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嬌嬌外室一哭偏執權臣心顫了 > 第68章 烤肉
  奚寧臉熱,掙脫掉殷慕言的手,“不早了,兩個孩子要餓了,我去做飯。”

  她出了房門,用手扇了扇臉頰的燥熱,深呼一口氣。

  只是她剛扇了兩下,旁邊就躥出來一個黑壯的漢子。

  “弟妹,你跟裴兄弟和好了吧?”

  朱城這人別看性子大大咧咧,可極其八卦。

  裴昭大張旗鼓將他調來,就為了追媳婦,他可抓耳撓腮想聽墻角想了半天。

  奚寧被他嚇了一跳,連連往后退了兩步,腰身被人扶住才站穩。

  裴昭低沉的聲音響在耳邊,“她膽子小,別嚇她。”

  朱城一臉憨厚的撓撓頭,“對不起了弟妹,我不知道會嚇到你,老哥在這給你道歉。”

  奚寧搖搖頭,她能看出朱城沒有壞心。

  后腰貼著男人滾燙的掌心,奚寧推開他匆匆進了廚房。

  人沒了身影,裴昭才收回眼神。

  朱城憨笑著打趣他,“怪不得裴兄弟護得緊,弟妹果然傾城之姿。”

  郎才女貌神仙眷侶,就連他這個大老粗見了都要稱一聲般配。

  裴昭眼底藏著笑意,他喜歡奚寧,從來不是因為她的容貌。

  只是這些肉麻的話,他只想跟阿寧說。

  家里多了客人,奚寧準備的食材也多了。

  前幾日莊子上剛送來新鮮菜蔬,還有一頭野豬兩扇牛羊肉,正好用來做烤肉。

  烤盤和爐子是現成的,她本來想在開一家烤肉店,所以打了鍋爐準備給殷慕言和樂樂嘗嘗,沒想到先便宜了裴昭他們。

  奚寧皺了皺鼻子,雖是埋怨但并沒有不耐。

  有丫鬟廚娘幫忙,肉菜很快就準備好。

  她在菜園里掐了兩筐生菜,又洗了些草莓葡萄等水果一起送過去。

  男人們都不怎么愛吃果子,可看了這紅彤彤的草莓,口中就已經不自覺分泌唾液。

  兩個小團子被丫鬟抱過來跟裴昭坐在一起,他們都是吃過草莓的,不過阿宴還沒吃過葡萄。

  樂樂給他挑了串最紅的,剝了皮塞進他嘴中。

  “哥哥,甜嗎?”

  葡萄酸甜的汁水在口中迸開,阿宴眼睛亮亮的點頭,“甜。”

  不管是草莓還是葡萄,都是他從未吃過的呢。

  樂樂嘿嘿一笑,又剝了一顆給裴昭,“爹爹也吃。”

  裴昭低頭含住,摸了摸兒子的頭,“謝謝樂樂。”

  “咳咳!我的呢!”

  殷慕言看著他們父慈子孝的模樣,心里的酸水都要溢出來了。

  臭小子,也不看是誰將他拉扯大的,有了爹就忘了舅舅。

  樂樂見舅舅臉皺成苦瓜,趕緊從座位上下來,抱著葡萄騰騰爬上他的大腿。

  “爹爹替舅舅嘗過了,是甜的,這些都給舅舅吃。”

  “咳咳!你給裴狗...不是,給你爹吃是為了讓他給舅舅嘗味道?”

  殷慕言抱緊自家外甥的小身子,得意的看向裴昭,嘴里的話很是欠打。

  樂樂不懂他們大人間的爭風吃醋,認真的點頭,“當然,樂樂最喜歡舅舅了。”

  殷慕言的苦瓜臉立馬笑成菊花,抱著小外甥狠狠親了一口。

  “舅舅也最喜歡樂樂...還有阿宴!”

  他是好舅舅,兩個外甥要一碗水端平。

  朱城吃著草莓,眼神滴溜溜的看著他們,尤其同情的看了眼裴昭。

  裴大人,有點可憐啊!

  不過,他很快就不可憐了,奚寧的烤肉擺上桌了。

  幾人炙肉吃過不少,尤其朱城在外行軍打仗,就地取材烤肉是家常便飯,但這種形式的還是第一次。

  而且,這些青菜蘑菇什么的竟然也能烤嗎?

  奚寧給他們準備了醬料,干濕都有。

  世家貴族吃香料的不少,只是都是作為煮茶用,蘸著烤肉吃還是頭一回。

  厚切的五花在鐵板上滋滋冒油,烤的表皮焦黃蘸著醬料再裹一片蒜,用生菜包著味香又解膩。

  矜貴的裴家三郎也不嫌吃相不文雅了,裹著生菜葉子一口接一口。

  幾人都是胃口大的,烤的都不夠他們吃的。

  “哎,這是我的,裴狗別搶!”

  殷慕言將奚寧給他烤的牛肉粒夾在自己盤子里,炫耀的朝裴昭晃了晃。

  哼哼,他再得意有什么用,阿寧是他妹妹,還不是向著他。

  裴昭抿著唇,回頭看向奚寧,手扯了扯她的衣袖,“阿寧,我也要。”

  “噗嗤!咳咳!”

  朱城從沒想過自己竟然能看到這煞神撒嬌,真是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裴昭一個眼刀丟過去,朱城連忙低頭,默默吃著手里的肉。

  他閉嘴!

  奚寧也被他纏得無奈,這人現在變了個樣子,無賴的不行。

  可偏偏她還無法拒絕。

  “知道了。”

  說著,她又夾了幾顆牛肉粒放在鐵板上。

  裴昭目的達到,得意的瞪了回去。

  殷慕言氣哼哼的不看他,女大不中留,他忍!

  這頓烤肉吃得幾人肚大腰圓,吃完還有草莓汁解膩,一頓飯下來直把朱城給羨慕壞了。

  “早就聽聞弟妹手藝好,我還以為是京城的人夸大,真吃了才知道是世間僅有的美味。”

  他沒去過京城,可奚記火鍋的名聲是聽過的,朱城這大老粗已經完全被她的廚藝折服了。

  臨走前,他還趁沒人拍著裴昭的肩膀,“裴兄弟,你可得好好對弟妹,不然別說是殷兄弟,就連我老朱都不愿意你的。”

  他還想著以后去裴家蹭飯呢,裴昭可得給他爭氣一點。

  “我知道。”

  送走了朱城,殷慕言的眼神就已經在趕裴昭了。

  “怎么?還想再蹭一頓?”

  裴昭沒看他,看向奚寧。

  奚寧耳熱,“等你回京時我跟你一起走,這些日子我還要忙著交代生意。”

  她在江南有不少土地和鋪子,而且玻璃鋪子還要開,奚寧有的忙。

  裴昭不想跟媳婦分開,眼巴巴的看著她,“那我也留下來?”

  “別!我們殷家廟小,可沒有你落腳的地方。”

  殷慕言伸手已經摸過雞毛撣子,阿寧愿意是阿寧的事,他可不能容忍自己眼皮子底下裴昭登堂入室。

  裴昭知道自己想要留宿是不可能了,他摸了摸鼻子看向兩個小團子,“你們呢?要不要跟爹爹回去?”

  阿宴和樂樂一人抱了條奚寧的腿,齊齊搖頭,“爹爹自己回吧。”

  他們又不是不受歡迎的小孩,跟爹爹可不一樣。

  裴昭:“......”

  好,他走!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