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嬌嬌外室一哭偏執權臣心顫了 > 第118章 回門
  賢王府。

  八王陰沉著臉回府,王府下人戰戰兢兢,低頭大氣不敢出。

  八王雖然擔著賢王的名聲,可只有他們這些下人知道,他表面溫潤,私下著實殘暴。

  之前有個小廝不過晚起了半刻鐘沒來得及開門,就被八王生生用鞭子抽死。

  長樂郡主嬌縱跋扈的性子就是隨了他。

  不過這話誰也不敢說,在外也謹記維護他的名聲。

  “父王,這是誰惹您生氣了?”

  長樂郡主迎面走過來,她身子恢復好后,就各種討好八王爺。

  畢竟是自己的親生女兒,八王爺再氣她,也不會不搭理她。

  只是面上依舊冷淡,加上今日見了殷家兄妹,他的臉色就更加陰沉了。

  “幾只螻蟻罷了,還翻不出本王的手掌心。”

  長樂郡主眼底閃過一抹精光,沒有再問,乖巧的從丫鬟手中接過一盅補湯遞過去。

  “不管是誰,都沒父王的身體重要,這是女兒親手做的,您嘗嘗。”

  她聲音乖巧體貼,八王緊皺的眉心漸漸舒緩。

  “嗯,你有心了。”

  長樂郡主看著他喝完,又給他捏了會兒肩膀,直到手酸才從房間里出來。

  出來后她就低聲吩咐丫鬟,“去問問父王身邊的侍衛,今日都遇到了誰。”

  她如今名聲盡毀,還跟林靖和離,長樂郡主知道自己日后想繼續過富貴舒服日子就得好好巴結八王爺。

  “是。”

  丫鬟低聲應道,轉身離開,很快就問到消息回來。

  “你說是殷慕言挑釁父王,父王才這么生氣?”

  這殷家兄妹竟然跟父王還有仇嗎?

  她竟從不知道。

  不過這倒好了,她本就厭惡奚寧,殷家兄妹是八王爺的眼中釘,若她推波助瀾,那兄妹兩人恐怕會被八王爺處死。

  想到奚寧慘死的模樣,長樂郡主心里涌出一股快意。

  到時候沒了奚寧,裴昭也是鰥夫,他們都成過親,也沒有嫌棄對方的理由了。

  長樂郡主越想越覺得合理,此時已經恨不得讓八王爺將奚寧殺死了。

  ......

  新嫁娘三日后回門,殷家的馬車在丞相府停下。

  殷慕言先下車,伸手攙扶著徐清容。

  雖然婚前殷慕言對徐清容各種抵觸,但成親后他真香了。

  “小心。”

  “嗯。”

  徐清容紅著臉,將手放在他的手心中。

  殷慕言的大手溫暖,恰好將她的小手包裹住。

  徐清容低頭,抿唇笑了笑。

  即使過去十多年,可殷慕言還是她記憶中的大哥哥。

  兩人進府,早就有小廝去前面稟報。

  徐家的老大難終于嫁人,后院的姨娘庶女們都很關注。

  一個個翹首以盼,等著看熱鬧。

  殷慕言是什么人,朝中僅此裴昭的青年才俊,他娶了徐清容真的是心甘情愿?

  眾人都不信。

  不僅她們不信,其實徐夫人這會兒心里也打鼓呢。

  終于,在眾人的期盼中,殷慕言和徐清容走來了。

  “哎呦,姑爺還牽著小姐的手呢,真恩愛。”

  徐夫人身邊的嬤嬤眼尖,立馬跟徐夫人匯報。

  她這一開口,眾人都看到了殷慕言和徐清容牽手的模樣。

  不僅如此,殷慕言個高腿長,走路本就比徐清容快,但為了遷就她,特地放緩了步子。

  兩人并肩而立,郎才女貌竟宛若是天生一對,是個人都能看出兩人感情好。

  徐夫人咧開了嘴,笑得牙花子都要出來了。

  “好好,真好!”

  兩人走近,福身沖徐丞相和徐夫人行禮。

  “爹,娘。”

  “爹,娘。”

  殷慕言隨著徐清容的稱呼,這樣的才俊是自己的女婿,徐丞相和徐夫人一樣,樂得眼都瞇起來了。

  “女婿快起來。”

  幾人和樂融融的模樣,直接讓后面的姨娘庶女們酸死。

  尤其是徐清瑩,她本就看不上徐清容,覺得自己只是身份上比徐清容差點。

  當初徐清容被毀了名聲,一把年紀嫁不出去,她嘴上說著徐清容這樣做耽誤了自己,可心里卻是恨不得她再作死點。

  然而就是這個她看不上的人,在名聲盡毀無人愿意娶的時候,突然被殷慕言求親。

  那可是殷慕言啊,新晉大理寺卿,京城唯一能跟裴昭比肩的郎君。

  這樣的青年才俊卻愿意娶徐清容,徐清瑩差點咬碎銀牙。

  她憑什么!

  然而徐清瑩的嫉妒徐清容根本不放在眼里,回門宴她全程被殷慕言牽著,即使跟長輩說話,也沒有忽視她。

  徐清容有任何需求或者不舒服的地方,他都能第一時間得知。

  這樣的心細和體貼讓徐丞相和徐夫人徹底放心,他們這個女兒是傻人有傻福,等了十多年,終于等到如意郎君。

  這一頓飯賓主盡歡,除了幾個姨娘庶女不開心外,其他人都心滿意足。

  回府的馬車上,徐清容緊緊握住殷慕言的手。

  “阿木,謝謝你。”

  謝謝你也等我那么多年。

  殷慕言最受不了她叫阿木,耳根子紅了個透,面上傲嬌,“謝什么,你都是我媳婦了。”

  他們殷家人寵媳婦,徐清容沒嫁過來就罷了,嫁過來了就是他的人,他對她好都是應該的。

  “嗯。”

  徐清容被他的霸道羞的臉紅,心里越發開心。

  殷慕言成親后,奚寧心里的事也少了一樁。

  加上鋪子有手下打理,奚寧安心在家養胎。

  崔氏沒能搬出去,還好裴鈺最近都跟學子們在一處,沒出來打擾她,崔氏樂得清閑。

  然而京城中突然傳出的消息讓她驚到了。

  “崔蕓死了?”

  崔大娘子差點害她淪落青樓,崔氏心里怎么能不恨。

  但崔大娘子畢竟是她的親姐姐,崔氏沒辦法報復回去。

  不過裴鈺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已經替她報仇,崔氏容忍她這次,若有下次定不會心軟。

  然而下次還沒來,崔大娘子就被崔家人一杯毒酒毒死了。

  她死后,生前淪落青樓的事也被翻了出來。

  而且跟著一起的,還有她在西北勾引宋庵的友人之事。

  一瞬間,京城人看宋庵的眼神都變了。

  之前還覺得崔大娘子嫁給他是下嫁,可現在看來,宋庵真是忍了旁人不能忍的。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