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嬌嬌外室一哭偏執權臣心顫了 > 第73章 折磨
  “大膽!”

  長樂郡主猩紅著眼,睚眥欲裂,她最痛恨聽到的就是‘臟’字。

  五年前淪落乞丐窩是她的噩夢,那晚的腥臭味還停留在鼻息,只要想起來長樂郡主就發瘋。

  林靖看著她痛苦的模樣,眼底浮現一抹爽快。

  痛吧!恨吧!

  怎么能讓他一個人痛苦。

  林靖不顧長樂郡主的大叫,冷著臉扒著她的衣服。

  長樂郡主到底是女人,被八王嬌寵著長大,平常人哪敢這樣對待她。

  林靖冷著臉,鄙夷的眼神像看一只臭蟲,長樂郡主越掙扎他越是痛快。

  “啪!老實點,再亂動我就將府里最低賤的下人都喊來,讓他們看看高高在上的長樂郡主是什么模樣!”

  林靖一巴掌扇過去,長樂郡主懵了。

  “唔!你......敢!”

  她紅著眼,滿臉的恨意。

  不過是個卑賤的侍郎之子,如果不是自己失了名聲,怎么會嫁給他。

  她被堵著嘴說不出話,可眼神已經表露了她的心思。

  林靖的戾氣更盛,手指挑起長樂的下巴緊緊捏住。

  “郡主看不起我?嗯?”

  他本該有大好前途,大好姻緣,就因為林家身份低微,無法反抗八王的命令,他的后半生就被迫犧牲。

  憑什么?

  他不好過,這個賤女人也別想!

  林靖不等長樂郡主回答,拿起桌上的紅燭。

  長樂郡主感受到危險,瘋狂的后退,原本痛恨的眸子也盛滿驚恐。

  “唔......你別過來......”

  林靖的樣子讓她想到了五年前,那晚的乞丐們就是這樣對她的。

  長樂郡主眼前暈眩,身子止不住顫抖。

  可她的求饒并沒讓林靖心軟,他眼中滿是譏諷,“郡主不是很喜歡,我滿足你!”

  ......

  這一晚長樂郡主終于明白什么是地獄酷刑,比起林靖的折磨,五年前的欺辱玷污好像都成了恩賜。

  她身子如破布般躺在床上,林靖站在床邊,大紅喜服沒有絲毫褶皺,他用帕子擦著手,清雋雅致的動作又恢復了溫潤公子的模樣。

  但只有長樂知道,他這副溫潤的面皮下藏著怎樣的惡魔。

  “我一定會讓父王殺了你,一定!”

  她蜷縮著身子,顫抖著朝林靖罵道。

  “呵!好啊,我等著。”

  林靖笑著將擦完手的帕子扔在她身上,一副云淡風輕的模樣,根本不慌。

  長樂還以為自己是曾經那個被八王嬌寵的女兒,蠢貨!

  她嫁入林家已經成了棄子,只要不被折磨死,八王根本不會管她,甚至為了八王府的名聲,八王還會幫著他掩蓋痕跡。

  林靖就是想到這點,所以折磨起她來絲毫不手軟。

  果然,次日她連院子都沒能出去,兩個粗壯的丫鬟攔著她,任她再打再罵都不放人。

  長樂郡主終于明白,她的父王已經不要她了。

  除了林家,她無處可去。

  想到林靖的手段,長樂郡主眼前一黑直接暈了過去。

  ......

  奚寧回到京城休息了幾天,就開始整理生意。

  這幾年奚記跟火鍋店的生意依然火爆,宋云柳葉已經獨當一面,就連狗子也快速成長。

  她休整完見了幾人一面,宋云柳葉成了親,如今還生了個女娃娃,兩人上門時還抱著孩子。

  奚寧也是母親,就喜歡軟軟糯糯的小團子,她將阿福抱在懷里,笑著逗弄。

  “這孩子愛笑,看著就是個有福氣的。”

  柳葉性子爽利,見主子是真喜歡阿福,她臉上的笑意更濃。

  “都是拖主子的福,若不是主子當初買下我跟宋哥,我們現在還不知道在哪挨餓呢,如今有這樣的好日子真是做夢都不敢想。”

  她這話不假,宋云和柳葉都是真心實意的感謝奚寧,所以即使奚寧失蹤五年,別人都說她已經去世,夫妻兩人都沒想著吞并奚記,踏踏實實的做著生意。

  不管主子是真的去世,還是去了其他地方,他們都要將主子留下的鋪子經營好。

  奚寧知道兩人的忠心,又重重賞了兩人。

  狗子比以前更加成熟穩重,五年過去儼然是個小大人,他賺了錢將妹妹送去女學,也給家里蓋了新房子,雖然不大,但是他們兄妹的家了。

  相比宋云和柳葉,狗子對奚寧的感激更重,奚寧于他是真的救命之恩,所以在奚寧賞賜的時候,狗子說什么都不要。

  “姑娘給我這份差事,已經就是無上的恩情,做這些事都是狗子應該的,當不了賞。”

  他性子固執,奚寧無法只能換了個賞賜。

  “這是我自己做的首飾,你給妞妞拿著,小姑娘也到了打扮的年紀,你讓她戴著玩。”

  她送的是一整套琉璃的首飾,流光溢彩很是耀眼,狗子沒見過世面,但也知道這是無價之寶。

  “姑娘......這太貴重了。”

  他不敢收。

  “給妞妞的又不是給你的,拿著。”

  奚寧搬出他妹妹,狗子不再推拒了,只是跪在地上又重重給奚寧磕了幾個頭。

  “日后狗子這條賤命就是姑娘的!”

  奚寧被逗笑,自己要他這條命做什么。

  而且那琉璃都是她的玻璃廠燒出來的,她手里最不缺了。

  奚寧回到京城,就打算從這琉璃開始,用從未出現過的首飾迅速在京城打開名氣。

  奚寧手里錢多,再加上裴昭的小金庫也給了她,她在京城買下好幾個鋪子。

  不過還沒等她忙完,宮里就來了消息。

  “奚貴妃要見我?”

  宮里來的太監圓臉和善,手持拂塵笑呵呵的答著話。

  “貴妃娘娘早就想見姑娘了,這不前陣子圣上有疾娘娘沒抽出身來,現在得了空就想您入宮陪陪她呢。”

  奚貴妃在后宮最為得寵,就連皇后都比不上她,太監們自然知道該討好誰。

  這奚姑娘以前是裴昭的外室,還是從青樓里買來的,京城貴人們沒一個看得上她的。

  可現在不一樣了啊,先不說殷慕言,就說她身后的奚貴妃,奚姑娘在京城橫著走都可以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