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嬌嬌外室一哭偏執權臣心顫了 > 第67章 難搞的大舅哥
  “裴昭你到底要怎樣?”

  奚寧被逼到極限,如今的處境和五年前差不了多少,甚至還多了兩個被他拿捏的軟肋。

  裴昭胸口悶疼,若是可以,他也不想逼阿寧,只是這女人心狠又冷情,不抓緊點她早晚要飛走。

  “跟我回去。”

  奚寧松開兩個孩子,讓丫鬟將他們帶走,她看向裴昭,眼神前所未有的嚴肅。

  “你知道為何五年前我寧死也要逃離你嗎?”

  裴昭抿唇,眼中閃過一抹疑惑。

  他不懂。

  奚寧嘴角勾起自嘲的笑,“你看,過了五年你還是沒明白,裴昭,不是你想要我就要給,我是人,我也有選擇的權利。”

  她承認,裴昭是不可多得的男人,可就因為他太好,她才不敢要。

  五年前,她的身份只是裴昭的外室,安陽郡主憎惡她,京城的人也鄙夷她,即使裴昭堅定的站在她這邊,可奚寧知道自己的性子。

  她前世從孤兒逆襲成科學院的教授,自尊心是遠超常人的,若讓她禁錮在京城的圈子里,她會瘋。

  她希望自己是能平等的站在裴昭身邊,而不是做他的附庸,可裴昭卻一直沒明白。

  他生來就高高在上,自然不會理解她隱秘的自卑和糾結。

  奚寧深呼了一口氣,第一次將自己的心剖開給他看。

  “想要我回去可以,但你要做出改變。”

  “怎么改?”終于等到奚寧松口,裴昭迫不及待的問道。

  “第一,不許再強迫我,尤其不許用兩個孩子做威脅。”

  阿宴和樂樂是她的命,裴昭的做法只會將她越推越遠。

  “好。”

  只要阿寧不走,他什么都答應。

  “第二,處理好你惹的麻煩,五年前若不是我哥恰好出現,你現在見到的早就是一抔黃土。”

  奚寧臉色并不好看,想到五年前發生的事,她心底還有后怕。

  即使裴昭再厲害,也不可能面面俱到,只是重回京城,她遇到的阻礙不會少,尤其是和八王的深仇大恨。

  奚寧不求裴昭護住她,至少保護好兩個孩子。

  裴昭觸及她的眼神,心中一疼,以前是他太自負輕敵,讓她受傷,以后不會了。

  他抓住奚寧的手,向她保證,“只要我還有一口氣,就不會讓你和孩子們受委屈。”

  “嗯。”

  奚寧沒有抽回手,任由他抓著,裴昭心中一喜,“阿寧,你是不是答應我了,永遠不會再離開我了對不對?”

  奚寧扶額,兩個孩子都在他手里,她不答應能行嗎?

  可看到男人開心的臉,她的小情緒又上來了。

  “看你表現!”

  “好~”裴昭握著她的手,笑得傻里傻氣,奚寧移開眼不想看,省得被他傳染了傻氣。

  殷慕言掙脫朱城的手跑進來,就看到裴昭抓著奚寧的模樣。

  “干嘛呢,別動手動腳!”

  殷慕言猛地分開兩人,將妹妹拽到身后,一臉警惕的盯著裴昭。

  “裴大人不是說要放阿寧走嗎,這又是什么意思,出爾反爾?”

  無恥裴狗,他殷慕言真是瞎了眼,以前還仰慕他。

  殷慕言怒瞪他,裴昭也不惱,恢復了那副清風霽月的模樣,“哥,以前是我做錯了,日后我會好好待阿寧的。”

  “什么哥?我承認了么,阿寧又不想嫁你......”

  他梗著脖子還想繼續罵呢,手心突然被撓了撓,殷慕言滿口的咒罵就這樣哽在喉嚨里。

  他后知后覺回頭,就看到自家妹妹心虛的眼神。

  殷慕言:“!!!”

  “是不是裴狗又威脅你?阿寧別怕,我進京找小姨,讓她給你做主!”

  他就不信了,裴狗真能一手遮天不成。

  奚寧輕咳,“哥,他畢竟是阿宴和樂樂的爹。”

  “呵呵,這江南想給樂樂當爹的能從府衙排到嶺南,他算什么!”

  殷慕言就是看不上裴昭,欺負了他妹妹的人就該以死謝罪。

  裴昭頭大,媳婦都搞定了,卡在了大舅哥這里。

  明明之前殷慕言還經常跟他書信來往,信中兩人交談甚歡,怎么現在變成了死敵一樣。

  “他們再好也不是親的,哥哥可有問過阿宴和樂樂的想法,他們會不會同意?”

  裴昭搬出兩個孩子,殷慕言詞窮了。

  他小聲嘟囔著,“怎么會不同意,樂樂之前可是看上了顧公子呢,我看顧家就不錯,阿寧嫁進去不用受惡婆婆的苦,顧瑾安也不敢納妾,沒人給阿寧委屈。”

  他心里還氣安陽郡主跟長樂讓奚寧受的罪,他的妹妹,旁人有什么資格挑挑揀揀。

  在這兩件事上,裴昭是愧疚的,他知道自己說再多也無法彌補對奚寧造成的傷害,只能靠日后的行動讓殷慕言改觀。

  “我可以入贅,阿寧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咳咳!”

  他這話成功將殷慕言噎住了,“入...入贅?你娘會答應?”

  就安陽郡主那性子,阿寧嫁進去都跟殺了她一樣,要是裴昭入贅殷家,她不得氣死。

  說實話,殷慕言爽了,他還挺想看看那老妖婆氣死的臉呢。

  “婚姻大事是我自己的,和我娘無關。”

  “哼!早干嘛去了,非得等失去了才知道珍惜,男人真賤!”

  殷慕言冷哼,奚寧悄悄提醒他,“哥你也是男人。”

  “呵呵!你哥能跟他一樣?我可不會讓自己的女人受委屈。”

  “那你倒是給我找個嫂子。”

  奚寧的話成功讓殷慕言語塞,是他不想找嗎,他十幾年前就跟人許下了終身,可惜那早早定下的媳婦還不知道在哪呢。

  “說你的事呢,別轉移話題!”

  奚寧乖乖閉嘴,裴昭確實該罵,哥哥替她出氣,她就老老實實看著就行。

  看到奚寧幸災樂禍的眼神,裴昭心頭無奈,可誰讓這是自己的媳婦跟大舅哥呢,罵兩句就罵了,只要媳婦還在就行。

  他一副任打任罵的模樣讓殷慕言像拳頭打在棉花上,根本不爽快。

  “哼!記住你今日說的話,若再敢欺負阿寧,我就是拼了命也要打死你!”

  他就這一個親妹子,裴狗最好是好好對她。

  “好。”

  裴昭看著殷慕言,話卻是對著奚寧說。

  他好不容易求來的媳婦,怎么會不珍惜。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