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開局入圣,我的徒弟都是女帝轉世 > 第45章 東靈馬家,斷空之劍
  劍州,東靈國。

  作為整個劍州都數一數二的龐大帝國。

  東靈國底蘊深厚,國力強盛。

  境內擁有著諸多宗門道統。

  其中不乏一些三四流勢力。

  這些可是都有王者,甚至是霸皇境的強者坐鎮。

  在整個東靈國也有一定的話語權。

  馬家便是其中之一。

  據傳聞,馬家祖上曾出過一尊至尊境的超級強者。

  一度成為南疆的一流勢力,引領整個著整個劍州,引得無數勢力頂禮膜拜,輝煌一時。

  就算是在整個南疆五十萬道州中,也有一定的話語權。

  但,自那尊至尊老祖仙逝之后。

  馬家一代不如一代,逐漸淪為一個四流勢力。

  如今,

  家中也不過就三尊王者境的老祖。

  但畢竟瘦死的駱駝比馬大。

  馬家的在整個東靈國也是絕對不敢招惹的存在。

  而今日,整個馬家喜氣沖天!

  因為馬家出了一個妖孽之女。

  馬玉鳳!

  今年不過十五歲,卻已經踏入了輪海之境。

  更是在一個月前打破了氣血極境。

  據說她還身具三萬道體前十的綠茶道體。

  其資質不在一流勢力的超級天驕之下。

  也是在前些日子,馬玉鳳竟走了狗屎運,被九大圣地之一的無上神宮看中。

  讓人匪夷所思的時,神主無極圣欲,更是親自點名要收她為徒!

  這便讓人耐人尋味。

  因為,南疆諸多勢力都知道,無極圣欲極好女色,特別是十六歲以下的幼女……

  除此之外,更是讓自己的徒弟武不茍親自來迎接她回宮。

  武不茍是誰啊?

  整個南疆都有名的超級天驕。

  身具神體異象,資質逆天,不過才一甲子之齡,便已是地宗境十重天的強者。

  據傳聞,他甚至還打破了四次極境,獲得了四次大道賜福。

  所有人都明白,馬家勢必要強勢崛起了!

  京城。

  街頭人影蕭條,車水馬龍。

  無數的宗門向馬家匯聚而去,都想要沾沾馬家的喜氣。

  馬家大殿!

  “山岳城城主丁小小,送上賀禮,地品靈氣一件,靈品靈器十件!”

  “恭喜恭喜!馬家天驕拜入神宮,乃是東靈之福,乃是我劍州之幸!”

  “王家家主王巖到!送上賀禮地平功法三部,靈品寶珠十件!”

  “祝賀馬家天驕平步青云,一飛沖天,引領馬家橫掃八荒!”

  “丞相府到!送上黃金三十萬兩,白銀一百萬兩!”

  “……”

  隨著迎賓弟子的一聲聲高喊,一道又一道身影緩緩走進。

  他們大都一臉傲氣,身上的強的氣息也是散發而出。

  能進入大殿拜賀的人,也都是最少輪海以上的修煉者。

  是各大家族、宗門的掌門人物。

  一道中年人端坐在大殿正中。

  他穿著一身黑衣,氣息強大。

  但奇怪的是,他的臉長得特別長,就像馬兒一樣。

  他的存在,讓場內一眾身份高貴之人都顯得暗淡無光。

  他正是馬家家主,馬絕情。

  一尊地宗境十重天強者!

  忽然,迎賓弟子的聲音拔高。

  “東靈國國主東青玄到!”

  聽到這個聲音,大殿內所有修煉者的目光都不由自主地朝門口望去。

  這時,一道強大的氣息從大殿外緩步而來。

  那是一個中年人,一身龍袍格外亮眼!

  “拜見國主大人!”

  “國主萬歲萬歲萬萬歲!”

  見到這道身影,在場的所有人,都恭敬跪拜而下。

  就連馬絕情也一樣。

  東青玄!

  東靈國國主!

  而他背后的東靈皇室,更是南疆的三流勢力之一!

  果然!

  馬家天驕拜入無上神宮,就連東靈國國主也想要巴結一番……

  從東青玄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氣息,竟是天人之境!

  這樣的實力,放在圣地或許不算什么,但在這種鄉下地,也是絕對的強者。

  馬絕情也是從座位上起身,對著東青玄身子微躬,一拜。

  “拜見國主!”

  “馬兄不必多禮。”

  東青玄緩步走到身前,將馬絕情扶起,隨后扭頭掃向眾人。

  “眾愛卿,平身!”

