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絕世戰塵 > 第一百七十四章為愛殺人
  哼,他比你帥,比你有才華,比你專情,比你專一

  塵覺看著若兮兮道:這么說,你非得選他了,最后給你一次機會。

  是,我愛他,我非他不嫁,希望你死了這條心!若兮兮鄭重的說道。

  塵覺怒氣聲,你走吧。

  哼,若兮兮慌忙跑出了塵覺睡的房間。

  凌晨兩點多時,塵覺起來了,帶上面具,暗道:魚村太郎,別怪俺心狠了,我來了!

  塵覺一躍出了別墅,白天的時候,他已經跟若兮兮去過京都大學轉了一圈,所以現在可謂是熟路了,做為一個殺手,這么一點路都不熟,還能當殺手嗎。

  塵覺在大樓之間徘徊,很快就到了京都大學。

  找到魚村住的宿舍樓…

  從陽臺上使用流云梯進去。

  這個宿舍里,是六人房間,住著六個人。

  塵覺使用了銀針,把六個人的昏睡穴刺中,以免半途醒來。

  看著這個魚村太郎的臉,確定無疑…

  塵覺一根銀針刺入魚村太郎的某個穴位內…

  幾分鐘后,魚村太郎毫無聲息的死了,沒有任何痛苦,沒有任何知覺,或許死在夢里…

  等魚村太郎死后,塵覺把隨身帶來的那把水果刀,朝著魚村太郎的心口插了下去,然后塵覺轉身消失在黑夜之中…

  塵覺回到家里,繼續大睡…

  魚村太郎不是若兮兮的男朋友,是她的一個朋友。唱歌很厲害,在大學里組織了一個樂隊,叫天王樂隊,若兮兮也很喜歡音樂,也加入了這個樂隊,當然,魚村也在追若兮兮,可惜她只是把他當朋友,因家族的原因,若兮兮不可能在R本大學談戀愛的。

