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嬌嬌外室一哭偏執權臣心顫了 > 第22章 辣椒成熟
  愿不愿意嫁給裴昭?

  長林懵了。

  三爺怎么會問他這個問題,難道是在奚姑娘那里受了挫折,想要從他身上得到彌補?

  可若他是女子,他也會很在意夫妻之事的和諧,三爺確實身份尊貴,相貌堂堂,可若是那處不中用,好像也不太能嫁。

  長林一本正經的思考著,完全沒發現裴昭的臉已經黑成了炭。

  “扣半個月月錢。”

  “三爺......”

  長林欲哭無淚,他什么都沒說什么都沒做,三爺憑什么扣他的月錢,他還要存錢娶媳婦呢!

  裴昭冷酷無情不為所動,直接關門將人趕出去了。

  從來都矜貴自傲的裴家三郎第一次不自信了。

  難道以前那些女人想嫁給他都是假的,不然怎么奚寧和長林都看不上他?

  裴昭擰著眉,遇上了他人生中的第一個難題。

  ......

  因著長樂郡主在這鬧事,奚記的生意也受到了影響。

  尤其那些向著長樂郡主說話,詆毀了奚寧的人,怕裴昭遷怒他們,根本不敢再來。

  蘇嬤嬤看著空蕩蕩的鋪子,臉上都愁的多長出了幾條皺紋。

  “姑娘,這可怎么辦啊,大家都不來,咱們的生意也要做不成了。”

  現在除了幾個老顧客,根本沒有人敢上門。

  相比蘇嬤嬤的焦急,奚寧倒很淡定。

  她翻著賬本,這兩個月奚記就賺了三十兩銀子,刨除成本,凈盈利能有二十兩。

  怪不得都說餐飲是暴利,她手里有遠超這個時代的美食方子,哪里愁賺不到錢。

  只要有源源不斷的新奇美食,流失的客人早晚要回來。

  而且奚寧現在也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她種的蔬菜作物成熟了。

  蘇嬤嬤和忍冬已經吃過菠菜生菜,可西紅柿、辣椒她們可沒吃過。

  不,哪里是沒吃過,就連見都沒見過。

  院子開辟的菜地上,西紅柿和辣椒的枝杈上都掛滿了青紅的果子。

  奚寧的種子都是經過改良的,沒有施肥打藥,但各個長得紅潤飽滿。

  忍冬看著自家姑娘摘了幾個,在井水里洗過,遞給她們。

  “嘗嘗。”

  奚寧自己先咬了一口,西紅柿是沙瓤的,口感酸甜,汁水豐沛,不小心就流到手上。

  她瞇著眼,一臉享受,仿佛吃的是人間美味。

  忍冬見她這樣,嘴饞的不行,趕緊接過來放進口中。

  “唔!好好吃,比之前三爺送來的果子還好吃。”

  她咬了一大口,瞬間就被西紅柿的口感征服了。

  忍冬吃過最好吃的果子就是上次裴昭讓長林送來的枇杷和櫻桃,但這西紅柿比那兩種都好吃。

  只是她說完忽然想到了什么,口中的西紅柿咽也不是,不咽也不是。

  “姑娘,我不是,不是故意提三爺的......”

  上次裴昭替奚寧出頭,她和蘇嬤嬤還以為裴昭是喜歡上了自家姑娘,要接她進府。

  可誰知兩人卻鬧僵了。

  奚寧跟她們說了,裴昭以后不會再來,兩人不知道發生了何事,但她們知道自家姑娘難過了好多天。

  好不容易西紅柿和辣椒成熟,姑娘心情松快些了,她又嘴賤非提裴昭。

  忍冬苦著臉,恨不得打自己一巴掌。

  奚寧見她這幅戰戰兢兢的模樣,心中好笑,看來自己前幾天生悶氣,嚇到她們了。

  “無事,他又不是洪水猛獸,說兩句怎么了。”

  奚寧恨恨咬了口西紅柿,顯然是將它當成裴昭了。

  自己的賣身契沒有希望,以后怕是要當一輩子奴婢、外室,她已經罵了裴昭好多天,現在心里終于好受一點了。

  只是日子依舊要過,拿不到賣身契也得多給自己存些銀錢傍身。

  奚寧讓忍冬和蘇嬤嬤將成熟的西紅柿、辣椒都摘下來,她要推出新菜式。

  除了院子里的,莊子里種的蔬菜作物也熟了。

  她買下莊子的時候已經是三月份,小麥是來不及種了,而且莊子里也并沒有多余的空地。

  不過中不了小麥,她可以種玉米和蔬菜。

  玉米是一年兩熟的作物,春天可以種,小麥收割完也可以,而且玉米高產,既能做主食,玉米桿也可以喂牲畜,在荒年是能保命的。

  她留了不少種子給劉老漢,讓他在莊子里多種一些。

  除了玉米外,她還讓劉老漢種了紅薯和土豆,這都是周朝沒有的作物,劉老漢不知道自家姑娘是從哪得來的種子,但他聰明的沒有多問。

  這些貴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奚姑娘心善買了他們這些人,他們要做的就是對奚姑娘忠誠。

  六月底,莊子上送來了成熟的玉米和辣椒,奚寧的菜式也研究出來了。

  ......

  東宮。

  太子周懿將心腹召喚到大殿,裴昭和沈寄站在一塊,沈寄挨著裴昭用寬袖遮著臉,小聲問道。

  “三哥,太子喚我們來有何事,難道八王又作妖了?”

  他這些天只顧著吃喝玩樂,根本沒關注朝中之事,本來他就是個紈绔,要不是他爹站隊了太子,他們沈家無人輔佐儲君,不然也用不著他出頭了。

  沈寄不耐煩管這些,平時都靠裴昭解惑。

  裴昭心中有些眉目,不過大殿中人不少,他們兩人聲音再小別人也都是能聽見的。

  裴昭沉了臉,將沈寄推到一旁站好。

  “待會兒你就知道了。”

  “......行吧。”

  沈寄一臉無奈,理了理衣袍回到自己的位置站好。

  太子很快就出來了。

  他比八王年紀稍大,長相儒雅但又不失王者之氣。

  見心腹已經到齊,他一臉溫潤的笑道,“各位愛卿,都坐吧,孤這次叫你們來也是想談談南方水災的事。”

  “南方水災?”

  太子此話一出,大殿有小范圍的騷動。

  有人的消息靈通,也有人像沈寄一樣,此時才知曉。

  這幾年天災人禍,周朝百姓日子本就不好過,南方又發生水災,各位臣子不敢想。

  若水災嚴重,百姓流離失所,那天下恐怕要亂起來了。

  “各位愛卿,可有辦法?”

  太子一心為民,雖和八王爭奪皇位,但他明顯是仁君,心中有百姓。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