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嬌嬌外室一哭偏執權臣心顫了 > 第82章 再次進宮
  裴鈺喝得醉醺醺,嘴里一直念叨著崔氏,下人一臉為難,只能將他送到崔氏房里。

  “裴鈺!”

  崔氏躲了他好幾天,就是不想見他,尤其現在的裴鈺還是個酒鬼。

  “茹兒你別趕我走......”

  裴鈺抱著崔氏的腰,頭枕著她的肩膀不讓她離開。

  “我錯了茹兒,以后你想要什么我都給你,只要你別趕我走。”

  崔茹被他摟在懷中,面色無悲無喜。

  “我要和離。”

  她被困在后宅夠久了,她累了。

  裴鈺手臂一緊,可崔氏沒等到他的回答,男人抱著她倒在床上沉沉睡去。

  ......

  翌日一早,奚寧又收到了宮里的帖子。

  奚貴妃想她了。

  她在京城就這一個親人,奚寧也沒拒絕,帶著她剛做好的點心進宮。

  奚貴妃嗜甜,不過平時為了保持身材很少吃,奚寧做的是蛋黃酥,沒加太多糖,吃起來香軟可口。

  “好吃。”

  奚貴妃一連吃了兩塊,還想去拿被貼身的嬤嬤攔住。

  “主子可以了,再吃要積食了。”

  其實哪里是怕她積食,不過是怕沒了美貌失去寵愛罷了。

  這后宮佳麗如云,每年還有新進宮的秀女,奚貴妃一個無權無勢的商戶女能盛寵多年憑的就是美貌,嬤嬤自然不會讓她暴飲暴食。

  “我有數。”

  奚貴妃眼角閃過一抹厭倦,這樣的日子真是無聊又漫長,可她卻無法反抗。

  奚寧心里一疼,握住她的手,“小姨想吃日后我再給你做,我會很多吃食,好吃又不胖還會美容養顏呢。”

  “真的?”奚貴妃眼睛一亮。

  “嗯。”

  奚寧別的不會,吃食卻做得一絕,奚貴妃對她那么好,奚寧也想讓她開心一些。

  “那我就等著阿寧給我做了。”

  “做什么?愛妃可是有什么瞞著朕?”

  從外面傳來一道爽朗的笑聲,奚貴妃臉上的笑意頓住,但很快就重新掛上,只是奚寧離得近,很明顯就看出她此刻的笑不是真心的。

  皇上進門,奚寧低頭不敢失禮。

  她能感覺到皇上的視線在她身上停留了片刻,直到她腿微酸才聽到起身的命令。

  “愛妃,這就是你那個小外甥女?”

  奚貴妃窩在他懷中,嬌笑著答道,“是啊,阿寧快過來見過皇上。”

  “阿寧見過皇上,吾皇萬歲萬萬歲。”

  她沒學過禮儀,只能靠前世影視劇里的應付了。

  不過皇上也沒在意,隨意擺擺手,“不用多禮,你能常來陪陪貴妃,哄她開心就足夠了。”

  “不過愛妃剛才在說什么,讓朕也聽聽。”

  奚貴妃眼睫顫了顫,把奚寧做的蛋黃酥切了小塊喂給他,“阿寧做的點心我很喜歡,正跟她說以后多做些,皇上也嘗嘗?”

  “嗯。”

  其實皇上信道,平時吃的都是丹藥,他的身子表面看著強壯,實則內里已經空了,這點心本不該給你他,可奚貴妃知道他的性子,忤逆他的下場她和奚寧都承受不住。

  “味道確實不錯。”

  皇上咽下,本來只是隨口一說,沒想到味道卻讓他驚艷。

  他自己又夾著吃了兩塊,心里對奚寧的那點怒氣也消失了大半。

  長樂和她的恩怨,皇上都了如指掌,只是奚寧是裴昭的心上人,想要動她代價太大。

  太子和八王的爭斗皇上是坐山觀虎斗,旁人都說他偏心八王,實則他誰都不偏向,這個位子能者居之,太子寬厚有余狠辣不足,而八王又過于狠厲,兩人若是中和還不錯。

  他心中已經有決定,索性坐山觀虎斗,八王別的不行,用來給太子磨磨性子倒是不錯。

  但長樂畢竟是他的孫女,裴昭將他丟進乞丐窩,毀了她的清白名聲,這招太狠了。

  皇上臉上的笑意淡了淡,奚貴妃本來還想留奚寧用飯,但看到皇上的臉色,還是送她出宮了。

  伴君如伴虎,奚寧終于體會到了。

  奚貴妃能受寵十多年,其中付出的艱辛是她無法想象的。

  奚寧出了宮抬頭望天,如果奚貴妃能重新看到宮外的風景就好了。

  她還那么年輕,不該被困在深宮里。

  ......

  回到城南,家里竟然多了兩個人。

  “小嬸嬸!”

  “小嬸嬸!”

  裴琪和裴玥見到她乖乖的笑著,五年未見,兩個小團子都長大了。

  裴琪褪去嬰兒肥,已經是個俊俏的小郎君,而裴玥則是遺傳了林氏的優點,精致秀麗,穿著一身黃色裙衫,兩個發髻上綁著同色的發帶,飄逸又靈動。

  奚寧本就喜歡他們,見到兩人她很是驚喜。

  “你們怎么來了?”

  裴琪比妹妹活潑,撓著頭憨笑道,“我和玥玥饞小嬸嬸做的吃食了。”

  樂樂在一旁插嘴,“娘,大哥哥在學堂里很照顧我和哥哥,所以我們請他來家里。”

  “好,嬸嬸給你們做!”

  奚寧點頭,兩個孩子多個玩伴是好事,而且這還是至親,奚寧自然不會拒絕他們的要求。

  昨日的蛋黃酥還有一盒,她讓忍冬拿出去分給幾個孩子吃,自己則進了廚房。

  莊子上的草莓還有一些,加上其他野莓熬成果醬,她準備做蛋糕。

  烤箱是現成的,除了打奶油吃力些,蛋糕做起來很簡單。

  烤制期間,奚寧還做了個簡易版的缽缽雞,各色蔬菜肉菜浸泡在紅油湯底中,吃起來又辣又過癮。

  她怕裴琪裴玥吃不慣,還特意做了微辣版的,然而兩個小團子是火鍋店的常客,對吃辣早就習以為常了。

  “嬸嬸,我們能吃的,我和玥玥常和我爹去火鍋店,就連我娘也去過幾次呢。”

  林氏到底是忍不住饞嘴,偷偷去過幾次,只是不敢讓安陽郡主知道,多數時候是裴荀給她打包回來。

  奚寧不在的這五年,大房不僅沒將她忘記,還記得越來越深。

  若說這國公府誰最盼著裴昭將人娶進來,大房說第一,沒人敢說第二。

  這一家子吃貨,最想讓奚寧進府了。

  幾個小團子埋頭苦吃,還是奚寧特地囑咐過留點肚子吃蛋糕,幾人才住了嘴。

  不過等蛋糕出來,他們才知道聽嬸嬸的話有多重要。

  “真好吃,娘一定也喜歡。”

  裴玥吃完一塊舔舔嘴唇,想到了林氏,他們每次出來都會給林氏帶吃食,如今吃到好吃的,又惦記起來了。

  奚寧幫她擦了擦嘴角的奶油,溫柔的說道,“等走的時候給你娘帶著。”

  五年前林氏吃炸雞上癮的事她還記著呢,只要是吃貨就是一家人,她最喜歡自己的食物有人喜歡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