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絕世戰塵 > 第一百六十六章霸氣回應
  你好,爺爺,塵覺禮貌的跟周家老爺子打招呼。

  嗯,進屋吧,年輕人,周老爺子對塵覺點了點頭,然后先往屋里走去。

  周小君和塵覺一陣高興,周小君道:“我爺爺好像對你態度不錯,是不是意味著有可能成功啊!

  先進去再說,他今天來的目的,就是說情,讓周家的人,把周小君許配給自己呢。

  塵覺在客廳里坐了下去,周老爺子道:“年輕人,說吧,你是不是有什么事!

  塵覺大膽的說道:“周爺爺,是這樣的,我喜歡周小君。

  “呵呵,周家老爺子笑了笑,給他一天倒了杯茶。

  旁邊坐著的周小君,有些緊張的看著爺爺。

  周爺爺,我君君說,你們要把她介紹給諸葛于我,是嗎,我覺得你們還是考慮一下,感情的事,不是一廂情愿的,必須兩廂情愿才行,我跟君君情投意合,這樣婚姻和愛情,君君才會幸福,塵覺說了大半天,周家老爺子也不打斷他,讓塵覺一直說。

  半個小時后,說完了。

  周家老爺子又沏了壺茶,對他們家的保姆招呼道:小陳,過來一下!

  老爺,陳媽馬上放下手中的活走過來。

  周家老爺子對陳媽問道:“小陳,你還記得你年輕時候的事嗎?

  記得記得,老爺你問這個干嗎?

  塵覺和周小君也不知道周老爺子葫蘆里賣什么藥呢。

  周老爺子對保姆陳媽說道:小陳,你年輕的時候,長的很漂亮吧!

  呵呵,老爺你怎么說起這個了,現在不也是老了,陳媽不好意思的笑道。

  周老爺子又說道:“年輕的時候,你爸想撮合你跟我兒子的一個司機兼秘書結婚,當時你死活不同意,甚至用自殺來威脅你的父母,對吧!

  陳媽感慨道:唉,都二十年的事了,當時的心態和現在又怎么能一樣。當時吧,我長的這么漂亮,我憑什么嫁給一個長的矮丑的男人,我當時喜歡一個年輕帥氣的男孩,我和他山盟海誓,我想的是嫁給他。

  后來呢?周老爺子問。

  后來,我的父母堅決把我嫁給了老劉。呵呵呵,現在二十年都過來了!

  周家老爺子問道:小陳,那你后悔嗎,后悔當初沒有跟你喜歡的那個帥小伙嗎?

  老爺,你別笑話我了,我當時不懂事,現在我不知道有多感激呢。我很感激我當時的父母,逼我嫁給了老劉,如果我真的嫁給了那個我喜歡的帥男孩,那現在的我,還不知道在哪里漂泊呢,哪有現在好,雖然我現在是你們家的保姆,可我也是副縣夫人,老爺,你說這個干嗎!

  呵呵呵!沒什么,我給你介紹一下吧,這位帥氣的小伙子,叫塵覺,周老爺子手勢引向塵覺,又說道:“他很喜歡我孫女小君,我孫女小君也很喜歡他,他們情投意合。就像當年你和那個你喜歡的帥男子一樣。我們家族,本意是讓小君跟了十大家族的諸葛于我,可惜,小君不喜歡諸葛星那個年輕人,我真的很為難啊!

  陳媽看向塵覺,問道:“這個小伙子是做什么的?他是另外一個世家的人嗎?

  周老爺子沒有回答,看著塵覺,塵覺回道:“我不是!

  陳媽又問道:“那你家里都是干什么的?

  周小君忙道:他家里很有錢,他的醫術很厲害,可以跟諸葛玉妹相比!而且,他很天才,未來一定是強者!

