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嬌嬌外室一哭偏執權臣心顫了 > 第17章 小氣的三爺
  次日,裴昭帶著剩下的糯米涼糕去了東宮。

  如今京城暗流洶涌,太子和八王的爭斗已經打到明面上,而裴昭作為太子最受重用的臣子,一直是八王拉攏的對象。

  “昭哥哥。”

  還未進東宮,裴昭就被人叫住。

  他腳步微頓,轉身望去,長樂郡主沈瑤羞紅著臉正看向他。

  “郡主。”

  “昭哥哥,這是我自己做的點心,給你吃。”

  京中貴女十指不沾陽春水,作為八王最為寵愛的女兒,長樂郡主更是連廚房都沒進過,如今為了討好裴昭竟然親自下廚了。

  裴昭緊抿著唇,眸底是深沉的墨色。

  “多謝郡主好意,臣帶了吃食。”

  長樂郡主在東宮門口叫住他,若他接了吃食就代表自己投誠八王,不管這郡主是真單純還是心機深沉,裴昭都不想與之牽扯上關系。

  “臣還有公務在身,就不奉陪了。”

  說完裴昭就福身離開,他這副冷冰冰的模樣將長樂郡主氣得直跺腳。

  她到底哪里不好,要身份有身份,要樣貌有樣貌,裴昭就是不喜歡她。

  長樂郡主眼圈紅透,身后的小丫鬟趕緊勸道。

  “郡主,裴家三郎性子冷漠是京城皆知的事,他并不是只對您這樣,等他看到您的好,自然會后悔這樣對您。”

  “真的?”

  長樂郡主吸了吸鼻子,對小丫鬟的話半信半疑。

  “當然。”小丫鬟硬著頭皮答道。

  “可他身邊已經有其他女人了,那個外室妖妖嬈嬈,裴昭不會喜歡上她吧?”

  裴昭流連梧桐街的事不僅老夫人知道,長樂郡主也派人打聽了。

  她本不將一個玩意兒放在心上,可裴昭這幾個月頻繁前去,長樂郡主留心了。

  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可裴昭的心必須在她這里。

  “那個外室開了個食鋪是嗎?”

  長樂郡主將食盒扔給丫鬟,絞著帕子咬牙問道。

  “是,就在城北。”

  “好!我們去會會她!”

  ......

  “三哥你知道嗎,咱們京城開了一家神仙鋪子。”

  裴昭剛坐下,沈寄就蹭了過來,貼著他神秘兮兮的說道。

  “什么神仙鋪子?”

  裴昭對這并不感興趣,然而他若不接沈寄的話,這話嘮會在他耳邊念叨一天。

  沈寄從懷里掏出一個油紙包,打開里面還冒著熱氣,肉香混合著蔥香撲面而來,裴昭的眼神都不由得望過去。

  “就是這個奚記食肆,開在城北,如果不是我愛吃愛玩,都發現不了呢。”

  沈寄一臉驕傲,將油紙包遞給裴昭。

  “三哥你嘗嘗,這個肉夾饃可好吃了,肉餡肥而不膩,餅皮表面酥脆還加了芝麻,咬一口舌尖都是餅香,我昨天一連吃了五個,想著三哥可能也會喜歡,我特地給你打包了兩個呢,就是這隔夜的不如先做出來的香......”

  沈寄說著,表面略微有些遺憾,若是三哥跟他一塊去奚記就好了,但沈寄清楚裴昭的性子,這男人討厭人多的地方,而且城北魚龍混雜,憑裴昭的潔癖肯定不愿意踏足。

  單純的沈寄哪里想得到這奚記的主人就是裴昭嬌養的外室,奚寧的手藝有多好他比誰都清楚。

  裴昭微微斂眸,接過肉夾饃咬了一口。

  這肉夾饃雖然是隔夜的,但肉餡不柴,汁水鎖住了鮮味,就是餅皮因為熱過少了酥脆。

  但即使如此,也已經很好吃了。

  “三哥怎么樣,是不是很好吃?”

  沈寄見他三兩口就吃完,眼中的自豪噴涌而出,仿佛這肉夾饃是他做的一樣。

  “尚可。”

  裴昭輕輕頷首,卻連餅皮的酥渣都沒剩下。

  “三哥若喜歡咱們今日去城北吧,奚記好吃的多著呢,而且我還聽說這奚記的老板娘不僅做菜好吃,人長得還美,你說我去求親,將人娶進家門,日后是不是就有數不清的美食吃了?”

  沈寄托著腮一臉暢想,完全沒注意到身邊男人臉黑了個透。

  “你想娶妻?”

  沈寄撓撓頭,“也不想,但若是奚姑娘我勉強可以同意。”

  “呵,她看不上你。”

  聽到沈寄的話,裴昭胸口堵著一口郁氣,說話的語氣都變了。

  “三哥你怎么能這樣說,我堂堂尚書府嫡子,她一個小小廚娘有什么資格看不上我,難道她還見識過其他矜貴的男人不成,這京城除了三哥,還有誰比我厲害?”

  沈寄不服,整個人都炸毛了,倒是裴昭一臉冷淡的樣子。

  “嗯。”

  “嗯?三哥你這是什么意思?”

  奚姑娘看不上他,還是奚姑娘有更好的歸宿?

  他腦子笨,理解不了裴昭的意思。

  “她不會嫁給你,趁早死了這條心吧。”

  裴昭說完就嫌棄的將人推開,這個發小不僅搶他吃食,現在還想搶他的女人,即使他不喜歡奚寧,也絕不允許沈寄惦記。

  “為什么不會嫁,那是她沒見過我,等見了肯定會喜歡我的。”

  哼!

  沈寄輕哼一聲,賭氣的轉過頭去,既然裴昭這樣看不起他,那他就把人娶回家狠狠打他的臉。

  懷著這樣的雄心壯志,沈寄難得一天沒搭理裴昭,讓他不說話可是憋死他了,但自己和奚姑娘的姻緣裴昭不看好,沈寄就覺得自己不能搭理他。

  娶不到奚姑娘他就吃不到好吃的食物,他可是聽鋪子里的老顧客說了,奚姑娘會的吃食可多了,都是他平日沒吃過的。

  等他將人娶回家,定要讓奚姑娘變著法兒的給他做。

  想到那些美味的吃食,沈寄吸溜了下口水。

  裴昭默默挪了挪位子,離他更遠一點。

  他不想承認這個吃貨是他的好友。

  不過忙了半天,裴昭也餓了。

  他將糯米涼糕拿出來,察覺到有好吃的,沈寄倏地扭過頭,連不跟裴昭說話的事都忘了。

  “這又是你家廚子做的?”

  “不是。”

  裴昭咽下一塊涼糕,甜滋滋的味道讓他享受的瞇起眼。

  沈寄饞得流口水,“那是從哪里買的?有奚姑娘做的好吃嗎?”

  他現在心里做飯最好吃的人就是奚姑娘,哪個廚子都要跟奚姑娘做對比。

  裴昭斂了斂眸,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

  “一樣好吃,你吃不到。”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