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嬌嬌外室一哭偏執權臣心顫了 > 第102章 徐清容上門
  奚寧默契的變了稱呼。

  以后的崔氏不再是國公府二夫人,而是她自己。

  崔氏的院子早就已經收拾好,這晚她亮了整夜的燈,伺候的小丫鬟覺淺,隱隱聽到內室傳來的哭聲。

  可是她不敢上前。

  哎,也不知道夫人是發了哪門子瘋,放著好好的日子不過非要和離。

  二爺明明已經悔改,夫人卻還抓著不放,如今和離了又偷偷哭,丫鬟實在是想不通。

  不過這些都不是她一個當下人的能管的。

  崔氏哭了半宿,第二日又恢復了平靜模樣,若不是那雙泛紅的眼出賣了她,誰也不會知道她昨晚哭過。

  奚寧知道她心里難受,吩咐忍冬將飯菜端到她屋里,沒想到崔氏自己過來了。

  “又沒有外人,丟臉也丟不到外面去,我不想悶在房里,出來散散心還暢快些。”

  奚寧看著崔氏平和的臉,知道她沒有說話,也不再勉強。

  “那崔姐姐過來幫我揉面吧,中午咱們吃刀削面。”

  做些事還能分散精力,崔氏點點頭就挽起袖子,“好。”

  兩人在廚房做面食,朱城一上午從廚房外路過了不知多少次。

  自從知道崔氏跟裴鈺和離,他就坐不住了。

  “老朱,你屁股下長釘子了,就不能老實會兒?”

  殷慕言完全狀況外,只以為朱城是饞了。

  但這會兒離飯點還遠著呢,再說剛吃了早膳,他能有多餓。

  朱城憨笑著撓頭,“不動了不動了。”

  反正崔氏已經和離了,兩人現在離得近,不急在這一時。

  朱城的心思裴昭看在眼中,不過他并沒有因為崔氏是他的前嫂子就阻攔朱城,自家二哥做的那些荒唐事,他哪有臉阻撓崔氏的幸福。

  若朱城真能打動崔氏,他絕不會說什么。

  裴昭出了東宮,在宮門口被裴鈺攔住。

  幾日不見,裴鈺憔悴了許多,一雙眼睛通紅,下巴處滿是青色的胡茬。

  “你二嫂......她怎么樣?”

  即使和離了,崔氏在他心里仍是自己的妻子。

  崔氏走后,二房就空了,裴鈺整宿整宿睡不著覺,閉上眼腦海中就是崔氏的身影。

  就算崔氏搬走了她的東西,可她在裴家住了十多年,這里早就烙下了她的印記。

  二房院子里的一磚一瓦一草一木都是可著她的心意布置的,倒是裴鈺,才是這里的外人。

  裴昭的袖子被他緊緊攥著,仿佛抓住了求生的浮木。

  “很好。”

  沒有了裴鈺的糾纏,崔氏很快就從和離中解脫出來,這幾日臉上已經有了笑容。

  聽到裴昭的話,裴鈺扯了扯嘴角,“那就好,那就好......”

  他口中說著,可眼底卻都是失落。

  原來離開他,崔氏會那么開心。

  裴昭看著自家哥哥失魂落魄的模樣,還覺得不夠狠,直接放了大招。

  “對了,朱城將軍對崔姐姐殷勤的很,我覺得兩人快好事將近了,到時候兩人成親說不定還會請你喝杯喜酒。”

  他不叫二嫂叫崔姐姐,惹得裴鈺臉色煞白。

  “成親?不可能?”

  崔氏不會這么快嫁人的,她怎么能這么快就放下。

  “為何不可能?我那天聽阿寧說了,崔姐姐想早些要孩子,你耽誤她十多年,還不許別人給她了。”

  裴昭最是知道怎么誅心,裴鈺一口血噴出來,他腳步后退離得老遠,一點攙扶的意思都沒有。

  “你有今天,純屬是活該,趕緊回府吧,別在外面轉悠了。”

  他可不想幫忙收拾爛攤子。

  裴昭說完就叫來長林,讓他送裴鈺回府。

  裴鈺神情呆滯,眼中滿是痛苦,顯然被裴昭的話打擊到了。

  裴昭搖搖頭,他這個二哥性子過于優柔寡斷,不逼他一把,他根本不會想著出擊。

  等他反應過來,說不定真讓朱城得手了。

  到底是自家親哥哥,他心里還是向著他的。

  只是他都這樣說了,若裴鈺還不開竅,那就怪不得他了。

  城南。

  門外,徐清容深吸一口氣,顫抖著手不敢敲門。

  丫鬟在旁邊看得心急,恨不得幫她敲,“小姐,要不我來?”

  徐清容手指微顫,“不用。”

  她只是害怕那人不是阿木,自己的等待又是一場空。

  只是再害怕也不能停滯不前,徐清容咬咬牙,抬手拍響了門。

  徐清容還未來過城南,但府里的小廝認識她,稟報過奚寧后就帶她進府。

  裴昭剛回來,還沒來得及跟奚寧親昵,這礙眼的人就來了。

  他擰著眉,抱著奚寧的腰不讓她起身。

  “別理她,阿寧只能看我。”

  “裴昭,徐小姐是客人!”

  男人太黏人了也不好,不僅防著男人,還防著女人。

  裴昭撇撇嘴,什么客人,不過是想跟他搶阿寧的壞人罷了。

  不過他突然想到了什么,手臂抱緊奚寧的腰。

  “或許她這次不是來找你的......”

  “嗯?”

  奚寧疑惑,不明白他的意思。

  裴昭賣了個關子,捏捏她腰上的軟肉,“大哥呢?”

  “在院子里陪兩個孩子玩。”

  奚寧不知道他為何突然轉移話題,乖乖回答他的問題。

  裴昭嘴角彎起,徐清容來客房會經過院子,肯定會見到殷慕言,阿寧過不過去無所謂。

  他已經肯定,徐清容這次不是來找阿寧。

  “嗯,那我們繼續剛才沒做完的事......”

  裴昭抱著奚寧進了內室,全然不顧女人掙扎的手。

  他這可是給徐清容騰機會,搞定殷慕言日后就不會再跟他搶阿寧了吧。

  院子里,殷慕言綁著黑布和兩個小外甥玩捉迷藏。

  他二十五的‘高齡’,彎著腰雙手伸在前面到處亂晃,臉上的笑燦爛又幼稚。

  “阿宴樂樂你們藏好了嗎,舅舅來啦!”

  徐清容走進來就看到他搖搖晃晃的身影,男人耳朵靈,聽到前面的動靜,邁開腳步就走了過來。

  “讓舅舅看看是哪個小家伙,抓到了!”

  他一把將人抱住,觸手皆是柔軟,鼻間還是女人身上的馨香。

  殷慕言眉心一跳,嚇得扯下眼睛上的黑布,見到徐清容,他瞳孔不由得瞪大。

  “怎么是你!”

  他的桃花運!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