  “多謝國主!”

  “國主萬歲萬歲萬萬歲!”

  聲音落下,所有的東靈國勢力之主,緩緩起身。

  對于馬絕情而言。

  雖然,他馬家天驕已經拜入無上神宮,身份、地位,都可謂水漲船高。

  但,畢竟東青玄乃是東靈之主。

  再加上,他馬家與東靈皇室乃是親家!

  所以,馬絕情倒也沒有真的絕情!

  一眾東靈國勢力之主起身后,東青玄大笑道:“本王也沒什么比較好的禮物,讓馬兄見笑了。”

  隨后,他大手一揮。

  一柄長劍便從外邊兒直接飛了進來。

  “宣!”

  他轉過身去,沉吟一聲。

  話語落下的同時,旁邊的一個太監,便翻開一道圣旨大喊道!

  “馬家之女馬玉鳳,身具綠茶道體,乃絕世天驕,拜入神宮,乃馬家之幸,同樣亦是我東靈國之福!”

  “我東靈國主,皇恩浩蕩,賜馬玉鳳天品靈器一件,靈石三千、黃金三萬十兩、白銀一百萬兩、人口百萬、家將八百、護衛三萬,并冊封為馬靈郡主,封地天靈城!”

  此話一出,全場一片嘩然!

  冊封郡主,并賞賜封地!

  這可是在東靈國的歷史上都從有過的賞賜!

  按照東靈國的法律,擁有封地便代表著可以掌握私兵。

  最主要的是!

  東青玄竟直接賞賜了一件天品靈器!

  一眾地宗境的強者眼中泛著貪婪之色。

  天品靈器,在東靈國極為稀有。

  一般都是掌握天人境的強者手中。

  好大的手筆!

  “謝國主大恩!”

  一眾馬家長老,恭敬跪拜而下。

  這等至寶,可是讓他們都羨慕不已啊。

  馬絕情對著東青玄,雙手抱拳,再次一拜,“我替小女多謝國主!”

  “無妨。”

  東青玄罷了罷手,道:“馬兄,不知馬瑤郡主現在身在何處?”

  “各位今日大典,不見其身影?”

  馬絕情緩緩起身,笑道:“今日乃小女大事,此刻正在后院陪伴她母親,我這就派人過去通知。”

  “甚好,甚好。”

  “……”

  片刻之后,一道身影從后殿走來。

  這是一個身穿綠色衣裙的妙齡女子,大概十五六歲的樣子。

  她一臉綠茶的模樣,就連鞋子也都是綠的。

  她正是馬家天驕,馬玉鳳!

  拋開準圣地弟子不說。

  她同樣亦是如今的東靈國馬瑤郡主!

  身份尊貴。

  身具綠茶道體,同樣天資絕頂!

  馬玉鳳對著馬絕情、東青玄一拜。

  “見過父親!”

  “見過姑父!”

  不錯。

  東青玄除了是東靈國的國主以外,亦是馬玉鳳的姑父。

  所以,從某種意義上來說。

  馬家便是東靈國的國護家族。

  “哈哈!鳳兒無需多禮,我東靈能出你這等人才,乃是我東靈之辛!”

  東青玄頗為滿意的將馬玉鳳扶起。

  如今的馬玉鳳,不僅代表著馬家,同樣代表著整個東靈國。

  若是她能夠在無上神宮成長起來,創出一番成就。

  整個東靈國都必將跟著崛起!

  因為圣地道統,對于這些鄉下勢力而言,可謂是只能仰望的存在!

  “對了鳳兒,圣子大人呢?”

  還不待馬玉鳳回答,一旁的馬絕情便已急切的開口了。

  武不茍今日來馬家接馬玉鳳入宮,這是整個劍州都知道的事情。

  但東青玄、馬絕情等人也是心有顧慮。

  畢竟,

  劍州乃是冰云仙宮的勢力范圍。

  冰云與神宮的關系,整個南疆道域的人都心知肚明。

  統治劍州的凌云劍宗更是冰云麾下的一流勢力之一。

  他們如此大張旗鼓,確實也害怕冰云問罪!

  據說,冰云仙宮前往太荒古城歷練的弟子們,也在昨日紛紛降臨劍州……

  話語剛落下,一聲狂笑聲便在天穹上響起。

  “馬玉鳳何在!”

  “還不快出來跪下接駕!”