  陳媽嘆息一聲,對周老爺子說道:“老爺,那我就實話實說了,這個小伙子,的確很優秀,小君跟了他,未來肯定不會吃苦,會很幸福。只是,或許對小君來說,這是最好的,但對周家來說,這不是最好的。每個政治家族都知道,嫁入十大世家,是最好的選擇。十大世家,傳承千年。未來不管華夏大地掌權的是哪一個政,黨,跟著十大世家,子子孫孫后輩都有無窮的福祿。好了,我的意思就是這樣,小君,你要多考慮啊,不能只管自己個人的幸福,也應該多看看周家的子孫后輩的幸福!就像我當初一樣,幸好我當初沒有選擇我喜歡的那個!

  陳媽說完,就走開了。

  周老爺子給塵覺倒了杯茶茶,說道:“小伙子,你聽到了吧,不是我思想頑固,不想成全,實在是,事關重大啊!

  周小君著急道:“爺爺,我相信未來塵覺一定會很強大的,比十大世家的人還強大的多…

  周老爺子笑道:“我也相信,可天下不是一個強者可以決定的。華夏十大世家傳承千年,你們知道這底蘊嗎。一個強者,能夠保證三百年后,家族的子孫依然高官厚祿嗎,強者隨強,可他只有一個人,十大世家卻是深入每一個角落,一直延綿到未來。只要跟十大世家交好,就算我死了,就算我們都死了,我們的子孫后輩依然還可以活的很好。你們知道京都的蘭家嗎,蘭家在八百年前就和十大世家之一的墨家交好。

  蘭家的人,都身居高位。就算是現在共和社會,蘭家的人,也依然身居高位。這就是世交啊!

  塵覺真想拍桌子罵人。

  周爺爺,你這么說未免太異想天開了吧,十大世家,有這么厲害,能夠決定皇權的命運嗎?

  呵呵,年輕人,你還小,不懂,我周家在政治上,也是一個大派系,不也照樣要依附各大家族。每個朝代都是一樣的!

  周爺爺,我今天來,不是來求你的,我只是來通知你的,塵覺也不客氣了,既然被拒絕了,那就不怕撕破臉面了。

  通知我,周老爺子眉頭一皺。

  對,就是來通知你。

  你想通知我什么?”周老爺子沉著臉道。

  塵覺鏗將有力的說道:我是來通知你們,周小君是我的女人,任何人都不準搶走,就算是她的親人,也不準,因為,她是我的,塵覺毫不客氣的說。

  周老爺子一怔,真沒想到,塵覺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周小君卻心頭一熱,恨不得立刻撲入他的懷抱。

  陳媽,送客,周老爺子不悅的說道。

  是,老爺,陳媽走上來,對塵覺道:不好意思啊,小伙子,老爺要休息了!

  塵覺微笑的看向周小君,說道:君君,等我!

  嗯,周小君忙點頭,這時,她爺爺瞪了她一眼,嚇的她一哆嗦。

  塵覺轉頭對周老爺子說道:“周爺爺,剛才多有冒犯,不過,我還是那句話,君君是我的女人,就算是你,也沒權利動我的女人!

  給我出去,周老爺子怒道。

  沒跟周老爺子客氣,都想把自己的孫女送給別人了,塵覺還跟他客氣個毛啊。

  離開了紅色小區,塵覺對于未來會怎么樣,走一步算一步了。

  看來十大世家,真的很有吸引力啊。

  塵覺又打了一個電話給諸葛玉妹。

  雖然諸葛玉妹不喜歡自己,可塵覺還是想去找找她!看看有沒有機會推倒。

  喂,塵覺,真的是你啊,你怎么突然打電話給我了啊,諸葛玉妹高興道。

  呵呵,玉妹美女,在干什么呢?我現在就在京都呢!

  “啊,你在京都,你現在在哪里?

  塵覺道:還是說你在哪里吧,我來找你!

  好,我在…的龍河醫院!

  嗯,那我去找你!

