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嬌嬌外室一哭偏執權臣心顫了 > 第98章 爭風吃醋
  殷慕言第一次遇到桃花債,他不知該如何應對,直接拉著朱城轉身跑了。

  徐清容一臉懵逼,她就這么可怕,那男人竟把她當成了洪水猛獸。

  “哈哈哈哈哈哈!”

  轟!

  人群中爆發出嘲笑聲,剛才被徐清容諷刺過的男人們眼神鄙夷的看著她。

  “呵!徐小姐看不上我們,別人也看不上你,想要上趕著討好男人,被打臉了吧。”

  “走吧,一個自不量力的老女人有什么好看的,咱們趕緊去買年貨,別在這浪費時間了。”

  說著周圍人漸漸散開,徐清容臉色冷得很,那老婆子知道自己闖了禍,早就偷偷溜走了。

  小丫鬟戰戰兢兢,今日街上發生的事相府可攔不住,自家小姐本就不好的名聲更要壞了。

  她回去該怎么和夫人相爺交代啊。

  徐清容沒將這些事放在心上,她看著殷慕言離開的方向,眼睛亮得驚人。

  她有預感,那人就是阿木。

  阿木還活著!

  “小姐?”

  小丫鬟喚了她好幾聲,徐清容才回過神來。

  “怎么了?”

  “咱們回府吧,出來許久了。”

  街上行人的眼神帶著異樣,小丫鬟都要哭出來了。

  徐清容也想讓人去調查剛才男人的身份,點點頭,“走吧。”

  殷慕言拉著朱城跑出去老遠,朱城這個大老粗還是第一次被人牽手,尤其殷慕言細皮嫩肉的,牽起來跟個大姑娘一樣,被松開手他心里還有些不舍。

  朱城黑紅著臉撓了撓頭,“若殷大人是個姑娘就好了,咱們正好湊合一下。”

  “誰跟你湊合!”

  殷慕言炸毛,這老朱真是想媳婦想瘋了,主意都打他身上來了。

  他有沒有短袖之好!

  今日是怎么回事,女人看上他就罷了,連男人也惦記他,看來是不宜出門啊。

  后面的路殷慕言離朱城遠遠的,走了半個時辰兩人到了城南。

  “就是這吧?”

  殷慕言看了地址,確定沒走錯地方,才上去敲門。

  奚寧和裴昭早就算好了殷慕言進京的時間,這幾天都沒出門,就怕錯過了他,還特地吩咐了守門的小廝別將人攔在外面。

  “阿寧。”

  “哥!”

  聽到熟悉的聲音,奚寧猛地起身。

  “哥,你終于到了。”

  “朱將軍。”

  她開心的拉著殷慕言的袖子,來回打量這半年他有沒有瘦,跟殷慕言說話的同時也不忘和朱城打招呼。

  裴昭見她激動的模樣,心里的醋缸子又要翻了。

  家里兩個小的和他爭寵就罷了,現在又來了個大的。

  殷慕言無視自家妹夫嫌棄的目光,和妹妹坐在一處。

  “出發的晚了,不過還好趕在過年前到了。”

  “這次來了就不走了吧?阿宴和樂樂早就想舅舅了。”

  尤其是樂樂,他還從未跟殷慕言分開這么久呢。

  裴昭撇了撇嘴,“樂樂也不過隨口提了一句,他學業那么忙,也沒時間想東想西。”

  “裴昭!”

  奚寧扭頭瞪他,這男人心眼比針尖還小,每次遇到哥哥他就變成烏眼雞。

  殷慕言拍拍自家妹妹的手,十分大度的說道。

  “沒事,隨妹夫說去,我當舅舅的還能不知道自己的外甥,就算不想爹也不會不想舅舅的。”

  朱城坐在一邊,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他咋覺得這場面像以前自己聽的戲曲,宮里妃子爭寵就是這樣的。

  裴大人跟殷大人,不會也是在爭寵吧?

  他晃晃頭,覺得自己實在是想多了。

  嗯,桌上的瓜子很好吃,他多吃一點。

  今日殷慕言進京,奚寧自然要為哥哥接風,正好臨近晌午時崔氏過來了。

  本來大過年的不該隨便出門,可裴鈺纏得她煩,加上崔大娘子這些天經常往府里送東西,崔氏看著難受,就跑奚寧這來躲清靜。

  “這是......來客人了?”

  她不認識殷慕言,但殷家兄妹長相有七八分相似,很容易就猜出他的身份。

  “我哥,哥這是我二嫂。”

  “二嫂好。”

  殷慕言嘴甜又愛笑,崔氏對他很有好感。

  “殷家兄弟好。”

  朱城挨著殷慕言,本來見到崔氏他眼睛一亮,還想上去打招呼,聽到奚寧的介紹,朱城眸中的亮光黯淡了大半。

  原來這也是個有夫之婦,老光棍只有他一個。

  崔氏對不熟悉的人只是略微點頭,但這也足以讓朱城心口怦怦直跳,黝黑的臉漲紅說不出話來了。

  崔氏跟著奚寧進了廚房,她如今不僅學做點心,還學著做一些簡單的家常菜。

  崔氏在廚藝上比較有悟性,奚寧樂意教她,兩人的關系更加親密起來。

  今日崔氏過來找她,肯定不是只為了學做飯,她看出崔氏情緒不高,應該是遇到了事。

  “二嫂,可是府中出了什么事?”

  兩人如今關系近了,奚寧也會問她一些私人生活。

  崔氏苦笑的扯了扯嘴角,“沒有,是我待不下去出來散散心。”

  “怎么回事?”

  奚寧切菜的動作一頓,“是不是二哥又惹你生氣了?”

  之前崔氏醉酒提和離,他們都是親耳聽到的,崔氏跟裴鈺感情不和,原因奚寧也了解,只是相處這么久,她也沒聽說過崔大娘子再作妖,難道裴鈺又拎不清了?

  “沒有,就是累了。”

  崔氏揉著面,眼神有些放空,或許因為都是女人,崔氏的心事向奚寧吐露出來。

  “阿寧你說男人都喜歡犯賤嗎?我喜歡他的時候他看不到我,現在我不喜歡了,卻又纏著我不放。”

  她嘴邊掛著自嘲的笑,若是裴鈺早一年回頭,崔氏都會歡天喜地,可偏偏在她死心之后。

  她如今一點也不想看到這個男人,加上崔大娘子的出現,時時刻刻都在提醒她被冷落的那十年,自己是有多么可憐。

  聽到崔氏的話,奚寧贊同的點點頭。

  “是啊,所以男人就不能對他太好,忽冷忽熱的吊著才會讓他對你死心塌地,二哥如今也是活該,他之前那樣對你,現在怎么討好都不為過。”

  “不過二嫂你是怎么想的,還想跟他繼續在一起嗎?”

  奚寧的話讓崔氏眼神放空,還想在一起嗎?

  好像不想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