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嬌嬌外室一哭偏執權臣心顫了 > 第88章 醋壇子翻了
  徐清容也是奚記的粉絲,若不是貴女的身份在,她能每日去奚記吃。

  只是那些食物畢竟不是奚寧親自做的,若是能吃到阿寧做的,徐清容覺得自己得開心死。

  “好啊,等下次徐小姐來家里,我做給你吃。”

  她喜歡做飯,能給親人朋友帶來愉悅,奚寧也會從中得到滿足。

  “那就說定了!”

  徐清容眼睛亮晶晶的,嘴角的弧度上揚,崔氏一臉稀奇的看著她,差點要揉眼睛。

  原來徐家小姐也會笑啊,她還以為徐清容是冰塊呢。

  點的菜很快上來,奚寧讓忍冬去拿的葡萄酒和果汁也到了。

  “這是什么?”

  因著崔氏不喝酒,奚寧就只倒了兩杯,她將玻璃杯放在徐清容面前,徐清容輕嗅了下,抬頭問奚寧。

  “葡萄釀的酒,你嘗嘗喜不喜歡,若喝不慣的話我給你換果汁。”

  “喝的慣。”

  徐清容怎么會拒絕奚寧,只要是她給的,即使再難喝她也會喝下去。

  不過酒液入喉,徐清容的眼神更亮了。

  “甜的。”

  她不喜歡喝酒,但喜歡葡萄酒甜滋滋的味道,一杯很快被她喝完。

  葡萄酒的度數不低,奚寧怕她喝醉,說什么也不給她倒了。

  “等回去我送你幾瓶,今日最多只能喝兩杯。”

  再多就要醉了。

  徐清容拗不過,只能應下,小口抿著杯中的酒,仿佛在喝瓊漿玉露。

  崔氏本以為今日這頓飯是自己和奚寧的慶功宴,徐清容插進來她倒成了外人。

  崔氏心里酸酸的,果汁喝完沒忍住也倒了一杯酒。

  “二嫂你也少喝點。”

  崔氏被她叮囑,眼中閃過一抹得意,她端著酒杯瞥了眼徐清容,嘚瑟的炫耀道,“放心吧,我可不像某人,是個不知節制的酒鬼。”

  徐清容冷哼一聲不接話,她才不要在阿寧面前爭風吃醋,這可不是大女人所為。

  奚寧在中間如坐針氈,她怎么有種自己是海王的錯覺。

  嗯!一定是酒喝多了!

  幾人吃完飯,奚寧又讓忍冬去點心鋪子里給徐清容打包了些點心,一起吃過飯,奚寧也看出她喜歡甜食了。

  “阿寧你真好,若你是郎君就好了。”

  長得合她心意就罷了,做吃食也好吃,就連性子都是她喜歡的。

  徐清容嘆息,阿寧怎么是女子呢,可惜了。

  “徐小姐喝醉了就趕緊回家去吧,我和阿寧也要回去了。”

  崔氏扶著奚寧,將徐清容隔開,她潛意識覺得這個徐小姐很危險,得讓阿寧離她遠一點才行!

  崔氏這護食的模樣讓徐清容冷哼,果然他們裴家的人都討厭。

  ......

  崔氏將奚寧送回城南,她自己回了國公府。

  今日點心鋪子開業,裴鈺也偷偷去了,他怕崔氏第一次開鋪子,生意會不好,還讓小廝雇了群人,假裝客人去買,然而這群人根本用不上,鋪子里的客人爆滿,排隊的人從早到晚就沒停過。

  裴鈺聽著旁人對崔氏的夸贊,心里覺得與有榮焉。

  他的茹兒本就該如此!

  崔氏跟奚寧合開鋪子的事在京城傳遍,崔大娘子原本對崔氏做生意還嗤之以鼻。

  她這個妹妹也真是蠢,放著國公府二夫人不做,非去做個低賤的商戶。

  還有那奚氏,都給裴昭生兩個孩子了,還沒嫁入國公府,崔氏跟她混在一起,難道也想和她一樣無名無分不成。

  崔大娘子表面恨鐵不成鋼,實則心里巴不得崔氏再自甘墮落一點呢。

  她這樣,裴鈺怎么可能還會喜歡。

  不對,裴鈺本就不喜歡崔氏,裴鈺喜歡的人是她。

  崔大娘子低著頭羞澀笑了笑,宋庵從小妾房里出來就看到她一臉蕩漾的表情。

  “啪!大白天的又發騷給誰看!”

  宋庵喝了酒,又縱欲一晚,眼下青黑腳步虛浮,只是那手上的力道卻不輕,崔大娘子被他一巴掌拍在了地上,額角正好磕在桌子上。

  “嘭!”

  “啊,夫人流血了!”

  崔大娘子身邊的小丫鬟看到血嚇得腳都軟了,抖著手趕緊將人拉起來。

  只是她剛拉了一半,宋庵就攔住她。

  “管她做什么,這種到處勾引人的賤人死了才干凈。”

  宋庵狠狠啐了一口,看崔大娘子的眼神只有厭惡。

  這個女人他之前也是真心實意喜歡過的,只是去了西南之后,崔大娘子就不安于室,不僅勾引他的上峰,連他的好友也不放過。

  若不是摯友看不慣他頭頂綠油油還被蒙在鼓里,他恐怕現在還不知崔大娘子做的那些事呢。

  如今回了京城不過兩個月,她又想去勾搭裴鈺了,宋庵看她的眼神如看死物。

  小丫鬟被他抓住手腕,宋庵心中恨意迸發,手上自然用了力氣。

  小丫鬟白著臉咿呀求饒,她生得清秀,可皮膚白,今日穿了件鵝黃的裙衫,襯得那胸脯鼓漲,纖腰柔軟,宋庵眼眸暗了暗,握著她的手腕將人拽進懷里。

  “你主子臟,爺看你干不干凈。”

  宋庵拖著小丫鬟進了內室,崔大娘子失血過多,眼前有些犯暈,她死死盯著兩人眼神怨毒。

  “宋庵,你不得好死!”

  她當年真是瞎了眼才嫁給他,若嫁給裴鈺,她如今該是怎樣的尊貴。

  崔大娘子后悔啊,悔得腸子都青了。

  ......

  奚寧回到家,簡單洗漱完換了件輕便的衣裳。

  她還沒來得及穿好,就被人從后面抱住。

  熟悉的氣息噴灑在脖頸,奚寧癢的縮了縮脖子。

  “裴昭......”

  “阿寧今日又跟誰去喝酒了?”

  裴昭頭靠在她的肩膀,鼻尖輕輕嗅了嗅,是葡萄酒的香味。

  其實今日奚寧的行蹤,長林早已放在他的桌案上。

  看到奚寧跟徐清容撞見一起吃飯,他的醋壇子就翻了。

  徐清容那個女人惦記奚寧不是一天兩天,現在還纏上她了。

  裴昭皺著眉,很想將這個女人趕走。

  阿寧是他一個人的,怎么那么多人想跟他搶。

  不行,他得想法子分散徐清容的精力。

  徐清容要找的人他已經有點眉目,只能年底那人進京,到時候徐清容就不會纏著阿寧了吧。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