  魚村在音樂上的天賦,讓若兮兮很欽佩,加上人長的又帥,未來肯定是R本的一個歌星。

  可惜,被塵覺意外殺了,已經注定了結局。

  第二天,若兮兮還沒未起床,她的一個樂隊里的朋友,就打電話給她,兮兮,你快來學校…

  若兮兮朦朧著眼問道:井無,什么事啊。

  那個叫井無的人,一臉悲滄的說道:魚村他,昨天被人暗殺了…

  若兮兮從床上驚坐了起來,睡意全無,雖然她不喜歡魚村太郎,可對魚村的朋友感情還是挺深的,若兮兮不像塵覺,似乎對每個R本人都沒有好感,若兮兮不同…

  怎么可能!若兮兮腦袋轟的一下。

  嗚嗚嗚,騙你干嘛,今早他的舍友才發現,他的胸口插著一把水果刀!嗚嗚,魚村死的好慘,后天樂隊還要演唱的,沒想到,嗚嗚嗚,那個叫井無的人,嗚嗚地哭著。

  若兮兮立刻起床奔向學校。

  而塵覺還在美滋滋的睡大覺呢,反正中午之前他都不會起床滴…

  當若兮兮趕到學校時,魚村太郎的尸體,剛好被警察從宿舍搬到樓下…

  若兮兮心中悲痛的上去掀開看一眼,那把插在心口的水果刀,還在心口。

  嗚若兮兮嗚嗚地哭泣了一番,魚村太郎是樂隊的主唱,整個樂隊大家的感情都挺深的…

  突然,若兮兮把目光集中在那把水果刀上。

  她認出來了,這把水果刀,她昨天晚上還拿來削過蘋果…

  若兮兮揉了揉眼睛,再認真確定一下,真的跟她昨晚削水果的那把刀真的很像…

  若兮兮臉色慘白,全身在發抖,心中吶喊著一個名字,是塵覺…

  別墅里的水果刀會插在魚村太郎心口,只有一個可能,魚村太郎是他殺的。

  若兮兮馬上趕回別墅,怒氣沖沖的跑到塵覺房間,一腳把房門踢開。

  吼道:塵覺,你太過分了。

  塵覺在睡夢中被驚醒,朦朦朧朧的睜開眼睛,問道:干嘛,吵的我睡不著,說著,塵覺把被子一拉,把頭蓋住了。

  若兮兮那個氣,塵覺,是你干的,為什么,你為什么要這樣做…

  塵覺把頭從被窩里伸了出來,嘿嘿道:你說什么,我怎么聽不懂呢…

  你,你你還跟我裝,魚村太郎昨晚被人暗殺,不是你,還有誰…

  若兮兮,別血口噴人啊…

  怒道:你還跟我裝,水果刀,是不是從家里拿去的,你以為我認不出來,你為什么要這么做,他跟你無冤無仇…

  見若兮兮認出那把刀了,也不狡辯,行啦,不就死了一個R本人,你用得著這樣嗎。

  你你你!若兮兮被塵覺幾句話氣的要吐血了,你不可理喻

  我怎么不可理喻了,沒錯,就是我殺的。誰叫你他媽的拼命跟我提起他,老子殺了心里痛快,你再唧唧歪歪,今晚我再去殺他幾十個,若兮兮,你太令我失望了,你對得起若家嗎,如果我沒記錯,當年若家死在R本人手里也有四五個吧。看你緊張成這樣,我真懷疑你是不是若家的人,是R本人…

  你,你,我跟你拼了,若兮兮實在氣煞了,居然懷疑她是R本人留的種,若兮兮撲到床上,跟塵覺拼了。

  塵覺被子一卷,把若兮兮卷進被窩里去了。

  放開我,若兮兮這才恢復理智,驚恐了起來…

  嘿嘿嘿,自己送上門來的,別怪我,塵覺把若兮兮緊緊的抱住,雙腿也纏在她身上,讓她睜不開…

  啊,放開我,若兮兮在塵覺手臂上狠狠一咬。

  我靠,若兮兮,你屬狗嗎,把若兮兮放開了,忙從被窩里爬了出來,跑出了房間…

  塵覺也沒心情睡覺了,也起了床,走到客廳,見若兮兮正坐在客廳的沙發上,不斷抽著餐巾紙擦眼淚。

  看見若兮兮哭成這樣,也沒說什么,坐在她的對面,打了一個電話給若風。

  喂,姑爺,找我什么事啊!你說。

  若叔,京都大學的一個叫魚村太郎的人,昨晚被我悄悄殺了,他是若兮兮的男朋友,現在她正哭的很傷心,你來一趟吧,說下,反正人都已經死了…

  若風笑道:“我還以為什么大事嗎,我要是有姑爺你的本事,全殺,我馬上過來吧。

  掛完電話,塵覺發現若兮兮正在瞪著他。

  塵覺不理她,刷牙洗臉去。

  沒多久,若風來了,見若兮兮正傷心的坐在客廳沙發上,若風立刻一陣怒火,呵斥道:若兮兮,你怎么回事,哭什么哭,你到底是若家,還是R本人?你忘了若家當年幾個祖輩被R國人殺死的事了嗎。還有,不是跟你說的很清楚,不準在R本大學期間談戀愛,為什么還跟那個魚村太郎偷偷談戀愛,你把家族人的臉都丟盡了,姑爺殺了魚村太郎,真是太好了…

  若兮兮眼圈一紅,哭道:我沒有,若兮兮之所以難受,更多的原因是,對魚村太郎的愧疚,如果她不欺騙塵覺說魚村是她男朋友,魚村太郎就不會死,嚴格說來是她害死了魚村,所以她才哭的很傷心…

