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嬌嬌外室一哭偏執權臣心顫了 > 第63章 他不是阿宴
  他找了五年,依然沒找到阿寧的下落。

  所有人都在勸他,從那么高的懸崖上摔下來,奚寧基本沒有生還的可能。

  可裴昭不信,阿寧怎么會死呢,她那樣鮮活的人,肯定在某個地方等著他。

  不管要多久,他都會找下去。

  裴昭低頭看著懷中孩子的小臉,眼尾微微泛紅,低頭貼了貼他的額頭。

  見到這一幕裴鈺無聲嘆息,安靜的退了出去。

  旁人都說裴家三郎冷心冷情,可只有他們這些親近的人知道,裴昭的心比誰都柔軟。

  只是這些柔軟都給了奚寧和阿宴,奚寧沒了,阿宴就是他唯一的軟肋。

  “爹爹?”

  樂樂迷迷糊糊感受到額頭一涼,他睜開眼就看到一個放大版的自己。

  裴昭見兒子醒了,飛快眨眼斂去眸底的濕意,沉著臉換了嚴肅的表情。

  “為什么鬧?”

  他冷著臉時裴宴都怕,就別說從小被嬌寵長大的樂樂了。

  小團子委屈的癟嘴,他本就難受,這會兒眼淚大顆大顆的砸下來。

  “爹爹兇,我要娘。”

  他生病時娘最溫柔了,會抱他親他,還會給他做好吃的,不像爹爹只會兇他。

  樂樂的眼淚流得更兇了。

  裴昭手背被燙到,心尖一緊。

  阿宴不愛哭,就算受了委屈也只會憋在心里,然后躲在被窩里偷偷哭。

  阿宴生得像他,連性子都和他如出一轍。

  裴昭不懂安慰,阿宴哭睡后他就在他床邊坐一整夜。

  看著樂樂哭得可憐的模樣,裴昭的心軟成一片,臉上的表情都緩和下來。

  “爹爹會找到娘的。”

  “什么時候去找?”

  樂樂眼睛一亮,小手緊緊抓著他的衣袖,大有裴昭不說時間他就不放手的架勢。

  裴昭無奈,只能隨口說了句,“明天。”

  知道明天就去找娘,樂樂放心了,“好!”

  他軟軟糯糯的點頭,小身子一軟躺回了床上。

  懷中突然空了,裴昭抿了抿唇,心中有些失落。

  他喜歡阿宴的親近。

  樂樂可不知道他爹在想什么,燒了這么多天都沒吃什么東西,他餓了。

  小肚子咕嚕咕嚕的叫,他在床上翻了個身,害羞的看向裴昭。

  裴昭扶額,讓人去準備吃的。

  “爹爹先去梳洗,你也去擦擦身。”

  樂樂高燒退了,身上都是汗,該換身干凈的衣服。

  “哦。”

  樂樂懵懂的點頭,以為裴昭會給他洗,哪想到他爹直接推門出去了。

  果然爹不如娘好!

  等裴昭收拾干凈回來,小團子就坐在床上背對著他,看著氣呼呼的。

  他從未見過阿宴這么鮮活的模樣,眼底浮了笑意。

  他上前,居高臨下的角度正好看到小團子圓乎乎的下巴。

  裴昭眼中閃過一絲疑惑,“怎么胖了?”

  阿宴下巴尖尖的,才過兩個月,就養得這樣圓潤了?

  樂樂最不喜歡別人說他胖,就算爹爹也不行,小團子直接炸毛。

  “才不胖!娘說我是可愛的膨脹!”

  “娘?”

  裴昭凝眸,阿宴根本沒見過奚寧,而且他也說不出來這樣的話,難道真如二哥所說,阿宴來了江南,性子野了?

  樂樂冷哼不想理他,蹭蹭下床去飯廳吃東西。

  他不挑食,桌上都是他愛吃的,只是娘教過他,大人沒動筷子,小孩也不能動。

  裴昭在想阿宴的異常,過來的晚了些,一進來就看到小團子充滿怨念的表情。

  “我餓。”

  爹爹真壞,他都要餓死了。

  裴昭被他瞪得像自己做了什么無惡不赦的大錯一樣,連忙坐下夾了塊雞腿給他。

  “吃吧。”

  “哼!”

  樂樂氣呼呼的埋頭,直將那雞腿當成了爹爹。

  他吃飯時喜歡大口大口的塞,嘴巴鼓鼓的,醬汁都蹭在嘴邊。

  裴昭眼中的疑惑漸深,阿宴禮儀學得很好,吃相文雅,從來不會這樣。

  可來了江南,阿宴就像變了個樣子。

  從前的阿宴冷漠沉悶,現在的阿宴頑皮好動。

  人短時間真能變化這么大嗎?

  裴昭眼底墨色氤氳,除非他不是阿宴。

  裴昭心里涌上來一個不可思議的念頭,如果當年阿寧沒死,懷得還是雙胎呢,眼前的這個也是他的兒子。

  裴昭被自己的想法嚇到,手抖得差點握不住筷子。

  他凝眸望向樂樂,“你說要找娘,那你知道你娘在哪嗎?”

  樂樂咬著雞腿抬頭,大眼睛閃著淚花。

  “娘住春水街槐樹巷,可二伯說她離開了,她不要樂樂了。”

  樂樂!

  他果然不是阿宴。

  ......

  奚寧和顧瑾安在嶺南待了三天,確定玻璃制品全部做成功后她就待不住了。

  “家里離不開人,我和孩子明日就走。”

  “那我和你們一起。”

  顧瑾安眼中很是不舍,這幾天是他最開心的日子。

  雖然嶺南還有事沒忙完,但他不舍得錯過和阿寧相處的機會。

  “好。”

  奚寧不知顧瑾安對她的心思,這些年她忙著做生意照顧樂樂,顧瑾安知道她的性子,若是說開兩人連生意都沒得做。

  在沒獲得佳人芳心時,他只能徐徐圖之。

  琉璃廠的掌柜讓奚寧看貨,因著里面高溫,奚寧就將阿宴留在外面,拜托顧瑾安看著。

  見奚寧進了廠里,顧瑾安微微俯下身小聲問阿宴。

  “樂樂,你想不想要爹爹?”

  阿宴抿唇,“想。”

  他很想爹爹,要是娘和爹都在身邊就好了。

  阿宴想的是裴昭,顧瑾安卻會錯了意。

  他心里激動的不行,說出的話都有些結巴。

  “那樂樂...你覺得顧叔叔怎么樣?顧叔叔一定會對你好,把你當親生的孩子疼!”

  他伸手想要摸阿宴的頭,被阿宴閃身躲開。

  這人竟然覬覦他娘,還想讓自己給他當兒子!

  “不怎么樣。”

  娘只能是爹爹的,旁人都是癩蛤蟆。

  阿宴小臉冷酷,看顧瑾安的眼神都帶了警惕。

  顧瑾安心塞,還想再爭取一下,正好奚寧從琉璃廠出來。

  他看著劍拔弩張的兩人,一頭霧水。

  “怎么了這是?”

  阿宴上前牽住她的手,拉著她里顧瑾安遠遠的。

  “娘,我們快走,我想回家了。”

  “好。”

  裴昭得到奚寧的消息,人就坐不住了,長林也替自家主子開心,“三爺,殷姑娘已經在回來的路上,明日午時就能到江南。”

  “好。”

  裴昭沉聲說道,他看著窗外的夜色,胸口怦怦直跳的心終于重新有了溫度。

  “阿寧,躲了五年,終于找到你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