  塵覺打了輛出租車,前往龍河醫院。

  此刻,在龍河醫院的一個大大的中醫診室里,諸葛玉妹穿著一身白大褂,正在為病人解決痛苦,他的旁邊還有另一個穿白大褂的男子,他叫徐少強,是諸葛玉妹的師哥,也是諸葛玉妹師父的孫子,今年二十一歲,年少有為,武學天賦也很高,潛體二階去了。

  師哥,你過來看一下,這個病人的病,該怎么治啊,諸葛玉妹碰到了一個難題,慌忙叫她師哥,她師哥的醫術,十分牛逼的,不愧是師父他老人家的孫子。

  諸葛玉妹對師哥的醫術,一直都很崇拜的,經常許多他解決不了的病,師哥都能夠解決。

  我看看,徐少強走了過去,替病人把脈。

  一會兒后,徐少強嗔道:師妹,你看看,平時又偷懶了吧,看著點。

  諸葛玉妹吐了吐舌頭,被師哥教訓的唯唯諾諾。

  這時,又一個病人來了,諸葛玉妹接待了那個病人。

  你好,醫生,求你們救救我,我患有嚴重的放臭屁病,就是每隔一個小時,就會放一次臭屁,已經求醫十多年了,什么醫院都去過了,就是沒治好,也沒檢查出是什么病因。為了讓你們能夠更好的了解我的病情,我特意在外面等了一個小時才進來,因為我一個小時放一次臭屁,我調準好時間進來,才能剛好那么巧放屁,讓你們聞到我的臭屁,才能夠讓你們更好的了解我的病情!

  碰,這時,一個響屁從那個病人響起,強大的屁,把褲子都吹起了一下。

  諸葛玉妹和徐少強立刻捂著鼻子把頭伸出窗外。

  這樣的病人,還真的沒人愿意給他在一起,每隔一個小時放一個這么臭的屁,大神也受不了。

  好一會兒后,屁才散去。

  諸葛玉妹給病人把了把脈,眉頭越皺越深,說道:師哥,我把不出來!

  我來吧,在旁邊看著點,徐少強立刻接替諸葛玉妹給病人把脈。

  把了幾分鐘,還是沒有頭緒!徐少強搖頭道:不好意思,我也看不出原因!看來,這種級別的病,只有師父才有本事治療了!

  啊,師哥,連你都檢查不出什么原因嗎,諸葛玉妹驚訝道,她師哥一直都是很厲害的,比她還厲害。

  玉妹,在嗎,這時,塵覺在外面喊道。

  諸葛玉妹對徐少強道:師哥,我一個朋友來看我了!

  “嗯,徐少強點了下頭,沒有去理會,繼續給那個臭屁病人把脈。

  塵覺,我在這里,進來吧,諸葛玉妹把頭探出窗戶,對他說道。

  塵覺走進了那個診室。

  玉妹美女,你真的天天在醫院給人免費看病啊,塵覺走進去跟諸葛玉妹說道。

  是啊,這是我喜歡的生活嘛,塵覺,你怎么會來京都了。

  塵覺道:剛好路過,順便就來看看你!

  塵覺打量著這個診室,還看見了一個很年輕的白大褂醫生,塵覺問道:玉妹美女,那個人是誰啊,不會是醫生吧,這么年輕!

  諸葛玉妹介紹道:“走,我介紹你認識一下!

  好,塵覺見諸葛玉妹看著他的眼神很溫情,也就起了好奇心。

  兩人走到正在給臭屁病人把脈的徐少強身前,諸葛玉妹介紹道:這是我師哥,今年也才二十一歲呢,他的醫術超厲害,比我強多了!

  “哦,是嗎,看見諸葛玉妹語氣中的崇拜,心里有些不爽,塵覺沒想到,今天又碰到了一個神醫。既然醫術比諸葛玉妹厲害,自然是神醫了。

  諸葛玉妹又道:“師哥,他是我朋友,上次在邊城認識的,我跟你說過的那個醫術也很厲害的人!就是他!

  徐少強有些警惕的看了眼塵覺,大家都是男人,有些時候,一個眼神就可以看出很多東西,比如,塵覺從徐少強眼里看見,徐少強對他的師妹,不是一般的師兄們關系。而徐少強在塵覺眼里看出了,塵覺對他師妹,很眼饞,很想把他的師妹搶走。

  是嗎,那幸會,徐少強說了兩句,繼續無視塵覺的給病人把脈。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