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嬌嬌外室一哭偏執權臣心顫了 > 第66章 逼她妥協
  奚寧兜頭被潑了一桶冷水,“你不能這樣。”

  兩個孩子就是她的命,裴昭不能分開他們母子。

  “不能?五年前你不是拋棄阿宴拋棄的很輕松,現在沒了孩子,你再嫁也容易,裴某就不耽誤殷姑娘的姻緣了。”

  裴昭陰陽怪氣,見奚寧臉色煞白,他心里的氣終于消了一些。

  但還遠遠不夠。

  “長林,送客!以后沒有帖子,不許隨便放人進來。”

  這里是江南又如何,作為大周首輔,只要裴昭想,他隨時可以調來駐兵。

  殷慕言以為自己這點人就能困住他?天真!

  奚寧還想再說什么,長林已經將兩人請走。

  殷慕言氣得破口大罵,“裴狗你無恥!阿宴和樂樂是阿寧拼盡性命生下的,憑什么讓你搶走!”

  可他再罵也得不到裴昭的回應,兄妹兩人被趕到府外,長林關上了大門,還加派了人手守著。

  “看緊些,別再讓人闖進來,不然爺生氣了,誰也保不住你們。”

  他聲音不大不小,正好被門外的兩人聽到。

  長林手心捏了把汗,心里直罵娘。

  主子跟奚姑娘置氣,這壞人都讓他當了。

  等日后奚姑娘被哄回來,自己小命還能留著嗎?

  哎,他們這當下人的,命苦!

  青竹苑,阿宴和樂樂進了府就被送到這里。

  下人給他們端來吃食,但兩個小團子擔心娘親,饒是最貪吃的樂樂都沒看桌上的飯菜一眼。

  “哥哥,我們去找娘親吧?”

  他本就跟娘親分開了半個月,還沒來得及說話呢,娘就被爹帶走了,樂樂想娘。

  阿宴也想,聽到弟弟的話,他點點頭,“好。”

  兩個小團子躲過下人,跑到主院來。

  裴昭正看著密信,知道奚寧就是殷姑娘后,他就讓暗衛將奚寧這五年的經歷調查清楚。

  看著她和樂樂在江南過得開心,還有人想要喜當爹,裴昭的臉色陰沉的能滴出水來。

  “爹爹,娘呢?”

  樂樂跑進來,在屋里轉了一圈都沒瞧見奚寧,他抱著裴昭的大腿,吭哧吭哧爬上去,一點也不怕裴昭的冷臉。

  阿宴羨慕的看了弟弟一眼,他還從未和爹爹這樣親近過。

  裴昭皺著冷酷的眉眼,手上卻托住了小團子的身子。

  “你娘不要我們了。”

  “爹爹說謊!娘親怎么會不要樂樂!”

  樂樂紅著臉大聲反駁,娘今日可說了,絕對不會不要他。

  “爹爹壞,肯定是你不讓我們見娘!”

  樂樂掙開他的手,從他懷里下來,氣呼呼的瞪著他。

  阿宴站在他身邊,跟他一起怒視著裴昭。

  “我們要娘!”

  娘親那樣溫柔,會哄他睡覺,會給他做好吃的,爹爹卻把娘藏起來。

  阿宴看他的眼神都帶了敵意。

  裴昭胸口一滯,兩個小崽子沒一個站在他這邊,即使是他親自帶了五年的阿宴。

  “回你們院子去,以后不許提她。”

  裴昭冷著臉,兩個小團子眼圈一下子就紅了。

  樂樂抹了把臉,小拳頭握得緊緊的。

  “怪不得娘不要你!我也不要你這個爹爹!”

  說完,他就轉身跑出去。

  阿宴的眼中也盡是失望,雖然沒說什么,但裴昭愣是看出他想斷絕父子關系的意思。

  裴昭本就千瘡百孔的心,又狠狠被戳了一刀。

  他還真是活得失敗。

  兩個小團子跑出去并沒回青竹苑,樂樂拉著阿宴的手,悄悄說道。

  “哥哥,爹爹不讓我們找娘,我們偷偷溜出去吧。”

  “好。”

  兩人想了半天,決定還是鉆狗洞出去。

  阿宴也沒在這住過,兩人找狗洞費了不少的勁。

  他們不知,自己的動作都被裴昭看在眼中。

  長林見兩個小主子費勁的模樣,很是替他們著急。

  “三爺,要不我去提醒一下?”

  裴昭轉頭睨了他一眼,不想承認這么蠢的人是他的屬下。

  他去提醒,不就暴露了?

  長林默默閉嘴,還好阿宴有過經驗,終于找到了出口。

  等兩個小團子消失在眼前,裴昭開口。

  “跟上去。”

  他沒法光明正大去找阿寧,但有孩子在,就不一樣了。

  奚寧和殷慕言回了府里,魂兒都丟了一半。

  殷慕言心疼妹妹,越發恨裴昭。

  “哥替你去宰了他!”

  就算拼了這條命,他也要替妹妹把孩子奪回來。

  殷慕言派人去將府上的官兵都聚集起來,打算踏平那院子。

  奚寧已經沒有力氣去攔了,裴昭最知道怎樣拿捏她。

  兩個孩子就是她的命,沒了他們,她也不想活著了。

  裴昭這樣做,不過是逼她妥協罷了。

  奚寧無聲流淚,一邊是兩個孩子,一邊是裴昭偏執的愛,她沒得選。

  “娘!”

  “娘!”

  奚寧還在憂傷中,突然聽到兩個團子的聲音,樂樂和阿宴撲過來,奚寧緊緊摟住兩人。

  “樂樂,阿宴,真的是你們!”

  她不是做夢吧?

  樂樂鼓著小臉,親昵的在娘親懷里蹭了蹭,“爹爹不讓我們見娘,樂樂和哥哥逃出來的。”

  他抱著奚寧的手臂,一副求表揚的架勢。

  奚寧捏了捏他的小臉,心里軟乎乎的。

  “樂樂和阿宴真棒。”

  “嘿嘿。”

  樂樂被夸了小臉害羞,埋進她懷中,阿宴眼睛也亮晶晶的,娘親也夸他了呢。

  兩個小團子在身邊,奚寧冰冷的心終于回暖,只是還沒等她松口氣,裴昭就從門外進來。

  “殷姑娘真是手段高明,讓兩個孩子鉆狗洞都要偷跑出來。”

  奚寧聽到他的聲音,將兩個孩子緊緊摟在懷里。

  “我是他們的娘......”

  “所以就可以不要男人?殷姑娘卸磨殺驢玩得真好。”

  奚寧抿唇,不想聽他的話。

  裴昭壓著怒火,奚寧總說自己視她為玩物,可以他看來,他才是吧,還是上趕著別人不稀罕的那種。

  裴昭心塞,卻拿她沒一點辦法,硬的不吃,那他就來軟的,已經見了人,就別想他再將人放走。

  殷家外面,殷慕言被朱城制住。

  “裴狗無恥,竟然搬救兵!”

  朱城被他罵得耳朵都要聾了,“殷兄弟,裴大人對令妹用情至深,你不必擔心。”

  “不是你妹,你當然不擔心!”殷慕言氣得炸毛。

  朱城憨厚的撓了撓頭,“我妹裴大人也看不上啊。”

  “滾!”

  殷慕言很想將這個大塊頭丟出去,可他打不過。

  他死死盯著府門,裴昭這個無恥小人,別想讓自己承認他!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