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絕世戰塵 > 第一百五十九章司徒靜,陸瑤瑤,若曦曦
  前面兩個男生回過頭來,問道:“什么事啊,見塵覺長的蠻帥的,起碼也是半個校草級別,好感增加了一些。

  我想問一下,你們學校有沒有什么出名的校花啊。

  校花,你哪個學校的,打聽我們學校的校花干嘛,你想干什么,兩個男生警惕的問。雖然他們兩個是吊絲,根本不可能得到校花,可他們也不愿意,自己學校的校花被外校的人泡走,立刻對塵覺充滿了警惕。

  呵呵,我是大學城其他學校的!

  什么學校的,說

  塵覺抬頭往遠處一看,看見一個大大的招牌,上面寫著:蘭東職業技術學院。

  塵覺立刻說道:我是蘭東職業技術學院的大一學生。今天是過來玩的,順便看看你們學校有沒有什么校花,能不能順手泡一個。

  其中一個男學長不客氣的嘲笑道:靠,你一個專科的,居然敢到我們京都大學來泡校花,你膽子真夠大的。如果我是你,早早找個地方躲起來,你還敢光明正大的把自己學校名報出來!你臉皮也真厚呀!

  一個大專院校,自然不能跟京都大學相比了,難怪他們會嘲笑塵覺了。

  塵覺無所謂的笑了笑,如果按他自己的本事高考,估計也就是一個大專,所以,也沒貶低自己,自己的確只是一個考大專的材料的。

  兩位學長,為什么我不能泡你們學校的校花啊。

  你妹的,你一個大專的,好意思跑到我們京都大學來泡妞,而且還想要校花!

  塵覺嘿嘿笑道:莫非,你們學校,根本沒有校花,我聽說,越是高等的大學,美女就越少,你們學校,肯定沒有校花。就算有,估計你們學校的校花,在我們學校,只是一般的女同學罷了。

  兩個學長聽到塵覺的話,頓時怒了,好像急著維護學校的尊嚴一樣,其中一個道:小子,誰說我們學校沒有校花了,不是我吹,我們學校的校花,絕對是你們學校校花的十倍。你們一個爛專科學校,能有什么校花,別給你們臉上貼金了啊!

  呵呵,口說無憑,那你倒說說,你們學校有哪些校花美女?

  另一個學長說道:好,那我就索性告訴你,反正憑你,肯定也追不到。我們學校,有三大校花,一個是大三的學姐,人稱神秘校花的司徒靜。一個是我們大二的,人稱平民校花的陸瑤瑤,最后一個是剛入學的大一學妹,人稱最美網絡女寫手,名叫若曦曦。

  塵覺嘿嘿一笑,自己的美女老婆真不是吹的,才來半個學期,就被評為京都大學三大校花之一了,最美的網絡女寫手。

  一個學長得意的說道:“喂,專科學校來的同學,嚇傻了吧,是不是對我們學校這一個校花,感到眼熟呢?

  塵覺疑惑的點了點頭。

  那個學長說道:“哈哈,你是不是經常在網絡上見過這個人?

  那個學長把手機拿給塵覺看,那個手機里,是在百度圖片搜索的網頁,許許多多的照片,照片里的女孩,果真有傾城之姿,她就是若曦曦。

  那個學長得意道:我們學校的若曦曦,是網絡上很出名的網絡美女,被評為‘最美的網絡女寫手’。你去搜一下,到處都是她的照片,她在上大學以前,就是一個很紅的網絡紅人!

  哦,是嗎,難怪這么眼熟,原來她就是你們學校的啊,嘿嘿嘿,塵覺聽到他們這么夸耀自己的老婆,心里美滋滋的!,索性就配合他們一下,也不枉他們對自己老婆的一番崇拜。

  那兩個吊絲學長,看到塵覺震驚的表情,心里很得意,好像維護了自己學校的榮譽,顯耀了自己學校的寶物一樣。

  關于若曦曦早已是網絡紅人的事,塵覺的確不知道,他兩三年都在山上度過,根本沒上過網。

  另一個學長說道:什么奶茶美女,可愛美女,這些在網上有一點點紅的網絡紅人,都沒法跟我們學校的若曦曦學妹相比。現在,來自專科學校的學弟,你還敢產生泡我們學校校花的想法嗎。

  嘿嘿嘿,學長,還有兩個校花呢,若曦曦在網絡上名氣太大,我還是先看看另外兩個校花!

