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嬌嬌外室一哭偏執權臣心顫了 > 第20章 你要怎么謝我
  你才是外人!

  這句話讓長樂郡主臉色煞白,即使知道裴昭不喜歡她,可是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公然打臉她,長樂郡主恨不得找條地縫鉆進去。

  “裴昭你會后悔的!”

  她跺跺腳,用帕子捂著臉匆匆出去,秀桃趕緊跟上,主仆兩人很快就消失在城北。

  圍觀的人眾多,剛才大家都在看熱鬧,不少人還對著奚寧出言詆毀,現在見裴昭護短,這些人心里都害怕了。

  完了!誰能想到裴三郎會這樣寵愛這個外室,連長樂郡主都不放在眼里。

  他們詆毀奚寧,不會被他記仇吧?

  眾人戰戰兢兢,極力往人群中縮,生怕裴昭看見他們。

  奚寧臉埋在裴昭胸前,男人的手臂如烙鐵般又熱又硬,她根本掙脫不開。

  “三...三爺。”

  奚寧嬌嬌的喚他,手覆在他的胸膛上,明明用了力氣,可在裴昭那里就像被貓兒撓了一樣,渾身酥麻麻的。

  “老實點。”

  他拍了拍女人的后腰,動作親密惹得奚寧臉一下子就紅了個透,再也不敢動了。

  他...他怎么能打那里!

  而且長樂郡主已經離開,這個男人怎么還不放開她?

  奚寧腦子里亂糟糟的,總覺得哪里都怪怪的。

  裴昭出現的這么及時,而且還護著她,難道真的是因為自己是他的外室,可他們已經說好,等裴昭的事情結束,兩人的關系就自動解除。

  他現在這樣張揚,是生怕兩人關系能撇開嗎?

  蘇嬤嬤和忍冬看著裴昭這副護短的模樣,臉上笑開了花。

  她就說,自家姑娘這樣好,三爺肯定會喜歡。

  這不,三爺就已經上心了。

  外面人多眼雜,裴昭也不樂意自己成為別人的談資,抱著奚寧就上了馬車。

  車夫除了長林外,還有個其貌不揚的侍衛,這人就是裴昭派來暗中保護奚寧的。

  這次也是因為他的通風報信,裴昭才能這么快趕到。

  “如果我沒來,你就任由她欺負?”

  兩人上了馬車,奚寧從裴昭懷中出來,坐在他對面的軟凳上。

  女人柔軟的身體驀地離開,裴昭心里空落落的。

  明明他不近女色,可面對奚寧總是輕易產生沖動。

  他看著對面垂首的女人,沉聲質問。

  “三爺也知道我身份卑微,長樂郡主想要捏死我,動動手指就可以了。”

  奚寧絞著衣角,聲音柔柔弱弱,可心中卻不以為然。

  就算沒有裴昭,她也不會坐等著挨打,只是打回去呢。

  這里不是前世,誰有理誰最大。

  原身只是個小小外室,比奴婢還不如,面對長樂郡主那是輕易就會丟了命的。

  這本來就是因為裴昭而起,男人的態度她也看到了,這時不賣慘上眼藥更待何時。

  手中的帕子已經快被她絞爛,裴昭看著她這幅軟弱的模樣,眉頭皺得更緊了。

  她這樣好欺負,自己怎么放心讓她留在外面。

  “你是我的人,這京城誰也不能欺負你,日后再有人上門找事,你盡管打回去,后面自有我給你兜著!”

  他裴三郎若連個女人都護不住,這京城也不必待了。

  奚寧得了保證,心里踏實了。

  有裴昭這句話,日后那些人想欺負她,也要掂量掂量了。

  “多謝三爺,如果沒有三爺,我真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奚寧抬頭,勾起唇角朝他輕笑。

  明明是感激的笑,可落在裴昭眼中盡是委屈。

  他心尖一揪,不自然的避開她的眼神,身側的手指蜷縮,再開口語氣都緩和了下來。

  “我既收了你,自然會護著,誰也不能動你一根手指頭。”

  裴昭雖然性子冷淡,可有責任擔當,品性也極好,若不是兩人身份不對等,奚寧恐怕都要動心了。

  可惜了,她只是個外室,注定跟眼前的男人不會有結果。

  只是,他能護得了她一時,難道還能護得了她一世?

  現在是長樂郡主,日后還會有其他女人。

  裴昭郎艷獨絕,京城貴女無不心折,自己早已成為她們的眼中釘,像今日這樣的麻煩以后不知道還會有多少,難道裴昭每次都會出現?

  而且奚寧沒說的是,裴昭已經年過二十三,這個年紀在周朝都能當爹了,國公府的人已經在張羅為他娶妻,自己的身份低賤卑微,等正妻入門她的處境只會更加尷尬。

  奚寧斂著眼皮,思緒藏在眼底。

  她要快點賺錢為自己謀劃好退路,在裴昭娶妻之前拿到賣身契,日后山高海闊再也不見。

  兩人沉默了一路,馬車在梧桐街停下,奚寧從沉思中回過神來。

  她抬頭,就看裴昭正盯著她。

  男人的眸子深沉,其中藏著她看不懂的情緒,在這逼仄的馬車中讓她整個人都變得緊張。

  “三...三爺,外院到了。”

  她顫抖著聲音開口,明明剛才還好好的,怎么裴昭突然變成這樣。

  奚寧不知道,她剛才低頭思考的模樣被男人誤以為是在害怕,長樂郡主刁蠻成性,奚寧一個嬌嬌弱弱的女子哪里是她的對手。

  裴昭糾結了一路,心中竟起了將她帶入府里的念頭。

  要知道他買奚寧只是為了避人耳目,根本沒有將她當做自己的妾室看待。

  然而經過這幾次的相處,他對這個女人竟漸漸上了心。

  裴昭不想承認自己喜歡她,一個女人罷了,哪里值得他費心思。

  而且裴家男人也沒有納妾的傳統,他若將人帶進府里,奚寧的處境恐怕會更艱難。

  想通后,裴昭眼皮微斂,低聲回她。

  “嗯。”

  奚寧辨不清他的心思,提裙起身,下車前她轉身再次向裴昭道謝。

  她說完正要掀開車簾,男人的聲音從身后響起。

  “你要怎么謝我?”

  “三爺?”

  奚寧身子僵住了,裴昭這話是何意思。

  她不懂。

  外面的亮光隱隱綽綽,昏暗中映襯出女人驚惶的臉,嬌嫩如芍藥又艷麗如牡丹,勾著人想要采擷。

  裴昭指尖攥緊,強忍住要將人攬入懷的沖動。

  衣襟上的香味在不斷提醒他,這個女人剛才落入他懷中。

  她就是他的。

  裴昭不是毛頭小子,他清楚知曉自己的欲望。

  他對奚寧動了心思。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