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嬌嬌外室一哭偏執權臣心顫了 > 第93章 妥協
  宴會結束,奚寧帶著兩個孩子出門,周瑩不舍得放開她的手,小姑娘明艷的小臉皺皺巴巴。

  “寧姐姐也帶我走吧。”

  她不想回宮里學規矩,若是能整日跟寧姐姐在一起就好了。

  周瑩的奶嬤嬤嚇得臉都白了,趕緊拉住自家小主子。

  “哎呦郡主,咱們趕緊回去,太子妃還等著您呢。”

  今日能出門還是太子批準的,周瑩到了說親的年紀,太子妃對她規矩更嚴厲了。

  嬤嬤搬出太子妃來,周瑩整個人都蔫巴了。

  她誰都不怕,就怕她娘。

  “好吧。”

  奚寧不忍看小姑娘垂頭喪氣的模樣,輕輕拍了拍她的頭。

  “等有空再來找寧姐姐,寧姐姐給你做好吃的。”

  “嗯!”

  被奚寧安撫過,小姑娘重新煥發了活力,樂樂在一旁也忍不住嘴甜,“樂樂也得瑩姐姐一起玩。”

  “臭小子叫姨姨。”

  奚寧拍了下他的頭,樂樂縮著脖子吐了吐舌頭,“就是姐姐,漂亮姐姐。”

  周瑩被他哄得眉開眼笑,“樂樂嘴真甜。”

  “也不知道隨了誰,油嘴滑舌。”

  奚寧無奈笑道,樂樂哄女人的天賦十個裴昭加起來都比不上。

  周瑩跟著嬤嬤一步三回頭的離開,奚寧也領著兩個孩子上了馬車。

  馬車沒動,他們還得等等裴昭。

  只是這會兒裴昭剛被安陽郡主攔下。

  “你打算什么時候成親?”

  安陽郡主本就打消了對奚寧的偏見,如今見了人,更是盼著裴昭能早點將人娶回家了。

  裴昭沒想到安陽郡主會問這個,他也想快點娶阿寧,不過阿寧說了得等殷慕言進京,而且不是他娶阿寧,是阿寧娶他。

  “還沒定。”

  母子兩人第一次這樣和諧,安陽郡主本來該開心的,但聽到裴昭的話,她沒忍住翻了個白眼。

  “怎么?奚氏看不上你了?”

  以前她攔著時裴昭費盡心思想娶奚寧,如今她不攔著了,他又拖拖拉拉了。

  安陽郡主眉心擰成疙瘩,老三不會想始亂終棄吧。

  裴昭冷淡的表情龜裂,“不會,我們自有打算。”

  他才不會背叛阿寧,阿寧也不會喜歡上別人。

  他們就是天生一對,誰也拆散不了!

  看著兒子眼中的占有欲,安陽郡主擺了擺手,“罷了,隨你們折騰去吧,老婆子老了,管不了了。”

  她放下車簾,讓車夫趕車。

  今日見了奚寧,她再也沒有阻攔的心思,兒孫有兒孫的姻緣,她以后就做個省心的長輩吧,不要去惹人煩。

  “怎么這么慢?”

  園子外的馬車陸陸續續都已經走光,裴昭才回來。

  奚寧抱著兩個孩子,等了這么久,孩子們都睡著了。

  裴昭順手接過來,低頭附在奚寧耳邊輕聲說道,“有點事耽擱了。”

  具體什么事他沒說,奚寧也沒問,此時她已經被男人的呼吸燙到耳邊發麻,手心都出了層密汗。

  “哦,那快回去吧。”

  即使兩人已經有了兩個孩子,奚寧還是受不住他的親近,馬車中本來空間就小,她胸口砰砰直跳,掀開半邊車簾透氣才算活了過來。

  裴昭撇頭見她這幅嬌羞的模樣,眼中皆是寵溺。

  嗯,暫且放過她,等回去再收回利息。

  ......

  八王府,一個丫鬟匆匆進門。

  “王爺呢?”彩畫捏著條血帕隨手抓了個侍衛。

  “彩畫姐姐,你怎么回來了?”

  那侍衛見到人,表情有些震驚,無他,眼前這丫鬟是長樂郡主身邊的,當初王爺可是說了,郡主嫁出去就不許再回府。

  以前長樂郡主多受寵啊,都是因為五年前的事,王爺對她徹底厭棄,嫁出去之后連管都不想管了。

  侍衛心里唏噓,手上的劍卻攔下人。

  “讓開!”

  彩畫一把將人推開,見從侍衛口中問不出來,她直接將人推開闖了進去。

  王爺再不愿意見到郡主,那也是他的女兒,若王爺知道郡主在林家的遭遇,難道還能坐視不理?

  彩畫學過武,侍衛想要抓住她沒那么容易。

  她腳步飛快,直接跑到八王的書房。

  “王爺,求您救救郡主吧!”

  侍衛已經到了身后,彩畫直接跪在書房外大聲呼救。

  書房中,八王正和心腹商議要事,聽到彩畫的聲音,他的臉一下子就黑了。

  又是那個孽女!

  “滾下去!”

  八王根本不想知道長樂郡主發生了什么,那個孽女將他的臉面全都丟光,如今又在下屬面前出丑,他恨不得將長樂掐死。

  彩畫被八王怒喝,臉色發白,她不知道書房里還有人,想到長樂郡主奄奄一息的模樣,彩畫咬咬舌根,再次說道。

  “王爺,郡主快要被虐待死了,那林靖就是個披著羊皮的狼,郡主被他關在房間,手腳還綁著鐵鏈,王爺,你快救救郡主吧!”

  她這番話讓書房眾人嘩然,那林家小子竟然敢這樣對長樂郡主,這是嫌命長了啊。

  不過想想又很合理,剛才八王的反應就已經透露出一切,他對這個女兒是真的不在意了。

  一個被乞丐們糟蹋過的女兒,死了還清靜。

  只是如今林靖虐待長樂郡主的事曝光出來,八王想當做不知也不行了。

  書房中的眾人低著頭戰戰兢兢,大氣不敢出,知道了八王的丑事,說不定哪天他們命就沒了。

  “都出去!”

  八王怒喝一聲,將下屬趕走,看著從書房中出來的眾人,彩畫腦中轟的一聲,人直接癱軟在了地上。

  完了,她完了。

  等人走完,八王爺居高臨下的看著彩畫,眼中盡是冷厲的殺意。

  “拖下去!”

  “王爺,奴婢知錯了,您饒了奴婢這一次。”

  若早知道書房有其他人在,給彩畫十個膽子她也不敢叫嚷。

  長樂郡主是她的主子沒錯,可她的命更重要啊。

  以八王好面子的性子,她今日算是徹底完了。

  彩畫被侍衛堵住嘴拖了下去,八王盯著地上的血痕看了一會兒,招來暗衛。

  “去林家。”

  他本不想管那個孽女,可長樂被林靖虐待的事已經在他手下中傳開,自然不能再放任那孽女留在林家。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