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嬌嬌外室一哭偏執權臣心顫了 > 第25章 裴昭受傷
  火鍋店的生意比奚寧預想中的還要好,她鉆進后廚本來是想躲裴昭,但后來真變成幫工。

  等上午最后一批客人走完,她的手腕已經酸的抬不起來。

  秋娘子給她倒了杯玉米汁,一臉諂媚的笑道。

  “姑娘手藝這么好,我就知道店里生意肯定會很火爆,果然...姑娘快喝杯玉米汁歇歇,剩下的我來收拾。”

  奚寧確實渴了,她接過來道了聲謝,端起杯子慢悠悠喝著。

  秋娘子愛巴結討好人,她一早就知道的,不過是被家中婆婆欺壓慣了,奚寧覺得她可憐,只要沒有壞心思,這點小毛病她也不放在心上。

  一杯玉米汁喝完,奚寧從后廚出來,就見忍冬站在門口,擠眉弄眼的看向她。

  奚寧駐足,順著她的目光望過去,正好和男人深邃的眸子撞到一起。

  裴昭竟還沒走。

  男人已經看見她,奚寧想躲也來不及了。

  她深呼一口氣,提起敷衍的笑上前。

  “三爺吃的還好?粗鄙吃食,讓三爺見笑了。”

  裴昭看著她皮笑肉不笑的表情,眉頭蹙起疙瘩,他很想將女人的嘴角抹平,他就這么招她煩?

  不想笑可以不笑。

  “這火鍋很好,尤其許多吃食就連我也沒見過。”

  裴昭凝眸盯著女人的臉,奚寧聽到他的話,后背一僵,指尖將手中的帕子攥緊。

  她在拿出那么多吃食的時候就已經做好了被質疑的準備。

  她是裴昭的外室,其他人會認為這些吃食是裴昭給她的。

  上次她和裴昭鬧僵,奚寧就做好了跟裴昭老死不相往來的準備,哪里想到火鍋店開業他也會來,自己的秘密這么快就被拆穿。

  不過,幸好她還有準備。

  奚寧壓下怦怦直跳的心,抬頭時已經恢復了淡定。

  “奚寧愛搗鼓些吃食,之前讓忍冬在雜貨鋪買了幾袋種子,正好我買了莊子,就讓長工去種上了,沒想到長出來的作物這樣美味。”

  她買種子是真,不怕裴昭去查。

  “哪個雜貨鋪?”

  “就城北中街盡頭鋪面最小的那個,掌柜的是個左眼失明的老漢。”

  奚寧面對裴昭的質問絲毫不慌,笑著答話。

  她買種子時特意挑的積壓的貨,掌柜的自己都忘了里面是什么,裴昭想查也查不出來。

  “嗯。”

  裴昭斂眸,思緒藏在眼底,不知信了她沒有。

  奚寧不想跟這個男人待在一處,他的心思太深沉,奚寧自覺不是他的對手。

  尤其裴昭不愿還她賣身契,自由無望,奚寧心中也恨上了他。

  “奚寧還有事,就不陪三爺了。”

  她微微福身,正要繞過他離開,裴昭卻扯過她的手臂一把將人拉到懷中。

  “小心!”

  “三爺?”

  奚寧還沒反應過來,只聽到男人一聲悶哼,然后是一股甜腥味。

  “喪盡天良的裴三郎,竟然私吞我們的救濟糧,害得我們流民餓死,我今日就要殺了你替兄弟姐妹們報仇!”

  火鍋店門口涌上來一波流民,他們手中拿著刀,看向裴昭的眼神滿是恨意。

  “兄弟們,給我上,把裴家三郎殺了,給狗蛋他們償命!”

  “殺!”

  流民一窩蜂撲上來,裴昭今日來城北沒帶侍衛,沈寄剛才也被他支走,他雖習過武,但面對這么多暴民難免力不從心,尤其懷中還護著一個女人。

  奚寧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況,她知道這些人都是沖著裴昭的命來的,自己是裴昭的外室,他們同樣不會放過她。

  感覺到懷中女人的顫抖,裴昭手臂將她箍得更緊,低聲在她耳邊吩咐。

  “我將人引開,你找機會逃出去。”

  這些流民出現的蹊蹺,還輕易就找到了他,恐怕背后有人謀劃。

  裴昭眸底墨色翻涌,他接連幾次壞了八王好事,恐怕八王容不下他了。

  “好。”

  奚寧答應的干脆,她手無縛雞之力,在這只會拖裴昭的后腿。

  而且這邊是鬧市,有官府的人巡邏,她逃出去可以求救。

  裴昭一手護著她,一手擋住流民的攻擊。

  按理說這些流民餓了一路,又是莊稼漢子,不可能會這么兇悍。

  裴昭看著流民中身手矯健的男人,心中有了答案。

  八王這次不要他的命是不罷休了。

  奚寧困在他懷中,男人身材纖瘦卻并不羸弱,輕薄的衣衫下是強勁的肌肉。

  奚寧手臂摟著他的腰,鼻息間的血腥味越來越濃,她心尖揪著,眼前都開始發暈。

  自己今日不會交代在這里吧......

  正在奚寧胡思亂想時,男人低喝一聲將她推離,“跑!”

  面前被殺出一條路,奚寧腦中一片空白,雙腿機械似的往外跑。

  她口鼻處窒息的疼,嗓子中滿是甜腥味,還未走出街口,就聽到兩道驚懼的叫聲。

  “三爺!”

  “爺!”

  長林和陸一帶著救兵趕到,正好看到流民提刀砍向裴昭的后背。

  鮮血滋出艷麗的花,裴昭身子不支跪倒在地上。

  “有人來了,快撤!”

  流民呼啦啦退開,門口只剩下裴昭一人。

  長林撲過去將人接住,鮮紅的血染紅了他的青衫,周圍是嘈雜的求救聲,奚寧只覺得眼前眩暈,差點站不住。

  她和男人隔了半條街的距離,可卻清晰可見男人的眼神。

  裴昭靠在長林懷中,朝她招手。

  “過來。”

  奚寧足下有千斤重,可還是踉蹌著走過去。

  長林正喊著陸一讓他去找大夫,裴昭后背的傷口又深又長,鮮血止都止不住。

  “三爺......”

  奚寧走到他面前,腳尖被他的血沾濕,她的臉比裴昭的還要慘白。

  “奚寧,我又救了你一命。”

  男人虛弱的說道,眼底的暗光帶著偏執。

  奚寧語塞,她想說這些流民本就是沖著裴昭來的,自己才是無妄之災。

  可看著男人身下的血,她還是閉上了嘴。

  “我救了你的命,你就要還。”

  “裴昭!”

  奚寧抖著唇,沒想到男人這么無恥,氣急之下她直接叫了他的名字。

  “你別想再躲著我。”

  裴昭伸手攥住女人的衣角,說完堅持不住暈了過去,只是那手怎么也不放開。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