上一任青云掌教。

  也就是說,他還有三位師姐。

  并且是還是當今青云宮,實力最強的的三人。

  其余五峰也都各自傳承于另外幾位青云老祖。

  正道仙門雖表面上以除魔衛道、拯救天下蒼生為己任,嚴禁宗門自相殘殺。

  但實際背地里,明爭暗斗偷雞摸狗的勾當,也沒少干。

  當年林逍遙金丹被打碎,成為廢人之后,就有許多側峰長老想要將其取而代之,坐上九大主峰的位置,還是他的大師姐,也就是如今的青云宮掌教,以雷霆之勢將這些長老給鎮壓下來。

  而有著林逍遙的三位師姐在,其余支脈的長老們,才不敢再過多造次。

  林逍遙提起酒壺,一飲而盡,醉醺醺的道:“何事?”

  說話間,他的目光落到了東月琉璃的身上。

  他雙眼一瞇,開始打量起來。

  這是一個小女孩兒,大概十一二歲的年紀。

  眉似彎月,粉唇如櫻。

  她容貌絕美,眸光好似天上星辰。

  一襲白衣似比寒雪猶勝三分。

  只不過,渾身臟兮兮的。

  裸露的小腳丫被凍得通紅。

  小腿上也有多處擦傷。

  看樣子,應該沒少吃苦頭。

  “回師叔,這位師妹是這一屆收徒大典上天資最高的人,只不過在過三圣池水時,犯了怨念,被逐出了青云宮。”

  水清兒知曉林逍遙脾氣古怪,她連忙解釋的說道:“但她似乎對拜入我青云宮修道,有著極大的執念,被逐出青云宮后,在青云山腳下跪了一個月,不吃不喝,全意志力硬撐,怎么趕也趕不走,因此師尊讓弟子帶她來紫竹峰,拜您為師,好繼承紫竹峰的道意。”

  聞聲,林逍遙眉頭一皺。

  對于青云宮的一些死規矩,他自然也是清楚。

  難怪這小女孩兒,看上去渾身臟兮兮的。

  沒想到,她還有這等遭遇。

  能夠不吃不喝,穿著單薄的衣裳,全憑意志力與執念,在雪地里跪上一個月。

  看樣子,在她的身上必然發生過什么。

  只是自己這個大師姐,怎會讓一個小丫頭,拜他為師?

  畢竟如今的林逍遙,不過是一個無法再凝金丹的廢人而已。

  林逍遙關上酒壺,剛要開口之時,系統的聲音在腦海中響起。

  “叮!”

  “系統檢測到附近有氣運之女,天生劍心通明,是個劍道天才,宿主大人可收為徒弟。”

  聽聞系統的聲音,林逍遙兩眼瞪得老大。

  氣運之女?

  劍心通明?

  難道就是眼前這個東月琉璃?

  林逍遙雖然金丹破碎,但憑借他的眼力,自然一眼便認出了東月琉璃天賦異稟。

  乃天生劍心通明,是極佳的劍道天才。

  只需認真栽培,假以時日,必將成為一方妖孽之女。

  沒想到,竟還是一位氣運之女!

  前世沒少看玄幻小說的他,自然明白什么是氣運之女。

  所謂氣運之女,便是身懷大氣運降生的天驕妖孽。

  這樣的妖孽,一般生來便有著坎坷的遭遇,要么被退婚,要么被挖骨,要么就是背負著血海深仇……

  難怪這小丫頭對修仙有著這么大的執念。

  原來也是一個有故事的人。

  而對于青云宮的一些破規矩,林逍遙卻嗤之以鼻。

  身懷大氣運,又劍心通明的東月琉璃,乃是天生的劍道至尊。

  卻因為一些死規矩,就要將她給逐出青云宮。

  這不是浪費大好的資源嗎?

  不要可以給我呀!

  留著一起互動薅羊毛,他不香嗎?

  話雖如此,林逍遙自然也深知修仙世界的危險。

  要想不被人欺負,唯有自身強大才是硬道理。

  眼前這個東月琉璃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嗎?

  而他想要變強,唯一的辦法便是收徒。

  剛想要收徒,這上好的徒弟就送上門來了!

  這運氣沒的說!

  想到這里,林逍遙唇角勾起一抹笑意。

  他沒有說話。

  而是強忍著內心的激動。

  林逍遙!緩緩起身,走向兩女。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一幕,也不知是之前跪得太久,身體沒了力氣,還是被林逍遙自身的氣場所震撼到。

  “撲通——”

  東月琉璃裸露的小腳丫一軟,癱跪在地上。

  “懇請林峰主,一定要收弟子為徒!”

  “琉璃愿今后當牛做馬,報答石師叔的恩情!永世不忘!”

  說話間,東月琉璃貝齒緊緊咬唇,額頭就要重重的磕下去。

  她知道,這已經是她最后的機會。

  修道之人,講究六根清凈,無欲無求。

  她卻犯了最不該犯的殺念。

  雖說并非是對同門中人,但心底這份血海深仇,也必將成為她的心魔,伴隨著她一生一世。

  這也是為什么青云宮,不收怨念過深的弟子。

  青云宮的三生池,也并非是一沾染便難以忍受。

  唯有那些心中殺念近乎成魔的弟子們,才會承受不住。

  由此可以想象,埋藏在東月琉璃心底的仇恨究竟有么深!

