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嬌嬌外室一哭偏執權臣心顫了 > 第33章 幫他上藥
  “啊?多少?”

  奚寧驚了,她耳朵沒聽錯吧。

  這話怎么那么耳熟啊。

  給你五百萬,離開我兒子。

  這不是她最喜歡的狗血總裁文里經常出現的嘛,沒想到自己穿越古代,還能感受一把。

  嘖!

  奚寧心里唏噓,臉上不免帶出點情緒,林氏以為她嫌錢少,咬咬牙又加了一萬。

  “六萬兩,奚姑娘,除了銀子你有其他要求,只要不過分,國公府都能答應。”

  六萬兩銀子不是小數,足夠奚寧這輩子榮華富貴了。

  裴昭是安陽郡主最得意的兒子,為了他,安陽郡主也是下血本了。

  “好啊......”

  奚寧跟啥過不去都不會跟銀子過不去,再說了裴昭對她來說就是個麻煩,林氏花錢買走她求之不得呢。

  只是她話還沒說完,裴昭就出現在門口。

  “大嫂,你跟她說沒用,是我纏著她,你回去告訴母親,日后不必再來打擾奚寧,只要我不放手,我們之間的關系就不會斷。”

  聽著裴昭霸道的話,奚寧翻了個白眼,要不是自己賣身契在他手里,她早就遠走高飛了,裴昭真以為自己能困住她?

  天真。

  林氏沒想到自己干壞事正好被當事人抓到,臉色窘迫極了。

  她嫁到裴家這么多年,就沒遇到過比這更尷尬的事。

  外院是絕對不能再待下去了,林氏這回兒差事沒辦成,回去也就是被婆婆罵一頓,若是再把小叔子得罪了,那才是兩頭不落好。

  “行,你好好養傷,母親那里等你回府之后再說吧。”

  林氏說完帶著兩個小團子離開,裴琪裴玥不舍得走,扒著外院的石凳問奚寧。

  “小嬸嬸,我們以后還能再來嗎?”

  小團子白白糯糯的,看上去乖巧可愛,奚寧很喜歡他們,但是兩個小團子畢竟是國公府的孩子,日后恐怕是沒機會再見了。

  林氏知她為難,而且說到底是她沒管教好孩子,她讓嬤嬤把兩人抱走,跟奚寧歉意欠了欠身,帶著人離開。

  等外院的門關上,馬車聲走遠,裴昭沉著臉抓著奚寧的手進了內室。

  忍冬聽到門嘭的一聲關上,嚇得她趕緊過去敲門,生怕裴昭對自家姑娘動手。

  “姑娘......”

  “滾!”

  男人一聲厲喝,忍冬更擔心了。

  房門緊緊關著,奚寧被他按在門后,外面是小丫鬟擔憂的呼喚,面前是男人充滿怒火的臉。

  “你就那么想離開我?區區六萬兩銀子就能說服你?”

  裴昭心尖疼得發麻,他從不知道喜歡一個人會這樣難受,奚寧越是推開他,他越想步步緊逼。

  “你不是早就知道的嗎,我們兩人本來就不該在一起,離開也只是回到了各自的世界。”

  奚寧有些慌,裴昭的臉色太難看了。

  “沒有不該,只要我想,你就是我的。”

  正值傍晚,屋外的夕陽透過窗子灑進來,男人背著光,眼中的偏執似要將她吞沒。

  裴昭一手放在門板攔住她的去路,一手捏著她的下巴。

  “阿寧,聽話一點,別惹怒我。”

  下巴的指腹微涼,奚寧沒忍住抖了抖身子。

  她竟不知裴昭對她的執念這么深。

  她想著如何離開才不會讓男人惱怒,卻沒注意裴昭已經盯住了她的紅唇。

  “裴昭...唔...”

  男人的唇舌和他的人一樣霸道,他動作青澀,輕咬著女人的唇讓她被迫接納自己,舌尖探進去,霸道的在女人身上留下自己的味道。

  奚寧倚在門板上,渾身發軟,裴昭適時摟住她,抱著女人去了床上。

  他吻著女人的雪頸,在上面種下點點緋色,聽著身下女人的嬌顫,裴昭渾身硬的發疼。

  “阿寧,別不要我......”

  他將頭埋進去,女人呼吸急促,胸前的兩團飽滿起伏,男人的呼吸也跟著粗重起來。

  奚寧雖沒有過男人,可對裴昭的反應一清二楚,他動情了。

  “你...你快起來!”

  “那你答應我,不離開我。”

  裴昭無賴到極致,奚寧的領口被扯開,青色的小衣露出來,襯得她的皮膚白得晃眼,嫩得誘人。

  裴昭想親想咬,而他,也這么做了。

  “唔...”

  外面還有忍冬焦急的呼喚聲,奚寧忍著身體的躁動緊緊捂住自己的嘴,不讓聲音溢出來。

  裴昭見她這樣,就越想欺負她,直到身下的女人化成一灘水,他才大發慈悲放過了她。

  “阿寧是我的,誰也搶不走。”

  他指尖勾著奚寧的衣帶,女人露出的雪膚上已經布滿了痕跡,眼角氤氳著紅色,她被折磨的眼淚都流出來。

  奚寧不想理他,自己根本不是這男人的對手,跟他作對最后難受的還是她。

  “滾!”

  她抬腿想踹他,卻被他握住了腳踝,裙子滑上去露出一小節瓷白如玉的腿,裴昭眸底如墨,低下頭在上面輕輕落下一吻。

  女人的皮膚嬌嫩敏感,瞬間變成了緋色,裴昭勾起唇角,眼中盡是得意。

  他好像找到了拿捏奚寧的辦法,她怕癢,怕親,動情時整個人乖得不行,讓他恨不得將人揉在懷里寵壞。

  “阿寧,我背疼。”

  裴昭握著她的小腿吻上去,說話的語氣帶著委屈。

  他今日強撐著下床,還抱了她,身后的傷口早就裂開了。

  裴昭不說還好,一說奚寧就聞到那股血腥味了。

  “你快下去,我讓忍冬去找長林......”

  奚寧再討厭他,也不會看著他受傷不管,而且她還等著裴昭傷好后走人呢。

  然而男人根本不放開她,壓在她身上拉著奚寧的手覆在自己的領口。

  “你幫我。”

  “裴昭!”

  奚寧被他磨得沒了性子,這男人無賴起來自己根本招架不住。

  裴昭在她脖頸間蹭了蹭,“阿寧我疼,幫我。”

  奚寧最后都不知道怎么答應他的,跟鬼迷心竅一樣。

  裴昭的上衣赤裸,趴在床上。

  奚寧的床單是紅色,裴昭膚色極白,若不是后背有一道猙獰的傷口,奚寧還有心情欣賞。

  她知道裴昭傷得嚴重,卻不知傷口這么深,看著裂開的傷口,奚寧心尖突然疼了一下。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