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嬌嬌外室一哭偏執權臣心顫了 > 第44章 她像故人
  男人攫著她的唇,舌尖探進口中,霸道的將湯藥的味道掃清。

  奚寧揉在他懷里,手里的藥罐都握不住。

  “啪!”

  終于,搖搖欲墜的藥罐落在地上,摔成碎片。

  裴昭低垂的眸子掩去精光,手臂將女人摟得更緊。

  “今日受了委屈怎么不說?”

  過了許久,裴昭才放開她,奚寧軟著身子,耳邊是男人低沉性感的聲音,她忍著酥麻沒將人推開。

  “不是什么委屈,我本也沒想買首飾。”

  奚寧平靜說著,等身上恢復了力氣,她從裴昭懷里退出來。

  藥罐摔碎需要收拾,里面的藥渣是不能用了,不過幸好她多買了兩副。

  奚寧去拿笤帚,被裴昭攔住,“我來。”

  他收拾好拿著碎片和藥渣去后院,找了個隱蔽的地方交給長林。

  “找個嘴嚴的大夫看看這是什么藥?”

  “三爺,這是......”

  長林眉心一跳,難道這藥有毒?

  誰會害奚姑娘?

  長林一臉凝重,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想錯了。

  裴昭也沒解釋,冷著臉吩咐,“快去!”

  “哎。”

  等長林離開,裴昭在后院站了許久。

  夏日的夜晚還有些悶熱,可裴昭卻覺得心里像破了個大洞,冰冷蝕骨。

  “阿寧,別讓我失望。”

  他怕自己會做出錯事,阿寧若是離開他,他會瘋的。

  “快來,冷面做好了,你嘗嘗。”

  裴昭出去這會兒奚寧將冷面做好,離得近了可以聞到那股酸甜的香味,上面鋪的小菜也很是開胃。

  裴昭笑著接過,心頭的思緒沒露出分毫。

  “阿寧做的肯定都好吃。”

  蕎麥面很有嚼勁,配上黃瓜絲和西紅柿、泡菜,既解膩又開胃,饒是裴昭心事重重,還是沒忍住吃了一大碗。

  “很好吃。”

  這次他說的真情實意,奚寧接過碗,“那明日我做了給你帶著當午飯。”

  “好。”

  油燈下,奚寧收拾著灶臺,她只穿了簡便的裙衫,嬌顏被燈光映襯的溫婉如玉,他們兩人待在這狹小的廚房中,宛如一對平常小夫妻。

  裴昭心中的冷意漸漸被暖化,他走上前抱住奚寧,頭枕在她肩上。

  “阿寧,我們就這樣過下去好不好?”

  奚寧身子微僵,忍著心底的澀意點頭,“好。”

  哪里能一直這樣呢,他都要成親了。

  自己離開的日子也快了吧。

  這晚裴昭鬧得很兇,像是要死在床上。

  奚寧受不住啞著嗓子求饒,卻被他不管不顧,到最后竟是累暈過去的。

  次日裴昭什么時候走的她都不知道,還好昨晚將冷面做好,她答應給他做午飯的事沒食言。

  東宮門口,長林一早就等著了。

  見裴昭過來,長林眼中皆是復雜。

  “三爺,那藥查出來了......”

  “是什么?”

  裴昭冷著臉,手握著奚寧給他準備的食盒,那里面是奚寧精心準備的吃食。

  若是昨日,他定會覺得是奚寧深愛他,才會處處周到。

  可如今,裴昭心頭只有冷意。

  “是...是避子湯...”

  長林咽了咽口水,才將話說完。

  裴昭手上青筋迸起,掌心都被他掐出血。

  長林看得心驚,“三爺,或許是奚姑娘有什么苦衷,她還沒嫁給您,若是有了孩子也名不正言不順,您別亂想......”

  “夠了!”

  裴昭厲喝,表情陰沉的嚇人,長林瞬間就閉上了嘴。

  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奚寧的想法,那個女人根本沒放棄離開他的心思,只有他傻乎乎以為奚寧是愛他的,傻乎乎想快點娶她進門。

  然而奚寧怎么想的呢,她一心只想離開,甚至連避子湯都喝。

  裴昭喉頭血腥味撲上來,他指腹抹去唇角的血,眼中是化不開的墨色。

  奚寧想離開他,除非他死。

  就算是綁,他也要將人綁在他身邊。

  “你去將她的藥換成滋補的,別讓她發現。”

  “是。”

  ......

  外院,忍冬去買藥罐,只有奚寧在家。

  昨日打碎藥罐,她心里就忐忑難安,總害怕裴昭知道了什么。

  奚寧胡思亂想時就喜歡做吃食,只有美食能讓她安靜下來。

  昨日買了一堆香料,正好用來做鹵肉。

  因著開火鍋店,家里的食材都是全的,而且莊子上剛送來一車西瓜,正好做西瓜汁配著鹵肉喝。

  徐清容找上門時就聞到這股誘人的香味,她身邊的小丫鬟沒忍住吞了吞口水,復又想到什么,眼中的垂涎變成嫌棄。

  “早就聽說裴家三郎這個外室粗鄙,好好的主子不做,整日鉆廚房干下人的活,沒想到是真的......”

  “閉嘴。”

  徐清容呵斥住丫鬟,伸手拍響了門。

  奚寧以為是忍冬,將門打開就看到徐清容的臉。

  她表情一頓,眼神冷淡下來。

  “小姐怕是走錯了地方。”

  “沒錯,我就是來找你的。”

  徐清容和她的名字一樣清冷,奚寧不知她來做什么,難道是要趕自己走人,或是用裴昭未婚妻的身份來找自己麻煩?

  “我能進去嗎?”

  奚寧想說不能,然而徐清容身邊的丫鬟已經將門撞開,主仆兩人徑直走了進來。

  “你像我一位故人,看在他的份上,我不會為難你。”

  經過奚寧身邊時,徐清容突然開口。

  故人?

  奚寧眉心微皺,她不記得原主認識什么貴人。

  徐清容說的故人又是誰?

  “這是什么?我能吃嗎?”

  院里的石桌上有奚寧剛切開的西瓜,用井水冰鎮過,甜滋滋的很是解暑。

  小丫鬟沒想到自家小姐會想吃奚寧的東西,慌忙攔住她的手。

  “小姐,萬一她下了毒,您吃壞了肚子......”

  “閉嘴。”

  徐清容從未覺得自己這個丫鬟蠢笨,如今帶在身邊著實有些丟人。

  奚寧還沒答應,她就已經拿了一塊西瓜放進口中。

  西瓜汁水豐沛,甜蜜可口,徐清容一連吃了三塊才停下。

  奚寧還從未見過這樣不客氣的人,全然不顧自己這個主人在身邊。

  徐清容吃完用帕子將手指的汁水擦干,看她的眼神都帶了火熱。

  “怪不得裴昭那個冰塊這么喜歡你,換了我,也舍不得放手。”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