  看你一臉吊絲樣,肯定是沒見過什么美女的,好吧,我就滿足你對我們學校校花的傾慕之心。跟我一樣大二的校花陸瑤瑤,她是我們最喜歡的一個校花了!

  為什么?你們剛剛不是說,若曦曦在網絡上很紅嗎?為什么不是最喜歡她呢?塵覺問道。

  若曦曦在我們心目中,是女神,月亮一樣,太遙遠了,她家里很有錢,我們這些窮吊絲,跟她距離太遙遠了。只有平民校花,跟我們才貼近。陸瑤瑤家里很窮。她上大學都要勤工儉學,所以,我們這些窮人學生,心里都是最喜歡她的,因為她最貼近我們!

  難怪!

  平民校花不僅僅身份地位跟我們一樣,而且,她還是一個很純潔的女孩,聽說有很多富商想包養她,可惜,她不屑一顧。學校很多富二代想泡她,見她家里很窮,父親癱瘓,想給她錢,她也不屑一顧,如今像這種女孩子,真的太少了。許多女孩,稍微姿色好一點,就當上別人的情人或者跟某個富二代的玩玩。只有平民校花,不要任何人的施舍,不為任何富貴所動,更不會去當別人的情人或者二媳婦,這種出旖旎而不染的高貴品質,不是一般人具有的,所以,我們都是最喜歡她了。要是聽說誰敢欺負她,我們全校男生,保證站出來打死那個人。上次,一個富商想包養她,她不屑的拒絕了。那個富商怒火的一把鈔票砸在她臉上。當時被一個男生看見了,在學校論壇上說了出來,第二天,我們學校五百個多護花勇士,自發的集結起來,把那個富商的車子,別墅給砸了!富商也被我們打的住院了!哈哈哈。

  哇塞,護花團這么牛逼!嘿嘿嘿,塵覺眼里好奇之心一閃,真想見識一下這位平民校花陸搖搖了。

  還有一位校花呢,

  還有一位校花,是大三的,人稱神秘校花,她的照片只在校內網上被人發過,卻從來沒有親眼見過,剛開始,大家懷疑是不是真有這個人,可后來,在她所在的班級,證實確實有這個人。只是,這個很少來上課,神龍見首不見尾!

  行啦行啦,傻蛋,別跟他扯蛋了,我們趕緊回宿舍吧,大家在等著我們玩游戲呢!

  那兩個學長,急匆匆的走了。

  塵覺笑了笑,又問了幾個人,終于把若曦曦所在宿舍樓給打聽出來了。

  在校外的小店鋪買了一大束玫瑰花,要去若曦曦的宿舍,給她一個驚喜呢。

  到了若曦曦的宿舍樓后,宿管管理大媽竟然不讓他上去。

  女生宿舍,男生不準進去,出去,宿管理大媽拿著掃把站在門口。

  大媽,讓我進去吧,我找我女朋友呢。

  宿管大媽叉著腰道:不行,你要找人,就讓她自己下來,男生嚴謹進入女生宿舍!何況,現在都晚上十點多了,你還想進女生宿舍干嘛,有什么企圖,說?

