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嬌嬌外室一哭偏執權臣心顫了 > 第41章 裴三郎的欲望
  奚寧臉漲紅,握住他的手指。

  “不疼了。”

  都已經過了五六天,早就好了。

  她微微垂著頭,將半邊精致的側臉對著裴昭,臉頰的紅暈惹得男人呼吸急促,被女人握住的指尖情不自禁撓了下她的手心。

  “裴昭!”

  奚寧手心一癢,慌忙甩開他的手。

  這男人,不會是又要發情了吧?

  裴昭確實動情了,飽暖思淫欲,他現在吃飽喝足,還連續睡了三天,精神好得很。

  而且剛開葷的男人哪里還能再繼續吃素,心愛的女人就在眼前,讓裴昭做個柳下惠這萬萬不可能。

  “阿寧幫我洗澡好不好?”

  他拽著奚寧的袖子,磁性低沉的聲音帶著撒嬌的語氣,奚寧心里瞬間酥麻起來,只是想到那晚的疼痛,她還是冷冷拒絕。

  “不好。”

  這男人純純人菜癮大,她可不想再疼一次。

  裴昭見她拒絕也沒繼續鬧,他好幾日沒梳洗,身上也有些邋遢,日常愛潔的裴三郎還是不好意思讓奚寧看到他的狼狽的。

  趁他去洗澡,奚寧將床單被套換了,換完后她就坐在貴妃榻上發呆。

  裴昭剛才的模樣顯然是不會放過她的,賣身契已經到手,奚寧離開的日子也要定了。

  現在難的是,她要如何在裴昭眼皮子底下離開。

  這男人傷好之后也依然賴在這里,奚寧連收拾行李都沒機會。

  她不知道崔氏用的什么法子,若明日去府衙銷戶的時候能見她一面就好了。

  奚寧不想再繼續跟裴昭糾纏,這個男人太好,她怕自己管不住自己的心。

  裴昭梳洗完,帶著一身水汽進來。

  他的胡子已經刮干凈,還是那位清雋的裴三郎。

  濕發披在腦后,發尾還在滴著水。

  裴昭拿著干凈的帕子,進門后就走到奚寧旁邊坐下。

  貴妃榻不大,勉強能容下他們二人,裴昭將帕子塞到奚寧手里,身子微傾,濕發從女人脖頸處掃過,奚寧涼得一激靈,人也清醒了過來。

  “要阿寧幫我擦。”

  也不知裴昭在哪學了這些撒嬌的招數,奚寧總是被他纏得沒有辦法。

  其實她可以拒絕的,只是想到不久后自己就要離開,奚寧突然想放縱一次。

  最后的日子,或許她可以留住這些溫存,等以后回味。

  “好。”

  奚寧讓他轉過身,自己拿著帕子幫他擦著頭發,她的動作很溫柔,指腹輕輕按著他的頭皮,裴昭微微閉著眼,嘴角都是滿足的笑。

  阿寧沒有拒絕他,果然是喜歡他的。

  那阿寧若知道他要娶她進門,一定會很開心吧。

  快了,阿寧馬上就要成為他的妻子了。

  午后的陽光透過窗棱灑在兩人身上,奚寧擦的有些昏昏欲睡。

  裴昭的頭發很好,黑得如同緞子一般,但披在腦后,絲毫不顯得他女氣。

  他生得極好,奚寧活了兩世都沒見過比他還美貌的男人,若不是兩人的身份懸殊,她說什么也不會將這樣的極品放過。

  奚寧想得出神,完全沒注意男人已經轉過身,眼睛深沉的望著她。

  “阿寧......”

  裴昭的手指抬起她的下頜,俯身吻了下去。

  外面有忍冬和蘇嬤嬤的交談聲,而一墻之隔窗子之下,貴妃榻上兩人交纏在一起。

  女人仰著頭,被迫承受著他的吻,手捂著嘴不敢發出聲音。

  與那晚的疼痛不同,這次奚寧也得了趣味,眼角舒服的落下淚,口中的聲音也漸漸破碎。

  不知過了多久,男人才饜足,奚寧手搭在他的胸前,酸的抬不起來。

  她后悔了。

  這男人哪里是人菜癮大,明明是天賦異稟。

  裴昭見她這幅柔弱的模樣,眼中盡是滿足和得意。

  上次是他不知節制,只顧自己,這次終于讓奚寧也享受到了。

  他低頭,在女人額間落下一吻,手覆在女人的小腹上。

  他已經這么努力了,這里應該有他們的孩子了吧。

  裴昭心里總覺得不踏實,他怕奚寧突然離開,有了孩子,看在孩子的份上,總不會不要他這個孩子爹。

  然而他不知,他的動作讓奚寧心里一驚。

  是了,這兩次他們都沒做措施,她和裴昭不過是露水情緣,絕對是不能出現一個孩子在其中做拉扯的。

  等明日,她要去醫館買避子湯。

  次日一早,裴昭就起來上值。

  城北離東宮比國公府遠了小半個時辰的路程,天不亮裴昭就起來了。

  他一動,奚寧也跟著醒來。

  裴昭已經穿好衣服,見將人驚醒,連忙俯身把她摟在懷中,手放在她腰臀上輕輕拍著。

  “還早,你繼續睡。”

  昨晚他又鬧了她兩次,男人得到滿足后精神奕奕,就是可憐了奚寧,凌晨才睡,這會兒眼皮子都在打顫。

  “嗯。”

  她嘟噥了一聲,頭在男人胸前蹭了蹭,這幅溫順的模樣讓裴昭的心都要化了。

  他終于明白了從此君王不早朝的意思。

  “乖,今日我讓長林陪你去府衙,辦完賣身契的事你可以順便逛逛街,這塊牌子給你,裴家的店可以隨便進,想要什么直接拿就好,其他地方若有喜歡的,就報我的名字,不要替我省銀子。”

  他知道奚寧愛美,但卻見她很少買首飾,自己沒空陪她去,就讓她自己買。

  說著,裴昭將牌子放在她枕頭邊上,又低頭在她嘴邊親了親,舌尖沿著她的唇形,直將那紅唇吻的水潤紅腫才放過她。

  “我走了,今日會早些回來。”

  他絮絮叨叨吩咐了一堆,奚寧是再也睡不著了。

  等門響后,男人消失在屋里,她睜開了眼睛。

  鼻息間還有男人的味道,她抿了抿唇,伸手握住那塊牌子放在眼前。

  這牌子裴昭一直貼身帶著,可想而知很貴重,現在男人卻眼都不眨的給了她。

  奚寧眼底有些復雜,裴昭是真心實意待她好,只是這份好她無福消受。

  睜眼到天亮,奚寧睡不著,干脆起來做早餐。

  她煎了土豆絲餅,又煮了三碗米粉,等長林過來時,主仆三人剛要吃飯。

  聞到院子里的香味,長林咽了咽口水。

  “奚姑娘又做了什么,這樣香?”

  有沒有他的份?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