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嬌嬌外室一哭偏執權臣心顫了 > 第37章 長公主的贊賞
  長樂郡主讓小丫鬟找了個乞丐侮辱奚寧,再帶著人去捉奸。

  她大聲嚷嚷著,生怕園子里的人聽不見。

  裴昭臉色陰沉,腳步匆匆,他高估了自己的威懾,長樂郡主想要害奚寧又怎么會將他放在眼里。

  裴昭心中殺意翻騰,如果奚寧出了事,他會讓周瑤償命!

  “昭哥哥,我就說她...啊!殺人啦!”

  長樂郡主本來以為自己會看到乞丐玷污奚寧的場景,哪想到會看到奚寧好端端站在旁邊,而男人昏倒在地上。

  她驚得嘴里能塞下個雞蛋,整個人怔在那像個小丑。

  裴昭看都沒看地上的人,快步跑過去將奚寧抱在懷中,表情是從未有過的擔憂和急切。

  “有沒有傷到哪里?”

  奚寧搖搖頭,電棍已經被她收回手環中,只是她到底是個柔弱女子,黑衣人是沖著她命來的,如果不是她手里有保命的工具,這會兒恐怕已經死了。

  她身子有些后怕的顫抖,裴昭心尖一疼,將她抱得更緊了。

  “昭哥哥,她殺人了,而且這男人是怎么進來的,會不會是她的姘頭......”

  長樂郡主見裴昭那樣焦急的護著奚寧,她心里的妒火已經快忍不住。

  “閉嘴!”

  裴昭猩紅著眼,周身皆是殺意。

  長樂郡主嚇得往后退了一步,“我又沒說錯,不是她帶進來的還能是誰?”

  奚寧不是包子,長樂郡主接連為難她,她要還能繼續忍,直接叫奚王八算了。

  “那長樂郡主又是怎么知道這邊有男人的?還這樣恰好將人都帶來了?”

  奚寧從裴昭的懷中起身,面對著眾人。

  聽到奚寧的話貴女們恍然大悟。

  “是啊,郡主怎么知道的,她不一直跟我們在一起?”

  “會不會這男人就是郡主找來的,想要欺辱奚姑娘?”

  她們又不是傻子,哪里會有這么湊巧的事,怎么看都像是長樂郡主的陰謀。

  眾人小聲嘀咕著,看長樂郡主的眼神都帶了質疑。

  “你們這是什么眼神?好端端的我為什么要害她,就是這女人不檢點,勾搭男人勾搭到長公主府里來了,我身邊的丫鬟親眼看到她和那男人在一起的。”

  長樂郡主叫囂著,殊不知自己的把戲早就被人看穿。

  奚寧勾唇,嘴邊浮起一抹淡笑,她往旁邊走了兩步,露出身后被擋住的周瑩。

  “既然郡主說自己的丫鬟親眼看到我和這男人在一起,那定然也看到了小郡主,這男人綁架了小郡主,我過來救人,倒是不知,郡主的丫鬟為何不幫忙救人,還要誣陷我的名聲?”

  “小郡主?”

  “這男人竟然是來綁架小郡主的!奚姑娘救了人。”

  周瑩是被人打暈,這會兒聽到周圍的吵鬧聲,人慢慢清醒過來。

  “奚姐姐......”

  她睜開眼就看到奚寧,后腦勺的疼痛讓她眼圈都紅了。

  奚寧過去將人拉起來,周瑩靠著她站好,手緊緊挽著她的胳膊,一副依戀的模樣。

  裴昭看著她的手,眼中閃過一抹吃味。

  奚寧是他的,即使是個小姑娘,也不能跟他搶。

  有周瑩作證,眾人都知道自己誤會了奚寧。

  長樂郡主想要陷害她,卻落得一個冷漠的名聲。

  周瑩畢竟是她的堂妹,她卻見死不救,貴女們搖搖頭,這樣的人她們可不敢交好。

  長樂郡主的名聲一下子就臭了。

  她焦急跺腳,不對,這事不對!

  她吩咐丫鬟找的是個乞丐,怎么會是個綁架周瑩的殺手呢,那個乞丐呢?

  還沒等她弄明白,長公主府的侍衛就奉命將殺手帶走,敢在她的府里綁架周瑩,長公主不把人刮層皮弄清楚,她怎么跟太子交代。

  周瑩被嬤嬤帶去檢查身體,那殺手雖沒使勁,可她身子嬌弱,頭部又是極危險的地方,以防萬一還是得好好檢查。

  周瑩知道是奚寧救了她,對這個漂亮姐姐更依賴了。

  “姐姐,我檢查完就去找你,你等著我。”

  小姑娘臉色煞白,眼圈紅彤彤的,活像個可憐的小兔子。

  奚寧不忍心拒絕,點點頭答應下來,“好。”

  長公主那邊要問話,奚寧被叫過去。

  房中,長公主跟崔氏正說著這事。

  “三郎這個外室既有絕色容貌,還機智冷靜,也不知道她一個弱女子是怎么將那歹徒放倒的,這樣聰明果敢的小娘子,即使京中也出不了一個,能跟她媲美的恐怕只有徐家的清容了。”

  徐清容是丞相嫡女,萬千寵愛長大,可即便如此也只能勉強和奚寧相提并論。

  長公主打著扇,話中帶著試探,“你家老夫人見過這奚氏沒有?”

  崔氏搖搖頭,當初裴昭買了人就安置在外院,安陽郡主自持身份怎么會去見她。

  原本以為將個外室打發走很容易,但見了人,崔氏也把握不準了。

  難怪裴昭能動心,這樣的小娘子確實有讓他動心的資本。

  “這事情或許還有轉機,你莫將人得罪死了,看三郎的架勢,恐怕不會輕易放手。”

  “侄媳知道的。”

  崔氏點點頭,奚寧進來她們兩人才止了話頭。

  長公主問了她是怎么發現有人的,又是怎么制服那歹徒。

  前個問題好回答,假山處偏僻,歹徒沒想到她會出現在那里。

  只是奚寧手無縛雞之力,卻將一個男子放倒,奚寧捏了把手心的汗。

  “我之前學過配藥,隨身帶著迷藥,那歹徒見我是女子沒放心上,這才著了道。”

  電棍是無法拿出來的,還好她手環中有迷藥。

  只是她隨身帶迷藥,萬一心懷不軌,對貴人們也是隱患。

  奚寧也是鋌而走險,長公主是個慈愛的長輩,看在她救了周瑩的份上應該不會責怪她。

  果然,聽了奚寧的話,長公主并沒有生氣,相反還帶著贊賞。

  “身為女子,你有防身的技能,這很好。”

  “秦嬤嬤,將我庫里那對血玉鐲給奚姑娘,她救了瑩兒,本宮自然要感謝她。”

  “長公主謬贊,這本就是奚寧該做的,換任何一個人都不會見死不救。”

  “哼,那可說不定。”

  園子里發生的事都傳到長公主耳中,長樂郡主說的那些話她自然也都聽到了。

  先不說裴昭和老八不想扯上關系,就周瑤那愚蠢刁蠻的性子,就讓她厭惡。

  相比起來,奚寧跟裴昭還真是絕配。

  只是,可惜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