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嬌嬌外室一哭偏執權臣心顫了 > 第53章 奚寧懷孕
  這里不比前世,女子想避孕只能吃藥,而這幾次裴昭鬧完她都沒機會吃,算算日子,她已經一個多月沒來葵水了。

  奚寧倚著門臉色煞白,抖著手摸向小腹。

  夏衣輕薄,她的小腹尚且平坦,然而誰也想不到這里面已經有了孩子。

  奚寧咬著唇,低著頭眼中盡是復雜。

  前世她就是個孤兒,這世的原主也是無父無母,她是想有個親人的。

  可若留下這個孩子,她跟裴昭就再也扯不清了。

  奚寧第一次覺得無措,她舍不得孩子,但更不想進國公府。

  如今進退兩難,這孩子來得太不是時候了。

  “夫人,您需要幫忙嗎?”

  廚房太過安靜,小桃覺得異常過來敲門。

  奚寧一驚,趕緊收拾好情緒,假裝淡定的回了一句。

  “沒事,馬上就好。”

  小六買了一桶活蝦跟半桶小黃魚,奚寧忍著干嘔將魚蝦收拾好。

  她本來想做爆炒和生腌,但現在懷了孕,就不能再吃那么重口的東西。

  最后半桶魚做了清蒸和香煎,因著食材新鮮,只用了些鹽和醬油調味,就已經鮮的不行。

  蝦則做了粥,出鍋后撒了把蔥花,看上去極為誘人,就連奚寧也有了食欲。

  東西端出去自然又引來一通瘋搶,小桃仗著自己是奚寧的丫鬟,多搶了一碗粥,得意洋洋的看著小六他們。

  “嘿嘿羨慕吧,有本事你們搶回來啊!”

  其他人是敢怒不敢言,悶頭埋進碗里,將剩余的米粒都舔干凈。

  小桃冷哼一聲,將碗放到奚寧面前。

  “夫人您吃,這群飯桶跟餓死鬼投胎似的,您下次別管他們。”

  聽到小桃的話,眾人才注意到奚寧,她只吃了半碗鍋里就已經干凈了。

  眾人臉色赧然,三爺可是交代過讓他們照顧好夫人,可他們卻搶飯,讓夫人都吃不飽。

  “夫人,我們以后不吃...不對,我們以后吃少一點!”

  一群人耍寶,奚寧的愁緒都被沖散了些,“沒事,你們盡管吃就好,我今日不太餓。”

  “夫人是不是想三爺了?”

  小桃臉皺巴巴的,夫人昨日還能吃兩碗紅燒肉的,今日胃口就不好了,肯定是擔心三爺。

  她自覺想到了原因,遂安慰奚寧道,“夫人放心吧,三爺文武雙全,心懷謀略,肯定會平安回來的。”

  “嗯。”奚寧低下頭喝了一口粥,沒有解釋。

  距離裴昭回來至少還有三個月,她的孕肚藏不住的。

  奚寧無聲嘆了口氣,能瞞多久是多久吧,如果這三個月還沒想到離開的法子,她就和裴昭攤牌,自己絕對不會嫁給他。

  如果他真想娶她,那就入贅。

  莊子上的生活平淡而歡樂,奚寧除了每天做做飯,就是在莊子里溜達。

  她的肚子已經顯懷,只是莊子里都是大男人,唯一的小桃也是個大大咧咧的小姑娘,根本沒發現她的孕相,只以為她是吃胖了。

  說起來不只奚寧,他們也都吃胖了呢。

  奚寧在這里已經快四個月,按理說裴昭也該回來了,可小桃他們都沒有音訊。

  “夫人別擔心,昨日小六下山打聽過,江南那邊流民勾結官府暴亂,說是要造反,皇上都震怒了,派了官兵去鎮壓,三爺很快就能回來的。”

  小桃也不知道裴昭回來的具體日子,但她相信夫人在這里,三爺肯定會迫切想回京。

  奚寧手握緊杯子,她的月份越來越大,離生產也就不足五個月,萬一裴昭回不來呢。

  而且她自從懷孕后就沒看過大夫,最近孩子有了胎動開始鬧騰,她夜里難受睡不著,吃東西都沒了胃口。

  “我想下山去看看。”

  “夫人想買什么東西嗎,讓小六幫忙買就好......”小桃還記著裴昭的話,就怕奚寧下山后跑了。

  奚寧捏了捏手心,她知道自己不說實話小桃不會放她下山,她不想讓裴昭知道孩子的存在,可即使她不說,等五六月份顯懷,小桃再傻也會察覺到不對。

  “我懷孕了。”

  “什么!夫人您什么時候懷的...不是,您懷了小主子怎么沒跟我們說,還讓您整日做飯。”

  聽到奚寧的話,小桃都傻了,所以夫人不是胖,還是有小主子了,她這個粗線條怎么就沒發現呢。

  不行,這事一定要讓三爺知道。

  小桃趕緊讓小六去給裴昭送消息,因著有孕在身,小桃也不敢給奚寧禁足了。

  “夫人,您要下山必須所有人一起,您現在懷著小主子可不能有絲毫閃失。”

  奚寧點頭,只要能下山就行。

  翌日一早,小桃幾人就收拾好了。

  他們給奚寧準備了豪華寬敞的馬車,生怕她不舒服。

  馬車下山,奚寧透過車簾默默記著路線。

  莊子在郊外,但離城北并不遠,一個多時辰馬車就在京城最大的藥堂停下。

  小桃扶著她進去看大夫,完全沒注意身后不遠處女人的眼神。

  “郡主,剛才進去的是不是那個賤人,沒想到她竟然藏了這么久!”

  小丫鬟眼尖,一眼就看到了奚寧。

  長樂郡主眼中像淬了毒,自從上次算計失敗,她就被京城的貴女笑話,就連長公主也厭棄了她。

  她不明白自己找的是個乞丐,怎么就變成了綁架周瑩的殺手。

  小丫鬟上次事沒辦成被打了五十大板,身子剛養好,現在見了奚寧,恨意不比長樂郡主少。

  “郡主她身邊沒幾個人,咱們回府叫人將她綁了吧!”

  反正裴昭不在京城,沒人護著她,還不是自家郡主想怎么樣都行。

  “好!你去叫人!”

  她怕奚寧跑了,決定自己留在這看著。

  “好,奴婢這就去。”

  ......

  藥堂里,大夫給奚寧診完脈,手捋了捋稀疏的胡子。

  “夫人已經有了四個月身孕,只是最近思緒過度有滑胎的跡象,老夫給你開幾副安胎藥,回去三碗水煎服,等下月今日再來診脈即可。”

  “多謝大夫,我記得了。”

  奚寧撐著腰起身,手覆在小腹上,小家伙似有所覺腳丫蹬了她一下,奚寧嘴唇勾起一抹輕笑,周身散發著慈母的光輝。

  等她出門,大夫的面前出現一個女人。

  “剛才那女人生得什么病?”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