  無奈,塵覺是想給她一個意外驚喜的,要是打電話找她下來,就沒有驚喜了。

  好吧好吧,算我怕了你了,無奈的回頭,宿管大媽見塵覺走了,這才返回宿管室去。

  塵覺若是想上去,難得倒他,十層樓也攔不住他。

  塵覺在宿舍樓的側面,見沒有人,飛檐走壁般的踩著墻壁跳上了二樓。

  塵覺捧著一大束玫瑰花,往四零八八宿舍走去。

  此刻,若曦曦正在宿舍里碼字呢。

  塵覺走到了她宿舍后,敲了敲門。

  碰碰碰

  蘇蘇,去開門,一個正在鋪面膜的女生對另一個人說道。

  我已經躺下了,小州,你去開一下門。

  是誰呀,我們宿舍的六個人,都回來了,還有誰敲門。

  若曦曦睡在最角落那張床的上鋪,她床上放著一張小桌子,把筆記本電腦搬在桌子上,就躺在床上碼字。

  那個叫小州的女生,不情愿的爬起床去開門,天氣這么冷,大家都早早的窩在床上了。

  小州把門打了開來,只見一個長得有點帥帥的男生站在門口,手里捧著一大束玫瑰花。

  小州愣了一下,誰神經病這么晚來送花啊。

  “你誰呀,你怎么上來的,小州防色狼一樣把自己胸口的睡衣領子拉緊。

  塵覺微笑道:你好,請問,若曦曦住在這里嗎?

  小州哼了聲,說道:是住在這里,不過,送她花的人多的去了,我替她拒絕了,你走吧。

  你有什么權利替她拒絕嗎。

  小州立刻回頭喊道:曦曦,有人送花給你。

  果然,里面傳來若曦曦的聲音,讓他走!神經病啊,半月三更送花。

  聽到了吧,你還不走,別說你半夜三更送花,就算是你白天送,曦曦也不會收的!走吧走吧,我要關門了,冷死了!

  碰!”那個女生把門關上了。

  塵覺無語,又敲門。

  一會兒后,那個女生又打開門了。

  學姐,我找我老婆的。

  誰是你老婆?

  若曦曦,塵覺大聲喊道:“老婆,我來啦。

  若曦曦正在碼字,突然外面大喊老婆,這個聲音很熟悉。

  塵覺又喊了一句,老婆,你在干嘛呀?

  若曦曦聽出來了,是他來了。

  若曦曦立刻從床上跳了下來,穿著睡衣,赤腳跑向門口。

  小州,等一下,若曦曦對正準備關門的舍友喊道。

  曦曦,你認識。

  把門全部打了開來,果然,她夢寐以求的他,站在宿舍門口,她多么奢望有一天他能夠來看自己,她本來根本不抱希望的,沒想到,他突然就出現在她宿舍門口,她感動的鼻子一酸,眼淚嘩啦啦的流,立刻撲入他的懷抱。

  宿舍的幾個人,愕然的看著他們。

  老婆,我來看你了,這是專門送給你的花,收下嗎。

  嗯嗯,她激動的點頭,把玫瑰花抱在懷里。

  你怎么來了也不事先告訴我。

  嘿嘿,想給你一個驚喜,怎么樣,這個驚喜意外吧,塵覺笑呵呵的把若曦曦緊緊的一抱,她只穿著睡衣,塵覺抱著老婆,鼻子里聞的都是她身上的香味,光聞聞就要崩潰了。

  不知不覺間,竟然起反應了…

  正在甜蜜又感動的抱著心上人的若曦曦,突然感覺不對勁…

  若曦曦稍一想就明白了,俏臉通紅,心中暗道:塵覺真是壞死了,這個時候怎么能這樣,要是一放開,豈不是全宿舍的姐妹都看到了嗎。

  塵覺那個尷尬呀,要是若曦曦一放開,她幾個宿舍就會看見他,就算塵覺臉皮厚,那也把他老婆的臉丟盡了。

  這時,其中一個舍友喊道:曦曦,你們別抱了,還想抱多久啊,趕緊先進來吧,風吹的冷死了?

  塵覺尷尬的恨不得找個地縫去鉆。

  塵覺只好臉皮厚一點,抱在一起走進來,把門關上。

  旁邊那個小州說道:曦曦,你們至于嗎,連走路都要抱著走呀,當我們不存在嗎。

  嘿嘿嘿,若曦曦苦澀的笑了笑,她不幫助擋著,難道讓姐妹們看到塵覺的正常反應嗎。

  若曦曦抬起頭偷笑著了塵覺一眼,塵覺也是臉一紅,心說:老婆,我也不想的啊,誰叫你穿著睡衣,這么性感呀。現在我的火氣壓不下來,銀針又沒有帶在身上,我也沒撤呀…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