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嬌嬌外室一哭偏執權臣心顫了 > 第80章 奶奶?
  阿宴不喜歡別人觸碰,躲開了他的手,徒留弟弟被裴琪揉捏。

  “鍋鍋......放開洛洛。”

  樂樂白胖的臉被揉成了小面團,裴琪玩夠了才不舍得放開他。

  “以后在學堂哥哥罩著你們!”

  這兩個可是他的親弟弟,誰也不能欺負。

  裴琪說完,學堂中其他孩子眼神都有些閃爍。

  他們本來看不上阿宴和樂樂,裴昭和奚寧未成親,算起來兩個孩子還是私生子,如今跟他們上同一個學堂,他們心中頗有怨言。

  不過有裴琪的警告,他們也不敢在明面上表現出來,但背地里卻相約一起孤立他們。

  阿宴和樂樂去了學堂的消息第一時間就傳到安陽郡主的耳中,兩個孩子長這么大她還沒見過呢。

  安陽郡主坐不住了。

  下了學,裴琪跟在兩個小團子身邊,磨磨唧唧不想走。

  “阿宴樂樂,哥哥跟你們一塊回家唄,我好久沒吃嬸嬸做的菜了。”

  別看他已經是八歲的大孩子,可吃貨的毛病改不了。

  他到現在還記著奚寧食物的美味。

  阿宴和樂樂當然愿意,這些天在學堂裴琪對他們很是照顧,兩個小團子都很喜歡這個哥哥。

  只是還沒等裴琪跟上,安陽郡主身邊的嬤嬤就將他叫走了。

  “小少爺,大夫人還在家里等您呢,別亂跑快回府去。”

  裴琪想反駁,怎么是亂跑呢,他就是去小叔家里罷了。

  可裴琪最害怕奶奶,嘟囔了幾句就跟著婆子離開。

  裴琪不去,兩個小團子還嘆息一聲覺得可惜,今天娘親可說了要做糖醋小排呢,哥哥沒口福了。

  不過明日可以給他帶點心,自從他們上學,娘親就會給他們準備小零食,如今兩個小團子最期待上學了呢。

  阿宴背著兩人的書包,樂樂在前面蹦蹦跳跳的走。

  “你慢著些,小心撞到人。”

  “嘭!”

  不說還好,剛說完樂樂就撞在人身上,摔了個屁股蹲。

  “哎呦,乖孫摔疼了吧?”

  安陽郡主一臉疼惜的將樂樂扶起來,小心翼翼拍了拍他屁股上的灰塵。

  樂樂一臉懵,不知道面前這老太太是誰。

  “不疼的。”

  他從安陽郡主懷中掙脫出來,往后退了一大步,表情謹慎。

  這老太太不會是娘親講的故事里的狼外婆吧,將他騙回家吃掉。

  樂樂這樣想著,眼神就更警惕了。

  安陽郡主被孫子懷疑,心口一梗。

  “乖孫別怕,我是奶奶。”

  “奶奶?”

  那個比狼外婆更可怕的存在?

  他可是聽忍冬姨姨說過,就是因為奶奶,他娘親才會跟爹爹分開五年,他做了五年沒有爹爹的小孩。

  樂樂氣呼呼的瞪著安陽郡主,“我沒有奶奶!”

  他轉身拉著阿宴,不讓他跟安陽郡主說話,“哥哥我們走,娘親說了,下學路上不能跟陌生人說話,會被抓走的。”

  “嗯。”

  阿宴附和著,一點想和安陽郡主說話的心思都沒有。

  安陽郡主心口泛疼,差點背過氣去。

  這兩個孫子跟她不親,肯定是奚寧唆使的。

  這個賤人,霸占了她的兒子不算,還教壞了她的乖孫們。

  不行!她不能再讓兩個乖孫跟著奚寧了。

  看著阿宴和樂樂匆忙離開的背影,安陽郡主瞇了瞇眼睛。

  兩個小團子到家時奚寧剛做好飯,最近鋪子的生意走上正軌,她拿出手環里一部分種子給劉老漢去種。

  這些果蔬作物都已經在江南種過,所以她拿出來并不會惹人懷疑。

  這幾年雖然沒再發生災害,可周朝百姓的日子并不好過。

  吃飽穿暖依然是百姓們最樸素的愿望。

  奚寧想要扳倒八王,需要的不僅是靠山,還有財力。

  糧食和鋪子就是她發家的資本。

  不過這事不急于一時,想要扳倒八王,最快的方法就是投靠太子。

  正好裴昭是太子嫡系,他們天然就是盟友。

  奚寧揮走腦中的雜思,探頭看了眼兩個小團子。

  “你們今日怎么回來這么早?”

  不說阿宴,就樂樂這調皮的性子,哪天不在外面玩累了才回家。

  樂樂皺著小臉,扒著自家娘親的腿,可憐巴巴的告狀。

  “是奶奶找我們了,我和哥哥不想理她就趕緊回家來了。”

  “奶奶?”

  奚寧臉上的笑容一僵,安陽郡主竟然來找孩子了。

  “嗯,娘,奶奶不會要把我們抓走吧,我不要離開娘親!”

  樂樂不想離開娘,緊緊抱著奚寧的大腿。

  阿宴雖然沒說話,但眼中也含著擔憂。

  奚寧心一疼,連忙將兩個孩子摟在懷里。

  “不會的,娘親不會讓她把你們帶走。”

  兩個孩子就是她的命,誰也不能將他們帶走。

  聽到奚寧的保證,小團子們稍稍放心,樂樂情緒來得快去得也快,這會兒聳了聳小鼻子,嘴饞的開口。

  “娘親,我們可以吃飯了嗎?”

  “可以了,先去洗手!”

  奚寧笑著點了點兩個兒子的鼻尖,自己跟忍冬一起把飯菜端上桌。

  剛擺好碗筷,裴昭也回來了。

  奚寧心里有氣,見他進門也只是撩起眼皮看了一眼,連聲招呼都沒打。

  裴昭腳步一頓,不知自己又是哪里惹到了她,明明早上離開時還好好的。

  “你娘怎么了?”

  趁著奚寧去盛飯,裴昭悄悄問兩個兒子。

  樂樂小手捂著嘴,偷偷跟爹爹說。

  “娘可能是生奶奶的氣了。”

  “奶奶?你好好跟爹爹說說。”

  聽到有關安陽郡主,裴昭的表情嚴肅了下來。

  他娘有多難纏,沒有人比裴昭更清楚。

  樂樂就把今日跟安陽郡主見面的事告訴了裴昭,他添油加醋說得很是嚴重,還特意把自己的猜測也說了出來。

  “爹爹,你跟奶奶說,我們不想跟娘親分開,讓她別再來找我和哥哥了好不好?”

  裴昭點頭,“好。”

  他知道小團子嘴里的話有夸大的成分,可裴昭了解他娘,安陽郡主既然找到了阿宴和樂樂,一定存著把兩人帶走的意思。

  他和阿寧好不容易和好,安陽郡主的做法簡直是火上澆油。

  安陽郡主回到府中,就吩咐心腹嬤嬤,“藥你已經準備好了嗎?”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