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嬌嬌外室一哭偏執權臣心顫了 > 第39章 賣身契到手
  國公府。

  安陽郡主冷著臉摔了手里的茶杯。

  “那個逆子還沒起來?”

  嬤嬤低頭將碎片撿起來,小心翼翼的回話。

  “三爺還跪著。”

  “逆子!他早晚要將我氣死!”

  前日裴昭回來跟她說要求娶奚寧,安陽郡主不同意他就在院門口跪著,一跪就是三天。

  這三日他滴水未進,安陽郡主生氣的同時又有些心疼,可真讓她答應裴昭娶奚寧,比殺了她還難受。

  “主子,三爺的性子您知道,不達目的不罷休,沒有您點頭,他肯定長跪不起。”

  “那就讓他跪!我看到底是他的命重要,還是娶那外室重要。”

  安陽郡主咬牙,帕子蓋在額頭上,全當看不見。

  也不知道那外室到底給裴昭下了什么迷魂藥,竟讓他以死相逼。

  安陽郡主還未見過奚寧,心里就已經徹底厭惡上她。

  同在府中,裴昭做的事大房二房也得了消息。

  裴荀這些天還是經常去火鍋店,奚寧推出了涼茶,清熱降火,配著火鍋最是舒適。

  因著美食的緣故,裴荀對這位素未謀面的弟媳很是喜歡,見裴昭為了求娶她在安陽郡主門口跪了三天,他找來林氏,想讓她幫奚寧說說好話。

  林氏翻了個白眼,手指在他胳膊上擰了幾圈。

  “老三都勸不動娘,你還讓我去,這是看你媳婦管家太自在了是不是?”

  她雖是長媳,可國公府真正當家做主的是安陽郡主,林氏行事謹慎,可不想在安陽郡主那里落了把柄。

  “娘也真是的,老三喜歡就讓他娶唄,就他這冷心冷情的性子,好不容易有個心儀的姑娘,娘還棒打鴛鴦,也不怕老三打光棍。”

  裴荀嘟囔著,什么門當戶對,老三能力出眾,還是太子面前的紅人,根本不需要助力。

  到了他這個地步,有個喜歡的妻子比什么都開心。

  只是,他娘看不穿。

  林氏也不可能眼睜睜看著裴昭一直跪在那,她換了身衣服過去的時候正好看到崔氏。

  崔氏沒給她好臉色,這大嫂平時看著爽利沒心眼,但在老三的事上卻坑她。

  那外室就是個燙手山芋,她不僅沒將人趕走,還讓老三以死相逼也要娶她,安陽郡主已經對她不滿意了。

  “哼!”

  崔氏冷哼一聲,連招呼都不打就進了主院。

  “母親。”

  安陽郡主撩了下眼皮,見是她,臉色有些不耐。

  “你來做什么?”

  崔氏手心帕子攥緊,忽略心底那絲埋怨說道,“母親,兒媳有辦法能讓奚氏離開三郎。”

  聽到她的話,安陽郡主表情都未變,這話她已經聽了好多次,可兩個兒媳沒有一個人能做到將奚寧趕走。

  她已經不信她們了。

  “母親,奚氏對三郎并沒有太深的感情,她一直未離開不過是因為賣身契在三郎手里,只要將賣身契歸還于她,這奚寧答應過會立刻離開三郎。”

  “真的?她不會糾纏?”

  安陽郡主眼中閃過一抹厲色,就怕那外室是以退為進找的借口。

  崔氏心中有幾分篤定,雖然她和奚寧接觸的不多,可知道那女人不會出爾反爾,而且她能感覺得到,奚寧并不想進國公府。

  “真的。”

  崔氏點點頭,安陽郡主的眸子亮了。

  “讓老三進來!”

  ......

  裴昭已經離開五天,他以前纏著她時奚寧還覺得煩,現在人走了連個消息都沒有,奚寧又覺得心里空落落的。

  她蹲在花圃里,摘著剛成熟的茄子,只是心不在焉竟將才長出來的小茄子都摘了。

  忍冬攥著拳頭,一臉的擔心。

  “嬤嬤,三爺什么時候接我們姑娘進府啊,這都五天了,三爺不會是忘了吧?”

  怎么能忘,男人剛破了女人的身子,應該是最新鮮的時候,現在裴昭一走就是五天,連蘇嬤嬤也拿捏不準他的心思了。

  難道男人都是得到手就不珍惜,可自家姑娘這幅好容貌,三爺不該這么快就膩啊。

  蘇嬤嬤不懂,看著奚寧這幾天魂不守舍的模樣,兩人心里也火燒火燎的。

  三爺,可別辜負她們家姑娘才好。

  裴昭是在夜里回來的,此時奚寧都收拾完正要睡覺,男人卻突然闖進來抱住她。

  “什么人...唔!”

  她還沒說完就被男人堵住唇舌,男人動作有些急切,奚寧憋得喘不過氣,腰也被他掐的生疼。

  “裴昭你又發什么瘋!”

  突然睡了她又突然消失,現在回來卻跟沒事人一樣強吻她,這是將她當做了什么?

  想睡就睡的玩意兒嗎?

  奚寧知道原主的身份只是個青樓妓子,可不代表她就能容忍裴昭這樣對她。

  奚寧氣得眼圈都紅了,眼淚落下來,滴在兩人的唇舌之間。

  嘗到苦澀的咸味,裴昭的意識終于恢復過來。

  “阿寧,別哭。”

  他伸手慌亂給奚寧擦著,眼中滿是懊悔。

  “我是太激動了,不是故意要欺負阿寧,阿寧不哭好不好?”

  母親已經答應他娶奚寧,裴昭迫不及待要告訴這個好消息,卻在見了她之后情難自已。

  奚寧偏過頭躲開他的手,她聲音哽咽,帶著不自知的撒嬌抱怨。

  “三爺想動手我又怎么能奈何得了你,反正奚寧對于三爺來說就是個可有可無的玩意兒......”

  “阿寧!”

  奚寧的唇被男人指腹壓住,她口中的話生生堵在了嘴邊。

  燭光下,男人的臉色嚴肅,他下巴處還帶著新鮮的胡茬,剛才沒注意看,此時奚寧才發現他有些憔悴,像是幾天都沒睡覺。

  裴昭不想聽她這樣作踐自己,在他心里,奚寧就是無價之寶,是他千辛萬苦想要求娶的妻子。

  他從懷中掏出賣身契遞到她手中,“阿寧不是玩意兒,這是阿寧的賣身契,等明日去官府銷了戶,你就自由了。”

  以后她就是自己的妻。

  剩下的話裴昭沒說,母親已經答應他娶奚寧,只是為了國公府的名聲,要給奚寧一個體面的身份。

  裴昭想好去找長公主幫忙,他知道長公主喜歡奚寧,而且她膝下無子,若讓長公主認奚寧為干女兒,他娶奚寧母親也說不了什么。

  阿寧,馬上就要嫁給他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