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嬌嬌外室一哭偏執權臣心顫了 > 第105章 定親
  “江南巡撫殷慕言,裴三夫人的哥哥?”

  雖然奚寧還沒嫁給裴昭,但親事已經定下,京城的人早就以裴夫人稱呼她。

  徐清容略微點頭,清冷的表情夾著羞怯。

  “就是他。”

  “嘶!”徐夫人冷嘶一聲,眼中盡是不可置信。

  “容兒,你沒騙娘吧,你竟和殷大人定了親?”

  不是她不相信,實在是殷慕言根本沒在京城待過啊。

  女兒跟他是怎么認識的?

  還是說,這只是徐清容的借口,她不想成親所以編造了一個人?

  徐夫人興奮的眼神漸漸黯淡,看徐清容的表情帶了埋怨。

  “你別以為自己能隨便將娘騙過去,明日媒人上門,你必須見!”

  若徐清容能嫁給殷慕言就好了,兩人年齡相仿,家世相當,加上殷慕言是裴昭的小舅子,前途不可限量。

  更重要的是,殷家沒有長輩,徐清容嫁過去就能當家,宮里還有個受寵的奚貴妃給她撐腰,這怎么看都是絕好的姻緣。

  然而就是太好,徐夫人才不敢想。

  徐清容的名聲已經壞的不行,除了小官家的嫡子,其他人根本不愿意娶她。

  徐夫人嘆了口氣,算了,兩人沒有緣分,不能強求。

  徐清容見徐夫人不相信,也沒有再說,等殷慕言上門提親,她總會信的。

  但如今的問題就是,如何讓殷慕言娶她。

  想到男人的退縮,徐清容眼底劃過一抹冷光。

  想反悔?他怕是不想要命了。

  ……

  徐清容走后,殷慕言才覺得喘過氣來。

  奚寧見他這副如釋重負的模樣,表情一言難盡。

  “哥,你是不是怕徐姐姐啊?”

  殷慕言像被踩了尾巴的貓,猛地站起來。

  “我怕她?呵呵,怎么可能!”

  他不知道他這副模樣恰好坐實了奚寧的話。

  “是嗎?那你不怕她為何剛才不敢說話。”

  要知道殷慕言就是個話嘮,平時用飯時跟樂樂兩人有說不完的話,可今日卻只顧埋頭干飯。

  反常!實在反常!

  被妹妹眼巴巴盯著,殷慕言的臉不自覺漲得通紅。

  “我那不是怕她,她是外人,食不言寢不語,我不能讓別人看輕殷家的規矩……”

  他嘴硬反駁,奚寧卻直接拆穿。

  “若說規矩,我們殷家更知道一諾千金,哥既然答應過徐姐姐要娶她,自然不能反悔,不然說出去旁人定會看我們笑話,說不定我的名聲都要被你連累了。”

  奚寧這話一出,殷慕言的臉直接皺成了苦瓜,他可以不在乎自己,但不能不在乎奚寧。

  “我知道的,我又沒說不娶……”

  他聲音越來越小,但奚寧并未在意,扭頭和裴昭相視一眼,兩人眼底皆是笑意。

  奚寧是高興自家老大難的哥哥終于有人要了,裴昭則是開心兩個愛搶阿寧的人湊一對,以后再也沒人跟他搶了。

  阿寧只能是他的。

  ……

  次日,媒婆上門,徐清容一大早就被徐夫人叫起來,任由丫鬟婆子給她收拾。

  看著女兒的冷臉,徐夫人在一旁連聲囑咐著。

  “李家雖然門楣低了點,但家世清白,內宅安穩,而且李松學問好,年過二十就中了進士,等你們成親后,讓你爹提攜一把,他前途不可限量。”

  李松雖然跟殷慕言比不了,但在她找的這些兒郎中,也是拔尖的了。

  徐清容不耐煩的點頭,“知道了。”

  再好她也不會嫁,這次也不過是走個過場。

  媒婆知道徐清容的名聲,心里很是看不上她,但表面功夫還得做,見人出來,她臉上浮起殷切的笑意。

  “哎呦,這就是徐小姐吧,生得真好,跟李家公子就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啊!”

  “徐夫人,李家那邊很滿意咱們小姐,您看您選個黃道吉日,讓兩個孩子盡快成親?”

  李家能不滿意嗎,李大人一個小小六品官能攀上丞相,若不是徐清容名聲壞了,這樣的好事可給不了他。

  李家父子都想往上走一走,讓李松娶徐清容就是他們的‘犧牲。’

  李松有青梅竹馬的表妹,就等徐清容嫁過來,他跟表妹成親。

  所以李家那邊才會這么著急。

  但這事徐夫人不知道,只要能盡快將徐清容嫁出去,她巴不得兩家明天就定親。

  “好好,我這就找人算日子。”

  “娘!”

  徐清容坐不住了,怎么突然要訂下,她還沒答應呢。

  “你閉嘴!”

  徐夫人低聲呵斥,因著媒婆在場,徐清容沒懟回去,但人一走,她就質問徐夫人。

  “我已經說過會和殷慕言成親,娘為何要給我定親?”

  “你要真能嫁給殷慕言娘還會這么著急?容兒啊,你的名聲已經極差,李松算是比較出挑的郎君了,除了他,其他人娘更不放心你嫁,你就聽話老老實實在家備嫁,別再出門惹是非了。”

  徐夫人苦口婆心,徐清容皺著的眉頭就沒撫平。

  “我不會嫁,我說了殷慕言會娶我,自然是真的,你且等著吧。”

  徐夫人見她固執,無奈搖頭。

  罷了,她固執就固執吧,至于殷慕言求娶的話徐夫人并沒放在心里,她出了院子就讓下人去算日子。

  與其指望不可能的殷慕言,還不如將李松抓住。

  ……

  徐清容要跟李松定親的消息很快就傳了出去,京城的人多是同情李松,娶了個嫁不出去的老姑婆,但也有人羨慕他。

  李家門楣低,娶了徐清容,李家父子日后升官有望了。

  奚寧和殷慕言也得了消息,奚寧有些疑惑,明明前兩天徐清容還要殷慕言娶她,怎么過了幾日就要嫁給其他人了。

  “哥,你說這下怎么辦,徐姐姐跟你可是訂了親的啊。”

  殷慕言低頭跟樂樂玩鬧,嘴上看似漫不經心。

  “這不正好,我就不用娶她了。”

  反正他本來就沒想娶。

  然而奚寧多了解他啊,殷慕言此時雖然嘴硬,但身子是繃緊的,這是他煩躁時的動作。

  他并不是討厭徐清容,相反,還很在意。

  只是突然找到年少時的女孩,他有些不適應罷了。

  奚寧笑了笑,看來徐清容要定親是好事,能讓殷慕言看清楚自己的心。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