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嬌嬌外室一哭偏執權臣心顫了 > 第40章 她要離開
  她的賣身契?

  奚寧呼吸都凝滯了,她盼了半年的東西終于到手了。

  “真的...給我?”

  奚寧小心翼翼的接過,緊緊握在手中,還有些不可置信的問裴昭。

  “嗯,阿寧想要自由,我給。”

  裴昭見她開心的模樣,心里也很滿足。

  只要奚寧想要的東西,他都會給。

  “謝謝三爺。”

  奚寧這次是真心實意的感謝,雖然裴昭強迫了她,但賣身契在手,奚寧覺得自己也可以原諒他一次。

  有了賣身契,她就可以離開了。

  奚寧心中是控制不住的激動,她知道,那是對自由的渴望。

  她正想著離開的事,男人突然將她抱住,整個人靠在她身上。

  “阿寧,我好累,陪我睡覺。”

  他為了讓安陽郡主同意,在院門跪了五天五夜,現在人都是虛的。

  裴昭說完這話人就暈了過去,奚寧身前一沉,差點沒站穩摔在地上。

  “喂!裴昭!”

  奚寧咬牙,拖著男人將他送到床上。

  奚寧想幫他脫掉外衣,然而男人的手緊緊抱著她,掰都掰不開,奚寧只能放棄。

  也不知道這些天發生了什么,她還從未見過裴昭這樣憔悴的模樣。

  而且他愿意將賣身契給自己,肯定是有原因的,奚寧對這種未知很惶恐,想找崔氏問清楚。

  國公府。

  裴昭拿著賣身契離開,連衣服都沒換,安陽郡主看在眼里也氣在心里。

  “這個逆子,必須讓他跟那外室分開!”

  嬤嬤給她撫著胸口,好一會兒安陽郡主才緩過來。

  她黑著臉吩咐崔氏,“明日你親自去丞相府提親,徐家小姐徐清容跟老三才是門當戶對,那外室的賣身契已經給她,趕緊將人打發走。”

  崔氏低著頭不敢多言,“是。”

  從主院出來,崔氏重重吐了一口氣。

  她現在心里就是后悔,后悔接下這個差事。

  跟大嫂林氏相比,她還差得遠呢。

  崔氏帶著丫鬟婆子回了二房,院里點著燈,小丫鬟見她回來,連忙吩咐人上菜。

  “二爺呢?”

  聽到崔氏的話,小丫鬟臉色有些難看,支支吾吾說道。

  “二爺沒回來,長風來拿了幾件換洗衣服,說是這些天二爺都在外面住。”

  “知道了。”崔氏臉色煞白,袖中的手攥緊,抖著唇竭力讓自己平靜下來。

  “上菜吧。”

  “哎。”

  小丫鬟應著,轉身就嘆息一聲。

  二夫人還真是可憐,成親后二爺在府里過夜的次數都屈指可數,更別說兩人同房了。

  二夫人都嫁進來六年了,卻一直無所出,外人都說她是不能下蛋的母雞,可其中的苦楚只有她們這些貼身的下人知道。

  二爺都不回府里,二夫人又怎么能懷上孩子呢。

  飯菜上來,崔氏揮退了伺候的下人,她嚼著米飯,那張時常嚴肅的臉上落下兩行淚。

  她知道裴鈺不愛她,他愛的是自己的雙胞姐姐。

  這樁婚事是她強求來的。

  可裴鈺不知,她已經愛了他十五年,從十歲那年裴鈺救了她開始。

  可是現在,她有些愛不動了。

  原來再深的愛也會累。

  ......

  裴昭睡了三天才徹底恢復過來,昏睡的這三天可把蘇嬤嬤跟忍冬二人給嚇壞了。

  “姑娘,三爺是生病了嗎,要不要找個大夫來給他看看。”

  奚寧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但男人呼吸聲平穩,除了睡不醒外沒有其他的問題。

  她搖搖頭,“等他自己醒來吧,若明日還沒醒,你就去叫大夫。”

  “好。”

  裴昭是被餓醒的,連著五六天沒吃東西,他感覺自己人都要虛脫了。

  他醒來時奚寧正坐在窗前的貴妃榻上看賬本,奚記和火鍋店給她帶來了一百兩銀子的收益,再加上裴昭給的錢和太子的賞賜,她現在也有兩千兩銀子傍身了。

  有了這些銀子,她在哪都能活得很好。

  奚寧想去江南,若留在京城,憑裴昭的性子肯定不會放過她,不如離得遠遠的,等時間久了,裴昭就不會再記著她。

  或許過兩年她再回來,裴昭都已經成親生子了。

  想到日后他身邊會有其他的女人,奚寧的心尖酸酸澀澀的。

  明明知道他們不可能,她還是生了不該有的心思。

  這樣不對,她要快點離開了。

  “阿寧,我餓。”

  裴昭低聲喚她,奚寧從自己的沉思中回過神來。

  她側身揉了揉眼睛,將賬本收好,“我去給你拿吃的。”

  她不知道裴昭什么時候醒,這些天灶上每日都煮著粥,就等他醒來吃。

  很快,奚寧就端著白粥小菜進來了。

  裴昭靠坐在床頭,睡了三天已經養好了精神,只是幾日沒修整,人看著有些邋遢,但即使如此也不掩裴三郎的清風霽月。

  奚寧沒再多看,將粥放下就要離開,被男人一把握住手腕。

  “阿寧留下陪我。”

  裴昭語氣溫柔,卻帶著不容拒絕的堅定。

  他這些天在夢里夢到了阿寧,阿寧身穿鳳冠霞帔嫁給他。

  夢很美,他都舍不得醒來。

  奚寧虛虛握了握指尖,點點頭,“好,我不走。”

  反正自己已經決定要離開,在臨走之前就順從心意多陪陪他吧。

  等日后,他們兩人也不會有再見的機會了。

  裴昭很餓,但也沒忽略了身邊人。

  他以前在大房吃過飯,大哥大嫂吃飯時都會說些家常話,比如京城發生的新鮮事,亦或是兩個侄子又怎樣調皮。

  裴昭從不關心京城的八卦,他和奚寧也沒有孩子,裴家三郎絞盡腦汁終于想到了話題。

  “東宮的飯很難吃,我從來沒吃飽過,要是每日能吃你做的就好了。”

  他現在身子好了,就該繼續去東宮當值了。

  只是想想那里的飯,他就覺得痛苦。

  奚寧尚在發呆,腦子遲緩,聽到裴昭的話,她下意識回答,“那我給你做?”

  “真的?”裴昭眼睛亮了,阿寧要給他做飯!

  “那我們說好了。”

  阿寧給他做飯,是不是代表阿寧心里有他?

  裴昭美滋滋的,連碗里寡淡的白粥都覺得香甜起來。

  吃完飯,奚寧起身收拾,裴昭扶住她的腰,手指往下,“還疼嗎?”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