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假千金算命火遍全網,家人哭慘了 > 第375章 還沒完

男人手一顫,手機差點兒直接飛出去!

連……連線?!

像是看到了什么極其恐怖的東西,他窩在被子里蠕動著,恨不得用自己的身體去填充床墊之間的空隙!

怎么……怎么回事,為什么這個上弦月會突然連線自己?

他哆哆嗦嗦地想要去點拒絕,然而不知怎么的,明明點的是拒絕,手機卡頓了兩秒,竟然顯示直接接通!

盛新月挑眉:“不好意思,看你那邊半天沒動靜,就幫你接了。”

男人:“!!!”

看到這張臉的同時,【暗影刺客】情緒瞬間激動!

她記得這張臉。

他就是那天那個送外賣的!

她一下沖到屏幕前,幾乎被黑色侵染的三分之二的瞳孔死死盯著那個人,嘴里不斷發出“赫赫”的聲音。

如果不是盛新月攔著,說不定下一秒她就要直接順著網線爬過去了!

那送外賣的男人自從被迫進入直播間之后,精神本就高度緊張,現在這樣恐怖的一張臉在屏幕中猛然放大,他當即駭得險些魂飛魄散!

“我錯了!”

盛新月甚至都沒有來得及說什么,他啪嗒就跪在了床上,心理防線全面崩盤,眼淚鼻涕一齊涌了出來,“我……我對不起你,我道歉!”

“我該死!我當時真的就是一時腦子壞了,我,我也是被網上那么多的信息沖昏了頭腦,其實我當天回去就后悔了啊!”

“求求你千萬要原諒我,我就是個送外賣的,我也是個苦命的打工人,覺得那個工人死的可憐,所以我想要代替大眾給那個工人討一個公道,我其實是沒有惡意的啊……”

那天回去之后,他確實是后悔了。

但是他后悔的不是自己做出了這樣的行為,而是就在他離開后沒多久,這個女生也跳樓自殺了!

他害怕自己也落到和這個女生同樣的境地,被網爆,被鋪天蓋地的輿論謾罵,所以他才感到后悔。

盛新月涼涼地看了他一眼,沒有跟他說話,卻是轉頭看向【暗影刺客】:“這個人,你想怎么辦?”

這個男人,是壓垮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

也是他抽走了【暗影刺客】最后一根浮木。

聽到她這樣的話,男人眼睛瞬間就瞪圓了:“我……我不是已經受到懲罰了嗎?我不是和他們一樣,什么拔舌地獄,什么陰氣……”

他竟然還有額外的!

“我想要他的命……”

【暗影刺客】陰惻惻地說。

“那不行。”

盛新月卻是一口拒絕,還沒等男人臉上浮現喜悅,就聽見她繼續道,“有時候,活著可比死了更讓人難受,你不要忘了,他現在是人,而你是紅衣厲鬼,神出鬼沒,他說什么都是玩兒不過你的。”

“但是你要是把他玩兒死了,萬一他也變成鬼魂,說不定還能和你正面battle,那多不爽。”

男人:“??!”

【暗影刺客】陷入了沉思。

然后深以為然地點點頭;“那我以后每天晚上都去找他玩兒吧,但是我會把握好這個度的。”

盛新月欣慰道:“孺子可教也。”

她這才看向屏幕,在男人幾乎是哀求的目光中一臉漠然地說,“她愛折磨你,定不會叫你他受太重的傷或是死了,你且先等一等,等她什么時候怨氣消了,你也就沒事了。”

男人:“啊?!!”

什么叫定不會叫他受太重的傷或是死了……這說的是人話?!

周齊總算是松了一口氣。

盛新月果然還是有分寸的。

按照這樣的情況,目前的解決辦法,確實好像是最優解了。

雖然他站在理性的一面,堅決地認為這種類似于動私刑的方式是絕不可取的!

——但是現在也不能耐盛新月如何不是?

他是有那個阻止的心,奈何實在沒那個能力啊!

可悲可嘆,可悲可嘆!

見證了這個送外賣的遭遇,彈幕一些人似乎又覺得,心里好像平衡一些了。

雖然他們之前言辭激烈地抗議盛新月對他們做出的舉動,但是當出現了一個比他們更慘的人的時候,他們又似乎能接受了。

盛新月看了【暗影刺客】一眼,和最開始相比,她身上的黑氣已經消散了將近三分之一。

不過要想更深一層地消除她的怨氣,現在還有最重要的一件事沒有解決。

——就是當天的那個高空作業工人,心里到底有沒有存過不軌的想法,以及好端端的,他又是怎么從樓上摔下來的!

“這個問題,我想那位工人的家人和同事,應該才是最清楚的人了吧?”

屏幕一閃,瞬間被分割成三塊,另外兩塊屏幕里,分別清晰地映出了一男一女兩張面孔!

兩人同款驚慌失措的表情,女人還忍不住驚呼出來:“我明明點了拒絕……”

【這個女人不是那個工人的老婆嗎?】

【我也認識,她丈夫死之后,她天天在那個女生樓下拉橫幅開喇叭,不少網紅還專門去拍她,美其名曰幫她發聲呢!】

【但是另外那個男人是誰啊?沒見過。】

“兩位,都到這種時候了,這件事背后的真相,是不是也應該公之于眾了?”

此話一出,不僅是直播間觀眾,甚至連后面的【暗影刺客】,都露出了詫異的神色。

“你,你說什么,我聽不明白……我明明點了拒絕,但是為什么我還是連上了,我覺得你這種能隨意打開別人攝像頭的人是很可怕的,大家都沒有覺得細思極恐嗎?”

女人躲避著她的目光,看似唯唯諾諾,嘴卻是厲害的緊,開口就輕易將矛盾點轉移在了盛新月身上。

盛新月啞然:“果真是個厲害角色,不然也策劃不了這么大的一場網爆。”

“網友都在同情你沒了丈夫,帶著一個還未成年的兒子以后的日子沒有盼頭了,但是他們應該不知道,經過這件事,你不僅得到了一大筆賠償,還陸陸續續地受到了不少捐款吧?”

“你在說什么!”

女人慍怒地看著她,“我們孤兒寡母的,生活已經很艱難了,更何況我丈夫都已經丟了命,公司給賠償不是應該的嗎?你還想在這里搞受害者有罪論是嗎!?”

“至于那些捐款,是因為這個世上還是好心人多,大家的恩情我都銘記于心,每一筆我都有記錄,等日后我兒子成人,這些捐款,我是一定要報答回去的!”

“是嗎。”

盛新月說,“但是你丈夫到底是怎么死的,你心里應該比我們都清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