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嬌嬌外室一哭偏執權臣心顫了 > 第62章 他來了
  清晨的陽光灑進來,照在小團子熟睡的臉上。

  奚寧見他睫毛顫了顫,知道他要醒來了,食指輕輕戳了戳他軟乎乎的臉頰。

  “早啊寶貝。”

  “娘親早安。”

  裴宴睜開眼就看到娘親,他小手在被子里掐了把大腿上的肉,察覺到疼了才相信自己不是做夢。

  他真的找到娘了,而且娘親還抱著他睡。

  真好。

  “要娘親幫你穿衣服嗎?”

  奚寧拿出她的小衣裳,要幫他穿,裴宴搖搖頭,一臉正經道。

  “不要,阿宴是大孩子了。”

  “噗嗤!”

  “阿宴真棒。”

  奚寧捏捏他的臉頰,樂樂起床還要自己催呢,阿宴就已經能自己穿衣服了,他懂事的讓人心疼。

  “那阿宴自己穿,娘去給你做早飯。”

  “好。”

  裴宴乖乖點頭,等奚寧出去,他低著頭摸了摸剛才奚寧捏過的地方,嘴角勾起露出一顆梨渦。

  他好喜歡娘。

  早飯吃的灌湯包,用的蟹黃做餡,味道極鮮。

  奚寧怕他不會吃,還親自給他示范。

  “像這樣,用筷子將皮挑開,讓湯留在勺子里,等稍涼就能吃了。”

  “嗯。”

  裴宴學著她的方法,吃了整整一籠。

  這兩天是他最快樂的時候,他從不知道吃飯這樣幸福,怪不得忍冬姨姨說娘親是仙女變的,娘親不在,她吃飯都不香了。

  裴宴低頭咬著包子,覺得不要爹爹好像也可以。

  只要有娘就夠了。

  奚寧不知道兒子的心思,她正想著怎么將樂樂也帶出來呢。

  阿宴跟樂樂互換了身份,萬一被裴家的人發現就完了。

  兩個孩子,她一個也不能少。

  只是還沒等她想出辦法,殷家就來了客人。

  “阿寧,玻璃做出來了!”

  顧瑾安風塵仆仆進門,凌亂的頭發絲毫不掩他的俊朗。

  “阿寧,你看!”

  他手里拿著一個晶瑩剔透的杯子,寶貝似的舉到奚寧面前。

  這種杯子前世一塊錢就能買一個,可在古代卻是個大的突破。

  奚寧也激動的不行,接過來細看。

  玻璃杯通透沒有瑕疵,在陽光下折射出光,奚寧眼睛亮得驚人。

  “瑾安,你做出來多少,除了杯子,其他的容器呢,還有我要的鏡子、串珠,都做出來了嗎?”

  顧瑾安點頭,看她的眼神帶著隱秘的情愫,“都做出來了,阿寧你要不要跟我去嶺南親自查看?”

  玻璃窯在嶺南,他迫不及待想和奚寧分享成果,只帶來一個杯子。

  奚寧本來想去找樂樂,可顧瑾安的話讓她很心動。

  兩人研究了五年才做出玻璃,殷寧想在江南再開兩家鋪子,一個賣玻璃日用品,一個賣琉璃和玻璃首飾。

  鋪子五年前就已經裝修后,只要玻璃品一到就能開業。

  她看了眼裴宴,心里有了決定。

  “阿宴,你愿意跟娘去嶺南嗎?”

  裴鈺在江南要待兩個月,樂樂在書院很安全,她去不了多久就會回來,正好也趁此機會想想怎么把樂樂帶回來。

  “阿宴愿意。”

  裴宴揪緊奚寧的衣角,娘親在哪,他就在哪。

  “好,那我們收拾好東西就走。”

  早去也能早點回來。

  樂樂還不知道娘親帶著裴宴已經離開江南,他剛和裴宴交換時還很開心。

  裴鈺確實不管他,他在床上吃了睡睡了吃,那群下人還哄著他多吃點,樂樂趁機讓他們給自己買了好多吃的。

  娘不讓他吃外面的點心跟炸貨,這次他吃了個夠。

  只是除了前兩天新鮮,樂樂很快就膩了。

  “我要娘。”

  他不要和阿宴交換了!

  樂樂跑出房間,別看他身子小,腿腳卻快得很,幾個下人都沒能抓住他。

  “小少爺,你別亂跑!”

  “你們別追我,我要去找娘!”

  樂樂跑得滿頭大汗,氣喘吁吁,見甩不掉身后的下人,扭頭說道。

  “嘭!”

  小肉團子撞上人,彈出去摔了個屁股蹲。

  裴鈺皺著眉將侄子拉起來,拍了拍他的小屁股,關切的問道,“摔疼了沒有?”

  阿宴平日乖巧的很,怎么來到江南就變了。

  前幾日下人跟他說阿宴貪吃貪睡他還不信,京城誰不知裴小郎君嘴刁,和他爹一樣是個挑食的主。

  為此裴昭找了不少的廚子給他做飯,裴宴一口都沒動過。

  然而來了江南,他就什么都能吃了,難道江南的食物比京城的美味?

  可他嘗過后也并未發現有什么奇特之處啊。

  裴鈺搖頭,只得歸結于是爹爹不在身邊,裴宴的性子放開了。

  可是這也放得太開了,每日雞飛狗跳,他搞不定啊。

  也不知道老三到了哪,快點來吧。

  “我想找娘!二伯你帶我去找娘好不好?”

  樂樂被抓住,眼圈急得都紅了。

  他后悔了,阿宴在騙他,這里一點也不好,他想娘,想娘做的飯,也想娘打他小屁屁了。

  裴鈺被他的話一驚,“阿宴的娘已經不在了......”

  “二伯說謊!娘怎么會不在,娘就在春水街槐樹巷,二伯不帶我去,我自己去!”

  樂樂掙脫他的手,他以為是裴鈺不讓他見娘,卻不知自己的話對裴鈺造成多大的震動。

  他雖剛來江南,但知道這里確實有春水街槐樹巷,可阿宴怎么知道的?

  難道奚寧還活著?

  裴鈺坐不住了,趕緊讓人去查。

  很快,下人就將打探到的消息給他。

  “那里住著殷慕言的妹妹?還出遠門了?真是不巧了。”

  奚寧平時出門都是去地里,或者去鋪子里,她是官員家眷,平民百姓尋常是見不到的,而且為了避免裴昭找到她,奚寧的消息都是做了改動的,裴鈺查到的自然都是假消息。

  樂樂聽到娘親帶著哥哥出了遠門,直接哭了出來。

  娘不要他了!

  他哭起來就收不住,裴鈺頭都要炸了,他到哪里給小團子找娘。

  早知道阿宴來江南是找奚寧,他說什么也不帶他來,現在哄都不知道怎么哄。

  樂樂哭了幾天發起了高燒,大夫來了幾趟都無法退燒,裴鈺急得嘴上起泡,還好三日后裴昭到了書院。

  “阿宴呢?”

  他來不及收拾,跟著裴鈺進了房間。

  樂樂燒得小臉通紅,嘴里一直說著胡話,“娘不要我了......”

  裴昭心尖一疼,將兒子抱在懷里,低聲自語,“你娘也不要爹。”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