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嬌嬌外室一哭偏執權臣心顫了 > 第107章 賴上你了
  李松臉色煞白,雙腿軟的不成樣子,心里求爺爺告奶奶盼著眼前的男人不是殷慕言。

  然而這次祖上沒有顯靈,沒人庇佑他。

  “徐小姐,裴三夫人正找您呢,咱們過去吧?”

  下人多聰明的人,立馬就看出這邊氣氛不對。

  這些人可都是長公主請來的,若出了什么事,長公主的面上也過不去。

  徐清容雖厭惡李松,但不想看長公主難堪,聽到下人的話,她微微點頭,“好。”

  “殷大人您也請吧。”

  下人笑著招呼著二人,對李松視若無睹,在下人第二次叫殷慕言的時候,他就已經害怕了。

  眼前的男人真的是江南巡撫,裴三夫人的哥哥,他完全招惹不起的存在。

  可剛剛自己卻對他叫囂,殷慕言肯定不會放過他。

  李松嚇得褲子都濕了,抖著嘴唇想求饒都說不出話來。

  殷慕言轉身‘嘖’了一聲,語氣充滿了嫌棄。

  “這就是你要嫁的人?眼光真差。”

  他還沒察覺出自己語氣有多酸,徐清容冷清的臉染了笑著,唇角不自覺上揚。

  “怎么?你吃醋了?”

  殷慕言像炸了毛的貓,跳腳反駁,“吃醋?怎么可能!我就是嫌棄你的眼光,那小白臉又弱又猥瑣,我還沒做什么呢就嚇尿褲子了,你要是嫁給他我都看不起你。”

  徐清容再也忍不住,笑出聲來。

  “放心,我不嫁。”

  聽到她的話,殷慕言臉色放松下來,但嘴里卻在嘟囔。

  “我才不管你嫁給誰呢。”

  “是嗎?可某人剛才已經答應了要娶我。”

  “!!!”

  殷慕言身子一僵,剛才的記憶涌上來,他臉刷的一下就紅了。

  “那……那不能算,我是為你出頭才故意說的。”

  徐清容冷哼一聲,“你這是又想賴賬?哼!不可能,你說要娶我的話不光我聽見了,李松跟長公主府里的這位姐姐也聽到了。”

  “殷慕言,我賴上你了,你別想擺脫我。”

  下人在前面帶路,隱隱聽著身后兩人的對話,唇角的笑容就沒落下去過。

  旁人都說徐小姐名聲差,沒人要,怕是都看走眼了。

  徐小姐跟殷大人簡直就是天生一對!

  殷慕言被他這副刁蠻的模樣搞得說不出話來,索性扭頭不看她。

  然而他不知道,自己的耳根泛著紅,比這院子里的紅梅還鮮艷。

  ……

  徐夫人今日也來了,她和世家夫人們坐在一處,如今徐清容的親事有了著落,她腰桿子也硬了起來。

  但總有那些不長眼的,故意挑刺。

  “徐夫人,你不是一向眼光高,怎么最后給徐小姐挑了這么個夫婿,當初李家要跟我們家庶女說親,我都沒看上。”

  說話的這人是工部尚書的夫人袁氏,跟徐夫人一向不對付。

  蘇家小姐跟徐清容年紀相當,但從小就被徐清容壓了一頭,而袁氏自己也是如此,她們母女倆遇上徐夫人跟徐清容都沒討到好處。

  不過蘇小姐嫁給了鏢騎將軍,雖是四品官,但比李松這個七品好多了。

  而且蘇小姐入門后第二年就生了個大胖小子,很受婆家看重,后院那些小妾被收拾的服服帖帖,一點氣都不敢給她受。

  原本徐清容和裴昭定親時,母女兩人還氣得摔碎許多個古董花瓶。

  但隨著徐清容年紀越來越大,還是沒人求娶,母女兩人心里暢快了。

  如今徐夫人給女兒找的竟是個七品小官,袁氏差點沒笑抽過去。

  她們可算是扳回一城了。

  徐夫人被她的話問的臉色一白,眼底有些難堪。

  雖然李松已經是徐清容能嫁的最好的郎君,但他身世確實太差了。

  不過這也無法埋怨什么,怪就怪徐清容行事太過肆意,消耗了自己的名聲。

  徐夫人的沉默讓袁氏更加囂張,“不過也是,以徐小姐如今的名聲,還能有人娶就已經是感恩戴德了,你們也沒法挑剔。”

  她手捏著帕子,捂著嘴嬌笑,眼神怎么看都像是不懷好意。

  徐夫人被氣了個仰倒,她驕傲了一輩子,這還是第一次被手下敗將騎到頭上來。

  此時的徐夫人已經連徐清容都氣上了。

  “蘇夫人這話說的可不對,徐姐姐什么時候定親了,你污蔑徐姐姐名聲,徐夫人都沒跟你生氣,可見徐家規矩比蘇家好。”

  奚寧聽了全程,從外面走進來,對著袁氏就是一通輸出。

  徐清容可是她看中的嫂子,哪里能容得下外人胡說。

  她們殷家人護短,若是她哥在,就憑袁氏這番話,蘇大人明日都會被參一本。

  “誰這么放肆……裴……裴三夫人?”

  袁氏正要破口大罵,見到來人她嚇得結巴了。

  奚寧怎么會幫徐清容說話,明明之前徐清容還和裴昭定過親。

  袁氏戰戰兢兢,就怕是自家男人在朝堂上惹怒了裴昭,所以奚寧才在私下發作。

  然而奚寧根本沒理她,走到徐夫人身邊坐下,臉上掛著燦爛的笑。

  她生得本就好,想要和人交好時,沒人能拒絕她。

  徐夫人自然也不能。

  “我和徐姐姐一見如故,幾次相處都很融洽,說起來我哥哥和徐姐姐門當戶對,年紀相仿,兩人又都未定親,若是能成好事,我可是要開心壞了。”

  “你說得是真的?”

  徐夫人完全沒想到奚寧會來跟她說親,殷慕言做她女婿,她根本不敢想。

  可大庭廣眾之下,奚寧絲毫不避人,顯然說明她說的是真的。

  徐夫人心口熱騰騰的,臉色通紅,手腳激動的都不知道該往哪擺。

  袁氏見她這樣,心里都要嫉妒瘋了。

  徐家母女怎么就這么好命,徐清容名聲都壞到那地步了,奚寧還上趕著替哥哥求娶她。

  他們殷家人不會眼瞎吧。

  袁氏惡狠狠的,一口銀牙都要被她咬碎。

  奚寧點頭,“自然是真的,聘禮我們已經準備好,就等您點頭了。”

  徐夫人這下算是徹底放心了,“愿意愿意!”

  她當然愿意,比起李松,殷慕言才配得上她女兒。

  只是跟李家已經商量好了,現在突然說不定了,徐夫人也不好交代。

  不過很快,她的擔心就解決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