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嬌嬌外室一哭偏執權臣心顫了 > 第78章 破綻
  奚記鋪子里全是人,崔大娘子眾目睽睽之下被趕出來,羞得她直想找條地縫鉆進去。

  奚氏這個賤人,她怎么敢!

  那些瞎了眼的婦人也是,全都向著奚寧,看著她出丑。

  崔大娘子恨恨啐了一口,扶著丫鬟的手低頭快步離開。

  這會兒她身子骨不弱了,走得比誰都快。

  “嘭!”

  轉角沒注意,崔大娘子一下子就撞人身上。

  “你怎么看得路,不長眼......”

  “蕓兒?”

  崔大娘子剛要破口大罵,就聽到頭頂熟悉的聲音。

  “二......二爺?”

  眼前的男人不是裴鈺是誰!

  她生生將口中的怒罵憋回去,臉色漲紅,還要硬流露出羞澀的表情。

  “怎么是您啊,我前幾日去國公府,茹兒還說您去游學了,看來那丫頭也不知道您的行蹤,這妻子當得可不合格。”

  崔大娘子掩著唇,似是在打趣,可句句都是挑撥。

  這樣的話她說了不少,以前還未嫁人時,她就跟裴鈺說些似是而非的話,多是吐槽崔氏,讓裴鈺對崔氏印象很不好。

  以前裴鈺還不覺得,只以為崔大娘子是性子單純,可如今變了心性,開始懷疑十幾年前的事,裴鈺就看出了破綻。

  “我正要回府,茹兒這些年孝順母親操持家里,有她在我很放心。”

  他這是替崔氏出頭,崔大娘子嘴角的笑一僵。

  怎么回事,裴鈺不是很厭惡崔氏嗎?怎么還會替她說話?

  崔大娘子不知道是哪里出了問題,心里一片慌亂。

  她現在能抓住的只有裴鈺了。

  “二爺說的是,茹兒雖然性子野,但嫁人了畢竟會收斂些,等哪日我們姐妹遇見,我會好好勸她給二爺生個孩子。”

  “嗯。”

  崔大娘子本來想繼續上眼藥,可裴鈺卻不接話,聽到她說勸崔氏生孩子,裴鈺心中有些意動。

  他確實該有孩子了。

  想到阿宴跟樂樂,裴鈺有些心熱。

  他迫不及待要回府,自然沒有耐心繼續跟崔大娘子閑話。

  “我還有事先走了。”

  “哎!二爺!”

  裴鈺身高腿長,幾步就將崔大娘子甩在身后,她揮著手喊了半天愣是沒讓人回頭。

  身邊的丫鬟扶著她,小心翼翼的說道,“夫人,咱們也回去吧?”

  今日夫人出了這么大的丑,老爺那么好面子的人知道了肯定不會放過她。

  聽到小丫鬟的話,崔大娘子臉色一白。

  “今日發生的事你給我爛肚子里,若是傳出去,我定打斷你的腿!”

  小丫鬟心顫,那鋪子里的都是各家夫人貴女,她閉嘴有什么用,大家都看在眼里,只要老爺在外面行走,早晚會知道的。

  小丫鬟知道崔大娘子這是要拿她出氣,只覺得眼前一片昏暗。

  ......

  裴鈺回了府里,先在安陽郡主那坐了一會兒。

  她生了三個孩子,除了裴荀聽話些,其他兩個兒子沒一個省心的。

  從安陽郡主那出來,裴鈺就往二房去。

  他剛進府崔氏這邊就收到了消息,同時收到的還有裴鈺昨日留宿城南,今日又撞到了崔大娘子。

  下人看她的眼神有些可憐,丈夫半年不著家,回了京不先找夫人,竟去弟弟那睡。

  而且如今崔大娘子也回了京城,日后哪里還有他們家夫人的容身之地。

  崔氏臉上淡定,但寬袖中拳頭已然攥緊。

  她咽下口中的苦澀,輕聲讓下人退下,“我知道了。”

  裴鈺回來,院子里只有幾個灑掃的婆子,以往他很少回府,可每次崔氏都會在二門外等他。

  那女人性子野,可在他面前卻溫柔聽話。

  裴鈺心尖有些疼,以前忽視的細節全都涌現了出來。

  他虧欠了崔氏太多。

  “你家夫人呢?”

  進了內室都沒看到崔氏,裴鈺四處打量問旁邊的小丫鬟。

  小丫鬟一臉為難,又不敢不答,“夫人說身子不舒服,去了廂房休息,就不打擾二爺了。”

  “不舒服?我去看看!”

  裴鈺倒沒懷疑小丫鬟的話,實在是崔氏往常太聽話懂事了,那個女人眼中只有自己,裴鈺真以為她是怕打擾自己才去的廂房。

  “開門。”

  裴鈺沒推開門,出聲喚道。

  崔氏手抓著被子,唇抿成一條直線。

  “我累了,有什么事明日再說吧。”

  反正裴鈺不會在府中過夜,她現在不想見他。

  “崔茹。”

  裴鈺擰眉,喚了幾聲里面都沒回應,心急之下他低聲讓下人去拿鑰匙。

  外面沒了動靜,崔氏以為他已經離開,抓著被子的手放松,癡癡的盯著床幔。

  這是她第一次拒絕裴鈺,以往的十年間,兩人相處的機會不多,所以每次崔氏都精心準備小心對待,可裴鈺對她只有冷淡不耐煩。

  崔氏自嘲的苦笑,裴鈺又不喜歡她,怎么會耐心對她呢,就像現在,只是出聲喚了幾句,她沒反應裴鈺就不再繼續。

  他們兩人從來都是她在維系關系,她放手了,兩人之間的聯系就斷了。

  崔氏眼角劃過一抹清淚,想要用帕子擦拭,身前就多了一片陰影。

  “哭什么?”

  裴鈺低頭看著她,女人已經不再年輕,尤其這些年的獨居煩悶讓她眉眼間多了愁緒,崔氏原本活潑的性子早就消失不見。

  正如裴鈺所說,她得到了裴家二夫人的身份,但相應的崔二娘子的鮮活也磨滅在時光里。

  裴鈺的聲音驟然在耳邊響起,崔氏一驚,想要起身,被他伸手按住。

  “不舒服就好好躺著,起來做什么?”

  裴鈺坐在她身邊,指腹將她眼角的淚抹去,這還是他第一次離這么近看崔氏,裴鈺心中有些恍惚。

  崔氏以前長這樣嗎?

  那個記憶中的小姑娘又和她有幾分相像?

  他眼中迷茫,崔氏卻以為裴鈺是透過她看到了崔大娘子,原本心中燃起的希望也驟然被熄滅。

  崔氏拂開他的手,人往床里面縮了縮,“我身上有疾,二爺還是離遠些比較好。”

  她聲音冷淡,裴鈺心里有些不自在,低頭看著她的臉,突然開口。

  “十五年前,救我的人是不是你?”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