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嬌嬌外室一哭偏執權臣心顫了 > 第111章 裴鈺追妻忙
  崔氏去哪裴鈺就跟到哪,就連出恭他也想跟著。

  “你到底要做什么?”

  崔氏實在是受不了了,和離之后當陌生人不好嗎,為何在她快要放下時又出來擾亂她的心。

  裴鈺眼里只有崔氏,等看清前面是什么地方時,他臉色一紅。

  “我......茹兒你別生氣,我在外面等你。”

  崔氏深吸一口氣,這是生不生氣的問題嗎,她根本不想和裴鈺共處一室。

  可看著男人執著的眼神,崔氏知道自己的話他根本就聽不進去。

  “隨你。”

  大不了她搬出去,離他遠遠的。

  崔氏進了茅房,裴鈺臉上的笑容瞬間垮了下來。

  他抹了把臉,深深嘆了口氣。

  他也知道自己太過纏人了,可不這樣沒有辦法,崔氏心狠,自己不找她,她根本不會搭理他。

  而且現在還有朱城在旁邊虎視眈眈,裴鈺根本不敢掉以輕心。

  崔氏出來凈了手,看都沒看男人一眼,繞過他回了自己院子。

  路上還遇到了朱城。

  朱城本就是來找她的,他手背在身后,見到崔氏黑紅的臉笑得憨憨的。

  “崔娘子,這個送你。”

  說著他就從身后掏出一束野花。

  他雖然沒怎么讀過書,可戲文聽了不少,那些戲文里的書生郎君追小娘子就是送花送禮物。

  朱城今日郊外遛馬,看到山花開得絢爛,就摘了一捧送給崔氏。

  “謝謝。”

  崔氏本不想收,但看到裴鈺黑沉的臉色,她翹著嘴角接了過來。

  “很好看。”

  “嘿嘿,你喜歡就好!”

  朱城撓著頭,黑紅的臉竟露出大小伙子般羞澀的笑。

  裴鈺在一旁看著,眼里都要冒火星子了。

  他咬緊牙,極力忍著不將人打死。

  還好崔氏只跟朱城說了兩句話就離開,但她手中的野花尤為刺眼。

  裴鈺眼睛如刀子般瞪了朱城一眼,轉身離開后就將下人叫了過去。

  “去將京城最好的花都送來,再找幾個花藝師,要快!”

  朱城的野花算什么,他會給茹兒最好的。

  崔氏回了院子就將野花隨手插進了花瓶里,她不傻,如今怎么不懂朱城對她的心思。

  只是她剛和離,心口的傷痕還沒愈合,不想再嘗試其他人。

  崔氏揮去心頭的煩思,拿出賬本開始看。

  如今她不只是跟著奚寧做點心,鋪子的經營也跟著一并學。

  學到的本事都是自己的,她日后要靠自己的能力活著,自然是會的東西越多越好。

  等崔氏看完,已經是傍晚。

  院子里突然鬧哄哄的,她被吵得待不下去,出了房門就看到一院子的花。

  玫瑰、百合、芍藥、杜鵑應有盡有,花束盆栽花架各種類型擺著外面,不知道還以為自己進了花園。

  崔氏扶著門框,腳步有些猶疑。

  “這是......怎么回事?”

  小丫鬟的臉上帶著笑,眼中都是歡喜,小跑過來回崔氏的話。

  “夫人,這都是二爺讓人送來的,他說您要是喜歡花,他可以每天給您送,別看到幾朵野花就當成寶貝。”

  小丫鬟不懂最后一句是什么意思,崔氏收下朱城花時她不在,但裴鈺送來這么多珍貴的花,小丫鬟打心眼里替自家主子開心。

  看來二爺心里還是有夫人的,說不定兩人還會復合呢。

  “送回去。”

  崔氏擰眉,不知道裴鈺又要鬧哪樣。

  什么叫見到幾朵野花就當成寶貝,那是朱城特地從山上給她摘的,比裴鈺這些吩咐下人買來的花珍貴多了。

  她冷著臉,沒有絲毫動容。

  小丫鬟呆滯的張著嘴,“都要送回去嗎?”

  那二爺的心意不都白費了。

  “聽不懂我的話?”

  崔氏沉下臉時也很嚇人,小丫鬟連忙點頭,再不敢有其他的心思。

  “我這就送回去。”

  院子里的話實在多,小丫鬟自己忙不過來,還出去找了其他人幫忙。

  城南宅子就這么大,不消半刻鐘的功夫,眾人就都知道裴鈺給崔氏送花被丟出來的事了。

  “三哥,你不行啊。”

  裴昭正和裴鈺下棋,下人過來匯報時他手持黑子將裴鈺殺得片甲不留。

  裴鈺哪里還有下棋的心思,皺著眉問下人。

  “怎么回事?你們送的夫人不喜歡?”

  下人看了他一眼,又悄悄抬頭看了眼裴昭,嘴里吞吞吐吐。

  裴鈺徹底冷臉,“到底怎么回事?快說!”

  他有什么不能讓老三聽到的嗎?

  然而下人接下來的話將裴鈺的臉打腫了。

  “夫人說送花送的是心意,朱將軍送的野花雖然不如二爺的珍貴,可那是他親手摘的,不像二爺,以為有幾個臭錢就能為所欲為......”

  裴鈺的臉越來越黑,下人的聲音也越來越小。

  “噗嗤!”

  裴昭終于沒忍住笑出聲來,他拍了拍裴鈺的肩膀,‘落井下石’道。

  “怪不得二哥這么久都沒將人追回來。”

  就他這情商,崔氏能原諒他才怪呢。

  ......

  宋家。

  崔大娘子從國公府回來后就魔怔了,尤其宋庵的幾個小妾越發過分,不給她尊重就罷了,還光明正大的踩著她。

  崔大娘子忍不了這個氣,等宋庵回來就跟他提了和離。

  “你要跟我和離?”

  宋庵喝了酒,發福的臉通紅,他的眼神渾濁迷離,湊近崔大娘子凝視著她。

  酒氣傳來,崔大娘子皺眉捂著鼻子往后退了一把,眼中盡是厭惡。

  “是,宋庵你要是個男人就別攔著我。”

  “呵!我不是男人?”

  宋庵自嘲,他就太是男人才沒將崔蕓打死。

  崔蕓做的那些事,浸豬籠都不為過,如今為了其他男人又逼他和離。

  宋庵眼中閃過恨意,他一把掐住崔大娘子的下巴。

  “你想和離,可以,我倒要看看和離后裴鈺愿不愿意娶你!”

  他手里捏著崔大娘子的把柄,等她在裴鈺那里碰了壁,他會讓崔大娘子知道什么是絕望。

  崔大娘子跟宋庵和離很快,雖然崔家已經沒落,但因著崔氏和裴鈺的關系,崔大娘子和離的消息也在京城刮了一陣風。

  崔家兩女相繼跟夫家和離,這怎么看都是個熱鬧。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