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嬌嬌外室一哭偏執權臣心顫了 > 第71章 回京
  前后一個多月的時間,奚寧終于將江南的生意都打理清楚了。

  七月中,一家四口踏上了回京的路。

  殷慕言跟妹妹外甥分開很是不舍,抱著兩個外甥不愿放開。

  “要不讓裴狗自己走吧,你們留在江南。”

  他好不容易找到的妹妹,憑什么又被裴狗拐走。

  “哥......”

  奚寧無奈,生意都轉移到京城了,殷慕言說這些已經晚了。

  被妹妹反駁,殷慕言有些委屈,“那哥哥不在你身邊,到了京城又被他欺負怎么辦?”

  一直站在旁邊沉默不語的裴昭忍不住了,“不會有這個可能。”

  他疼阿寧還來不及呢,怎么會欺負她。

  這大舅哥是給阿寧上眼藥呢!

  不懷好心!

  “你有前科,誰知道會不會再犯呢?”

  事關唯一的妹妹,殷慕言不敢有絲毫僥幸。

  奚寧心里暖暖的,她當然知道哥哥的擔憂,不過裴昭是她選定的男人,也只給他這一次機會。

  “哥哥,他要欺負我,我就去找小姨告狀,你放心吧。”

  是哦,他們在京城還有強大后盾呢,奚貴妃可不會眼睜睜看著自家外甥女受苦。

  殷慕言勉強放下心,將兩個小外甥還給裴昭。

  “哥哥過年會回京述職,到時候若你過得不開心,哥哥帶你們回來。”

  他眼神警告看著裴昭,裴昭護住妻兒,眼神回瞪過去,“你不會有這個機會。”

  “哼!”

  裴家的船駛出河岸,一路向北,裴鈺沒和他們一起,他打算從嶺南回去。

  裴昭拍拍他的肩膀,“今年過年回來陪陪二嫂吧。”

  這些年裴鈺和崔氏從未一起過過新年,裴昭清楚他的心思,怕他日后后悔。

  “好。”裴鈺慘白一笑,臉色很難看,裴昭那日的話讓他精神差點崩潰,此時既想回京又怕見到崔氏,這樣糾結的情緒折磨的他快要瘋了。

  辭別親人,裴昭和奚寧留在甲板上,船上風大,裴昭親自拿了件披風給她穿上,身子站在她身后為她擋風。

  奚寧這些年去過不少地方,但還沒去過北邊,京城她留念的東西不多,若算起來也就蘇嬤嬤和忍冬二人了。

  “她們這些年怎么樣?”

  說起來和裴昭重逢這么久,奚寧還未問過二人的境況。

  當初她被裴昭囚禁在莊子里,蘇嬤嬤和忍冬恐怕得擔心壞了。

  “還好,就是很想你。”

  那兩人都是護主的,阿宴也是由她們帶大的,而且和奚寧有關系的人不多,作為她的貼身奴仆,裴昭對兩人很是關照。

  “那就好。”奚寧點點頭。

  夏末秋初的風景很好,幾人邊欣賞風景邊北上,路上開心了還會在床板上釣魚。

  裴昭帶著孩子們負責釣,奚寧負責做菜。

  紅燒、清蒸、水煮、烤魚,她有無數花樣,雖然都是魚,但根本吃不膩。

  不僅裴昭他們,就連同行的下人侍衛也跟著大飽口福。

  “夫人做飯可真好吃,就是不知回京后還能不能吃得上。”

  吃過奚寧做的飯,他們眼里哪還能看得上其他的。

  旁人沒膽子問,可長林這個吃貨敢。

  “等回京我會開店,到時候你們來店里吃,不僅有魚,其他稀罕菜品也不會少。”

  她現在又不缺錢,手環里的果蔬作物也都種出來,接下來就是改善大周百姓的伙食了。

  長林聽到奚寧這樣說,差點高呼出聲,“夫人真好!我家三爺能娶到您簡直就是他上輩子修來的福分!”

  他悄悄拍了波馬屁,奚寧臉熱,小聲嘟噥,“還沒娶呢。”

  裴昭耳尖,伸手拉住她的手腕,“回去就成親。”

  ......

  裴家的船在九月中終于到了京城,國公府的人一早得了消息在碼頭等著,然而裴昭連理都沒理,讓車夫將馬車駛到梧桐街。

  樂樂這是第一次到京城來,坐在馬車里時不時就掀開車簾往外看。

  裴昭和奚寧都沒攔著他,說起來,離開京城五年,奚寧自己都對京城很好奇。

  馬車駛的不快,走到城中速度更是降下來。

  車夫的聲音從外面傳進來,“三爺,夫人,前面有成親的隊伍,咱們要等一等。”

  “好。”

  反正家門口就在眼前,他們也不著急,愿意給新人讓路。

  樂樂聽到有人成親,表情更激動了,他直接扒開車簾,小身子往外探去,“娘,有新娘子!”

  奚寧怕他摔下去,連忙伸手抱住他,順便也看到了外面的隊伍。

  街上圍了不少看熱鬧的人,眾人的聲音也傳了進來。

  “不愧是長樂郡主,成親都是十里紅妝,真是讓人驚嘆。”

  “哼!什么郡主,不過是個人盡可夫的蕩婦罷了。”

  “你......你說這話不怕被八王聽到掉腦袋?”

  “怕什么?當初她被乞丐們睡的時候,大家不是都看到了,真臟,就是不知道滋味怎么樣了。”

  馬車靠近外圍,幾人聲音不大,估計是覺得傳不到八王府人的耳朵里,所以說話也沒有顧忌。

  奚寧本來在聽到是長樂郡主時,心中的恨意就已經浮現出來,只是那些人后面的話讓她滯住。

  長樂郡主被乞丐們糟蹋......

  這怎么可能?

  不過她忽然想到了什么,裴昭之前跟她說已經為她報仇,難道是他做的?

  奚寧轉頭望向他,裴昭正給阿宴倒水,面對奚寧的疑問他絲毫沒有心虛,只說了一句,“她活該。”

  長樂差點要了阿寧的命,他只是找些乞丐毀了她的清白,已經是便宜她了。

  奚寧抿唇,心底的快意都要壓抑不住,“嗯,她活該!”

  若是可以,她更想自己報仇。

  原身的仇加上她的,八王跟長樂都要償命!

  裴昭感受到她突然的恨意,伸手握住她的手,燥熱的手心輕柔的安撫著她。

  “你想做什么盡管去做,我會永遠站在你身后,保護你。”

  裴昭不會說情話,可每一句話都發自肺腑,奚寧心中一暖,周身的恨意也漸漸消散,她回握住裴昭的手,應下了他的保證。

  “好。”

  此時新娘的花轎中,長樂郡主被繩子緊緊捆住,嘴里塞著白布,眼中布滿猩紅。

  她手腕都被繩子磨破,卻依然沒放棄掙扎。

  她要等裴昭娶她,旁人都不配讓她嫁!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