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嬌嬌外室一哭偏執權臣心顫了 > 第103章 他退縮了
  殷慕言的掌心像著了火,剛才摸到的柔軟讓他臉色通紅。

  別看殷慕言一把年紀,還整天嘴上花花,可人純情的很,長這么大連女人的手都沒牽過。

  當然奚寧不算。

  之前在街上遇見,徐清容就直勾勾盯著他,如今還追到家里來了。

  殷慕言手里攥著布條,腳步往后退,一臉警惕的看著她。

  “你想做什么?”

  他是良家婦男,不會被逼迫的。

  徐清容被他這副‘嬌弱’的模樣弄得有些無語,眼前這個男人真的是她的阿木?

  不會搞錯了吧?

  徐清容深吸一口氣,讓自己平復下來。

  她盯著殷慕言的眼睛,表情帶著希冀。

  “你還記得十五年前在西北遇到的小女孩嗎?你們一起被人販子抓住,最后你救了她。”

  徐清容開口時,殷慕言的眼神就變了。

  他當然記得,那時殷家剛被滅門,他和妹妹分開,在找妹妹的途中被人販子抓住。

  徐清容和他一樣,兩人相貌出眾,被當成上等貨色,殷慕言學過武,加上人機靈躲過人販子帶著徐清容逃出來。

  當初只有五歲的徐清容還是個愛哭的小奶團子,被他救了之后就童言無忌的說等長大后嫁給他,報答他的救命之恩。

  殷慕言并沒放在心上,只是后來小奶團子的樣貌越來越清晰,他要娶親,奶團子的話就浮現在耳邊,到最后殷慕言也默認了她的話。

  他等了十五年,都沒找到他的小未婚妻。

  哪想到一來京城,她就找上門來了。

  “嗯,記得。”

  殷慕言眼神閃爍,不敢看她。

  十五年前的小奶團子長成如今亭亭玉立的模樣,他有些不習慣,甚至想要退縮。

  若奚寧在這里,定會明白自家哥哥的心思,這是寡太久,不會和女人相處了。

  聽到殷慕言的話,徐清容提著的心才重重放下。

  “記得就好,那你應該也記得當年的約定。”

  “阿木,你要娶我。”

  徐清容從來都是大膽的,她等了阿木十五年,終于將人等到,現在就是殷慕言履行約定的時候。

  她提前打探過,殷慕言并未娶妻,所以他這些年可能也在等她。

  想到自己心心念念的男人也同樣在念著自己,饒是一向清冷的徐清容,心里也不免涌起女兒家的羞澀。

  然而殷慕言聽到她的話,更想逃了。

  “我......我......當時都還是孩子,孩子的話算不得數......”

  他越說聲音越小,沒見到人時心里想著,可真見到人,記憶中的奶團子變成大人模樣,殷慕言卻只有恐懼。

  不是他不想娶,實在是徐清容變化太大了。

  “你想反悔?”

  徐清容秀眉皺緊,她冷著臉時著實駭人,殷慕言后背發涼,汗毛都豎起來了。

  “我不是......就是覺得過去這么多年,我們也不了解對方,突然談婚論嫁太過兒戲。”

  徐清容薄唇緊抿,“兒戲?旁人成親不也是盲婚啞嫁,至少我們還有過命的交情,你想反悔,不可能!”

  徐清容和裴昭是同類人,他們看中的東西絕對要得到手,更何況她已經等了這么多年,殷慕言想毀約,徐清容會把他腿打斷。

  小奶團子變成女土匪,殷慕言欲哭無淚,他想保住自己怎么就這樣難。

  兩個孩子還不知道發生了什么,見舅舅快要哭的模樣,樂樂乖巧的抱著他的腿。

  “舅舅不哭,誰欺負你,樂樂幫你打她!”

  阿宴雖然沒說話,但站到了殷慕言身后。

  殷慕言心里軟乎乎的,伸手揉了把兩個小外甥的頭,眼含熱淚的說道。

  “阿宴,樂樂,你們舅舅要被人搶走了。”

  徐清容越發無語,也上前摸了摸兩個孩子的頭,聲音溫柔。

  “阿宴樂樂,我做你們的小舅媽好不好?”

  她喜歡阿寧,自然也喜歡阿寧的孩子。

  樂樂是個顏控,徐清容像個仙女一樣,小團子流著口水連連點頭。

  “好!”

  徐清容得意的朝殷慕言笑,“看吧,樂樂同意了。”

  殷慕言冷哼,心里生氣,“小白眼狼,舅舅白疼你了。”

  “阿宴,你呢,你幫不幫舅舅?”

  樂樂這個小沒良心的靠不住,阿宴肯定向著他。

  然而阿宴只是嫌棄的看了他一眼,就站到了徐清容那邊。

  “舅舅年紀這么大,有人要就不錯了。”

  “哈哈哈哈。”

  徐清容再也忍不住暢快的笑出來,這兩個孩子可真有趣,不愧是阿寧生的,就是不知以后她和阿木的孩子會不會也這么可愛。

  想到這,徐清容打量了殷慕言一眼,將殷慕言看得后背發毛,他怎么覺得自己清白要不保。

  裴昭掐著點,只鬧了奚寧兩次,奚寧腿軟的厲害,被男人幫忙穿著衣服,手指在他胳膊上重重擰了一下。

  “你就不能節制些,若日后不中用了......”

  她話還沒說完,嘴就被男人堵住,唇舌交融,奚寧差點被他拆吃入腹。

  男人重重咬了下她的嘴唇,眼眸黑得噬人。

  “不中用?”

  他到八十歲也中用的很。

  看來還是沒折騰夠,裴昭已經后悔心軟放過她了。

  奚寧憋得臉紅,身上又酸又軟,卻不敢再挑釁他。

  “我就是說說。”

  “不許說,不然日后你就別想再下床。”

  他會讓阿寧看看自己到底中不中用。

  男人的能力不能質疑,奚寧終于懂了。

  她乖乖點頭,溫順又乖巧,“三哥最厲害了。”

  “叫我什么?”

  裴昭眼底一深,手掐住她的腰,將人抱入懷中。

  失重的感覺讓奚寧緊緊摟住男人的脖子,她抖著唇,重復了剛才的稱呼。

  “三......三哥......”

  “叫夫君。”

  男人的唇覆在她的耳后,低聲呢喃,聲音仿佛帶了溫度,燙得她心底發熱。

  奚寧抖著聲音,嬌軟又誘人,“夫君。”

  腰間的手驀地收緊,男人重重嘆息一聲。

  “真舍不得放開阿寧。”

  好想將阿寧綁在床上,哪里也不許她去。

  后面的話裴昭沒說出來,他怕嚇到阿寧。

  可是男人的占有欲越發濃烈,要早點將阿寧娶回家才好,讓她名正言順的叫夫君。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