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嬌嬌外室一哭偏執權臣心顫了 > 第64章 見面修羅場
  奚寧坐了一天一夜的馬車終于到了江南,阿宴已經累得睡過去。

  他窩在奚寧懷里,小臉睡得紅撲撲的。

  奚寧愛憐的低頭親了親他,馬車停下,她抱著孩子下車。

  “給我吧。”

  顧瑾安早就等在馬車前,他伸手想從奚寧懷里接過孩子,俊男美女,兩人站在一起儼然一家三口。

  不遠處裴昭看著這一切,眸子都要噴火。

  樂樂已經看到了娘親,爹爹果然沒騙他,娘親真的回來了。

  他掙脫開下人的手,邁著小短腿就騰騰往這跑。

  “娘!”

  樂樂跑得快猛地抱住奚寧的腿,小團子的沖擊力讓她趔趄了下,差點摔倒。

  “小心。”

  顧瑾安扶住她的后背,溫柔的說道。

  “娘,我好想你,還以為你不要樂樂了。”

  小團子抱著奚寧的腿撒嬌,直把奚寧說得心軟軟。

  “傻孩子,娘怎么會不要你,娘去嶺南看生意了。”

  她以前也有將樂樂放在家里的時候,殷慕言會幫忙照顧,只是這次樂樂在書院,她沒能提前跟樂樂說。

  奚寧心里有些愧疚,樂樂這樣說肯定是早就知道她不在江南了。

  只是他怎么知道的呢,又是怎么從書院出來的?

  “爹!”

  還不等奚寧想通,懷中的阿宴突然醒來喚了一聲。

  奚寧的身子猛地一僵,渾身的血液都要凝固。

  “過來。”

  熟悉的聲音響在耳邊,奚寧的手都在顫抖。

  裴昭就站在她百米外,他冷著臉,黑眸中凝著風暴,緊緊盯著不遠處的女人。

  顧瑾安人已經傻了,先是兩個樂樂,這會兒又出現了一個‘大樂樂’。

  不對,剛才‘樂樂’叫的是爹。

  這個男人竟是樂樂的親爹嗎?

  顧瑾安警惕的看著裴昭,人往奚寧身旁又走近了一些。

  裴昭冰冷的眸子掠過他,顧瑾安瞬間覺得脖子一涼。

  他怎么覺得這男人想要他的小命。

  “爹!”

  阿宴見真是爹爹,徹底清醒了過來,從奚寧懷里下來。

  裴昭盯著奚寧的臉,沉聲說道。

  “過來。”

  奚寧身子一抖,終于抬頭看他。

  雖然五年未見,但男人的臉經常出現在她夢中。

  外院的那些旖旎仿佛還在昨日,可他們已經都不是五年前的人。

  奚寧壓下心底的酸澀,她的眸子很淡,淡的仿佛是見到了陌生人。

  裴昭胸口堵著一團郁氣,雙手緊緊握拳,極力壓制著才沒讓自己對她發怒。

  “奚寧!你真狠!”

  如果不是自己跟阿宴來了江南,這輩子恐怕都不會見到她。

  樂樂轉頭看著兩人,爹爹說帶他找娘,怎么找到了娘,爹爹對娘這么兇。

  他鼓著臉,心里生裴昭的氣了。

  “不許兇娘親!”

  阿宴雖然沒說話,可默默站到了奚寧的身前。

  奚寧心尖一軟,伸手摟住了兩個孩子。

  母子三人面對他一副防御的姿勢,裴昭氣得想吐血。

  “長林!把人帶走!”

  他這次帶了一隊侍衛,奚寧就算扎了翅膀也跑不掉了。

  奚寧看著突然出現的人,五年前的記憶涌上來。

  她抱緊兩個孩子,腳步不斷后腿。

  “不要過來!”

  她不要再被關起來。

  可是奚寧不知,她越是抵抗裴昭心中的怒氣就越重。

  她對自己難道就一點點情意都沒有?

  和他在一起就讓她這樣難受?

  可他好不容易將人找到,絕對不會放手,即使阿寧恨他。

  “長林!”

  “是,三爺。”

  長林抹了把頭上的冷汗,怕侍衛手上沒輕沒重,親自過來抓人。

  他是練家子,奚寧母子三人又豈是他的對手。

  顧瑾安看著奚寧被人抓走,趕緊跑上去。

  “哎,你們是誰啊,憑什么在大街上抓人!”

  就算樂樂叫他爹又怎么樣,阿寧明顯不喜歡他。

  顧瑾安攔著人,裴昭站在他面前,眼神陰冷。

  “我是誰?我是他的男人。”

  奚寧可真是好樣的,離開他之后竟然還想找別的男人。

  這小白臉比得上他一根指頭嗎?

  裴昭鄙夷的看了眼雙腿打顫的男人,就這還想做他兒子的爹,真以為他死了不成。

  長林將母子三人送進馬車,裴昭也踩著腳蹬上去。

  顧瑾安被男人那眼看得渾身發涼,也不知道這煞神是從哪來的。

  他綁了阿寧不會對阿寧做什么吧?

  顧瑾安咬牙,轉頭往府衙跑。

  他打不過,殷大人總可以吧。

  ......

  馬車里。

  奚寧垂頭抱著兩個孩子,緊緊靠著車壁,根本不看面前的男人。

  兩個團子年紀小,還不知道發生了什么,只知道見到爹之后娘不開心。

  樂樂氣鼓鼓的猜,肯定是爹爹太兇了。

  怪不得娘要說爹爹被狼吃了呢。

  爹惹娘生氣,樂樂也跟著遷怒他,背過身留了個小屁股對著他。

  裴昭從小團子身上收回眼神,重新看向奚寧。

  這個女人從見到他之后就沉默,難道跟他就沒什么想說的。

  “為什么要跑?”

  自己對她不好嗎?

  名分寵愛他都會給她,可奚寧卻只想離開,甚至連孩子都不要。

  裴昭眼中是化不開的濃墨,奚寧指尖輕顫。

  “不跑等著被他們抓回去嗎?裴昭,我想活著。”

  五年前的事對她來說就是噩夢,奚寧不敢回想,如果不是遇到了哥哥,她和樂樂早就死了。

  裴昭又是已何身份資格來質問她呢?

  這本來就是他惹出來的。

  奚寧的恨意浮在眼中,裴昭渾身的怒氣全都消了。

  “對不起。”

  他沒想到長樂郡主會對奚寧下手,那個女人仗著八王囂張跋扈,連人命都不放在眼中。

  “我已經替你報仇,阿寧,回來好不好?”

  裴昭軟了嗓子,語氣帶了祈求。

  奚寧只覺得失望,“回去了然后呢?繼續做你籠子里的金絲雀,等著你寵幸?”

  “裴昭,你還是沒明白我為什么要離開。”

  長樂只是她離開的導火索罷了,歸根原因還是在裴昭身上。

  他只將自己看作他的禁裔,是他的掌中雀,可奚寧要的是平等的身份。

  她不愿做任何人的附庸。

  奚寧斂眸不再多說,裴昭心間空了一塊。

  他總覺得阿寧真的不愛他了。

  也可能,從來沒愛過。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