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絕世戰塵 > 第一百三十二章秒殺弦體鎖一介
  師哥,你說什么嗎,我只是想確認一下他是不是那個塵覺,沒有別的。

  歐陽虎王很不爽的樣子,哼道:師妹,有什么好確認的,反正你都不喜歡他,確認了又怎么樣嗎。

  周小君瞪了眼師哥,說道:師哥,你這是怎么啦,至于生這么大氣嗎,再說,你的實力和潛力都是最棒的,你還是我最崇拜的師哥呢。

  歐陽虎王再也受不了,說道:我不要你的崇拜,難道你對我僅僅只有崇拜嗎,既然你那么崇拜我,為什么就不能把崇拜轉換成喜歡呢。

  師哥,你,你,說什么呢。

  歐陽若明急道:“師妹,既然你那么崇拜我,那你就不能把對我的崇拜,轉化成喜歡嗎。

  周小君躲避著他師哥的目光,笑道:師哥,你傻啦,我們是師兄妹,就好像兄妹一樣啊。

  師妹,別找借口了,你還不是因為我長的不好看,我想問你一句,你需要實話回答,”歐陽虎王感覺自己要瘋了,喜歡師妹幾年了,可師妹一直說超級崇拜他,妹的,卻不喜歡他。

  什么,你問吧。

  師妹,如果,我有那個塵覺的相貌,你會不會喜歡我。

  師哥,你怎么問這么無聊的問題,周小君躲避著沒有正面回答。

  “你只要告訴我,你會不會喜歡。

  好啦,師哥,別這么無聊啦…

  歐陽虎王心很痛道,原來,你真的喜歡他了。

  我之前不是找過他嘛,都跟他說了,我不可能喜歡他的,你別多想了。

  好,那你發誓,你絕對不會喜歡那個塵覺,就算那個小塵是塵覺本人,你也不會喜歡他,不管現在或未來。

  我,我,我

  你不敢發誓嗎。

  有必要這么無聊嗎。

  你不敢發誓,你是不是喜歡他了,難道你忘記了,你已經跟他說過,他不是你喜歡的嗎。

  好吧好吧,我發誓,我周小君絕對不會喜歡塵覺,就算戰塵是塵覺本人不管現在或未來。

  歐陽虎王這才松了口氣,笑道:“記住哦,你可是發過誓不會喜歡他的。

  說過不會就不會,這下你放心了吧,周小君白了他一眼。

  她本來還想去追塵覺,跟他說幾句話的,可被她師哥一打攪,塵覺早就不見了。

  塵覺找了一家餐館,點了幾樣特色菜,叫了幾瓶白酒,一個人邊喝一邊思考。

  在想今天才發現的另外兩個潛能屬性。等吃完了飯,他想找個沒有人的地方,把風能量屬性和精神能量屬性應用出來,這樣的話,參加金牌殺手的考核,就更有把握了。

  塵覺從來沒有把歐陽虎王和另外三個人當成對手,他想象中的對手,是來自其他國家殺手組織的人,說不定就有強者,而貪狼哪配當他的對手。

  精神能量,我該怎么應用精神能量呢,塵覺疑惑著喝著酒。

  要是有一個人指導就好了,他的雷電能量應用都是他自己摸索出來的。

  這時,餐館外面走進來了三個小混混,直接來到塵覺的那張桌子前。

  這三個小混混中,領頭的那個是潛力能七階的強者,只見他對塵覺吼道:走開,你爺爺的,這個位置,一直是我張天霸吃飯用的,滾開,趁我發火之前。

  怒火的目光一凝,塵覺眼神發生了變化,往那個張天霸一瞪。

  此時,他的眼睛里,一道光芒閃過。

  接著,神奇的一幕發生了。

  只見那個囂張的張天霸,捂著頭倒在地上,痛的大叫,幾秒鐘后,張天霸眼睛一閉,掛掉了。

  跟著張天霸的兩個小混混發現大哥死了,頓時嚇傻了,大哥可是強者啊,怎么就死了呢。

  塵覺也愣住了,不過,他知道這個張天霸為什么會死了。

  因為他正在思考關于精神能量的應用,這時,張天霸對他大吼,讓他突然感到憤怒,瞪了他一眼,接著,似乎一股強大的精神能量,從他的眼睛里一閃,然后,張天霸抱著頭倒地,沒多久就掛了。

  所以,張天霸的死,乃是他精神能量弄死的。

  張天霸是一個潛力能七階的強者,而塵覺是潛體鎖一階的強者,精神能量攻擊,豈止是張天霸這等弱者能夠抵抗的,所以,幾秒之內就掛了。

  真的是殺人于無形之中,我地碼呀,霸氣。

  這就是精神能量的強大之處,根本不需要動手。

  餐館的老板發現有人突然死了,立刻報了警。

  塵覺本來想抽身走人,可餐館不讓任何人走,他也就留了下來,他要是想走,自然沒人留得住,可要是走了,別人還真的會以為他殺人了,反正他也沒有碰他一下,他的死,從外在看,跟他無關。

  警局的人來了后,問了塵覺幾個問題,然后,警局的人調出了餐館的監控錄像,果然跟他無關,他連一個跟手指頭都沒有碰他,而且連一句話都沒有說,鐵證如山下,誰敢說張天霸是他殺死的呢。

  塵覺離開了餐館,打算找個地方,好好的參詳一下這個精神攻擊的應用,因為他現在根本不知道怎么應用,唯一的方式是,憤怒時,又剛好在想精神能量的問題時,才會突然冒出來,可戰斗的時候,不可能總是憤怒不停,所以,必須學會隨時隨地運用才行。

