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嬌嬌外室一哭偏執權臣心顫了 > 第96章 殷慕言進京
  裴昭入贅殷家最震驚的當屬長樂郡主,她被八王府的人從林家救出來。

  林靖心狠手辣,長樂郡主渾身沒有一塊好肉,手腳的筋脈更是差點被廢掉。

  八王爺再厭棄這個女兒也不會眼睜睜看著她去死,尤其長樂郡主被林靖折磨的事已經在下屬中傳開,為了自己的名聲,八王也要費心給長樂郡主醫治。

  太醫們給她上了藥,長樂郡主剛醒過來就聽到裴昭要入贅的消息,她發瘋似的大叫。

  “不可能!這一定是假的!是那個賤人故意放出來的假消息!”

  她從林家逃出來,又開始惦記裴昭,迫不及待讓丫鬟打聽到的消息。

  然而這個消息徹底打擊到了她。

  長樂郡主想不通,她堂堂郡主到底是哪里輸給了奚寧,裴昭害了她的清白不說,如今還紆尊降貴入贅殷家,這簡直就是打她的臉。

  “噗!”

  長樂郡主怒火中燒,一口黑血吐出來自己又氣暈了過去。

  ......

  裴昭入贅的事在京城熱鬧了幾個月,直到年關將至百姓們才轉移了注意力。

  要過年了,也該置辦年貨了。

  莊子里種的葵花成熟,奚寧教他們做了炒貨。

  除了葵花籽外,還有南瓜子、西瓜子,花生黃豆也都做了不同口味。

  過年串門怎么能缺了這些。

  兩個孩子很是喜歡話梅味瓜子,每天荷包都裝得鼓鼓的,就連阿宴也不覺得嗑瓜子粗鄙,‘咔吧咔吧’嗑的開心。

  奚寧透過孩子們,眼神有些想念。

  “也不知道哥哥如今走到哪了,他最是喜歡五香味,今年我炒了不少呢,就等他進京了。”

  不同于中秋,過年還是要一家人在一起。

  尤其殷家就剩他們兄妹二人,奚寧不舍得讓殷慕言自己過年。

  裴昭心里有些吃醋,阿寧都沒特意給他做過吃食呢,殷慕言何德何能,大舅子就了不起啊。

  可是真的了不起,就算他是阿寧的男人,也沒辦法阻攔阿寧不惦記殷慕言。

  所以這點醋意,只能自己消化了。

  “大哥九月底啟程的話,估計再過十天就能進京了。”

  正好趕得上過年。

  聽到裴昭的話,奚寧放了心,能趕上團聚就行。

  她要多準備些年貨,今年一家人好好過大年。

  ......

  臨近年關,各家都在準備年貨,走親訪友,宋家氣氛卻有些凄涼。

  崔大娘子被宋庵推到磕破頭,在床上躺了足足半個月才好。

  她身邊的小丫鬟被宋庵收入房中,只剩下一個粗鄙的婆子伺候她。

  那婆子本就是宋家人,平日就將她不看在眼里,再加上宋庵明目張膽的欺負,婆子更是懈怠了。

  崔大娘子手里沒有銀子,沒錢請大夫,生生熬了半個月,差點失血過多死去。

  宋庵一次也沒來看過她,倒是在她旁邊的房間跟丫鬟親熱過幾次。

  聽著那些污言穢語,崔大娘子差點咬碎了銀牙。

  她定要宋庵不得好死!

  崔大娘子傷好后就給國公府遞了帖子,她帖子送過來時裴鈺正和崔氏待在一起。

  如今崔氏有了事業,不再傷春悲秋,看裴鈺雖然還是不順眼,但不會躲著他了。

  一個男人而已,不喜歡了,他就什么都不是。

  裴鈺心口苦澀,崔氏越灑脫他越痛苦。

  原來女人狠心起來,男人根本比不過。

  “茹兒,這琉璃串珠你喜歡嗎?是弟妹鋪子里的限量款,我把幾個樣式都買回來了。”

  為了討崔氏歡心,裴鈺沒少下功夫。

  奚記的珠寶、東海的珍珠、云滇的翡翠、御賜的黃金,只要是崔氏喜歡的,裴鈺都尋來給她。

  崔氏抬頭瞥了一眼,七彩的琉璃珠子在陽光下散發著奇異的光芒,她一眼就心動了。

  奚記出品都是珍品,她怎么會不喜歡。

  只是這東西是裴鈺送的,再喜歡她也不會收。

  “你送別人吧,我不要。”

  遲來的深情比草賤,她的死心不只是說說而已。

  “茹兒!”

  裴鈺被她氣得心口疼,任他再卑微討好,崔氏還是咬死不原諒他。

  裴鈺已經磨得沒有辦法。

  “沒有別人,以后都不會有。”

  他想抓住崔氏的手,被她躲過,正好這時崔嬤嬤送來了崔大娘子的請帖。

  “夫人,是大姑娘的帖子。”

  崔嬤嬤被訓斥過,可心里還是忍不住偏向崔大娘子,崔氏姐妹都是她看著長大的。

  說起來崔嬤嬤跟崔大娘子更親近些,本來她就是崔大娘子的陪嫁,只是崔大娘子逃婚,她就只能跟著崔氏。

  這些年崔大娘子不在京城,崔嬤嬤對她的親近絲毫沒減少一分。

  若是平常崔氏已經訓斥崔嬤嬤的不守規矩了,可如今裴鈺纏著她,崔大娘子的帖子正好救了她。

  “你不是沒人送嗎,喏,人來了。”

  崔大娘子就是他們之間的結,崔氏根本開解不了自己。

  她將帖子丟在裴鈺懷里,吩咐嬤嬤,“告訴大姑娘,我有空,讓她準時上門。”

  裴鈺心心念念這么多年,她給他們這個機會。

  崔氏起身回了屋,完全不顧身后裴鈺烏黑的臉。

  崔嬤嬤心里又高興又害怕,小心翼翼從地上撿起帖子,裴鈺見她這幅背主的模樣,厲聲呵斥,“滾下去!”

  崔嬤嬤抖了抖身子,握緊帖子低頭退下。

  裴鈺盯著閉緊的房門,眉心重重跳了幾下。

  茹兒到底要如何才能原諒他?

  也怪他,這么多年才分清兩人,尤其崔大娘子虛偽做作,根本不配與崔氏相提并論,而他竟然被蒙騙了這么多年。

  裴鈺只要想想,就恨不得以死謝罪,這對崔氏來說就是侮辱,她怎么生氣都是應該的。

  裴鈺深呼了一口氣,心中的郁悶散了大半。

  茹兒一日不原諒他,他繼續贖罪就好了,只要茹兒不再想著離開他。

  只是此時的裴鈺還不知道,他的對手已經在路上,還差點將崔茹搶走。

  京郊外,一輛馬車在城門口停下。

  朱城騎馬上前,對著車窗喚了一聲。

  “殷兄弟,進城后咱們去哪?我先讓人去找個客棧?”

  他們人不少,這會兒天黑了,去打擾奚寧和裴昭不太好,不如在客棧休息一晚再上門。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