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嬌嬌外室一哭偏執權臣心顫了 > 第65章 誰也不能欺負他妹妹
  馬車在一處院子門口停下,裴昭親自抱著奚寧下車。

  相隔五年,再次被這個男人抱在懷里,奚寧渾身都不自在。

  “你...你快放我下來!”

  她掙扎著,卻被裴昭抱得更緊。

  男人眸底如墨,放開她?

  呵!不可能!

  這次就算奚寧恨他,他也不會再放手。

  兩個小團子被長林抱下車,剛要追上去救奚寧,就被長林攔住。

  “兩位小主子,你們想不想讓爹娘在一起?”

  “想!”樂樂大聲應道,阿宴也跟著點點頭。

  長林摸了摸兩人的頭,“那你們跟我走,三爺這是要哄姑娘呢,等哄好了他們就不用分開了。”

  “真的?”樂樂見長林點頭,信了他的話。

  “好,那樂樂不打擾爹爹。”

  阿宴卻不像弟弟那樣樂觀,剛才爹可是在兇娘,他稚嫩的眉頭皺起,問道,“爹會打娘嗎?”

  長林表情一滯,不愧是三爺親自帶大的,果然是洞察細節。

  “不會,三爺怎么會動手打奚姑娘。”

  確實不會動手打她,但男人想要欺負女人,有的是手段。

  ......

  奚寧被裴昭抱進房間,直接扔在了床上。

  她還沒反應過來,男人就覆了上來。

  鼻息間是熟悉的松墨香味,奚寧身子被他壓著,想躲都躲不過。

  “阿寧,離開我這些年你可曾后悔過?”

  裴昭盯著她的眼睛,不錯過她絲毫情緒。

  奚寧心尖一顫,后悔是肯定會后悔的,她舍不得大寶,可對裴昭,那份悔意并不濃烈。

  “呵!”

  裴昭看清她的眼神,心中僅存的僥幸也沒了。

  這個女人,真狠。

  他冷著臉,低頭攫住女人的紅唇,舌尖探進去霸道的在她身體里留下自己的氣息。

  奚寧被動承受著這一切,有一瞬間她甚至覺得裴昭想要將她拆穿入腹。

  女人的唇被吮吸到紅腫,眼尾氤氳著水汽,嬌艷嫵媚,裴昭的眸色漸濃,指腹揉著她的唇。

  “看,你的身體還是離不開我。”

  “裴昭!”

  奚寧臉熱啟唇,舌尖舔到他的指腹,裴昭身體硬得發疼。

  “乖乖待在我身邊,嗯?”

  他低頭咬著女人的耳垂,即使過了五年,他還是清楚的知道哪里是奚寧的敏感點。

  奚寧身子輕顫,口中聲音破碎。

  “你...你休想!”

  她好不容易逃出去,怎么會重蹈覆轍。

  裴昭眸子一冷,手上的動作也發了狠,扯開她的衣帶。

  “唔!”

  奚寧青澀的很,哪里是男人的對手。

  這具身體本就對他熟悉,一經點燃,她人就徹底淪陷。

  院中的人被清空,不然肯定被這香艷的曖昧聲羞紅了臉。

  裴昭素了五年,等他饜足時,奚寧的嗓子都啞了。

  “你混蛋!”

  他除了欺負她,還會做什么!

  奚寧紅著眼,渾身使不上力氣。

  裴昭溫柔的摸著她的臉,眼中卻是偏執。

  “那你就乖一點。”

  “乖你娘個狗屁!”

  房門嘭的被踹開,殷慕言怒氣沖沖進來。

  “裴承淵,老子還沒死,誰允許你欺負我妹妹!”

  殷慕言聽到奚寧被裴昭綁走,人都氣炸了。

  五年前的事他還沒找裴狗算賬了,竟然還敢故技重施,真以為阿寧還是那個無依無靠的孤女不成!

  在殷慕言踹門時裴昭就已經將奚寧裹在被子里,若不是殷慕言是阿寧哥哥,這會兒他已經沒命了。

  “出去!”

  裴昭沉聲低喝,殷慕言氣得臉紅脖子粗,“老子憑什么聽你的,快把我妹放開!”

  “哥......”

  奚寧從被子里探出一個頭,她身上未著寸縷,尷尬的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

  殷慕言雖然沒經過人事,但也并不是傻子,看妹妹這模樣,就知道是被裴狗欺負慘了。

  殷慕言手摸向腰間的刀,強忍著才沒抽出來朝裴昭砍去。

  他盯著裴昭放下狠話,“你給我出來,不然我讓人圍了你這院子!”

  這里是江南,可不是京城,裴昭想耍橫,也要看看地方。

  門嘭的被關上,奚寧看著裴昭陰沉的臭臉,眸子閃過幸災樂禍。

  她還是第一次見這男人吃癟呢。

  “裴大人,這下可以放過我了吧?”

  “呵!有人撐腰膽子大了?”裴昭掐著她的腰,將人往懷里帶,奚寧身子軟成水,兩條手臂抵在他胸口上,像是撩撥。

  裴昭還沒滅的火又想燃起來。

  “比不過裴大人公然綁架良家婦女。”

  “良家婦女?孩子都給我生了,我帶走我孩子的娘有錯嗎?”

  裴昭無賴起來,奚寧根本招架不了。

  “那又怎樣!我又沒嫁給你!”

  不過是睡過幾次罷了,真將自己當成他的所有物了。

  裴昭故意曲解她的意思,“好,那我明日就去提親。”

  “裴昭!”

  女人小臉嬌艷嫵媚,裴昭心癢難耐,若不是外面有個礙眼的人在等著,說什么他也不會放過她。

  “今日放過你。”

  他拍了拍女人的嬌臀,起身穿衣,見奚寧捂著被子不動,裴昭眼底斂過暗光。

  “要我幫你?”

  “閉嘴!”

  奚寧臉都氣紅了,五年不見,這男人怎么變成了無賴。

  她倒寧愿他高冷一些。

  兩人很快穿好衣服出去,殷慕言等在客廳,桌上的茶都被他喝了半壺,心里的火氣卻一直沒消。

  不殺裴狗,他難消心頭之恨!

  “哥。”

  奚寧知道自己哥哥是急性子,他今日恐怕是氣狠了。

  “哥。”

  殷慕言見妹妹出來,臉上的笑還沒揚起呢,就被裴昭的稱呼給憋了回去。

  “別亂叫,我可沒你這樣的弟弟!”

  裴昭站在奚寧身邊,手虛扶著她的腰。

  “嗯,不是弟弟,是妹夫。”

  殷慕言:“......”

  “阿寧才不會嫁你!”

  以前怎么不知他臉皮這樣厚,虧他以前還覺得裴家三郎清風霽月、文采斐然,心里很是仰慕了許久。

  現在想想以前,殷慕言有種吃過屎的惡心感。

  “哦,阿寧你說呢?”

  裴昭沒反駁殷慕言的話,將問題拋給奚寧。

  “不嫁。”

  奚寧垂眸,語氣堅決。

  裴昭手指驀地攥緊,語氣也冷了下來,“好啊,那你跟殷大人走吧。”

  “真的?”奚寧抬眸,眼睛都亮了。

  裴昭見狀,語氣更冷,“真的。”

  奚寧沒管他的語氣,一心想著自由,“那我去找阿宴和樂樂!”

  “等等。”

  還沒等她出門,裴昭就將她叫住。

  “你走可以,阿宴和樂樂是我裴家的小主子,只會留在裴家,以后和你再無關系。”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