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嬌嬌外室一哭偏執權臣心顫了 > 第106章 殷慕言吃醋
  徐夫人算好了日子,下個月十五號最適宜嫁娶,還有一個多月的時間。

  定親前男女會見面,給兩人相處的機會,這也是避免盲婚啞嫁。

  月底宴會多,長公主是個愛熱鬧的,新年一過,天氣漸暖,郊外的臘梅開得正好,索性再辦個賞梅宴。

  奚寧跟殷慕言都在邀請之內,自從徐清容要定親的消息傳出來,殷慕言人就變得沉默寡言。

  奚寧心里暗罵他活該,但作為妹妹也不能眼睜睜看著自己哥哥的姻緣溜走。

  賞梅宴她特意給殷慕言做了套衣衫,殷慕言生得好,稍稍打扮就能艷壓全場。

  誰說女子不看臉,她不信等殷慕言和那李松站在一起,徐清容會看不上他。

  賞梅宴在郊外,這一路殷慕言都冷著臉,他穿的衣衫是黑色,不嬉皮笑臉的時候還真顯得貴氣。

  “哥,你多笑笑,冷著臉會把徐姐姐嚇走的。”

  奚寧掀開簾子對外面騎馬的男人吩咐道,為了哥哥的親事,她可真是操碎了心。

  殷慕言冷哼一聲,笑有什么用,那女人見異思遷這么快,明明之前還說著要嫁給他,轉頭就跟人定了親。

  渣女!

  殷慕言心中怨氣深重,已經忘了是當初自己先拒絕別人。

  奚寧嘆息一聲還想再勸,簾子被人拉上,裴昭關切的聲音從外面傳進來。

  “外面冷,小心吹風。”

  阿寧若是生病了,他可會心疼死。

  奚寧知道裴昭是關心她,心里甜滋滋的。

  “我知道的。”

  “乖。”

  這邊兩人甜甜蜜蜜,越顯得殷慕言可憐。

  裴昭哄完自家小媳婦騎馬和殷慕言并行,看人的眼底帶著嫌棄。

  “男人不能嘴硬,不然會娶不上媳婦的,等徐清容真嫁給別人,你別后悔哭。”

  這些事都是他經歷過的,殷慕言現在傲嬌是爽,等追妻的時候就知道難了。

  殷慕言被戳到痛處,臉色白了白,可裴昭是他最討厭的男人,在他面前可不能認輸。

  殷慕言梗著脖子回懟,“不用你管。”

  徐清容真嫁給別人他也不會哭的!

  “行,我不管,到時候你哭的時候別找阿寧安慰就行,若是敢讓她費心,我就將你丟出去!”

  裴昭冷哼一聲,拍了下馬屁股跟殷慕言拉開距離,他可不想被他傳染到傻氣。

  媳婦就一個,自己不知道把握,日后有他后悔的。

  看著人漸行漸遠的身影,殷慕言提著的氣泄了,他垮著肩膀,滿面愁容。

  怎么辦?如果徐清容真嫁給別人了怎么辦?

  不對!還沒嫁,兩人還沒定親,他還有機會。

  郊外。

  徐清容已經到了。

  她知道今日是要做什么,徐夫人著急讓她出嫁,早早選好了日子,距離她定親還有不到半個月的時間。

  這些天她都沒收到殷慕言的消息,徐清容心里失落,難道那個男人真能眼睜睜看著她嫁給別人?

  徐清容眼底劃過一抹冷意,若他真的這樣,她不會放過他。

  就算用盡心機,她也要嫁給殷慕言。

  這是男人答應她的。

  “徐小姐。”

  李松從外面進來,花廳里只有徐清容一個人,丫鬟見到外男,抬頭看向自家小姐。

  “在下李松,聽聞徐小姐在,特意過來看看,沒打擾到你吧?”

  他自報家門,面色溫潤,看上去很給人好感。

  但是徐清容臉色卻沒有絲毫變化。

  “打擾了。”

  她出口就是嗆聲,李松臉上的笑容差點維持不住。

  早就聽聞這位徐小姐嘴巴厲害,第一次見面他就見識到了。

  李松心中有氣,可面上卻還帶著笑,“打擾到小姐是李某的不是,不過徐小姐能否賞光,讓李某陪小姐逛逛園子?”

  他說話時外面傳來了喧嘩聲,客人們陸續到了。

  徐清容不想讓自己成為別人眼中的熱鬧,點了點頭,“好。”

  李松臉上一喜,原以為這徐小姐高冷,哪想到這么容易就約出來。

  果然高冷都是假象,說不定私下是怎樣的呢。

  兩人從小路穿到梅林里,李松有心討好她,撿些趣事說給她聽。

  徐清容雖然不感興趣,但也沒冷場,有一搭沒一搭的應著。

  李松見她這樣,更堅定了徐清容愿意嫁給他的心思。

  雪中紅梅盛開,今日徐清容穿得也是紅衣,和這紅梅融為一體,美艷動人。

  李松吞了吞口水,若之前他還嫌棄徐清容名聲不好,如今見了徐清容的美貌,他心中只有垂涎。

  這女人的容貌可比表妹強多了,不愧是京城第一才女,馬上是他李松的女人了。

  李松唇角勾起,周圍除了徐清容的丫鬟再沒有別人,他手指蜷了蜷,離徐清容近了些。

  徐清容正在看梅,沒注意到男人的動作,等她察覺時,李松的手已經碰到她的肩膀。

  “你做什么!”

  徐清容面色一冷,后退一步,直接將他的手揮開。

  李松眼底閃過一抹懊惱,很快被笑意掩蓋。

  “好容兒,我就是想跟你親近親近,畢竟我們馬上就要成親,等你嫁給我,我一定會好好對你。”

  男人好色,徐清容的冷淡更能激起他的征服欲。

  李松覺得自己愿意要她就已經是施舍,然而徐清容早就看清了男人,李松這副德行在她眼中惡心不堪。

  “誰說我要嫁給你?你配嗎?”

  “徐清容,你!”

  李松被她罵得臉色漲紅,伸手就要打過去。

  “賤人!就你這爛到家的名聲,爺愿意娶你你還不感恩戴德,除了我,誰還能看得上你!”

  “我!”

  李松的巴掌還沒落下,就被人攔住,殷慕言臉色又黑又冷,像吃人的羅剎,李松被他嚇得腿軟,可他不知道男人的身份,嘴里罵罵咧咧。

  “你是誰?竟然敢壞爺的好事,趕緊滾,不然爺連你一塊打!”

  他猖狂的叫囂著,殷慕言冷哼一聲。

  “那你打一個看看,也讓我看看你的本事!”

  “殷大人,徐小姐,你們在這啊。”

  李松還沒來得及打呢,長公主的人過來。

  聽到下人的稱呼,李松大腦一片空白。

  殷大人,這京城總共就一個殷大人,他不會是江南巡撫殷慕言吧?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