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嬌嬌外室一哭偏執權臣心顫了 > 第104章 想嫁的人
  奚寧和裴昭過來時就看到殷慕言委屈的模樣,見到奚寧,殷慕言像找到了靠山,快步走到奚寧身邊,一臉求助的模樣。

  “阿寧,你們終于來了。”

  他差點就招架不住。

  阿寧是他的親妹妹,肯定會幫著他將人趕走吧。

  殷慕言眼巴巴的看著奚寧,哪里想到奚寧會笑著朝徐清容走去。

  “徐姐姐,你來啦。”

  “阿寧。”

  兩人挽著手,說著笑著儼然是好姐妹。

  殷慕言表情石化,隱隱覺得有些不妙。

  “徐姐姐是來找我嗎?”

  徐清容搖搖頭,“我來找你哥哥。”

  “啊?”

  饒是之前裴昭已經跟她說過,奚寧還是驚訝了。

  徐清容來找殷慕言,這是為什么,他們兩人什么時候認識的。

  “我和你哥十五年前訂了親,這次找到人,他要履行諾言娶我。”

  “啊?”

  奚寧這下是真的震驚了!

  她呆滯著臉轉頭,殷慕言欲哭無淚,“那都是兒時的戲言,做不得數的,再說她那會兒才五歲,孩子的話哪里能當真。”

  “可我當真了,我等了你十五年。”

  徐清容擲地有聲,若不是等殷慕言,憑她的家世樣貌早就成親了。

  奚寧逐漸從震驚中回過神來,也弄清了兩人的糾葛。

  她就說為何殷慕言一直不成親,原來是早就定親了。

  雖然現在他對徐清容退避三舍,可奚寧了解自家哥哥,他這是害羞了。

  好不容易有人要,奚寧自然不會讓他退縮。

  她拉著殷慕言的手將他帶到徐清容面前,信誓旦旦的保證,“徐姐姐你放心吧,我哥肯定會娶你。”

  “阿寧!”

  殷慕言瞳孔瞪大,兩個小外甥不幫他就罷了,怎么連阿寧也不向著他。

  殷慕言覺得自己的心都要碎了,這個家果然沒有他的容身之地。

  徐清容被奚寧的話逗笑,看殷慕言的眼神充滿了勢在必得。

  “嗯,我等著。”

  她沒在城南留太久,頻繁出門徐夫人已經對她不滿了。

  上次她在街上跟人罵架,名聲是徹底臭了,她自己還好,不用說親嫁人,但徐家還有其他適齡的女子,徐夫人再是主母,也不能一味護著她。

  女子的姻緣是大事,不能因為她耽誤了其他姑娘。

  用完飯,徐清容提著兩瓶葡萄酒就回了徐家。

  她剛進門,就看到了庶妹徐清瑩。

  “姐姐這是又出門了?這次沒再跟人罵起來吧,家里的姐妹可經不起姐姐的脾氣了。”

  徐清瑩心中怨念極深,若不是徐清容一而再再而三的胡鬧,她也不用跟著嫁不出去。

  本來姨娘已經說服爹爹將她嫁給沈尚書的公子,可徐清容一鬧,沈家那邊連門都不讓她們進了。

  徐清瑩心里恨啊,徐清容自己嫁不出去就算了,還拉著她們,她好惡毒的心。

  徐清容對她的控訴絲毫不放在心上,若是旁的姐妹就罷了,徐清瑩自小心思就多,之前仗著姨娘受寵,沒少在爹爹面前給她使絆子,她嫁不出去那是好事。

  “哦。”

  徐清容敷衍的點頭,繞過她就往里面走,把徐清瑩氣得半死。

  她說了那么多,徐清容都沒有聽到耳中。

  她到底知不知道自己都做了什么啊。

  徐清瑩氣得跺腳,紅著眼圈往書房走。

  她說不通徐清容,那找爹爹總行吧。

  徐清容躲過徐清瑩,卻躲不過徐夫人。

  “站住!你還知道回來!”

  徐夫人等在花廳,厲聲將人叫住。

  “娘。”

  徐清容額頭一跳,轉身喚人。

  “哼!你還知道我是你娘,清容,你做那些荒唐事的時候可想過我?”

  徐夫人就這一個女兒,徐清容從小就爭氣,琴棋書畫樣樣拔尖,相貌更是出眾。

  徐夫人參加任何宴會都是夫人們艷羨的對象,嫁的好就罷了,養的女兒也這么優秀。

  徐夫人原本以為等徐清容及笄后,說親的媒人會將丞相府的門檻踏平,她就坐等挑選一個門當戶對的女婿即可。

  結果呢,門檻確實被踏平了,但徐清容不嫁。

  好不容易跟裴昭定親,可那裴昭又心有所屬,生生將徐清容拖到二十歲,成了嫁不出去的老姑娘,即使街上的小販腳夫都能嘲笑她一句老姑婆。

  徐夫人心里氣啊,既氣那些粗鄙的百姓欺辱她的女兒,又氣徐清容自己不爭氣,連個男人都找不到。

  “您當然是我娘,我心里時刻都記著。”

  徐清容聲音清淡,人如其名,整個人也是冷冷清清。

  徐夫人被她這副不在意的模樣更是氣死,她抖著手戳著徐清容的額頭。

  “記得我是你娘,你就老實給我在家待著,這幾日有媒婆上門,我會好好給你挑個夫婿,等風頭一過你就成親。”

  徐清容拖不起了,再拖連鰥夫都不會要她。

  徐清容眉頭微蹙,“娘,我說過我不會相親,我有想要嫁的人。”

  “你想嫁誰?”徐夫人眼睛瞪大,“容兒,你不會還想著裴昭吧?”

  裴昭都已經要入贅奚寧,這樣濃烈的感情,她女兒可是插不進去的。

  徐夫人原本也很看好裴昭,可關乎女兒的幸福,她可不想讓徐清容受苦。

  “他不會喜歡你的,你嫁進去也沒用,娘給你挑的雖然身份不如裴昭尊貴,但家世清白,家中沒有妻妾,人老實好拿捏,以后過日子不會欺負你。”

  徐夫人苦口婆心,徐清容心里有些愧疚。

  她知道自己任性,這些年徐夫人雖然嘴上埋怨她,可并沒有逼迫過她什么,現在也一心為她好。

  徐清容胸口滾燙,上前抱住徐夫人的手臂。

  徐夫人從未跟女兒這樣親近過,身子有些僵硬,大腦更是一片空白。

  自家女兒不會被她逼瘋了吧,不然怎么會做出這種動作來。

  徐夫人大腦亂糟糟的,徐清容輕聲說道。

  “娘,我說的想嫁的人已經進京,您再等等,除了他,我誰也不嫁。”

  徐清容聲音輕柔,徐夫人不自覺就軟化下來。

  “那你得告訴娘他是誰吧?”

  萬一是個不存在的人,她又得被騙。

  “是江南巡撫,殷慕言。”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