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嬌嬌外室一哭偏執權臣心顫了 > 第26章 同居
  “奚姑娘,這......”

  長林一臉為難,顯然也沒想到自家主子會這么無恥,手緊緊攥著奚姑娘的衣角,他掰都掰不開。

  奚寧心里堵了一團氣,裴昭的心思已經昭然若揭,非她不可。

  他是高高在上的裴三郎,自己一個卑微外室,怎么能拒絕的了。

  可是她是獨立的,并不是裴昭想要她就得給。

  “把劍給我!”

  長林被她突如其來的氣場震懾住,乖乖將自己的劍遞過去。

  奚寧接過,扯著衣擺一劍劃過去。

  “撕拉!”

  裴昭手中只留下一片衣角。

  “謝謝。”

  奚寧動作利落干凈,劃完就將劍還給長林,看都不看一眼裴昭轉身就走。

  長林一手扶人一手拿劍,眼睜睜看著奚寧離開。

  不過奚寧剛走幾步,突然又轉身,長林眼睛一亮,以為她是反悔了。

  他就說嘛,奚姑娘心善肯定放不下主子的。

  “對了,將門口收拾干凈些,若是影響了火鍋店的生意,我讓你家主子賠。”

  說完,這次她頭也不回的走了。

  “噗!”

  長林傻愣愣的,裴昭一口老血噴出來。

  “三爺!”

  “三爺,您醒啦!”

  見裴昭清醒過來,長林也顧不得想奚寧的事了,裴昭推開他,目光死死盯著奚寧離開的方向。

  這個女人可真狠,自己受了這么重的傷,裝暈都留不住她。

  他喉頭一癢,甜腥味止都止不住。

  裴昭攥緊拳頭,眼中的偏執漸濃。

  她以為自己能躲得掉,奚寧,你別想。

  “去外院!”

  ......

  奚寧回到外院,蘇嬤嬤和忍冬一臉擔憂的迎上來,之前流民攻過來,將許多客人都沖散了,忍冬和蘇嬤嬤擠不進去只能去國公府搬救兵,現在見自家姑娘平安歸來,兩人的心總算是安定了下來。

  “姑娘,快讓老奴看看,你身上有沒有受傷?”

  蘇嬤嬤拉著她,上下里外都檢查了個遍,沒發現傷口才謝天謝地的念叨。

  “還好,還好,那群流民可真恐怖,拿著刀就沖上去了,還好姑娘福大命大,不行,過兩日老奴得去廟里拜拜,謝謝菩薩保佑姑娘。”

  蘇嬤嬤眼中噙著淚,帶著劫后余生的慶幸,倒是忍冬看著奚寧身上的血污疑惑道。

  “姑娘,您身上的血是哪來的?”

  奚寧今日穿得鵝黃色的襦裙,外面是層白色的輕紗,這會兒已經被血染透。

  是裴昭抱著她時染上去的。

  奚寧指尖縮了縮,不想多說。

  “估計是在哪蹭的,你拿去燒了吧。”

  說著她就將衣服脫掉,交給忍冬。

  “哎!我這就去燒,正好也給姑娘燒水好好洗洗,去去晦氣。”

  忍冬跟蘇嬤嬤兩人忙起來,也就不再拉著奚寧問東問西了。

  她坐在貴妃榻上,想到裴昭的眼神,心里還有點打顫。

  她和裴昭也就接觸過幾次,可奚寧卻莫名的篤定,這個男人不會就此罷休。

  他想要的東西,必須要得到手。

  果然這邊奚寧剛梳洗完,外院的門就被敲響了。

  “奚姑娘,我家三爺傷得厲害,回府怕會惹老夫人擔憂,這些天要叨擾奚姑娘了。”

  長林和陸一抬著裴昭進門,跟奚寧打過招呼就抬著人往內室走。

  這外院就兩間寢居,蘇嬤嬤和忍冬睡一間,奚寧自己睡一間。

  裴昭要住的肯定是她的房間。

  “你們......”

  她剛要拒絕,長林和陸一放下人就跑,順便將手中的傷藥也扔下。

  “辛苦奚姑娘了,小的回去給三爺收拾衣物,勞煩您多照顧他。”

  說完,兩人一溜煙就沒了蹤影,跑得比兔子還快。

  奚寧一口氣堵在胸口,看著躺在自己床上的男人,恨不得將他拽下來。

  “我知道你醒著,別裝死!”

  她不信沒有裴昭的吩咐,長林敢貿然將人送到她這里。

  她實在是沒想到裴昭會這樣無賴,費盡心思都要賴上她。

  既已被拆穿,裴昭也不用裝了。

  他睜開眼睛,看著身前氣鼓鼓的女人,眼底拂過一抹笑意。

  這個女人既不吃軟也不吃硬,自己只能死纏爛打了。

  “咳咳,我受傷了。”

  這意思是要自己讓著他?憑什么?

  奚寧氣得臉都紅了。

  “你受傷就去看大夫,來我這有什么用,再說了那些人本就是沖你來的,你不怕把人引到這邊來?”

  她可沒有侍衛,她怕死。

  什么清風霽月的裴三郎,要她說就是黑心腸的奪命鬼!

  “他們是沖我來,但你以為你能逃得掉?”

  裴昭開口,奚寧神情一僵。

  “你這話是什么意思?”

  她又沒招惹流民,那些人憑什么會對付她。

  奚寧覺得裴昭實在嚇唬她,就想留下來。

  裴昭拍拍床邊,讓她坐下,奚寧自然不肯,找了個腳凳坐得離他老遠。

  裴昭心口的老血又想噴出來了,這女人不用每次提醒他自己有多招她煩。

  “這些不是普通的流民,其中有八王爺的人...就是長樂郡主的父王...”

  裴昭將朝中局勢簡單跟奚寧說了,尤其是自己站隊太子,八王對他虎視眈眈的事。

  “所以你當初買下我不是為了掩蓋隱疾,而是為了抹黑自己的名聲讓八王死心?”

  奚寧不是蠢人,皇子奪嫡稍不注意就是粉身碎骨,原主也只是這奪嫡之路中一枚小棋子罷了。

  可憐她一心以為裴昭是真心想要她。

  奚寧斂著眸,人有些發冷。

  她本以為自己拿的是種田劇本,哪里想到竟然卷入奪嫡之爭中。

  “什么隱疾?”

  裴昭擰眉,他怎么不知道自己有隱疾?

  奚寧下意識抬眸朝他下身瞥了一眼,裴昭立馬就反應過來,臉直接黑了個透。

  “奚寧!爺會讓你試試爺有沒有隱疾!”

  奚寧打了個哆嗦,這又不是她說的,誰讓裴三郎不近女色,買了原主也從未動過,任誰看都會覺得他不行。

  她避開他的黑臉,趕緊轉移話題。

  “所以現在要怎么辦,八王爺眼里咱們兩人已經綁在一起,要不你把賣身契給我,還我自由,沒了我,你還是清風霽月的裴三郎,八王爺就會繼續看重你,不要你的命,你看怎么樣?”

  她眼神滿懷期待,眨巴著眼看向他。

  裴昭手緊緊攥住被子,眸底是翻涌的風暴。

  “你休想!”

  “就算是死,我也要拉著你一起!”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