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嬌嬌外室一哭偏執權臣心顫了 > 第28章 不會放手
  “吃吧。”

  奚寧垮著臉將粥遞給他,長林已經跑沒影,這男人恐怕一時半會是走不了了。

  他們主仆還真是一脈相承的無賴,自己根本不是這個男人的對手。

  裴昭斂著眸,眼底有些笑意。

  能留下來就還有機會。

  他以前聽二哥說過怎么討好女人,聽她的話,對她好,給她買衣服首飾胭脂水粉,日子久了不怕她不動心。

  雖然奚寧性子嬌蠻了些,可只要自己臉皮厚,做好長期死纏爛打的準備,最后肯定能抱得美人歸的。

  裴昭喝著香噴噴的白粥,心里已經有了計劃。

  晚飯奚寧煮的酸辣粉,莊子里種的紅薯產量很高,除了供應火鍋店的以外,奚寧還教給劉老漢他們做粉條的法子,這不第一批做好就送到她這來了。

  蔥花、蒜末、白芝麻、辣椒面、小米辣切段放在碗中備用,鍋中熱油淋在上面,香味就已經爆出來。

  廚房的門窗都打開,香味飄進院子里,連內室的裴昭都聞到了。

  他吸了吸鼻子,碗里的白粥突然不香了。

  碗中再放入醬油和醋,加半勺糖攪勻,把煮好的粉條和青菜鋪進去,撒上一把小蔥和香菜,酸酸辣辣的味道讓人流口水。

  “嘶!好香!姑娘這又是什么好吃的?”

  忍冬趴在灶臺邊,眼睛緊緊盯著碗。

  奚寧將做好的遞給她,“酸辣粉,嘗嘗。”

  忍冬她們是吃過米線和粉絲的,都是粉狀,所以對這酸辣粉并不陌生。

  只是跟軟糯的米線不一樣,這紅薯粉條是透明的,煮熟之后咬起來很是勁道。

  酸辣入味,忍冬呼啦啦吃了一大碗。

  “姑娘這酸辣粉可真開胃,就是味道太重,三爺有傷在身吃不了。”

  忍冬就是個沒心沒肺的,她覺得裴昭來外院住就是寵愛自家姑娘,以后奚寧肯定是要進國公府的,裴昭也是自己的主子。

  “別提他,晦氣。”

  奚寧低頭吃著粉,嘟囔了一聲。

  她現在就盼著裴昭傷快點好,然后麻溜走人。

  “哦。”

  忍冬乖乖閉上了嘴巴,好吧,姑娘還在生氣,三爺也真是的,怎么哄人要這么久。

  她搖搖頭,對這些男女之情沒點頭緒,還是干飯香。

  廚房主仆三人吃的香甜,裴昭饞的咽了好幾次口水,還不能張口要。

  不過就算他能開口,奚寧也不見得會給他。

  裴昭這點自知之明還是有的。

  不過酸辣粉吃不了,奚寧煮得玉米他能吃。

  這玉米香甜軟糯,奚寧施舍了他兩根。

  裴昭第一次見到玉米,他想到在火鍋店喝的玉米汁,眼中閃過一絲暗光。

  “這也是你莊子里種出來的?”

  奚寧手中的玉米棒已經啃了大半,她拿出來時就做好被裴昭問的準備了,與其遮掩著讓他懷疑,還不如大大方方拿出來。

  “嗯。”

  “這玉米產量如何?還有你那土豆紅薯,是否可以當做主食?”

  裴昭不是五谷不分的富貴哥,他在外游歷多次,對農耕作物很是了解。

  今日吃火鍋時他就注意到了,奚寧種出了土豆、紅薯這樣飽腹的食物,現在還出現了玉米,想到城外的流民,裴昭心中燃起些希望。

  “可以。”

  奚寧將手中的玉米全部啃完,拿起濕帕子擦了擦手。

  她的種子需要推廣出去,僅靠她自己肯定是不行的,畢竟她無權無勢,還是個柔弱女人,身懷寶藏簡直就是明晃晃告訴別人快來搶。

  裴昭再無賴他也是國公府的郎君,而且他身后是太子,對于奚寧來說,這是最佳合作對象。

  如果裴昭沒有想要強迫她,自己跟他合作會更心甘情愿一點,不像現在,總覺得把種子給他很吃虧。

  裴昭抬眸看她,等她接下來的話。

  “我可以把種子給你,但有條件。”

  “你說,除了讓我放開你還有搬走,其他我都答應。”

  裴昭怕她再說出自己不想聽的話,提前堵死。

  奚寧翻了個白眼,這男人還真不死心。

  “我只有一個要求,如果你要娶妻,放我自由。”

  她不相信裴昭會真的娶她,那就等他厭煩。

  奚寧一直覺得裴昭對她只是一時新鮮,早晚會有膩的那天。

  裴昭察覺到她的顧慮,他知道奚寧不信他,那他就用行動表明,自己對她從來都是非她不可。

  “好,我答應你。”

  “那你簽保證書。”

  奚寧怕他又出爾反爾,將提前寫好的保證書拿出來。

  裴昭心頭一哽,自己在她這里還真是沒有了信任。

  不過自己娶妻就放她自由,如果妻子是她,這個保證書就沒用了。

  裴昭斂眸,遮住眼底的深邃,提筆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奚寧接過來將墨跡晾干,很是珍惜的塞到貼身的荷包中。

  等裴昭娶妻那天,就是自己自由的時候,希望安陽郡主麻利一點,明天就押著這男人去成親。

  奚寧心底暗暗吐槽,她低著頭,裴昭就能猜出她在罵他。

  “咳咳!”

  他握拳放在嘴邊輕咳兩聲,奚寧猛地回過神來。

  “種子你要多少?玉米馬上就能種,我目前也就能拿出三百石,不過紅薯和土豆比較多,能有一千石。”

  她是按莊子的產出算的,手環里當然有很多,但是沒辦法直接給裴昭。

  不過只是這些也足夠了。

  水災波及范圍在江南,目前流民尚且可控,國庫的糧食加上下一茬的玉米,勉強能讓流民們支撐過去。

  “夠了。”

  裴昭抬眸看向她,女人坐在腳凳上,因為是在家里,頭發只用發帶綁在腦后,她穿著紅衣,眉眼生動鮮活,說起糧食作物,整個人都帶著惑人的吸引力。

  裴昭的心怦怦直跳,不受控制,他想抱她。

  “謝謝你,奚寧。”

  他買下這個女人本是意外,可奚寧帶給他的卻是無窮的驚喜。

  裴昭覺得自己徹底淪陷了,遇到這個女人他算是栽了,既然擁有了她,他說什么也不會放手。

  男人的眼神直白赤裸,奚寧臉有些熱,她猛地起身,不想在房間待著。

  “謝什么,都是為了百姓,廚房還有事,我先出去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