  她一閉上眼,

  腦海中,便全是娘親被馬玉鳳那個賤人所欺辱的樣子,全是娘親倒在她懷中慘死的模樣,全是馬家那所謂親人丑惡的嘴臉。

  她好恨,

  好恨所有欺辱過娘親的人。

  她還不能死,也不可以死。

  她還沒有為娘親報仇,還沒有親自手刃馬玉鳳,還沒有讓馬家那群冷血無情的人血債血償!

  真的好不甘心啊!

  所以她無論如何,都要留在青云修道,哪怕只是一個最底層的雜役也好。

  只要能夠就在青云宮,比什么都重要。

  只有這樣,才能夠為娘親報仇,才能夠親自手刃馬玉鳳那個賤人,才能夠讓馬家那群無情無義之人血債血償!

  而拜入林逍遙門下,已經是她最后的機會。

  哪怕摒棄尊嚴,又算得了什么?

  “砰砰砰——”

  她不斷磕頭,臻首上已經泛紅,滿是血跡。

  就在她還想繼續磕之時,一股柔和的靈氣,卻將她的額頭抬起。

  一根如女子般纖柔細膩的手指勾著她下巴。

  “林峰主,你……”

  東月琉璃抬起彎眸,直視林逍遙的雙眼。

  頓時,四目相視。

  在她的眼中,那是一雙很美,很好看的眼睛。

  比她見過的許多師姐長老都要好看。

  雖然那只是一張飽經滄桑的臉龐,但她卻看得越發入迷,似乎已經短暫忘記了心中的仇恨。

  女孩兒臉頰有些發燙。

  一抹紅霞從雪顏上快速蔓延至脖頸。

  她看得是那么癡迷,那么失神……

  林逍遙哭笑不得。

  心中暗道。

  我只是想薅點兒羊毛,又不是要你命,你做個工具人就好。

  就是這小丫頭,眼神怎么有點兒不對勁!

  很不對勁!

  不過,他倒也沒有過多在意。

  他看向東月琉璃,淡淡道:“小丫頭,你叫什么名字?”

  “回林峰主,弟子名為東月琉璃,大楚國人士,今年剛滿十一歲。”

  女孩兒低著臻首,不敢再直視林逍遙的眼睛。

  “東月琉璃……如冬似月,琉璃浮水,很好聽的名字。”

  聞言,林逍遙看向東月琉璃,微微一笑,道:“那你告訴我,你為何想要拜入我青云宮修道?又為何要拜入我紫竹峰一脈?”

  “我要殺人!”

  “我要殺盡欺辱我娘親之人,也要殺盡曾經欺負過我的人。”

  “我也要保護人。”

  “保護我所在乎之人,保護所有在乎我的人!”

  沒有絲毫猶豫,東月琉璃大聲的將心中的想法所說了出來。

  很簡單,也很純粹。

  殺人,殺盡欺辱我之人。

  保護我所在乎之人。

  “好一個殺盡辱我之人,保護我所在乎之人。”

  得到東月琉璃心中的答案,林逍遙不經淡淡一笑,俯下身去,將女孩兒扶起,道:“你起來吧。”

  他的眼神顯得極為平靜。

  這一笑,如寒風扶柳,溫文儒雅間,充滿了氤氳之氣,讓天地都黯淡了幾分。

  似乎這一刻,林逍遙已不在是整日買醉的酒鬼,而是曾經那個翩翩少年男郎!

  “好帥啊……”

  一瞬間,水清兒眼里便直泛桃花,心中好似有小鹿亂撞。

  林逍遙年少成名,無敵大楚時,也不過雙十年華。

  就算十年過去,也不過半甲子之齡。

  作為青云宮的大師姐,水清兒許多年前便已拜入了青云宮,曾有幸見證過林逍遙的崛起,無敵,強大!

  要知道,曾經意氣風發的林逍遙,也曾是無數少男少女心中崇拜、暗戀的對象。

  水清兒自然也毫不例外。

  如此儒雅的林逍遙,真是太帥了!

  太完美了!

  林逍遙將東月琉璃扶起,并沒有再說話。

  女孩兒頓時舉足無措。

  她自然也是或多或少都聽說過,關于林逍遙的許多事情。

  都說這位林峰主脾氣古怪,時而狂笑,時而瘋癲,又時而溫文儒雅。

  難道自己心中的殺念,也觸怒到了這位紫竹峰峰主?

  他不愿收下自己?

  想到這里,東月琉璃怯聲聲的道:“林峰主,我……”

  “不必多言。”

  還不等她開口,林逍遙淡淡道:“東月琉璃,吾乃青云宮紫竹峰峰主,林逍遙。”

  “你可愿拜入我紫竹峰一脈,成為我林逍遙的座下大弟子?”

  ……

  ……

  【三個新書開頭,預熱一波,你們覺得那個好看一點?】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