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嬌嬌外室一哭偏執權臣心顫了 > 第121章 干柴烈火
  “好。”

  女人喝過酒,眼睛氤氳著霧氣。

  臉被男人托在手心,沒了那些冷漠的尖刺,人溫柔又乖巧。

  “那你能不能以后都這樣,不要再變回從前,我自己一個人很孤單的……”

  她不想再獨守空房等他回來,不想日復一日的等他看到她。

  趁著酒意,崔氏終于說出了她的膽怯心思。

  裴鈺的心痛得快碎掉,手心都在不自禁顫抖。

  “不會了,不會了,以前的錯我都會補償過來,日后我會一直對你好。”

  他捧著崔氏的臉聲音溫柔說著情話,然而崔氏酒意上頭,早就昏睡了過去。

  他的這番表白,完全是跟店里的客人說。

  “哈哈哈哈,原來裴二爺也是性情中人,哄起女人來溫柔的很。”

  “是啊,等你們和好,咱們這些人可要去討杯酒喝。”

  面對眾人的打趣,裴鈺絲毫不覺臉紅,他小心抱著崔氏,笑著朝眾人笑道,“好,酒水管夠。”

  “哈哈哈,那我們可記住了!”

  長街,星子璀璨。

  裴鈺拒絕了小廝的馬車,背著崔氏慢慢走著。

  女人微燙的呼吸噴灑在他的脖頸,裴鈺心尖酥癢,恨不得這條路再長一點。

  兩人到家時,裴昭跟奚寧還沒睡。

  同住一個院子,崔氏那邊發生的事,兩人都看在眼里。

  奚寧的肚子已經鼓起來,可能真的是懷的小姑娘,她這胎很省心,吃喝都不影響,而且皮膚都跟著好起來了。

  裴昭給她披了個毯子,伸手攬住她。

  奚寧在給小姑娘做衣服,她女紅也一般,但做的花樣比大周朝的多,粉色的小裙子上綴了個蝴蝶結,裙邊還有一圈蕾絲,饒是裴昭這個直男也看出幾分趣味來。

  “好看。”

  “那當然,也不看看是誰做的,以后咱們女兒的衣服我都要親手做。”

  不僅是裴昭,就是奚寧對待兩個臭小子跟對待小姑娘都是不同的態度。

  臭小子可以糙一點,但她可舍不得讓小姑娘這樣。

  “二哥跟崔姐姐怎么樣了?”

  這些天裴鈺一直跟著崔氏去鋪子里,裴昭沒少將他做的事告訴奚寧。

  奚寧出不去,聽裴昭轉播跟聽話本一樣,每天都等著追下集。

  “二哥這次很爭氣,二嫂恐怕堅持不了太久就被拿下了。”

  “哦?”

  這倒讓奚寧出乎意料了,“崔姐姐不是心很硬嗎,怎么這么快就要原諒二哥了。”

  裴昭將她抱起來往內室走,嘴里回應著她的問題。

  “你當初不也是心硬,怎么原諒我了?”

  “這不一樣!”

  奚寧哪里不知道裴昭是在打趣她,但他們和崔氏能一樣嗎。

  崔氏對裴鈺是十幾年的感情,一旦心冷就很難回頭。

  而她對裴昭,本來就沒多少感情,為了阿宴才答應回京的,而且裴昭答應她的條件,奚寧權衡利弊接受了他。

  奚寧不知道裴鈺是如何說服崔氏的,怎么看都像是崔氏喝多了。

  裴昭把人放到床上,低頭親了親她的唇,讓她沒心思再想別的。

  他的聲音透過唇傳到耳邊,奚寧手指蜷了蜷。

  “一樣的,只要心里還有愛,二嫂早晚會原諒二哥。”

  奚寧若有所思,還想再問什么,但身上的衣服一陣清涼,男人的手撫上來,她什么都沒空想了。

  “小心點……”

  “放心,我問了大夫,已經可以了。”

  干柴烈火一經點燃,誰也阻攔不了。

  ……

  裴鈺將人送到房間后,吩咐崔氏的丫鬟好好照顧她,他則回了自己的院子。

  裴鈺很想留下來,陪著崔氏一起。

  可他知道,若今日真這樣做了,明日崔氏肯定會生氣,他好不容易得到的機會也會沒了。

  崔氏醉酒,他不能趁火打劫。

  只是這晚,裴鈺興奮的沒睡著,除了興奮還有擔憂。

  萬一昨晚的話崔氏忘了呢?

  他就在興奮和擔憂中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

  次日醒來時,崔氏先看了看自己的衣服。

  昨晚的事,她并不是全無記憶,那些肉麻的話她能說出來,除了喝酒還有刻意的成分。

  這些天裴鈺做的事她都看在眼里,崔氏再冷的心也要被軟化了。

  看著裴昭跟奚寧恩恩愛愛的模樣,她心里也羨慕的很。

  身上的衣服整整齊齊,房間里也沒有男人的味道,崔氏的心松了下來。

  裴鈺很守規矩沒有碰她,昨晚他說的話是真的。

  想到這,崔氏心里有點隱秘的歡喜。

  從這天后,兩人的感情雖沒升溫,但崔氏不再排斥裴鈺,兩人一起去鋪子,一起回來,偶爾心情好了還會一起去吃燒烤去喝酒。

  崔氏覺得他們兩人雖沒成親,但目前的狀態很舒服,如果能一直這樣她也愿意。

  ……

  裴家兄弟二人的感情都走上正軌,然而京城卻發生了一件大事。

  八王爺造反了。

  心腹在他府中發現了一件龍袍,戰戰兢兢的出府,心腹本想將此事悶在心里,可憋得太久,跟好友喝酒時趁著酒醉說了出來。

  當時酒樓里坐滿了人,他這話一出,所有人都聽到了。

  皇上雖然年邁,可鷹眼遍布京城,很快御林軍就包圍了八王府。

  那心腹沒說錯,果然在八王府里搜出了龍袍。

  皇上大怒,立馬就將八王關進大牢,任八王再解釋都不聽。

  一時間八王爺失勢,長樂郡主本還做著復仇的美夢,如今什么也沒有了。

  “我要見皇爺爺,這肯定是污蔑,父王怎么會造反呢,這一定是誰將龍袍藏進來的!”

  長樂郡主叫囂著,作為女兒的她要跟著被關入大牢。

  其實原本是不用的,大周律法出嫁女不連罪,然而長樂郡主跟林靖和離,如今只能和八王爺共進退。

  御林軍隸屬于皇上,自然不用給她面子,長樂郡主的叫囂沒有一人放在心上。

  “捂住嘴,帶下去!”

  “大膽!等皇爺爺放了父王,你們別后悔!”

  長樂郡主還未死心,但她不知道,八王爺落難是多方人馬努力的結果。

  這次他想翻案,比做夢都難。

  東宮。

  太子拍著裴昭和殷慕言的肩膀,笑得恣意,“多虧了你們,本宮終于打敗了八王。”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