  震天之音,在京城的上方響徹。

  語氣中充滿了不屑之意。

  東靈國的頂尖強者們,紛紛沖出大殿,望著天上,恭敬拜下。

  無一人反抗,亦或者說是不敢!

  就連大氣都不敢出。

  所有人的眼神中,甚至充滿了崇拜之色。

  “瞪兒,駕!”

  天空中突然撕開一道巨大裂縫,一只又一只黑色的戰馬從裂縫中探出,將整個東靈京城都給遮蔽!

  每一只,都身形碩大,恐有數十米之高!

  散發著極為可怕的氣息。

  這樣的巨大戰馬足足有九只!

  在黑色戰馬的身后,是一座巨大的馬車。

  一道身影端坐在馬車上,那人自然便是武不茍。

  “這是什么……”

  “九馬拉車!”

  “這,這是九馬拉車!”

  “可是這九匹馬為何是從虛空裂縫中走出來!”

  “傳說中,踏入帝君境便可撕裂虛空,難道這圣子大人身邊跟隨著一尊帝君強者?”

  突然出現的奇怪異象,讓一眾東靈強者滿臉震驚!

  帝君境?

  那是什么無敵的存在……

  隨后,兩道身影對著武不茍跪拜而下。

  “拜見圣子大人!”

  “圣子降臨,乃天下之辛,乃東靈所有百姓之福分!!”

  見東青玄、馬絕情同時拜下,一眾刁民這才反應過來。

  驚慌失措的恭敬跪下一拜!

  “我等見過圣子大人!”

  “圣子大人洪福齊天,萬世稱尊!”

  毫無以為。

  武不茍,無論資質、實力、身份,都處于整個南疆道域最頂尖。

  這樣的絕世天驕,能夠正眼瞧他們,便是對他們最大的恩賜!

  聽到武不茍的聲音。

  一道綠色的身影從馬家大殿中走出。

  十五六歲的模樣,一臉綠茶。

  馬玉鳳對著天穹上方的武不茍,恭恭敬敬跪拜而下,并且還使勁了磕了幾個響頭。

  “砰砰砰!”

  “見過不茍師兄!”

  作為馬家天驕。

  馬玉鳳從小便展現出來了絕對的心狠手辣!

  不僅對別人狠,對自己更狠!

  據說在三年前,馬家還曾出過一位天才之女。

  雖未覺醒體質,但憑借十一歲之齡,便打達到了凝血境十重天。

  風頭甚至蓋過了家主之女,馬玉鳳!

  因此,也引來了馬玉鳳的記恨,最后將她的娘親逼死,同時也逼走了這位天才之女。

  就連她那一脈,也被馬家給屠殺殆盡,未留下一個活口!

  若是這位天才之女還活著,馬家甚至會一門雙天驕!

  “很好!”

  “師尊的眼光倒也不錯。”

  馬車上的武不茍抬起眼眸,打量著馬玉鳳。

  “身具三萬道體前十的綠茶道體,才十五歲之齡,便踏入了輪海之境,這等姿色、身段,在這鄉下地也是絕無僅有。”

  “用來做師尊的鼎爐,也是再合適不過了。”

  武不茍嘴角勾起一抹笑容,顯然他非常滿意。

  若不是無極圣欲給傳令他,讓他必須親自來東靈國,接馬玉鳳入宮。

  他壓根兒就不屑來這種鄉下之地!

  “此女的天資,倒也稱得上天驕,就算放在我神宮也足以為一眾長老的親傳弟子。”

  在武不茍身旁,一個穿著黑衣人的中年人也是打量著馬玉鳳。

  他身上散發著深不可測氣息。

  “哼,只是可惜。”

  聞言,武不茍眼中卻閃過一抹醋意,“師尊為何會喜歡這等滿身綠色的女人,莫非這種綠茶都有什么過人之處?”

  他的話語中,不乏充滿了嫉妒之意。

  “……”

  一旁的黑衣人嘴角有些抽!

  他只感覺嘴有些抽!

  據說,這第五神子對神主大人有特殊癖好,難道是真的?

  話語落下的同時。

  武不茍從座駕上起身,直接腳踏靈氣,一步一步的向馬家大殿走去。

  這一幕,可把一眾東靈強者都給看懵了!

  “腳...腳踏虛空!”

  “他竟然是腳踏虛空!”

  “不是說最少也要天人境的修為才能踏空而行嗎?”

  “怎么會......”

  “難道圣子大人,他....他已經踏入了天人境!!”

