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嬌嬌外室一哭偏執權臣心顫了 > 第48章 安陽郡主的警告
  藥鋪的大夫過來給眾人看診,除了兩個比較嚴重,半邊臉都被湯底燙傷外,其他都是輕傷。

  奚寧賠了銀子,承諾傷患的醫藥費都是她來付,本來一堆怨言的人也漸漸消了氣。

  任誰都能看出來,奚寧這是無妄之災。

  “哎,奚掌柜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最好是查清楚,不然每天被這些混混鬧一場,生意哪里還能做得下去。”

  而且火鍋再好吃,他們也不敢冒著生命危險吃啊。

  這背后的人可謂是狠毒。

  奚寧道謝后每人又送了個西瓜,之后就掛了牌子,火鍋店停業整頓,日期不限。

  回外院的馬車上,忍冬看著奚寧疲憊的臉色,擔憂的說道。

  “姑娘,您平時也沒得罪什么人啊,誰這么惡毒砸咱們的鋪子,要不讓三爺幫忙查查吧?”

  奚寧揉著腫脹的太陽穴,她心里其實有幾個人選。

  左不過長樂郡主和安陽郡主,或者是眼紅的同行。

  奚寧倒愿意是同行搗亂,若是安陽郡主做的,裴昭能幫她?

  她心里亂糟糟的,有種把鋪子關了的想法,反正自己已經打算離開,不如就這樣關了。

  但想到鋪子里的伙計,奚寧還是推翻了這個想法。

  即使她離開京城,還是要給那些人留個生路。

  奚寧斂了斂眸,接受了忍冬的主意。

  “好,你明日去找長林,讓他幫忙調查。”

  ......

  東宮。

  雖已是深夜,但太子書房還亮著燈。

  裴昭等人已經熬了兩個大夜,就為了商討南方水災和亂民的事。

  眾人臉上皆是疲態,太子勤政愛民,見臣子們勞累過度,吩咐下人送些點心水果進來。

  奚寧給小郡主送了一車西瓜,正好被小郡主孝順給太子。

  下人切好裝成果盤送進來,裴昭眼神微凝,他旁邊的沈寄則是直接說出口。

  “沒想到太子這里也有西瓜!”

  他們在東宮待了幾天,沈寄都開始想念西瓜和火鍋了,等出去一定得去吃個爽快。

  太子聞言看著裴昭爽朗笑道,“孤也是沾了承淵的光,沒想到那奚氏能種出這樣甘甜的瓜果,之前的玉米、土豆、紅薯就已經讓孤刮目相看,有她在,是周朝百姓之福!”

  太子的話沒有人不贊同,若之前大家都還看不起裴昭這個外室,但玉米和土豆紅薯高產又飽腹,早已征服了大家的心。

  “既然是太子都說好吃的,那咱們一定得嘗嘗。”

  除了裴昭和沈寄,眾人都沒吃過西瓜,本來想著再好吃不也就是個果子,可入口才發現自己想錯了。

  原來這世上會有這樣甜的果子,汁水豐沛,一口下去,渾身的疲憊都緩解了。

  太子準備的多,每人都分到了三塊,吃完還有些意猶未盡。

  “不知道這西瓜奚姑娘賣不賣,若是每天都來兩塊,那再忙我也不嫌累了。”

  不少人跟裴昭打聽消息,但他這幾日都在東宮,對外面的事一無所知,自然是無法回答。

  倒是太子知道些消息,“孤聽瑩兒說奚氏在火鍋店賣西瓜,正好水災的事已經有了方案,眾愛卿就回家休息吧,想吃西瓜別忘了跟承淵打好關系。”

  他打趣了兩句,裴昭面上淡定,可耳根已經發燙。

  不說還好,提起奚寧他的思念就已經泛濫。

  從東宮出來,裴昭也不坐馬車,直接翻身上馬朝外院趕去。

  他到家的時候奚寧還沒睡,官府那邊沒抓到人,還警告她莫要再查。

  奚寧郁氣堵在胸口,能指使得動官府的左不過那兩人。

  以她跟長樂郡主幾次打交道來看,那女人莽撞,壞的也直接,雇人砸鋪子的事估計不是她做的。

  不是長樂郡主,那只剩下一個人。

  奚寧手心發涼,這是安陽郡主的警告。

  她的賣身契到手,卻沒有離開裴昭,安陽郡主不滿了。

  現在是砸鋪子,后面就是砸她。

  奚寧不敢賭。

  自己在安陽郡主眼中就是個隨手可仍的玩意兒,命如草芥,就算死了,也沒人會給她收尸。

  奚寧第一次感受到自己生命的卑微,這里不是前世的法治社會,安陽郡主一根指頭都能捏死她。

  她要快點離開了。

  “忍冬,明日將行李都收拾起來。”

  “姑娘,您這是......”

  忍冬不懂奚寧的意思,怎么好端端的要收拾行李。

  “我讓你去就去,盡快!”

  奚寧心慌,臉上的表情也變得急切,忍冬不敢多言,急忙答應下來,但心里卻忍不住亂想。

  發生今日的事,估計姑娘是心里害怕,要是三爺在就好了。

  雖然三爺會欺負姑娘,但也只有他能護住姑娘。

  人就不經念叨,還沒等忍冬說完,裴昭就推門進來。

  “姑娘歇息了?”

  他幾日沒梳洗,不好就這樣進去,內室燈雖亮著,但為了保險,裴昭還是問了忍冬一句。

  “沒...沒有。”

  忍冬被他突然出現恍了神,連火鍋店被砸的事都忘了說。

  裴昭去浴室匆匆擦了身,換了身干凈的衣裳進了內室。

  奚寧早就聽到他的聲音,只是她如今不知道該怎么面對裴昭。

  他的親娘想要她的命,奚寧怕自己遷怒。

  如果不是因為裴昭不想放她走,自己又怎么會遇到這樣的危險。

  “睡了?”

  裴昭上床,俯著身子看她。

  奚寧雖閉著眼,可顫抖的睫毛還是出賣了她裝睡的行為。

  “阿寧可是生我氣了,這幾日我在東宮,冷落了阿寧,下次一定不會了,我去哪都跟阿寧說可好?”

  他哄人時低沉的聲線很溫柔,灼熱的呼吸灑在耳邊,奚寧心癢難耐。

  “我沒生氣,三爺盡管去忙就好。”

  “沒生氣怎么不理我,我想阿寧想得心疼,阿寧就不想我?”

  裴昭拉著她的手覆在自己心口,他剛沐浴完,胸口還是濕的,奚寧掌心下是他跳動的心,指尖的溫熱讓她有瞬間恍惚。

  安陽郡主的做法對裴昭來說又何嘗不是殘忍,若他知道自己親娘想要害死他喜歡的人,會是怎樣的情況。

  奚寧承認自己有些喜歡他,不想讓他面對這樣殘忍的真相。

  她手慢慢上移攬住裴昭的脖子,送上紅唇,聲音嬌媚入骨,“想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