  塵覺在一條街上,一邊思考,一邊在意識里,想辦法控制自己的精神能量。

  塵覺發現,他的意識里,每當出于憤怒的情緒階段時,就會突然涌起一股強大的精神力凝成的風暴,本來這股精神風暴,是會把自己直接給弄死,可不知道為什么,它會通過眼睛就可以傳遞出去了…

  甚至,當他眼睛閉上時,精神風暴一瞬間釋放,居然能夠把周圍幾米范圍內的情況清晰的反應在腦海里,他可是閉上眼睛了,看不見的。就好像照相機在看不見的夜晚,閃光燈一閃,咔嚓一聲照了張照片出來,照片上把周圍幾米看的清清楚楚。

  塵覺甚至想著,未來如果他精神力越來越強大后,他甚至不需要眼睛,可以把周圍的情況,甚至方圓數里的情況第一時間掃描在腦海里,

  而現在,有些可惜,他意識里的精神風暴,并不是無窮無盡的,每爆發出去一次,就會少一次。

  在街道上走了兩個多小時,塵覺終于摸索出了使用精神能量的方法。

  他邊走邊喃喃自語著,為什么我感覺,我的精神能量,就好像是高壓電一樣,能夠清晰的感覺出他的能量系數,現在的精神能量。

  哈哈,搞定了,我可以自由的應用精神能量,自由的使用精神風暴這個技能…

  接下來,該研究一下風屬性能量的應用了,精神能量雖然強大,可畢竟是十分有限。

  在一個街角,停了下來,仔細感受,塵覺耳朵里,都是感受到風的聲音。

  簡直就是風的化身,對風屬性的感悟,豈是一般人能夠清楚的。

  一股風徐徐吹來,突然身體一動,隨著風的移動方向,塵覺隨風而去…

  速度,突然如閃電一般,往后方五十米飄去,短短的五十米,塵覺的速度,簡直駭人聽聞,如果應用在戰斗之中,這么靈活的速度,簡直是無敵呀!

  身邊沒有風吹過,可在塵覺眼里,好像每個地方都存在著風。

  有風或無風對塵覺來說,都是帶有風。

  順著風的行動方向,一掌一劈,一道半透明的風刃朝著某個方向劈去…

  最后,那道風刃,劈到五米外的一輛轎車上。

  被他一道風刃劈成了兩半。

  看著分成兩半的車,塵覺的眼神發呆著了。

  這時,兩個女人從塵覺身邊經過,看到那輛車,其中一個道:我去,這輛車,被人切成了兩半…

  不知不覺,已經到晚上十二點了。

  塵覺對風能量的應用,更加的精深了。

  傍晚時,被塵覺精神風暴弄死的張天霸,他的父親,是潛體一階的高手,正因為如此,張天霸才囂張跋扈。

  張天霸的死,他父親張天足,豈能善罷甘休啊。

  警方不知道,還以為他兒子是身體有什么病死的,可張天足身為一個潛體鎖一階的強者,豈能相信這個。

  看過了監控錄像后,張天足看出了塵覺,是一個高手,至少比他兒子張天霸要強大的多,所以,他兒子突然死了,絕對是他殺的,至于他使用什么手段殺的,張天河不知道,他也不想知道,他只想把塵覺找出來,為兒報仇。

  張天足在這個城市里,很有勢力。

  嚴格的說,張天霸是這個城市的黑邦大哥,而他是黑邦大哥的父親,在這個城市,要把塵覺找出來,根本不是什么難事。

  前輩,找到了,他在海安路,我們現在正跟著他呢。

  別讓他跑掉了,我馬上過來。

  是

  塵覺早已知道,有幾個小混混在跟著他,不過他不去理會,他根本沒把這幾個小混混放在眼里,雖然這個幾個小混混,也是潛力能一階二階的高手罷了。

  沒過多久,一輛車子攔在了他面前。

  正在走路的塵覺停了下來,看著從車上下來一個五十多歲的老者,這個老者擁有潛體一階的實力,而看樣子,他踏入潛體一階的時間已經不短了,比新晉潛體一階的人自然是強多了,塵覺和歐陽虎王那些人,都是新晉潛體一階的。

  那個老者憤怒的看著他。

  你是在找我,有事嗎。

  說,你為什么殺死我兒子,老者帶著憤怒的聲音:

  你兒子是…

  張天霸,他今天傍晚在餐館莫名其妙的死了,警方說是身體有病暴斃,哼,欺騙的了別人,欺騙不了我,是你殺了我兒子。我要你人頭落地,說,你是自己動手自殺,還是我動手,老者的氣勢一放,一股凌厲的風吹過,看來,他的潛體屬性,也是風能量。

  哈哈,老人家,還是我給你兩條路吧,第一,立刻滾,我饒你不死,第二,我自己動手。

  哈哈哈,好你個黃毛小子,死到臨頭,還敢狂妄,你們退開,老者一聲命令,周圍的幾個小混混立刻跑遠了。

  老者朝著塵覺殺了過來,致命一擊,毫不留情。

  站在原地未動分毫,精神風暴一發,老者立刻感覺,腦海中被一根針刺了一樣,他現在終于知道兒子是怎么死的了。

  一道掌風一劈,就好像是真刀模樣出現。

  老者還沒有反應過來,已經人頭落地。

  塵覺隨著身形一動,幾個呼吸間,消失在巷子里。

  新晉的潛體一階又如何,還不是切白菜一樣秒殺了一個老牌的潛體一階強者。

  如果換成歐陽虎王站在這個老牌的潛體一階強者面前,肯定被打成屎,甚至被秒殺都有可能。

  周小君對她師哥那點天賦就感到很崇拜,要是讓她知道塵覺的實力,還不知道要如何崇拜呢。

  塵覺找了一家酒店住了下來,若無其事…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