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嬌嬌外室一哭偏執權臣心顫了 > 第77章 奚寧打臉
  “二哥怎么這個時候來了?”

  裴昭穿著家居服,雖束著發但明顯看得出凌亂。

  裴鈺也知這時候打擾,可他不敢回府,別處又不想去,只能來弟弟這。

  “陪二哥喝一杯?”

  裴昭擰眉,“阿寧不喜歡。”

  裴鈺手微頓,心中閃過一抹羨慕。

  他這個弟弟多驕矜的性子,現在奚寧的喜好就能讓他乖乖聽話。

  裴鈺低頭嘴角勾起自嘲的笑,他也有過的,當初新婚,崔氏也企圖管過他。

  他當時怎么說的來著?哦,想起來了。

  他說啊,“你費盡心思嫁過來,得到的只會是裴家二夫人的身份,其他的我都不會給你。”

  裴鈺口中苦澀,仰頭飲盡杯中的酒。

  他現在真的怕崔氏就是當年的人,這讓他如何面對冷落的這十年。

  裴昭知他心里苦,也不說話,就坐他身旁看著他喝。

  裴鈺酒量好,這一喝就到了深夜,最后是裴昭讓人將他抬進屋里的。

  他喝醉了,口中還念叨著崔氏,“茹兒,是我錯了,你原諒我好不好......”

  裴昭面無表情的抻開被子蓋在他臉上,眼不見為凈。

  回到房里,奚寧迷糊著摟住他的腰,依戀的在他胸前蹭了蹭,“怎么這么晚?”

  裴昭輕揉著她的頭,越發慶幸自己和阿寧還有和好的機會。

  “他自作自受罷了,不用管他。”

  他將懷中的女人抱得更緊,安撫的拍了拍她,“睡吧。”

  奚寧本就困得難受,在男人低沉的聲音中漸漸睡去。

  次日她做好早餐,裴鈺揉著酸脹的眉心不好意思的出現在餐桌上。

  “叨擾弟妹了。”

  奚寧輕笑,“加一雙筷子的事,說不上麻煩。”

  她就是好奇是什么事讓裴家二爺愁成這樣,從嶺南匆匆回京卻連家門都不進。

  想起裴昭說的自作自受,奚寧不著痕跡的打量了他一眼。

  看來有八卦。

  吃完飯奚寧就帶著忍冬去鋪子里,雖然開業已經將近一個月,但奚記珠寶的生意依然火爆。

  奚寧一出現,鋪子里的客人就爭相跟她打招呼。

  “奚姑娘來啦,幾日不見,姑娘又漂亮了。”

  “那可不,咱們奚姑娘本就傾城國色,如今又有裴三郎的寵愛,可不是越來越嬌艷。”

  奚寧的身份在京城已經是半公開的秘密,若是以前這些貴婦小姐還看不上奚寧外室寵妾的身份,不愿跟她結交,那現在光憑奚貴妃的外甥女的身份就夠她們巴結了。

  奚寧笑了笑,沒因眾人的諂媚而驕傲,她讓掌柜的將今日的新品擺出來,立馬就轉移了夫人小姐們的視線。

  “這又是什么首飾?”

  只見那托盤中擺著各式圓形的小盒子,表面鑲著各色的琉璃寶石,流光溢彩很是好看。

  奚寧拿起一個從中間打開,就看到里面是一塊玻璃鏡子。

  “夫人們之前說想要玻璃鏡子,這不,我讓師傅做了新的花樣,這小鏡子攜帶方便,日常補妝整理儀容最合適了。”

  夫人們都是懂行的,聽奚寧這樣一說就明白了這小鏡子的妙處。

  “還真是,我就缺這鏡子呢。”

  “我也要一塊!”

  不管是琉璃還是玻璃鏡都是稀罕物件,別看小但價格可不便宜,一塊就得上百兩銀子。

  可這依然阻擋不了眾人購物的心,不一會兒這柜架上的鏡子就賣光了。

  人群中崔大娘子看著奚記火爆的生意,眼中盡是垂涎。

  她剛粗略算了算,光賣鏡子,奚寧就賺了將近三千兩銀子。

  三千兩啊,她們宋家所有資產加起來都沒三千兩。

  若這銀子是她的,她還忍那宋庵做什么。

  崔大娘子心里閃過貪婪,臉上掛著溫婉的笑,嬌嬌柔柔的走過去。

  “奚姑娘。”

  “您是?”

  看到崔大娘子的臉,奚寧眼睛不由得瞪大,這不是裴二夫人崔氏?

  可這性子完全不同。

  奚寧自己就生了雙胞胎,心里已經猜出她是誰。

  “我是你家二嫂的姐姐,之前在西南,剛進京沒幾日,你叫我一聲蕓姐姐就好。”

  奚寧自然不會叫,先不說她和崔氏也不過就見了一次,還是不好的回憶,就說這位崔大娘子,雖然面上溫柔,可奚寧卻對她并無好感,總覺得那表情很假。

  她只是微微點頭,一點熱絡都沒有,崔大娘子吃了個冷釘子,表情差點維持不住。

  可是想到自己的目的,她還是強撐起笑臉。

  “說起來咱們兩人還是親戚,我初來京城認識的人少,想買些珠寶首飾也沒人幫忙相看,知道奚記是妹妹開的,我就知道找妹妹準沒錯,姐姐平日參加宴會的場合多,妹妹幫姐姐挑挑?”

  崔大娘子說完,奚寧招來了掌柜的,“崔大娘子想看可以讓秦掌柜幫忙挑,她畢竟是專業的。”

  這是一點也不想跟她扯上關系啊,崔大娘子咬碎了銀牙。

  “好。”

  有掌柜的接手,奚寧也空閑了下來,正好旁邊有相熟的客人喚她,奚寧也就沒注意這邊。

  只是她剛走,崔大娘子就讓掌柜的把鋪子里最火的樣式都給她拿出來。

  “我是你家奚姑娘的親戚,這首飾你給我送到宋府上。”

  “這......”

  掌柜的做不了主,但剛才奚寧和崔大娘子‘相談甚歡’的樣子她還是看在眼里的。

  “沒事,你盡管去送,我來跟奚妹妹說。”

  崔大娘子自覺捏準了奚寧的命脈,她回了京城裴昭都沒提娶她,還是安置在外面,奚寧肯定是想嫁進國公府的。

  自己是她二嫂的姐姐,奚寧想進府可不得巴結著她。

  只是崔大娘子的得意沒持續多久,奚寧和客人說完話就走了過來。

  秦掌柜看到她儼然看到了救星,連忙將崔大娘子的要求跟她說了。

  奚寧面無表情的聽完,然后盯著崔大娘子看了半晌,直把崔大娘子看得臉熱。

  “妹妹......你這是什么眼神?”

  “沒什么,就是第一次見臉皮這么厚的,我開門做生意可不是讓阿貓阿狗上來打秋風的,以后攀親戚可認準了,別賴錯了人。”

  “秦掌柜,打出去!”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