  無數強者倒吸一口涼氣。

  天人之境......

  這傳說中的神宮圣子,竟然是一尊天人境的強者!

  要知道,他們東靈國的國主也不過才天人境吧!

  “沒想到,圣子大人竟然已經踏入了天人境……”

  馬絕情滿臉震驚。

  天人境。

  他距離這個境界,也不過一步之遙。

  卻也可以說,難如登天……

  他馬家除了三尊王者外,同樣也有十尊天人。

  一個家族的興亡,從來都不是小輩之爭,而是這些頂尖實力!

  而一旁的東青玄除了震撼,亦有感嘆!

  他身具道體。

  苦修三百年,方才踏入天人境,成為東靈國的至尊!

  這無上神宮的圣子,竟然直接便是一尊天人?

  武不茍才多大?

  據說才一甲子之齡吧?

  六十歲,天人。

  圣地底蘊,果然深不可測!

  反觀武不茍,依舊是滿臉的不屑。

  是的!

  兩年前,他在劍閣中被劍無心無形之中挫敗以后,他回到無上神宮開始苦修。

  在一個月前,他終于踏入了天人境!

  他除了一臉傲氣以外,身份的天賦也絕對稱得上天縱之資!

  身具神體異象,一甲子之齡,打破四次極境,踏入天人。

  若不是出了劍無心這尊無敵妖孽。

  武不茍在這個時代同樣無敵。

  當然這些都是后話了。

  武不茍邁著步伐,走到眾人身前,彎腰低著身子。

  突然間,他伸出右手,用食指勾著馬玉鳳的下巴,認真的打量了起來。

  “嘖嘖,好一個美人胚子,只是可惜渾身綠油油的。”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一幕,馬玉鳳沒有受到絲毫影響。

  反而向武不茍搔首弄姿,拋著媚眼,“不茍哥哥,我們走吧。”

  “以后在神宮,人家可就屬于你了,想怎么揉虐我都可以唷。”

  “……”

  聞言,武不茍并沒有受到半分影響,反而格外不屑。

  “你長得很美,但可惜……本公子對女人不感興趣。”

  “什么意思?”

  跪在地上的馬玉鳳,頓時一愣!

  對女人不感興趣?

  武不茍居然說對女人不感興趣?

  “奇怪了……”

  “面對我的魅惑,縱然是一只剛出生的狗妖也會經不住誘惑。”

  “這圣子大人怎么會……”

  “難道他性取向真的有問題!?”

  她還特意為了這一刻,做足了準備。

  沒想到,人家就跟你來一句,我對女人不感興趣?

  大意了!

  可讓她萬般不解的是,無上神宮神主為何會這般大張旗鼓,讓武不茍這等天嬌來親自接她。

  就算她身具道體,但在偌大的無上神宮中,也不過就是個普通弟子。

  這時!

  只見武不茍甩開馬玉鳳的下巴,他緩緩起身,淡淡道:“玉鳳師妹,我們走吧,別讓師尊等急了。”

  “唷唷。”

  馬玉鳳點點頭,立馬起身。

  小心翼翼的跟在武不茍身后。

  這時,馬絕情突然對她說道:“鳳兒,此去神宮千里迢迢,路途遙遠。”

  “為父也沒什么可以送給你的,這個你拿著。”

  話語落下,一顆散發著清晰裂紋的黑色珠子,落到馬玉鳳的手上。

  見狀,她立馬跪下,“多謝父親!”

  聞言,武不茍陰柔的目光一瞥,隨后冷笑道:“遮天珠,沒想到這種鄉下宗門還有這等寶物。”

  所謂遮天珠。

  顧名思義,佩戴在身上,便可抵抗一次天人境十重天強者的全力一擊!

  看來,這些鄉下宗門倒也有幾分底蘊。

  “無需多禮。”

  馬絕情將馬玉鳳扶起。

  雖然他絕情絕義,但對這唯一的女兒還是非常寵溺。

  特別是,如今的馬玉鳳還擔負著整個馬家乃至東靈國的興亡。

  “快去吧,別讓圣子大人等太急了。”

  “嗯,女兒遵命!”

  馬玉鳳輕輕點頭。

  由于她身份低微,并沒有資格與武不茍這九馬拉車。

  她則是單獨坐上了一只妖獸。

  隨后,她對著武不茍道。

  “圣子大人,我們走吧!”

  武不茍點點頭,大手一揮,剛要開口。

  突然間!

  一道劍氣!

  宛若長虹貫日,斷空而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