  還說沒有,沒有還哭什么。

  嗚嗚嗚,我真沒有跟魚村談戀愛,我只是欺騙姑爺,誰知道他竟然把人家殺了…

  啊

  什么,塵覺驚訝的從衛生間出來。

  若兮兮,你剛剛說什么意思?那個魚村太郎不是你男朋友,沒有跟你…

  若兮兮沒有理會塵覺。

  若風說道:誰叫你欺騙姑爺,活該被姑爺殺掉,好啦,此事就這樣了,以后別提了…

  塵覺這會兒的心情變得豁然開朗,他就說嘛,這么一個絕世大美女,要是真被魚村太郎那個了,那多可惜啊,原來虛驚一場!這丫頭居然欺騙自己!還說的有理有據…

  那個,兮兮不好意思啊,是我太魯莽了…

  哼,人都死了,你說這個還有什么意義,若兮兮怒道。

  若兮兮,怎么跟姑爺說話的,不會禮貌一點嗎。

  塵覺無所謂的笑道:若叔,別整的那么嚴肅,我跟兮兮也是同輩,不用那么多禮數…

  若叔,你去忙吧,不用管我們了…

  那好,我就先走了…

  等若風走后,塵覺遞給若兮兮一塊濕毛巾,說道:擦擦眼淚,再哭,就不好看了…

  要你管,若兮兮不領情,自己走入了衛生間里。

  現在若兮兮的心情好了許多,歸根結底她還是覺得是她害死魚村太郎…

  洗完臉,走入廚房去做飯,塵覺跟著進入廚房,對若兮兮說道:你不生氣了嗎。

  若兮兮不說話,自己做自己的事,無視他。

  你要是想出氣就打我兩拳吧。要不是你老是跟我提魚村太郎,你還說和他做過,我怎么會無聊去殺他,我怎么能不失去理智呢,對嗎。

  我的事,跟你有關系嗎?

  當然有,第一眼見到你時就很震撼,你不知道當我得知你被魚村太郎睡時,是多么憤怒,就像被戴了綠帽子一樣難受。

  若兮兮瞪著塵覺道:你搞清楚,我不是若曦曦。

  塵覺尷尬到:我知道啦,反正……我也說不清楚了,你以后最好是別亂找男朋友了,省的悲劇重現,好啦好啦,不說不說了…

  現在塵覺心情很好,她原來還這么純潔,竟然都是誤會,那種被戴了綠帽子的感覺,終于沒有了,至于魚村太郎的死,塵覺根本就沒放在心里…將來成帝成神的道路,又有多少人倒下呢…

  我幫你…,塵覺主動上去幫做菜。

  若兮兮一扭身把塵覺擋在身后,他嘿嘿笑道:“既然不用我幫,那我幫你淘米煮粥?

  滾蛋,別在這里礙手礙腳的!

  塵覺笑道:哎,你太看不起我了,行,今天你心情不好,那我來煮飯,理應讓我來伺候伺候你嗎,塵覺把若兮兮拉出廚房,若兮兮把塵覺的手甩掉…

  他獨自進入廚房,若兮兮也不進去了,坐在沙發上愣神,不知道在想什么…

  若兮兮突然發現,她好像心里不恨這個姑爺,按理說,殺了她朋友,她應該恨才對,可內心卻不恨,唯一對魚村太郎的感覺就是愧疚,要不是她自己拿魚村太郎當擋箭牌,他就不會死,塵覺這個真兇她卻恨不起來…

  若兮兮對自己的心理百思不得其解,為什么不恨他呢,應該恨死他才對啊。

  姑爺會殺魚村,是因為吃醋,也許是這個原因吧,為了她吃醋,吃醋到殺人,讓她恨不起來,這也許她和魚村太郎的感情不是那么深有關系吧。

  塵覺一個人在廚房里忙活,若兮兮也沒準備進去幫忙,她倒想看看塵覺能弄出什么來。

  若兮兮不知道,塵覺的廚藝水平,是跟他大師姐學的,自然是不弱,她的廚藝是自學的,豈能跟他相提并論。

  香氣飄出來,令若兮兮有些好奇,怎么煮的這么香。

  近一個多小時后,塵覺端出了一盆粥和幾碟小菜,說道:兮兮,吃飯了,嘗嘗我煮的粥,香吧。

  若兮兮裝作還在生氣的不過去呢。

  哎,不吃算了,反正我也沒煮多少…

  塵覺一個人吃了起來,若兮兮只是故意賭氣,誰知道姑爺竟然真的不再叫她了,那個氣…

  啊,吃飽了,我上樓換衣服,待會兒帶我出去玩!

  上樓后,若兮兮肚子咕咚的叫了兩聲,走到餐桌前,湊上去聞了聞,暗道:好香,這家伙是怎么煮的,若兮兮嘗了一口,終于知道,姑爺竟然是廚藝高手,遠不是她可以相比的,心中震驚,哇,好吃,到底是怎么熬出來的?

  這時,身后傳來塵覺的聲音,想知道怎么熬的嗎,明天姑爺教你!怎么樣,好喝吧!

  哼,我又沒喝,我怎么知道!

  塵覺想摸著若兮兮嘴角的飯粒…

  啊,驚叫一聲,滿臉通紅…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