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嬌嬌外室一哭偏執權臣心顫了 > 第21章 她只做妻不做妾
  “三爺?”

  男人的眼神太過炙熱,奚寧如芒刺背整個人都僵住了。

  狹窄的車廂中,兩人的呼吸混合在一起,炙熱又曖昧。

  裴昭微微傾身,修長的指骨落在她白皙精致的下巴上,呼吸灼熱噴灑在她臉頰,奚寧一下就軟了身子。

  “要怎么謝我?嗯?”

  男人指尖微微用力,奚寧就落入他懷中。

  男人的胸膛硬得發疼,手臂牢牢鉗住她的腰,奚寧動彈不了分毫。

  “我給三爺做吃食,只要三爺想吃的,我都可以做......”

  她滾燙的小臉嬌艷欲滴,說話聲音嬌滴滴帶著顫音,惹得男人眸底翻起墨浪。

  “不夠。”

  他是喜歡奚寧做的吃食,但與她的人比起來,口腹之欲又沒那么重要了。

  “三爺......”

  奚寧要哭了,明明他清貴不近女色,自己根本入不了他的眼,怎么突然像換了個人。

  “奚寧,我要你。”

  裴昭指腹從下巴漸漸上移,落在她嬌艷飽滿的唇上。

  指腹摩挲著唇瓣,女人香軟的舌尖不小心劃過,裴昭的呼吸漸漸變得粗重。

  他想親她,要她。

  男人在女色上都是無師自通,欲望一經點燃就再也無法熄滅。

  奚寧雙手扶著他的胸膛,掙扎著想要逃脫他的束縛。

  然而她的掙扎只會讓男人指腹探到深處。

  “唔!”

  溫熱的唇舌勾著纏著,奚寧后腰處也漸漸發燙。

  “三爺我們說好的,等您事成就將賣身契還給我,您不能反悔。”

  她吐出口中的手指,在男人炙熱如墨的眼神中抖著嗓子說道。

  奚寧不知,她此時的模樣有多惹人心動,本就松松垮垮的發髻落了一半,青絲披散在腦后,有部分落入敞開的領口,墨發雪膚勾著人想在上面印下緋色的痕跡。

  男人喉結滑動,手掌壓著她的腰往身前貼,女人窩在他的懷中,低頭就能看到她嬌艷的小臉,紅的似要滴血的耳珠,還有衣領下藏著的那抹雪色。

  奚寧感受著身下的滾燙,眼圈都紅透了。

  “三爺您答應過的......”

  答應讓她離開。

  “我后悔了。”

  裴昭從來都是言出必行,可在奚寧這里,他變了一次又一次。

  “賣身契可以給你,但你繼續跟著我,嗯?”

  他有什么不好嗎?

  京城的女子無不想要嫁給他,奚寧孤身一人,無親無故,又生得如此美貌,離了他在京城就是誤入狼群的綿羊,早晚要被人吃干抹凈。

  男人的聲音帶著蠱惑,可奚寧渾身的血液都被凍得僵住。

  她抬頭,望著男人的眼睛,一字一句的問道。

  “三爺是想讓我做妾嗎?”

  奚寧的眼神干凈的如一汪清水,照出男人的欲望與掠奪。

  裴昭心尖揪緊,竟從她的眼中看出了自己的不堪,只是裴家三郎的傲氣讓他無法認錯。

  “做我的妾有什么不好嗎?日后有我護著你,再沒人敢欺負你。”

  “三爺,我不做妾的。”

  奚寧從他懷中掙脫出來,眼神是從未有過的堅定。

  “奚寧感念三爺將我從煙雨樓帶出來,給我清白身份,這份恩情奚寧愿銜環相報,只是奚寧心野,不愿做別人的附庸,女子雖不如男子自由,可我也想走遍這大好河山,困于后宅對我來說是痛苦,而且奚寧只做妻不做妾,還請三爺遵守約定,歸還賣身契。”

  “只做妻不做妾?呵!你想嫁給我?”

  裴昭陰沉著臉,奚寧想要自由在他眼中不過是不甘做妾的借口罷了,當初這個女人為了讓他買下,可沒少做勾引他之事。

  這段日子她安分守己開鋪子做吃食,自己本以為她是放棄了,沒想到只是以退為進,所求更多罷了。

  “三爺說笑了,我又不喜歡你,為何想要嫁你。”

  奚寧差點被他的自信氣笑,難道這世間女子存在的價值只是嫁人不成,她活了兩輩子,心中也有自己的抱負。

  不喜歡他?不想嫁給他?

  女人澄澈而干凈的眼神告訴裴昭,她說的都是真的。

  奚寧不喜歡他,他剛才的話都是自取其辱。

  裴昭胸口堵著一團郁氣,眸底浮起一抹難堪。

  “下去!”

  奚寧知道自己說話太過直白,戳破了他的自尊心,可若自己不說清楚,恐怕裴昭還要臆想自己喜歡他。

  為了避免之后的麻煩,不如現在說清楚。

  就是裴昭恨上她,不知道她的賣身契還能不能拿到手。

  奚寧從馬車上下來,長林和陸一笑著迎上來。

  剛才馬車中曖昧聲起,長林就拉著陸一悄悄避開。

  主子好不容易開葷,他們可不能聽墻角。

  只是這時間是不是短了點,雖然他也沒有經驗,可是一刻鐘都不到,自家主子竟然這樣沒用?

  長林看著奚寧慘白的臉色,虛弱無力的雙腿,還有略微凌亂的衣服,眼中的同情滿的都要溢出來。

  “奚姑娘......”

  長林想要安慰兩句,可又怕車里的主子生氣,奚姑娘就這樣下來,肯定是主子惱羞成怒遷怒于她。

  奚姑娘真可憐。

  奚寧還在為自己的未來擔心,勉強對他笑笑,她不知道,這難看的笑容更坐實了長林的猜想。

  “趕車!”

  長林還沒反應過來呢,車中就傳來裴昭帶著怒火的聲音。

  長林身子一抖,知道主子此時心情不好,不敢耽擱他的命令。

  “是。”

  馬車快速駛出梧桐街,奚寧進了外院,她關上門倚在門上,渾身都沒了力氣。

  在這個朝代,她不是受人尊重的奚教授,而是一個人人可欺的玩物。

  她的命運掌握在裴昭手中,盡管她不想接受,可她在這里已經被打上了裴昭的標簽。

  她再自欺欺人自己是獨立的,都擺脫不了裴昭的禁錮。

  她必須盡快給自己安排后路了。

  裴昭帶著一身怒火回到國公府,長林從未見過他如此憤怒的模樣。

  裴家三郎心思深沉,喜行不于色,這還是第一次情緒外露。

  果然男人在這種事上,都很難淡定。

  長林同情的搖搖頭,誰能想到他們清風霽月的三爺是個不中用的镴槍頭呢。

  “長林,如果你是女人,你會想嫁給爺嗎?”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